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道,真知识

在新约圣经里,论到 “知识”,或 “知道”,原文希腊文里面有几个不同的词。希腊文中,常用的一个普通词 gnosis,是指人在一般层面的知识,或者头脑知识。

在早期的教会,曾经出现一个异端,叫 gnosticism,可以直译为“知识主义” 或者 “智慧主义”,是一个以人的知识为中心的信仰,并且强调许多貌似很神秘的灵界知识,在基督徒中产生过极大的困惑。

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里,虽然没有直接提这个异端,但却针对这个异端告诉了哥罗西的圣徒什么是真知识。

在歌罗西书里,保罗特意用了一个特殊的字 epignōsis (Original: ἐπίγνωσι),强调 “真知识“。

这个词在歌罗西书第1章里边出现三次 (1:6; 1:9; 1:10),每次所特指的略有不同,但彼此关联,意义深刻。这三次分别为:

“对神恩典的真知识” 1:6。
“对神旨意的真知识” 1:9。
“对神的真知识” 1:10。

这是何等样的真知识! 我们属灵的真知识,是从对 神恩典的认识开始的,之后就开始认识 神的旨意,但所有的真知识,最后都是归于 神自己。

我们新生命的开端是 神的恩典。这恩典是福音的前提,而福音又是我们盼望的基础。这盼望是存在天上的盼望 (1:5)。这盼望就是在我们里面的基督(1:27)。

就是在这个生命和这个盼望里,圣灵开始引导我们认识神的旨意,真知道 神的旨意。

并且,不只是让我们获得一些对 神的旨意的知识,更是让这个真知识充满我们一切智慧以及属灵的悟性。

歌罗西书一章第9节后半句,如果直译的话,就是,

“在一切智慧和属灵的悟性上,让对 神旨意的真知识充满。” (歌罗西书 1:9b, 直译)

对神旨意的真知识为何,又如何,在一切智慧和属灵的悟性上充满我们呢?

因为在一个重生之人的新生命里边,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他的智慧和悟性和 神的旨意发生了一种直接的连接。

不是书面的教训。不是单纯的逻辑。也不是机械的程序。而是生命里的连接。

不要轻看这件事。不要以为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发生在基督里的新人身上的一件独特的事。在此之前,犹太教是在地上离 神最近的宗教。在那里 神救赎的工作还在预备阶段。尽管有诸多的个人借着 神的恩典仰望天,并跟随属天的呼召,但是 神是隐藏在幔子背后的。 人的良知被整套的律法和律例所包裹 (这在旧约的时候,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对人的保护),敬畏 神,但是却与 神隔了一个距离。

然而今天我们的智慧和悟性和 神的旨意发生了一种直接的连接。我们竟然可以在我们的智慧和悟性里边,开始认识 神的旨意,这不是因为我们聪明,而是因为里边有了一个新的生命关系。不仅可以认识 神的旨意,并且可以被 神的旨意充满!

我们是被这样的真知识在里面充满,而不是在外面捕风捉影,在不确定中困惑和迟疑。这个真知识充满了从 神而来的智能 (Intelligence),这个智能构成我们的知晓 (understanding) 和智慧 (wisdom) 的基础。

在人的天性里,对 神的旨意,既有陌生感,也有误解。我们一方面倾向于把 神的旨意神秘化,似乎是不可知的,但另一方面又倾向于把 神的旨意琐碎化,以为 神的旨意就是像个严厉的管家一样,要在我们生活中每一步,每一个小事,都要有一个具体限制。

虽然我们在地上的一举一动都在乎与 神,但是 神的旨意绝不是为了管制我们像管一个机器一样。神的旨意只在乎于基督,体现于我们的生命,在基督里边的生命。

歌罗西书第一章中,对 神旨意的真知识,启示几个不同的层面。

神的性情(character of God)

“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 歌罗西书1:10a。

唯有属 神的人心里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愿望,就是他的行事为人要对得起主。为什么要 “对得起“ 主呢?因为主是活的,是一位有位格有性情的主。 如果主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者是一个没有性情的能力,就谈不上对得起祂。

然而认识的人知道,这里首先是神的性情或属性(character of God)。

由于是 神自己的性情,所以通向祂的道路 (即得到认识 神性情的真知识的途径和方法) 必定是独特的,是 神自己的道路,不是人间的学问和方法可以达到的。

神将祂的旨意和信祂的人灵魂的内在状态相关联,让我们经历各样环境,即地上的生活,试验并发现我们灵魂的真实状态,在那里与 神诚实对话,神就将祂的旨意向我们渐渐开启。

神与认识祂的人之间的道路,地上的眼看不见,连鹰的眼也看不见,唯有属灵人可以看见。那道路与 神的真知识连接,从 神那里来,又回到 神那里去。

属灵人于是行走与主相配 (walks worthy of lord),因为他知道这是对自己相宜的,唯有这样才对得起主。在这地上没有其它合适他行走的方式。他只想让他的主喜悦,在认识 神的真知识上渐渐增长。

生产和果子(productive and bearing fruit)

“,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多知道神;“ 歌罗西书1:10b。

对 神的真知识,从 神生命的属性出发,必然要生产并结果子(productive and bearing fruit)。并且所结的果子,还是让我们更多知道 神,在对 神的真知识上增加。

权能和力量 (might and power)

“照祂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 歌罗西书1:11a。

除了 神的性情,以及新生命的生产能力,圣灵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激励 (拉拉队),而是持续不断的加力,在各样的力上加力,而这些力量有一个真实的来源,就是 神自己的权能,并且权能是荣耀的权能。不只是这权能是荣耀的,并且本质上,这权能本是出自 神的荣耀。

我们在地上行走,常常不知道我们的力量从何而来。我们稍微开始认识 神,就开始明白我们走天路的力量,是来自 神,也只能来自 神。但我们常常还是不完全理解,以为 神给我们力量仅仅是出自祂对我们的怜悯。然而有一天,我们开始明白我们的力量,真正的源泉是 神自己的荣耀。神为他自己的荣耀来带领和提携那蒙天召走天路的人,因为这些人与祂荣耀的目的相配。

喜乐和忍耐

“好叫你们凡事欢欢喜喜的忍耐宽容;“ 歌罗西书1:11b。

何以知道我们有与 神的性情一致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如何表现和度量的?

每一个领域和范畴都有对其力场的度量。物理世界如此,今天这世俗的世界也是如此。世界如何度量力量? 用权力、财富、魅力。

然而 神度量属祂的人的力量,量的是那人的忍耐宽容,并且不是苦毒的忍耐和宽容,而是在喜乐中的忍耐和宽容。

感谢赞美主,唯有在基督里的人,可以经得起这个度量。因为这样的生命属性,已经被揭开启示,就是曾经在地忍耐和宽容,今天在高天荣耀中的基督。圣徒今天在地上所彰显的,正如耶稣基督在地上时彰显的一样,是一个特殊的生命属性,正是主耶稣基督特有的,即喜乐中的忍耐和宽容。

这是一种何等惊人的生命形态! 这世界没有,也不理解。 然而 神为了这个生命形态成为真实,把祂自己荣耀的权能灌注下来,靠着圣灵的内住,在跟随基督的人生命里边彰显。

这就是基督徒生命在地上行走的特征。为了基督,忍耐一切,并且在喜乐中忍耐。没有任何其他的事物可以更充分的体现 “能力”。因为有一天,全宇宙都会发现,今天的地上那些所谓的能力都不是真能力,因为到最后他们都朽坏衰残,软弱无力。

这一切不是靠着人的意志和坚强,而是靠着圣灵内住的能力。这是基督徒能够在喜乐中忍耐的唯一原因。

光明中的基业

“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歌罗西书 1:12。

在歌罗西书里,使徒保罗把这个忍耐的生命与其源泉、目的和今天在信心中的持有,都连接起来。

我们今天能持有,是因为我们有目标;我们有目标是因为我们有源泉,因此我们在喜乐中行走,并且感谢父 神,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这基业是在光明中得的。不是黑暗中的分赃。光明中的基业。将来天使和受造的万物,都要看见圣徒得了基业,在光明中得了基业,他们不仅不嫉妒并且佩服,不仅佩服并且赞美 神。因为他们看见圣徒在光明中,他们的基业就是他们所跟随的主自己,是主的生命,这生命是他们从主那里得来,并且在地上经过试验,彰显过的。

并且这基业是圣徒同得的。他们彼此相爱,合而为一,共同承受基督。

“你们里面的基督 – 榮耀的盼望。” 歌罗西书 1:27。

与基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有份

“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份,” 启示录1:9。

从创世纪联系到启示录,有一个思想贯穿在那里,就是 神在人身上的工作,从亚当开始就不是一个反应的动作,甚至也不仅仅是一个善意的展现,而是一个积极有目的的宣告和见证。

在天上有了撒旦对 神的背叛之后,所有受造,以天使为代表,都在预期 神就着撒旦及其的结局,一定要做出一个宣告,拿出一个方案,最终达到一个结论(solution),但是并不知道这个宣告,方案和结论是什么样的方式和什么样的性质。

天使们一开始一定没有想到神的宣告和方案是 “人“ (亚当)。

但后来才明白,神的宣告并不是旧人 (首先的亚当里面的旧人),而是新人 (末后亚当即耶稣基督里面的新人)。只是人的历史,是从旧人到新人,这是预定的计划,并不是临时的方案。

然而等到启示录结束的时候,一个更大的惊奇才被揭示出来,即原来在 神的计划里,人并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工具来对付或解决撒旦这个问题的 (虽然这是事实),而是反过来,撒旦只不过是神手中的一个器皿,为了最后成全万有在基督里的结局。而万有的代表就是人,人作为团体的体现是教会,教会的头是基督,基督的头则是神自己。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 罗马书 8:19。

整个救赎的过程,如果不妨用一个 “救赎经济学“ 的眼光来看,人会觉得有点遗憾,觉得在这个救赎经济里边,神虽然在基督里付了所有人的赎价(约翰一书2:2),但到最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得救。或者说,好像这个宇宙性的争战,最后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局,因为带着惨痛的伤亡 casualty。

而神的眼光却是相反的。祂是借着一人(道成肉身的基督) 救了全家 -在基督里预定的家- 没有损失一个,绝非预定要得全部,到最后却不得已丢了大半。这是神在创世之前预定计划的智慧,只有最后在基督里边才完全显明出来。这是神的 “救赎经济“,无损失,无浪费,何等奇妙的高效。

神的旨意,从计划到执行,到完成,绝不打任何折扣。神的眼光从来都是从祂自己的旨意出发,基督是初,也是终,而不是从人的眼光看人自己以为该得的 (其实人所该得的,亚当是初,也是终,即从犯罪到死)。

然而这一切背后,所付的代价,和所 “投资” 并能支付的大能,远超过创造天地的大能,就是基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

使徒约翰在启示中说,我们今天与之有份。

我们竟然与之有份。

使徒保罗说,“。。。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歌罗西书 1:24。

为什么保罗要如此说?难道基督的患难本身还不够吗?

保罗的意思不是这样。

保罗所说的,是在他自己个人的肉身上,还有一个缺陷,就是还缺一种患难,而这个患难不是随便任何一种的患难,而必须是基督的患难,也就是与基督一同有份的患难。他要在地上的时候把自己身上所缺的这个患难补满。并且他如此做,不是为着自己,而是为着教会的缘故。

保罗活在 神的心意里。我们也该学习如此。

从更广义上说,基督的患难,从祂肉身开始一直要延续到祂属灵的身体即教会。因此,我们每个人都与之有份,我们作为基督身体所受的患难,在实质上还是基督的患难。所以从这层意义上说,基督的患难在祂肉身之后,回来之前,仍然在被补满。这正是 神在基督里的旨意,也是我们与基督有份的福气。

Sober up

A family-message to children.

I am more and more awakened to this realization:

America, even the entire free world, is facing an existential challenge. Do not shrug this off. If I were allowed to speak to young people I would say the following:

Sober up.
Switch off the drug addiction (dopamine, and other drugs).
Switch off the addiction to passive activities (games, and spectator sports).
Switch off 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Switch off pointless activities in fantasy worlds.

Get your life in order.
Develop your skills.
Develop your intellect.
Exercise, and become healthy.

All the simple things – the very things that your invisible enemy does not want you to do.

Refuse to join the crowd. The crowd has seldom been right, and never been on such fundamental matters.

And turn to God, who is the Shelter and Protector of the righteous.

One of the biggest mistakes people make is to desire of a “good society” but fail to understand an individual’s fundamental responsibility is to become a “good person”, which by definition is not someone who merely desires of good things, but is “constitutionally good,” meaning that you are good and healthy spiritually, mentally, and physically.

Be responsible and faithful on little things that are your responsibility today. That’s a necessary element in the true meaning of one’s life.

蒙爱,并知道是蒙爱的

一位弟兄最近交通到他在信主的几十年期间,在试炼中的学习。

不是一个偶发事件中的试炼,而是持续的,长期的,似乎神刻意要安排在他人生中的试炼。

也不是一个对某一个特定遭遇发出反应的那种学习,而是持续的,长期的发生在每一天的行走之间,交织在每一个思想之中在那种学习。

和许多其他人信主的经历不同,弟兄不是在末路求助的遭遇中不得不信主的,而是在年轻有为,前途光明的时候遇见了主,因为爱慕主,就跟随了主。

他有点像那位在地上一无所缺,却来到主面前,寻求永生的年轻财主 (马可福音10:17-20)。但不同的是,他没有忧忧愁愁的离开主。主格外怜悯他,没有当时告诉他,他需要变卖一切所有的,才能够来跟随主,免得他当初或许因为胆怯就不敢跟随主。

然而他真的就这样做了主的门徒,无论后来发生什么事都不回头。是他情愿的,但却不是他自己事先计划安排的。

弟兄研究院毕业以后,在一个最可心的地点,一家非常好的公司,谋了一份理想的职,在工作上受上司和同事的欣赏。

由于弟兄既有爱心,又有极强的属灵悟性和领导力,在神的家中受众弟兄姊妹的爱戴。

但是有一天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患了肝癌,并且发现时已经是相当晚期。

他没有抱怨主。在信心中仰望。主借医生的手医治他,让他身上的癌细胞消失,完全脱离癌症,现已十余年。

然而,化疗让他失去了年轻时一直引以自豪的一头美发,并且他的身体,虽然已经没有癌症,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健壮和精力充沛。

他对主只有感恩,没有任何抱怨。

你也许说,这能有什么可抱怨的呢,保住了命,就该感恩的。

但要知道,这种 “感恩” 态度,虽然是一种非常现实坦然的态度,但其实不过是一种迁就无奈的思想,不一定经得住得住魔鬼撒旦的控告。

仇敌怎么控告呢?仇敌说,你不是爱主吗?别人如果这样遭遇,能够活下来就不错了,因为他们靠的是自己,靠的是运气,但是你为什么要有这样的遭遇呢?你信主并跟随主,不仅没有得好处,得到的竟然是这个遭遇。。。

这个控告算是很厉害的。但是却根本摸不到弟兄,因为弟兄知道,神有主权,并有美意不必测,他只有在顺服中感恩,没有一点怨言。

然而,仇敌的控告并不在这个简单的层面。Oh, the subtlety that is hard to detect. 那难识破的隐意!

在弟兄聚会的地方,他常常受到误解,甚至被作为假想敌而攻击。弟兄常作为防护层,挡箭牌,成为他人的保护。多年来,弟兄是当地聚会之所以还能够在相对的平安中继续聚会的一个重要稳定因素。

即使在这个层面,仇敌的攻击也并不直接来,而是从侧面甚至在很隐蔽的地方来。

“你看看自己,你所爱的 神,并不祝福你,你所跟随的主,并不欣赏你,一定是因为你跟随他的方式,不让他满意。你对 神的爱是不被悦纳的。你对人的爱也是无用的。”

仇敌并不攻击神的主权 (因为撒旦知道在这样一位弟兄身上,攻击 神的主权是不会有效果的),但是却攻击神的道路

对于一位爱主,不仅视 神为自己的生命,并且视跟随主的道路为自己生命的弟兄,仇敌这个攻击的厉害程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或许,有过这样经历的弟兄,才对约伯的经历有一个深层面的理解。

由此,虽然弟兄姊妹们听到弟兄的见证和分享都很受感动,很得激励,但是弟兄却在私下交通说,他听见仇敌的控告;也恐怕他分享的只是自我安慰,并不是主自己的意思。

是的,即使是作见证,也该恐惧战兢,区分 “自信” 和 “信心”,有一份适当的对自己的怀疑,怕落在人意中,血气中,让仇敌钻了空子。这实在是一个认识主,经过十字架的人该有的态度。常常,人要是在自己太确定的时候,反倒应该有些担心。

但我们不能否定神的工作。

“Remember that thou magnify his work, which men celebrate (sing).” Job 36:24。 “你要记得,你是放大祂的作为,就是人所歌颂的。” 约伯记 36:24 (直译)

不是你的工作,是神的工作,你只是在放大和宣扬祂的工作。别人看到以后称颂神,是印证。

在个人层面,这不在乎逻辑,甚至不在乎原则,而完全在乎于我们良心的位置以及心对圣灵工作的反应。

最近读约伯记,对下面这一点有了一些认识:

神在一个光景中赐福,不是因为我们做对了事,而是因为祂的恩典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对恩典有一个合适(worthy)的反应。

Darby 弟兄就约伯记中以利户最后的一段话所做的注释中, 曾讲过下面这段话:

“He (God) cannot bless when man’s sensible state does not answer to its real state in God’s sight.”

直译: 当一个人的感知状态不回应在神眼中其真实状态的话,神就无法赐福。

这句话不太容易懂,直译出来的中文也不容易懂。

如果掰开来讲的话,大意是,如果一个人自己所感觉到的状态并不和他在神眼中的真实状态一致的话,神就无法祝福这个人。

Darby 弟兄的话,有上下文的限制。这里是特指着人离开神的状态而言的。即,人心的实际状态如果是离开神的,但自己却感觉没有问题,这种状态会堵住 神赐福的管道。

这话不是只指着远离神未得救的罪人而言,而是指着所有人,包括正在犯罪的人,也包括虽然不在积极犯罪,但却自义的人。

自义,正是约伯在见到神之前的状态。约伯算是一个义人,但即使义人的自义也是无法被 神接受的,更何况罪人的自义 (路加福音18:10节中的法利赛人)。

反倒是那捶胸的税吏(路加福音18:10节),蒙神赦免。

所以,我们宁愿实际靠近神但感觉却诚惶诚恐,也不能实际远离神,自我感觉却不错。后者是一个可怕的光景,也正是一些走偏的个人和教会的光景。

然而,认罪税吏的状态,只不过是一个罪人蒙了恩典的初始状态,并不是神心目中人的理想状态。

神心目中那人,他的真实状态是贴近神,并且他也清楚知道并确信他是与神很近。这人越过了自卑,也越过了自义。他活在基督里,也是基督在他里面活着。

蒙爱,并知道是蒙爱的。

这正是以弗所书三章14节到21节保罗所祷告为圣徒祈求的荣耀状态。因为只有在这个状态里,基督才能在人身上得荣耀。

“。。。能 以 和 众 圣 徒 一 同 明 白 基 督 的 爱 是 何 等 长 阔 高 深 , 并 知 道 这 爱 是 过 於 人 所 能 测 度 的 ,” 以弗所书 3:18-19。

愿我们都能达到父神在保罗那个祷告中,要我们达到的光景。

这也正是为什么弟兄姊妹们听到那位弟兄的分享,就感谢赞美主把荣耀归主的原因。因为弟兄姊妹们看见这样一位弟兄,他不仅仅蒙爱,也知道自己是蒙爱的,无论他所处的光景在人看是如何。

他看他自己是从 神通过爱子的眼光看。

There is a time to fast, and there is a time to feast

Leviticus chapter 7.

After the division of the sacrifice between the altar and the priest, the trespass offering is shared by all priests even though it belongs to the priest who conducts the sacrifice.

What a marvelous picture in Leviticus. Today we live according to the Spirit of grace, not under the law. All saints are priests and can act on behalf of a sinner to make a trespass offering.

Though we have nothing to offer, we offer Christ. But the offering (sacrifice) has to be brought by the sinner himself, meaning that the sinner has to be genuinely repentant and draws his sacrifice from the sacrifice made by Christ.

But unlike that in the peace offering, the offerer himself, who is not a priest, does not participate the eating of the trespass offering.

In contrast, everyone, including the offerer and priests participate the eating of the peace offering.

The sharing of the trespass offering symbolizes the sin bearing of the priests on behalf of the offerer. And this sin bearing is shared by all priests, not just the priest who conducts the sacrifice. But because the true bearer of the sin is the offering itself, which is the sacrifice made by Christ, the sharing also indicates that all priests’ sharing of Christ.

The sin offering is made with a sorrowful heart, and is time to fast.

In contrast, peace offering is made with joy, and is time to feast. In a peace offering, even the offerer participates the eating. He is not only allowed to, but is supposed to feast upon his own offering.

There is a time to fast, and there is a time to feast. Failing to do either at the proper time is out of the order.

Also note that the peace offering offered for thanksgiving must be offered with a grain offering, which represents the humanity of Christ.

The peace comes at a cost of a warring King who is victorious. Adam’s children can share the enjoyment of that peace only because Christ took the form of man (humanity), and gave himself to us.

“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耶稣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就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於是带著彼得和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同去,就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马太福音 26:36-38。

面对主,我们可能会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对父母显出忧愁和难过,不仅不懂,而且甚至会为之难为情。

主岂能忧愁,难过,忧伤呢?

“心里” 圣经原文 (ψυχή psuchē) 是 “魂” (soul)。

道成肉身的主,取了人的样式。即取了人的样式,就有灵、魂、体三部分。主的魂,即他的思想、意志、情感,是真人子的魂 (The soul of the Son of Man)。

人的魂,不仅是其人性的核心,实际就是一个人的根本身份(identity)。当初,神创造亚当,是先用地上的尘土造亚当(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魂(原文 “魂”)的活人 (a living soul)。

由于亚当族类的堕落,人不仅灵死了,而且魂也堕落了,里面犹如在见到光之前的地,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创世纪 1:2)。在人的魂里,许多重要的事情不仅看不清,而且实际是颠倒的。人以自己的思想、意志、情感为中心,来判断一切,与 神的定规相反。

然而人子主耶稣的魂却是那真人、完全人、圣洁人的魂。主耶稣的忧伤,量出的不是他人性的脆弱,而恰恰是他当时肉身所处、所面对的这个世界之不正常,即这个以堕落的人为核心的世界的不正常。主的心(魂)是一个绝对正确的状态,是检验其他事物的标准;当主忧伤时,表明他所看到、所面对的是一种极端地不正常。

在客西马尼,主面对的是什么,以至于他如此忧伤?

不是因为他知道他即将要上十字架被害。不是。主从变化山上下来,朝着耶路撒冷去,面如坚石,毫无畏惧。不仅如此,主知道他即将完成地上的一切,要回到天上父那里去,他的心对此只有盼望没有忧愁。

但主不仅是要死在十字架上。他要背负亚当子孙所有的罪,在十字架上受审判。

岂不知,罪人最大的问题,还不仅是他犯了罪,而是他并不真正知罪。许多人完全不承认自己向着永生的 神犯了罪,更不承认所犯的罪是死罪;并且即使我们这些认罪的人,实际上也并不真正知罪

何以知道我们并不真正知罪?

看到在客西马尼的主耶稣,我们就明白我们为何并不真正知罪。

曾几何时,你我为自己的罪和那罪所带来的后果以及所产生的压力而让我们的整个魂 “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 呢?

从来没有。每个罪人所应该感受到(但却并没有感受到、也无法感受到)的忧伤,那日全都压在了主耶稣一人心上(让他的魂放在利刃上,被铁刺过,诗篇 105:17-19)。

平常我们想到主在十字架上的苦难,都只是略略体会到主的身体所受的苦难,而对主的魂由于背负人一切的罪过所经历的苦难,能够领会的就极少。这并非由于我们不愿意与主同情,而是由于我们堕落的魂按照本性是对罪麻木的。因为这个原因,主在客西马尼园和十字架上是何等孤独! 至于主在十字架上那一时刻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所进入的痛苦,其深度就更加超过了我们生命经历的范畴。

然而,主忍受这一切,目的并不是仅仅为了我们不遭受我们该受的惩罚 ,而更是为了救我们的魂。免去惩罚,只是一个中间的结果,一个必要的状态,而拯救我们的魂才是目的。

主来,不仅要救我们的灵,也是为了要救我们每个人的魂,以及将来又要救我们的身体。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主说, 「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得著生的 (魂)的,将要失丧生命(魂);为我失丧生命(魂)的,将要得著生命(魂)。」 马太福音 10:38-39 ( “生命” 在原文中都是 “魂” )。

主那完全又纯净的魂,为我们的缘故曾在地上,尤其是在客西马尼,最后在十字架上,承受了苦难,但他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我们逃过审判,而更是进一步要我们藉着他在十字架的经历和工作,藉着与主同死 (即为主丧失魂),反而救了自己的魂,从而得着魂的救恩。

我们的问题是,在信主之前,我们不知道自己需要救恩;而信主之后,也只是一方面明白一点在永世里灵的救恩,另一方面只专注从眼前所遇难处中得救拔,却不知道在我们信主之后,圣灵在我们这个人生命中最关心的,是我们魂(思想、意志、情感)的得救

主爱你我的魂!唯独主最认识我们这堕落的魂,知道其黑暗、污秽、可怕,但这不仅不是他嫌弃我们的理由,却正是他要拯救我们魂生命的原因,因为主知道父神的旨意,父如何照着祂的先见拣选了我们,藉着圣灵成圣,以致顺服耶稣基督,又蒙他血所洒 (彼得前书1:2),为的是我们最后得着信心的果效,即魂的救恩(彼得前书1:9)。

信心的果效,乃是魂的救恩,不是我们今日的祷告蒙垂听,难处得帮助,虽然后者是我们经历 神的大能和信实的必要内容。

当我们开始认识到我们堕落的魂之可怕,明白我们的魂何等需要被拯救,我们才开始愿意背起自己十字架来跟随祂。因为这是唯一的生命之道,唯一能使我们的魂经历十字架的苦难,与主同死又同复活的道路。

同复活,不仅是将来身体复活,也是现今直到主回来我们的魂得救。

但当我们开始认识到我们堕落的魂之可怕时候,也需谨慎不落入另一面的错误,即一种虚假的“属灵”,极力地否定人的魂生命,到一个地步把自己和弟兄姊妹的魂生命(思想、意志、情感)当做“仇敌”,似乎只有时时处处不分新旧统统全盘否定、赶尽杀绝才显得属灵 (但实际上当我们这么来对付别的弟兄姊妹时,正是证明我们活在自己堕落的魂里,未蒙拯救,无论我们的样子是何等“属灵”)。

主来不是为了要消灭我们的魂生命,而是为了我们的魂生命。一切十字架的经历,都为着一个目的,我们的魂生命被炼净,实际是从死里复活。不可藐视、更不可敌视弟兄姊妹那已经过十字架拯救的魂。虽然我们没有一个人在主回来之前就已成为完全,但主的工作在你我身上却是真实的。

谁可以轻视在你我里面那基督的生命呢?

并且要知道, 你我里面那基督的生命,不仅包括得救的灵,也包括得救的魂 (思想、意志、情感) 。

「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 [你们的] 魂争战的。 」 彼得前书 2:11。

主的话没有说 “你们的私欲就是你们的魂,你们的魂就是你们的敌人”。 主的话明明是说,我们的私欲是我们魂的敌人。而我们的魂却是主所要拯救的对象。

罪人的问题是,我们的魂不仅由于犯罪而堕落,并且是被蒙蔽被欺骗的。我们会以为,我的 “欲望” (私欲)真正出自我,是我的,是我的魂的主权和价值之所在,但岂不知,那私欲、恶欲都是撒旦藉着罪种在我们里面的内奸,是来毁坏我们的魂生命的。但主却正是要藉着那看起来让人讨厌的十字架拯救我们的魂。他爱我们的魂,远超过我们自己善待自己。

愿主拯救我的灵,也拯救我的魂,将来并拯救我的身体,明白祂在客西马尼、在十字架上为我所受的,明白祂那爱我灵魂的心意,并因此愿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祂。

  

不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

「不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罗马书12:21。

罗马书第12章以21节为结尾。中文和合本的翻译为 「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 。

需要意识到,“你”、“不可” 中的 “可”字、以及 “要”,这几个字都是为了满足语言习惯而加上的,在原文中没有。这些字被加上,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我们读经需要小心不加上自己想象的语气,导致在我们这个天性自我中心的人心里不知不觉对 神的话产生曲解。

如果我们对 神的话仔细,一定会意识到,“你不可” 这个词有特殊重要性,因为这是旧约诫命中命令的语气。

「你不可。。。」,这是诫命特有的命令语气。 英文圣经中的那个 “Thou Shalt Not…” 更是因着用词的特别而凸显出 神命令的严峻。如果我们看到听到这个命令,心没有颤抖的响应,那我们的心处在不合宜的悖逆或无知状态。

然而罗马书12:21(以及前后其它经文),虽然毫无疑问是 神的命令,但却不是「你不可 (thou shalt not)。。。」 ,即不是诫命式的命令。

我们虽然必须听从 神的话,但我们必须明白 神的话的语气,因为 神的语气在新约中不再仅仅是一种态度,而是在基督的得胜中一个根本的、客观的出发点。

于是,我们就看到,「不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 是一个何等坚定、确切、鼓舞人心的宣告。

在基督里,在基督的得胜里,神藉着使徒保罗宣告,因为基督的善(或义)已经胜过撒旦的恶(或不义),我们今天也可进入他的得胜,可以不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

神绝不是一位没有“本钱” 的投资者,对我们只提要求,却无法供应。

就着人(亚当)和 神原本的关系,神当初造亚当时,亚当并无罪,他在撒旦面前原本并不缺乏抵挡引诱的资质。是亚当的堕落导致他丧失了一切“本钱”。所以,如果 神要向人问责,不仅有权利如此,而且合理。

然而,神合理的要求放在堕落亚当身上,所出来的结果是如何, 神已经藉着旧约清清楚楚地证明给亚当族类。这是罗马书尤其论证并宣告的一个要点。

因此, 神在罗马书12章中的命令,如果仅仅是命令的话,神就是在做无用功,结果将是旧约的延续。而如果我们读到罗马书12章,唯一的反应像是听到一个诫命,则我们还活在旧约的光景之中。

然而感谢主,罗马书中,无论 神自己还是人,都处在一个不同的位置以及关系中。

因为耶稣基督已经成就了祂所成就的。相信的人与基督得胜的结果以及基督得胜的生命有份。

这是福音。这带我们回想起福音的起点,天国的宣告。

主在地上时,祂一出来传道,就先在山上宣告:
「 虛 心 (灵里贫穷)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天 國 是 他 們 的 。
哀 慟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得 安 慰 。
溫 柔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承 受 地 土 。
飢 渴 慕 義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得 飽 足 。
憐 恤 人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蒙 憐 恤 。
清 心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得 見 神 。
使 人 和 睦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他 們 必 稱 為 神 的 兒 子 。
為 義 受 逼 迫 的 人 有 福 了 ! 因 為 天 國 是 他 們 的 。
人 若 因 我 辱 罵 你 們 , 逼 迫 你 們 , 捏 造 各 樣 壞 話 毀 謗 你 們 , 你 們 就 有 福 了 ! 」

不要以为主只是在推广一种合理的生活方式,倡导一种高尚伦理。如果你我真是主所说的那种人,哪怕符合任何一类中的一点,我们听到主的话后,都会如在患难之中的人得了拯救一样欢喜。

因为,你的心明白一件事,是其他世人不明白的,就是主不仅仅是来鼓励人做 “好人”,而是在宣告,在地上有这样一种人,是在创世之前就属祂的人,是祂的 “小子们(little ones)”,他们虚心、他们哀恸、他们温柔、他们饥渴慕义、他们怜恤人、他们清心、他们使人和睦、他们为义受逼迫;他们原本是无望的,他们在世人眼里是 “弱者”,他们被藐视、被逼迫,面对恶的潮流,他们本来已经没有勇气也没有理由再坚持下去,但现在他们的主,就是他们的救主,来了,宣告(是宣告,绝不只是劝勉):

他们有福了 (blessed are they),

因 为 天 国 是 他 们 的 。
因 为 他 们 必 得 安 慰 。
因 为 他 们 必 承 受 地 土 。
因 为 他 们 必 得 饱 足 。
因 为 他 们 必 得 饱 足 。
因 为 他 们 必 蒙 怜 恤 。
因 为 他 们 必 得 见 神 。
因 为 他 们 必 称 为 神 的 儿 子 。
因 为 天 国 是 他 们 的 。

因为,主带来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那个新国度的人,成了一个新人的族类,虽然还要暂且在这满了罪恶的地上行过一段旅程,但他们「不为恶所胜,反以善胜恶」罗马书 12:21。

美国宪法和立宪

最近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 “美国不是打出来的,是谈出来的“,回顾和分析美国宪法和立宪的历史。很好的文章。说实在,看到国内还有人写这样的文章,有些感动。

其中,作者指出当初美国立宪是在许多的争论之中达成的一些折中。 这虽然不是作者的主要论点,却引起我许多的联想。

许多人,因为看见当初美国立宪是在许多的争论之中达成的一些折中,就反过来轻看美国宪法。但这种观点是本末倒置。

首先,立宪者代表的是立国者,而美国立国与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政治革命和权利斗争相比有着极大的不同。凡政治革命,都会有强烈的统一思想和专制的口号。反对派不仅会被打下去,而且会很可能会被置于死地,因为如果留着则会成为隐患。人类这种表面的思想统一,没有例外,无论一开始的初衷有多好,到最后都是灾难性的。

当初上帝停止人类造巴别塔,是出自对人类的保护。

正是在这样一个反面背景下,你才能看见美国当时立宪者之间的所有争论,以及最后为了在技术上解决问题而设计的一些重大折中,本身就是一件何等伟大的事。

美国立宪时,没有任何人在恐怖之中,也没有任何人在胁迫之下。一切的辩论都是在自由、开放、坦诚的前提下和环境中。就是连最后拒绝签字的人,他们的理由都是非常无私,是发自良心的,并且反对的理由,都不是因为怕自己个人利益受损,而是认为宪法还不够理想,还不够反映出自由价值观。

人们常说,什么样的宪法就有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但是这话反过来也是成立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事,是一个综合反馈体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单向逻辑。

今天的美国,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不配这个宪法。这么讲是出自一个现实的状态:如果今天的美国人来从头立宪,是不可能产生一个像当初那样的美国宪法的,而只会是得出一个在相当低级水平上的政治折中和混杂体。

然而宪法已经在这里,还在极大程度上尽可能维护着这个国家的和平和基本的福气。

所以,今天的美国人,在很大程度上享受着他们前辈所带来的福气。而这个福气的流向,已经越来越成为单向的;而任何的单向系统,都会成为一个纯粹的消耗系统,必定会带来系统性的退化,甚至坍塌。

回到美国当初立宪,当时的 “争议”,以及 “折中”,如果仅仅是从政治的眼光去看,是不可能看清楚的,因为你会忽视当时立宪的基本根基和土壤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立国者的基督教信仰。

要明白这一点,需要先想一下,当时有争议的焦点不在什么地方。即当时并没有引起极大争论的宪法内容是哪些。

无争议的,正是最核心的内容。现在回头来看,美国宪法中能够真正保持这个国家稳定这么多年,最根本的东西是三权分立,以及人权 (包括立宪后紧跟着第一次修宪中突出强调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媒体自由),而在这些最根本的问题上,当初立宪者之中在原则上并没有分歧。当时所辩论的只是如何来构架的技术问题。

那么当初立宪代表团几个月所辩论的焦点是什么呢? 

主要就是各州和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而这个问题在大部分其他国家的人眼里,尤其是中国人眼里,都会觉得不应该是一个核心问题。

然而这是美国历史的独特之处。美国的国家名字是 the United States,不是 the United State (注意单数和复数的区别)。在立宪之前,按照当时有效的 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各州几乎完全是独立的, 中央政府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权力。所以在立宪的时候,各州都带着一种谨慎和怀疑的态度,生怕有人借着新的中央政权,把各州的主权和独立性剥夺。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各州成员竟然能够在一起辩论几个月,最后达成美国宪法,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以华盛顿为代表的领袖们的虔诚和谦卑人格,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让众人到最后能达成共识,是一个无言的前提:  加强联邦政府不是为了争权夺利,不是因为谁有野心,而真的是为了大家共同的好处。

200多年之后,可以证明当初那个信任(trust)没有放错地方,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有根基的。

简单说,就是各州人民并没有在几十年之后就发现 “上当了“。

在人类历史上还能找到其他信任的例证,其重要性和持久性超过美国宪法的吗?  

没有。

美国宪法的伟大所见证的是以真理为基础的信仰和其果实的伟大,也反衬出今天美国的问题,更反衬出世界其他许多国家的问题。

当今世界,政治的主流基本上是政治犬儒主义 (cynicism)。

人们忘了,人类社会最健康、最有生命力的“合同”,小到两个人之间的协议,商业合同,大到国家的法律 (法律是人民之间以及和当权者之间的一个合同),是建立在 信任(trust) 基础上的。

人们忘了,或者从来就不明白,一次一次自私的唯利是图,一次次的背约和失信,最终是要付代价的。

人们一方面认定一切都是自私的,不存在信任,只存在争权夺利,而另一方面却还在幻想建立所谓的梦想基础上的体制,或以为梦想本身就是道德,甚或以为人类社会根本不需要道德。

我们迟早有一天要面对现实,来到一个醒悟时刻。但愿那时候人向着上帝的召唤是醒着的。

“我心里柔和谦卑”

「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为聪明。」 罗马书 12:16。

这里“俯就卑微的人” 其实也可以直译为 “在卑微中失去自己”,或 “把自己降低到卑微里”,因为原文中并没有 “人” 字,而“俯就”则是“降低”的意思。

其中,“卑微” 这个词,和马太福音 11:29 中主耶稣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里的 “谦卑” 是同一个词。

人都能讲“谦卑”。基督徒甚至喜欢讲谦卑。但我们可能还是会常常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只是要努力“俯就”下来,将就一下那些比自己卑微的人,觉得这是基督徒该有的谦卑姿态。说实在,按照世人的标准,能够俯就别人,已经真的是很谦卑了。

然而主说, 「 “我心里柔和谦卑(卑微)。。。」

主在地上时,真的曾经是卑微(lowly)。祂柔和(meek)又卑微(lowly)。祂的卑微,不是一种俯就的姿态,而是一个客观实际的状态,因为「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因为, 腓立比书 2:6-8 所说的,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不是神学,更不是虚构的劝勉。

回到罗马书第12章。 这一章丰富的内容,涉及到基督徒在地上如何生活,是 神的话对 神的儿女实际的教导,包括个人行为,更包括基督身体(教会)的生活。

但这些教导的大前提,是我们得救了,并且得救是全靠主的恩典。而我们的得救, 是宇宙最戏剧化的故事:原本沦落为罪的奴仆的人,本来已毫无指望,却由于耶稣基督的惊人(也惊天)一举,被救拔出来,成了义的奴仆。

耶稣基督那惊人(也惊天)一举 是什么呢? 就是祂「 。。。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

罪是一剂毒药,其毒素来自天使长那骄傲诡诈的心。

义(耶稣基督里的公义)则是一剂解药,其功效来自 神的儿子全然顺服和完全真实。

天上地下,没有一样事物其价值的宝贵超过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向着父神的全然顺服而真实。这是主生命的属性和特征。

因此,我们读罗马书12章,得先进入角色,记得在这一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在其中是什么身份,即在我们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我们就和这里的话失去了关系,你即使把罗马书整章背下来,可能也不一定进到你生命里。

从罪的奴仆,成了义的奴仆。 仍然是奴仆,但却是天壤之别,因为罪的奴仆结局就是死,义的奴仆结局却是永生。(注:这是在时间里我们的身份,因为在永世里我们既是仆人也是儿子,而“仆人” (servant)和 “奴仆” (slave)有所区别。)

由此,我们难道会觉得罗马书12章的要求,是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宗教约束吗? 难道我们不认为我们这些得救的人学习耶稣基督向着父神的全然顺服和真实,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们即得救,就是义的奴仆,又是 神的众子,基督的弟兄们,我们若不学基督,学谁呢?

罗马书12章所描绘的,是主耶稣生命的特质,是属祂的人生命的特质。

祂是柔和卑微,我们岂可刚硬傲慢?

“负我的轭”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 11:29-30

很多年前,刚信主的时候,心里常常被主耶稣说的这句话深深打动。当时完全是在直觉里的一种感动,并非明白主的话。

过了些年,一次在听一位年长弟兄交通的录音,圣灵忽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弟兄以非常低调的语气分享,完全不是讲道,他讲到他当初和主对话。他像是一个不懂事,认真但却小信的牛犊,到了他该负轭的时候了,他既愿意也担心,他来到轭前,主吩咐他该负轭了。他看到主自己像是一头成熟的牛,已经负了轭,看着他,用柔和又鼓励的眼光看着他,期待他。。。他虽担心又犹豫,但想到主舍命的爱,又看到主那么期待的眼光,他就闭上眼睛对自己说,我就是死了也是情愿的,我就这样豁出去了,那顶艰难的,来就来吧。。。

他就如此负了轭。那一时刻他是准备要死的。

但他发现那轭其实是轻省的,虽有分量但却完全合适他的身量。

并且他往前走,才注意到,不是那轭本身轻省,而是因为那轭负在主自己身上。主自己承担了轭的分量,同时分放在他这个小牛身上的,是恰恰对他有益处的度量。

弟兄的这段交通,我是在录音中听到的。我当时在停车场,在车里独自听录音。那一时刻,圣灵藉着弟兄的交通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我竟忍不住独自在车里失声痛哭。我过去从来没有在听信息时被感动到如此流泪 (虽然曾常常眼睛湿润),更不用说失声痛哭。

刺到我心的,不只是主的爱。

刺到我心的,是主的爱,和我对祂的误解,两者之间的反差

我忽然明白一点当主说 “负我的轭” 是什么意思。我过去一直模模糊糊觉得,是主为我(为每个人)做了一个轭,因为是主自己做的,所以主说是 “我(主)的轭”。我虽在名义上同意,也接受这个道理,但我的心里其实是默认这轭只是我的轭。责任全是我自己的;负担全是我自己的;痛苦也全是我自己的。主当然会鼓励我,甚至在必要时会帮助我,但这是我的轭。

我心虽然真诚,但并不懂那轭的分量。。。

那天,我才忽然明白那轭真的是主的轭。从主自愿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主在地上所有的行走,从马槽、年幼时对父母顺服、成年后所有为人子为兄长的责任、出来传天国福音时的艰辛、人的顶撞和逼迫,然后就到了客西马尼,最后到十字架上。主是「 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为了满足父神的心愿和要求,为了拯救罪人的缘故,这宇宙最重的轭落在主耶稣身上,祂一直背负到各各他山上。

今天,则是藉着教会,主的身体,继续负轭,直到世界的末了。正是在后面这层意义上,我们和主共轭。

然而这轭实际上是主自己的。我们能负主的轭,是祂对我们的爱,因为基督要带众子一同进到荣耀,与主共轭是我们必要的经历。

于是我们才明白献在祭坛上的祭正是基督自己,全宇宙在父神眼里最有价值的,乃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对父神的专一(devotion)和顺服。人所有的价值都不在基督的价值之外。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才能进入罗马书12章的灵意, 明白我们在地上一切的致力奉献(devotion)和顺服,不是主在我们身上的索取,而是理所当然的,是聪明的,是主对我们爱的深层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