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二章读经笔记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耶稣又回到迦百农。迦百农是加利利海西北边的一个镇。加利利海本身在当时根据沿岸不同地方的本地人习惯,有几个不同的名称,如革尼撒勒湖(路加福音5.1),提比哩亚海(约翰福音21.1)。从耶稣的家乡拿撒勒到迦百农往东北方向行大概有30公里的路。耶稣开始在各地传道的时候,常回到迦百农,所以那里有一个基站的作用。

耶稣回到迦百农后,在一个房子里传道。这里不是旷野。主在这里有一个落脚并传道的地方。

人听见他在那里,立刻有许多人聚集,甚至连门前都没有空地。马可福音2.2那里,原文里边有一个词,”立刻”,中文和合本里边没有翻译出来,但这个词在马可福音里边频繁出现,带着主作为仆人竭力事奉的特征。

主就对他们讲道。这是他传福音的主要目的。但同样,主向着人的需要伸出怜悯的手,同时也藉着神迹开启人心。

这是一幅何等的图画,描绘出主耶稣以仆人身份全然奉献的服事生活。

我们需要以一个感恩的心来看主耶稣的服事,尤其是他医病赶鬼。这些虽然显出他的能力,但我们需要同时意识到这是他降卑自己的体现。他来,取了一个卑微仆人的样式和位置,将手伸出去,亲自落在这些微小的个人身上。这是原来那双铺设天地的手。人算什么,今天他的手要亲自来服事这些小小的个人。但既然 神自己屈身来服事,又有谁能够像祂自己这样服事呢!何等样的服事,何等样的爱!

但主耶稣的服事,不仅带来对被服事之人的好处,也带出他的神圣权柄,或者更直接说是 “祂是 神的权利”(His divine rights)。 看到眼前的病人、被囚禁、被压制的人,主知道(也唯有主自己知道 )并且要向人显明这一切的根源:

罪。

于是他不只是医病赶鬼,他指向一切的根源,并且直接给出答案(不仅是分析诊断,也不仅是解决方案,而是实际答案):

“你的罪赦了” (2.5)

这是主耶稣看见那个瘫子之后对那人讲的。这瘫子被带到耶稣面前,是一个他和他的朋友们那克服难关突破障碍的信心的结果。 这信心也得益于他的实际难处,因为那个对自身实际软弱和艰难的强烈痛感意识,是一个催逼的力量,让他来寻找主。这是人在地上的实际光景。有多少人单凭里边的信心,无需一个实际需要的催逼,就可以有克服种种难关来到主面前的心志呢?

但主说,“你的罪赦了”。 主并没有马上伸手医治他。不知道瘫子和他的朋友们听到耶稣的话,在想什么 (因为 “罪得赦免” 并不是他们原本来找耶稣的目的),但马可却清楚记录了几个在场的文士心中所议论的:文士们知道 “罪赦了”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因为除了 神之外,没有谁能赦罪。

对着文士的议论,主耶稣以实际行动让他们哑口无言: 他吩咐瘫子起来,拿他的褥子回家,那人就立刻起来,拿着褥子在众人面前出去了。

彰显这个能力有一个目的:“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 (2.10)

文士们的议论,虽然从他们的心中是带着质疑甚至定罪,但却带出一个机会,让主把人从眼前事件的表象带到一个真正重要的层面:

这人是什么人?

这是圣灵所真正关注的。我们在每日的生活中走过,也许对主尚有信心(蒙福的人!),但我们是否留意圣灵所关注的焦点呢?认识他是谁。

如果仅仅是嘴上说一下而已,人人都可以讲 “你的罪赦了” 这句话,但却不仅是空话,而且是僭妄的。唯有 神自己可以赦罪,而这句话背后的权柄(实际)却需要那让瘫子起来行走的能力来证明。众人见证此事,就归荣耀与 神。

之后耶稣离开城里,到海边去。众人继续跟随他。他就继续教导他们。主时时知道,把 神的话给人,是他来到这地上的目的,医病赶鬼只是辅助。

在那里他召了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就是马太,为门徒。 这是一个新的篇章。他来是为了召罪人,不是召义人。他来是为拯救,不是为 “招兵” ,在世人中挑最好的为他服务。

他来召罪人,并且他召罪人不只是给他们一点赦免和好处,而是要让这些人成为他的朋友。不是平常的朋友,而是新郎的朋友,在 神永远计划中的一个闪亮要点。

就着法利赛人的指摘,耶稣讲了新郎和陪伴之人的比喻。然而主同时指出有一天新郎要离开他们。

那时,还是主刚刚召了门徒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开始跟随他,但主一方面明确告诉他们新郎在这里,同时也告诉他们新郎要离开他们。即使是在教导或驳斥别人时,主所留意的还是在最大程度上教导和预备他自己的门徒。新郎是何等在乎和关心他的朋友。

新郎在哪里,婚筵的喜乐就在那里,因此不要羡慕别人的宗教声势(祭司、法利赛人和文士做主张和依托的宗教体系) 。

但 神的拯救在更深的层面。新郎有一天离开,其中的含义和之后的事,圣灵会逐渐开启。

从这里开始,主开始启示 神拯救的计划。这是一个全新的内容要装在一个全新 “体系” (况且许可这个词)里,是 “新布” 用来做新衣服, “新酒” 装在新皮袋里。

然而这新酒并非凭空出现的新发明。主用安息日来说明这 “新” 和 “旧” 之间的关系。 安息日是 神设立的,是为人设立的。人从其中得好处,是因为安息日有一个主人,这主人不仅有权柄,并且爱那些承受安息日的人。 现在主人就在这里,到底是谁有权决定如何过安息日呢?难道不是安息日的主人自己吗? 如果主人决定在安息日赐福给人,难道别人有权评头论足吗?

马可 2.23 这里,耶稣门徒从麦地经过,掐了麦穗,这个情节常常让读经的人困惑,觉得先不要说他们在安息日可否做事,他们在任何时候也都不该随便掐别人地里麦穗啊。这里,首先我们并不知道那块田地的主人是谁。但更重要的是,需要知道犹太人根据旧约律法的习俗。在申命记 23.25 那里,说:“你进了邻舍站着的禾稼,可以用手摘穗子,只是不可用镰刀取禾稼。” 这是 神对和平邻舍的心意,何等美好,既不是绝对的 “资本主义”,也不是明显的 “社会主义”。当然,神的用意更深,但不是这里的主题。

神在主权中行事,而现在祂的主权就是要藉着祂的儿子施恩典。祂必不将这恩典(新酒)装在旧皮袋(犹太教)中。 如果旧皮袋破了,可惜的并不是皮袋,而是被洒落的新酒。

主在这里所说的,绝不是一个虚设的光景。后来犹太基督徒们和犹太教之间的关系和挣扎,充分说明这个问题的现实性和严重程度。在使徒行传里,我们看见,那时许多犹太基督徒们(新酒)的确是不知不觉的倾向于选择留在以犹太教的框架里 (旧皮袋里),但后来旧皮袋坏了,他们也几乎遭毁坏。只是靠着神的恩典和预备,他们才得以被保守。这在使徒行传里从始至终都有清楚反应。其中主藉着祂宝贵的仆人保罗为了保护 “新酒” 所做的牺牲是何等的重大! 尤其是使徒行传21章开始,保罗明知危险却仍然因为服从圣灵而上耶路撒冷。他在耶路撒冷遭遇来自不信的犹太人逼迫,都是发生在耶路撒冷弟兄们眼前的。正如当初主藉着司提反在保罗眼前殉道来唤醒保罗一样,主也藉着保罗在耶路撒冷弟兄们眼前被害而唤醒那些弟兄们。后来的教会历史证明,主的工没有白做,保罗的牺牲没有被白费。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