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十字架和世界分别

“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

从创世纪开始,神就在启示救恩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在拣选中被分别。

拣选,不是随机无目的的拣选。神的拣选是照着祂的先见拣选,并且有明确的目的。这个目的就是要在基督里得着一个族类的人,他们是新人,是和这世界分别的。

分别就是分离,在属灵的意义上就是隔断,断绝。这种隔断是绝对的,不是一个文学的夸张。分别的绝对性,将在永远里以新天新地 (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彻底隔绝为最后结论。

但在时间中,得救的人与世界的分别却是分成两步完成的。第一步是现在,即在主回来之前,我们是在灵里边与这世界隔断,但我们的身体还要生活在这个世界(这不是不得已,而是主有美意),我们的魂也因此遭受被夹在中间的痛苦。这痛苦也不是不得已,不是主没有办法的妥协,而是 神主动的计划,就是我们的魂通过患难,借着信心的操练,最后得救。

与世界的分离和断绝,不是靠我们自己的意志和决心实现的。那是不可能的。正如我们自己揪住自己头发,不可能把自己从地上提起来一样。是十字架,也唯有十字架,成为我们和世界之间的隔绝。

因此这十字架在耶稣基督说是患难,但在我们来讲却是拯救,是福音。

因为这个原因,保罗说,“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

保罗不是仅仅告诉我们与世界分别的道理。他所展现的,是他自己与这世界的分别的实际,而他的分别是何等的真实,又超乎寻常。

保罗最后在加拉太书第6章17节那里说,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已经被打了耶稣基督的戳记。

保罗的意思是:从今以后我不听别人使唤,因为我是耶稣基督终身的奴仆。(那时候,雇工还是半个自由人,但是如果已经在身上被打了戳记,就变成了永远没有自由的奴仆,只能跟随服侍主人。没有主人的许可或指示,这奴仆为其他任何人或事的效劳都是非法的。)

为什么在加拉太书结束的时候,保罗要强调他是耶稣基督的奴仆,让别人不要来搅扰他呢?

因为,加拉太人正处在最危险的境地,他们几乎要离开因信称义的救恩而滑向黑暗。他们不知道他们那样做,不是在于世界分别,而是上了肉体骄傲的当,于世界联合。他们也不明白这是关乎生命,是生命关天的大事。此刻,保罗来,站在他们与世界中间,用他与世界的隔绝作为加拉太人的一个保护屏障。

或者也可以说,加拉太人眼看要坠下去了,保罗就奋力伸手将他们拉住。这拉住,靠的不是言语,而是保罗让自己与世界绝对分离隔绝的实际。

这能够帮助别人的能力,并不是一种说法,甚至也不仅仅是一种真诚的态度,而是帮助者自身的一种实际状态和能力。感谢主,保罗有这样的实际状态和能力。这是加拉太人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

而保罗所靠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主耶稣的十字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