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一章读经笔记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1:1)

对犹太人来讲,这个消息是一个新消息,因为他们不知道,或者还不相信,耶稣就是基督;但也是一个旧消息,因为他们一直在等待基督,这是他们从旧约和先知所得知的核心消息。

由于这个缘故,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从施洗约翰开始。约翰来是为基督预备道路。他传讲的是悔改的洗礼,是罪得赦。但是悔改和赦免的目的,并不是让他们得回犹太人原来的特权,而是为了预备迎接正发生的大事:

主基督,就是那位旧约先知所预言的,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已经照着应许来了。

悔改和罪得赦免,是这个预备的根本要素,因为这指向人在 神面前的责任和道德位置。这是人对福音的预备,而不是福音本身。

换一种方式说,如果把福音比作是一个有价值的礼物,则施洗约翰所传的悔改和罪得赦免并不是一种和这个礼物等价值的交换,而是让接受礼物的人进入一种配接受礼物的状态和位置。

人并不是因为有悔改的心就自然得救了,而是因为有了悔改的心,那能救他的福音才能够进到这人里边成为他的。这就是约翰所说的: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在将施洗约翰的道一般化之前,我们必须先清楚他讲话时间和对象的特殊性。施洗约翰的听众是犹太人。他传道是在旷野,远离群众,远离当时的社会,包括其宗教体系和政治体系以及经济体系。并不是所有以色列的先知都是这样的。但施洗约翰的道和他传道的方式,带着极强的审判意义,即神的拯救不是从当前的社会系统包括其宗教体系来的,而是在这之外,从 神的儿子来的。

所以约翰宣告那位在他以后来能力比他更大的。他只是用水给他们施洗, 但要来的这位却要用圣灵给他们施洗。

随后,主耶稣就在马可福音中出场了。他将他自己置身于悔改的人群之中,顺服在约翰的洗礼之下,不是因为他自己需要,而是因为他要成为他们的救世主,不是以审判者的身份,却以背负他们的罪孽,替代他们的惩罚的身份。他就先把自己降卑,放到他们的位置上。

他从水中上来,天开了,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他的父也从天上说话:”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 (1:9-11)

之后圣灵带他到旷野去,在那里四十天受撒旦的试探。救世主来到这地上,他与撒旦的关系,与这地上一切现实之间的关系,都用一句很简单的话来概括:”受撒旦的试探,与野兽同在一处,有天使来侍候他” (1:13)

这是他进到罪人之中面对罪人之前,他相对于整个这个世界的位置,以及他将要所处的整个环境的特征。在人还没有认识他是救世主之前,撒旦却知道他是谁,地上的受造知道,天使也知道。

他自己当然完全清楚这个,不需要通过学一个功课来认识,但与他进到水中受浸一样,他必须经过这些。

之后,马可福音以 “立即行动” 为特点,显示我们的主迅速开始工作。

不仅他自己工作。他一开始就选择了门徒跟随他,因为他来不是做一位仅仅给别人提供帮助的独立第三方。他来是建一个国度。而门徒是这国公民的样板。

在人面前,他的话带着奇妙的权威,因为当他告诉他们说:“来跟随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 他们就立刻舍了打鱼的器具跟随了他。

他们有撒网的,也有补网的,个性和功用均不相同,但他们都跟从耶稣去了。

安息日他来到会堂教导人。虽然是安息日,他却必须做工,因为,会堂里有一个人被污鬼附着。耶稣来不是破坏律法,而是为了成全律法 。因为他是安息日的主,所以他在安息日必做他当做的却还能不毁坏安息日。安息日既然是为了人的好处,主岂能不医治他们!

从他口中所出的话本是出自 神自己,因此对人有权柄,对鬼也有权柄。

他的名声很快传遍加利利的四方。

然而他去会堂不是为了出名。他传福音,同时也建造 神的家。

于是他来到西门和安德烈的家。在那里他医治了西门的岳母。”耶稣进前拉着她的手,扶她起来。” (1:31),这是一个何等温柔动人的图画。他不仅仅是出自怜悯才拯救人。 他在建造 神的家 。他不仅用他的能力建造 神的家,更是用爱建造 神的家。

合城的人都聚集在西门家门前,耶稣就医好他们的病人,赶出他们的鬼。他们听到耶稣的名声就来主动求助。人的需求何其多,但主不拒绝他们。

然而主却没有任何的意思停留在人群之中发挥他的能力以赢得人更多的称赞。天微亮的时候,耶稣起来到旷野地方去,在那里祷告。(1:35)这是耶稣与他的父之间的世界。 这是他一切目的和能力的源头。他将自己完全依托在父身上。 如果他要享受在人群中显现能力和感召力,他随时就可以称王。但他从来都不把自己交付给群众。 因为他知道人。

他是 “那仆人”,他的心总是在父托付给他的事上。他于是到加利利全地各会堂传道。

但是,无论他多么专注于传道,他的慈悲总是能随时转向需要慈悲怜悯的人。一个患麻风病的人来求他。这人知道也承认耶稣的能力,但却不确定主是否,因为他不知道那施展能力的手背后是否有慈爱和怜悯,能够延伸到他这样的可怜位置。他知道自己是最可怜的。没有人能比患麻风病的人更可怜。他所患得不仅仅是身体的疾病,而是整个人的不洁净;不仅仅自己不洁净,而且凡碰到他的人也都会不洁净。

谁能够治愈麻风病的人,让他得洁净呢?犹太人知道,只有 神自己能够,因为这能力相当于赦罪的能力。

耶稣被这人的低微光景和态度感动,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 主完全可以只伸手洁净他,不说什么。他也完全可以只说:洁净了吧。但是主的手不仅仅医治,他的心也回应这人里面的自卑。

“我肯。”

可怜的有福之人,他不仅得了医治,得了洁净,并且他听到主耶稣的那句话,该是何等的安慰和拯救。主不仅能,而且肯。这人来的时候并没有怀疑耶稣的能力,但却对主的爱没有信心。主耶稣开口,他就不仅看到了能力也看到了爱。

当 神开口讲话的时候,事情就如此发生。

主耶稣要他去把身体给祭司查看。这是按照律法的要求行的。但是祭司只是证人,并不是真正的权柄。耶稣要他到祭司那里,为的是让这个人按照律法得到祭司的许可,获得被洁净后重新做人的权力。祭司们也会见到这事。如果他们对 神有任何的认识,他们都该认得这件事背后的是谁:正是 神自己。

然而由于这件事被广传,导致耶稣以后不能在城里边公开传道。他就到了外面旷野地方。但人们还是从各处来找他。

这个时候,犹太人对主耶稣的逼迫还没有开始。因此,主到外面旷野,很可能是因为当时人对医病赶鬼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如果主耶稣进了城,他就会让求医治的人所包围,使他不仅仅无法传道,还可能由于人眼前的诉求高涨而导致群众运动。他们要是推举耶稣做他们的领袖,也不奇怪。

主来地上,他从来没有要发动群众做什么事的意思。他来是为了拯救,拯救以色列所失丧的,拯救世界。 这个拯救远超过疾病得医治。

在旷野,尽管还有各处的人来,但他们的信心至少已经过一次通过障碍的过滤。

如果今天你知道主耶稣并不在会堂,更不是在公开发放 “福利”,而是在旷野传讲真理的道,你还愿意去找他吗?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