那曾搭救我的 神

我在二十多岁时才认识主耶稣基督。

想起从小的日子,我禁不住在心里问主说,主啊,回想我这一生,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身边那为父的栽培呢? 好像我所得的都要费比别人大很多的努力,得全靠自己,还要绕更多的弯,才能获得。

我小时候是自己在野地里到处乱跑长大的。这不怨父母,因为那个时候的生长环境就是如此,好像安全无忧,自由自在,充满童趣。

在那个不认识 神的时代和社会,父母除了给孩子们提供生活基本所需,并没有太多可以再给的。所以我从小没有领受过太多智慧的栽培。

在学校里,从小学到研究生,也不觉得曾遇到一位让我很敬仰的老师,给我很多豁然开朗的启迪。似乎一切都是我用力自己琢磨。

信主之后,刚刚有些被开启,开始从年长弟兄们身上尝到些父辈似的供应,就由于学业而离开了最初聚会的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后来又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又到另一个地方,就是现在这里。一路上虽然主恩满溢,弟兄姊妹恩爱无比,但却总觉得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身边没有父辈的爱护和指引。

但圣灵提醒,告诉我 父神从来都在关切我,保护我,搭救我。在我还根本不认识 神的时候,神就一直那样。

再想想我幼小时的经历,我就必须承认这是事实。

小时候,我有一次搭便车 (好像是父亲把我交托给了一个他认识的卡车司机)。上路后出了车祸,我们的车翻倒在路边,被一棵大树挡住。

要不是那棵树挡着,车就会掉到路边的渠里,车上的几个人都会丧命。

我不记得车是如何离开道路,如何翻倒并撞到树上,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从车里出来的。只记得我出来后趴在路边,处在一个奇怪的“游离状态”,不像是当事人,倒像是傍观者,目中无其他人和事,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辆翻倒的车。

那一刻我与无限和永恒发生一个关系。我那时虽不明白,更不知如何表达,但那一刻的思想被凝聚而沉淀,永恒在我生命中一闪而现。

是 神搭救了我,并且在预备我的灵魂。那时的我并不认识祂。 神把那个得救后的时刻拍下一张照片,留在我记忆中。

大概十岁时,我暑期自己跑去县城到我父亲那里去玩。

那时父亲在县城工作,而我们几个孩子和母亲一起在乡里。到了假期,我就自己步行到父亲那里去。

快乐的童年,在小县城里又是别具风味。

但一天早晨,忽然父亲说他要马上去一趟老家,说小妹妹病了。她是跟奶奶去老家探亲。父亲要自己去看小妹妹,不带我,叫我自个回家到母亲那里。

从县城到家大概20里的路,我刚学会了脚踏车,就踩着成人脚踏车上了路。那时我个子太小,根本上不了横梁,坐座位就更不用提了,就在三叉里踩着走。

那本来并不是一件值得记忆的事。因为那时候,好像根本就没有吃苦和危险的感觉和意识,那么一点艰难,应该是过后就忘记的。并且,那是一条我在那之前更小的时候都自己步行过的一段熟悉的路,现在还有了脚踏车的帮助,又何谈艰难呢!

然而那天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那一路,那样地踩着脚踏车,在上行的路上吃力地踩踏,身旁频繁有远途的运货卡车几乎贴身而过(因为路很窄)。

那轰然来,又轰然消失的声音和气流。

但那天我感到最强最大的,并不是一路的艰辛,也不是过往车辆的危险,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四岁的小妹妹因为患了疟疾而离开了世界。我在路上的那天,她就没有了。

小妹妹没有了。 她那时大概4岁。她是不光全家也是所有亲戚朋友公认最可爱最巧嘴的孩子。

我记得那时我心中更多的是无助,困惑和惧怕,超过忧伤。看见母亲哭泣,我也让自己忧伤哭泣,觉得那是我唯一能够安慰母亲的方法,然而我的忧伤虽然是真实的,却并不是那时最占据我心的。

占据我心的,是那天在那20里的公路上我所经历的那个阴影。

在那个阴影下,我和外面这世界原有的天真关系破裂了。如果那个阴影再回来,我就不知道如何生活。

但那个阴影却从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而从我生命里消失了。

那是死亡的阴影。

我受了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保护。或者更准确说,我不认识的一位 (神)保护了我。

直到我认识了这位 神和曾为我舍命的主耶稣,才知道是爱我的 神自己一直在保护我, 尽管我多年不认祂,一直以为一生是靠着自己过来的,祂却认我,没有厌弃我。

“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 神, 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 创48:15-16  。

原来我的 神早就认识我。

“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罗 8:29-30)

主耶稣啊,让我任何时候都不要不认你。

爱、恩赐、果子

“紧紧追随爱,并切慕属灵的恩赐,” 林前14:1 (原文直译)。

使徒保罗在林前13章写完了爱的道,紧跟着说,“紧紧追随爱,并切慕属灵的恩赐。”   

爱是我们必须紧紧追随的。希腊语“dioko”这个词,不仅仅是我们要“爱慕,想得到”的意思,而是绝对地紧紧追随不放,生怕分离的意思。爱,不是一个得不到就让人遗憾的“锦上添花”, 而是失去后就损失一切的绝对性前提。恩赐则不同。恩赐是好上加好,但不是绝对必须的。

爱在基督里是终极目的。恩赐只是用来建立基督身体的工具。而爱则是基督身体的一个根本属性,也就是建立基督身体的最终目的。这正是为什么“诫命在爱中同归于一“ (罗13:9,直译),而“万物在基督里同归于一“ (弗 1:10,原文和罗 13:9同一个词),因为基督不只是方法,基督是终极目的。

如果失去了爱,属灵的恩赐不会建立基督的身体。在紧紧追随爱不失去爱的前提下,人才可以羡慕属灵的恩赐。 (more…)

愿耶和华赐福给你

民数记第六章的结尾。那里会幕和祭司都设好,洁净过之后,耶和华首次让摩西吩咐大祭司亚伦和他儿子们, 要这样为以色列人祝福,说:

6:24『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
6:25  愿耶和华使他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
6:26  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

6:27  他们要如此奉我的名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赐福给他们。」

第27 节如果用简单的白话,意思是 “他们如此将我的名放在以色列人身上,我就赐福。” 这里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他们这样祝福,我也再加上我赐的福。”  不是,因为只有一个福,就是耶和华赐的,是以祂的名赐的。 (more…)

爱是对善的喜乐

J. N. Darby 弟兄说: 爱就是那个“对善的喜乐(joy in good)”,正是靠着这个喜乐,使得我们从“倾向于认定恶(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的光景里被释放出来。

在看事情和人时,我们倾向于“认定恶”。 比如,我们会先入地定论别人是错的,至少不如自己正确。这是真的。 昨天,我看到一个弟兄对某件事的某种态度,我心里就生出反感,因为我认定他的意思是出自一个恶念。但圣灵却不许我有这个结论,劝我说,你岂能如此确定那个弟兄的态度是你想的那样呢?即使你的结论最后是对的,你这种先入地认定恶(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也不是从爱里出来的。

求主光照我们,救我们脱离这种先入地认定恶的倾向(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这个恶在我们中间,伤害基督的身体,伤害 神儿女的生命。

同时,这个倾向,也是我们常常读不懂 神的话的原因,因为我们心里事先藏着一个认定的恶,我们败坏的心思非常擅长于曲解 神的话。

爱并非看万事都是对的。不是。人从 神那里得着另一个恩赐,即先知的恩赐,可以明辨是非。这个也正是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劝每个信主的人羡慕寻求的恩赐 (林前14:1)。保罗说的“先知”,是一个动词(prophesy) 或代表动作的名词 (prophecy),而不是一个名称(prophet)。也就是说,保罗说的先知的恩赐,并不是指一些特别的称为“先知”的人向众人预言将来的事,而是在基督里领悟属灵的事,并且发表出来。严格讲,属灵的事,都是将来的事(因为眼见的在先,眼不见的在后),明白属灵事的人,都有先知恩赐,这是每个认识主的人都应该羡慕得到的。即使缺乏讲道的恩赐,我们至少都可以通过祷告、读经、交通、听道来明辨。

但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重点强调: 基督的爱是我们每个人里面最大的恩赐,也是最大的管家,也是 神家中最大的管家。没有爱的管理,我们个人里面的先知就“算不得什么” (林前13:2)。即如果没有爱,我们里面的先知就不可能成就任何有益的事,就是 nothing,不是因为先知恩赐不够大而不算什么,而是因为如果没有爱,先知的恩赐在本质上就不是什么。

林前 8:1,说,“知识使人自高自大,唯有爱能造就人”。 使徒拿“能造就人”和“自高自大”做反差,而不是用 “谦卑” 和“自高自大”做反差。 因为“骄傲” 不仅仅是先入地认定自己是对的, 而且同时也是 “先入地认定别人是错的” 。这就是 Darby 弟兄说的“先入地认定恶的倾向”(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就此来讲,知识先让人骄傲,而骄傲的人则总是先入地认定恶 (always ready to suppose evil),因此毫无造就人的能力,只有破坏、伤害的能力

相反,爱却有一个宝贝品质:对善的喜乐 (joy in good)。 父的心总是这样,因为祂看到得救的人里面的基督,就喜乐,那是对真善的真喜乐 (real joy in real good)。

“对善的喜乐 joy in good” 不至于自满,因为圣灵总是不停留在现状,而是不停努力增加我们里面的基督。

下面的英文, 是根据 J. N. Darby 有关林前13章的 Synopsis 改写的。我在有些句子上稍稍“白话文” 了一下,因为原文的句子结构可能不太好读。同时也在括弧里把所指的经文包括了。经节引用不是我加的,是原文所指的,我只是把内容加了进去,否则会由于缺上下文而看不出来。

Love is conformity to the nature of God, the living expression of what God is, the manifestation of having been made partakers of His nature; it is the acting and feeling according to His likeness.

This love is developed in reference to others; but others are not the motive, although they are the object. It has its source within; its strength is independent of objects with which it is occupied. Thus love can act where circumstances might produce irritation or jealousy in the human heart. Love acts according to its own nature in the circumstances; The circumstances do not act upon the man who is full of love and who judges the circumstances according to that nature, except so far as they supply an occasion for love’s activity and direct its form.

Love is its own motive. In us, participation in the divine nature is the only source of love. Communing with God Himself alone sustains love through all the difficulties it has to surmount in its path. This love is the opposite of selfishness and of self-seeking, and shuts it out, seeking the good of others, even (as to its principle) as God has sought us in grace (Ephesians 4:32, Ephesians 5:1-2). What a power to avoid evil in oneself, and to forget all in order to do good!

Love is firstly a renunciation of self (1 Corinthians 13:4-5a,love is long-suffering, is kind, envies not, boasts not one’s self, is not puffed up, does not behave unseemly, does not seek its own things, and is not provoked easily).

Love is that joy in good which sets the heart free from the 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1 Corinthians 13:5b-6, love does not impute evil, does not rejoice in iniquity, and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This readiness to suppose evil is so natural to human nature, on account of not only its own depth of evil, but also what it experiences in the world.)

Love is a positive energy (1 Corinthians 13:7, love bears all things, believes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and endures all things). This positive energy – the source of every kind thought – by the powerful spring of His divine nature, presumes good when it does not see it, and bears with evil when it sees it, covering it by long suffering and patience; not bringing it to light, but bearing it in its own depth – a depth which is unfathomable.

Because love never changes (1 Corinthians 13:8a).

纪念我们亲爱的年长弟兄

什么是信心? 我曾努力追寻思考,认为已得着满意答案;我曾经历,认为已有不错根基。 我甚至被试验过,并且没有完全失败。

然而昨晚,在竭力寻求的祷告时刻中,我收到一份礼物。一份让我富足的礼物。

这是一件信心的礼物。

一件珍贵的宝石。其价值远超过我个人“小小的信心积蓄箱” 里所存的款能买得起的。但是有别人有足够的存款买了这件宝贝,并作为礼物送给了我。 (more…)

In remembrance of our dear elderly brother‏

What is faith?  I have studied about it and thought I had an adequate understanding. I have experienced it and thought I have been granted a fairly assured footing.  And I have been even tested for it and felt I have not totally failed.

Last night, however, in my searchingly prayerful moments, I received a special gift that made me richer.

It was a gift of faith.

It’s a precious jewel.  It’s the kind of a jewel that is worth more than what I have ever saved in my own spiritual “piggy bank”.  But someone else has saved enough to purchase it, and gave it to me as a gift. (more…)

竭力往前与安息

“竭力追求。。。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  腓立比书 3:12-14。

“你们要安息,要知道我是 神。”  诗篇 46:10。

我们如何能够即竭力往前,又安息呢?有弟兄说的好,我们是“手忙心不忙“。

但同时,我们读 神的话,要小心不被字句所捆绑。神的话在灵意里,不在字句里。死抠字眼抠不出生命来。词汇本身常有模糊性的局限,需要上下文和场景的限制才清楚。

“竭力往前”(go on,press on) 是指着我们跟随主的经历,因为主是工作的主,祂总在往前走,我们就得跟上;但“安息”,或安静(be still)是指我们在主里面时,我们生命的状态,一个不受世界搅扰的状态。

这世界在动,上下左右地动,前后翻腾地动,我们不由得也会跟着一起动,但我们要是住在主里,就可以“安静” (still),由世界去动。

许多情况下,我们在主里的安静,本身就是在努力面前,向着标杆跑,因为这世界在快速的过去,朝着它的结局下坠,那安静住在主里面的人,相对于世界来讲正在快速朝着 神的目标移动。

当然这只是我们今天生活和事奉的一个基本出发点。圣灵今天不是在消极等待这世界过去。神是工作的 神,跟随羔羊的人,也跟随祂一起行走,不止步,直到我们看见我们的王,如利百加和老仆人同行,直到看见在田里等候的以撒。

有福的追求。有福的安息。

基督之大

叫了这个标题,心里很踌躇,因为 “大” 这个词,是一个很含糊,甚至有些俗气的词。

然而我们认识基督后,发现我们一生都在发现基督之大,不仅是基督身位的尊大,也有基督里丰富广阔之大。

认识基督之大,是我们信心的内涵。这地上唯有认识基督的人,才明白 “自信(confidence)” 和 “信心(faith)” 之间的区别。

T. Austin Sparks 弟兄曾说 “我們不能滿足于自己里面那個小小的、我們感到能完全理解和有把握的基督。”

我们要允许我们来到一种的光景,发现一切已经超出我们,不再由得了我们,唯有主。这是正面的道理,不是负面的。

我们常常出自无奈就半真半假地说,“全交给主了。”  但实际上我们需要知道,真正的 “失控” 不是无奈,而是有益的属灵光景。我们的疆界无法在自己感到有把握的时候被扩大。

我們怕失控。我們的本性是要有“掌控”,属灵的事也想掌控,靠自己的理解形成某种 “属灵规范”,认定是自己所认识的基督,其实很微小,但却很舒服,因为自己可以掌控。

我们这样,是因为缺乏真信心,缺乏对圣灵工作的信任。

但是,如果我們不仅要掌控自己,并且发展到要不知不觉想掌控别人里面的基督,但就是更大的难处了。求主禁阻这种光景。

早期在英国的 Plymouth brethren 的历史上,一些 “闭关弟兄们” 犯的就是这个错。今天,类似的错基督徒中也常见。

表面上是真理的分歧,但实际上是信心里的事,因为不相信基督在别人里面的工作,不相信圣灵的工作,不明白基督之大。

这并非是说真理没有边界,无需分辨。能够分辨是非,是真理的基本特征。然而我们所认识的真理是基督自己,不是通过人的思维发展出来的一种学说。跟随圣灵,顺从神的话,是唯一能够测量基督的方法。

任何时候当我们感觉到非常自信的时候,都是一个警告,告诉我们可能把基督量错了。同样,如果你见到一个非常自信的基督徒,不仅对自己的观点充满自信,并且对别人的现实也充满自信,也是一个警告。

因为基督之大,绝不会局限于我们自信的范畴之内。

至亲的亲属

我们与主的关系,是一种实际的亲情关系。

我们平常喊主啊,主啊,但并不总能感到或记得他是我们至亲的亲属。

他是我们的约瑟。他真的爱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好,而是因为我们是他的弟兄。

地上最好的亲情,也只是天上关系的某一部分的一个影子而已 (并不是本体,甚至不是全部整体的影子,只是某一侧面的影子)。 (more…)

Spiritual Pride

One of the most paradoxical and troubling experiences I have had in my Christian life is the existence of spiritual pride.

Pride as a human behavior is common, and is a very basic aspect of sinful human nature.  But spiritual pride is much harder to understand, and even harder to deal with.

It’s easy to categorically say that any spiritual revelation that leads to pride is not true spiritual revelation. The real life experience, however, tells you that it’s far more complicated than that.

Often, you see terrible and hurtful pride in some men and women who have such profound spiritual knowledge.  The spiritual knowledge demonstrated by such individuals are so profound and admirable, yet the person is so evidently and hurtfully prideful, condescending, and self-important, it challenges a normal definition of “prid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