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羊、失落的银钱、死去的儿子

在路加福音第15章里,耶稣连着讲了三个比喻:迷失又被找回的羊、失落又被找着的银钱、死而复活和失而又得的儿子。

在前面几章里,主耶稣已经清楚宣告两个不同世代(dispensations)的区分以及从一个已经过去的世代向新世代的转换。之后,耶稣在第15章开始讲一些更高的原则,即恩典的原则和恩典世代的依据和来源。

主耶稣用了三个比喻,从三个方面说这个恩典的原则。

迷失的羊,是在外面旷野(世界)丢失的。迷失的羊是没有能力自己回转的,需要那爱它的牧人亲自出去寻找它,并且将它放在肩上带回家。

失落的银钱,是在家里(教会)丢失的。需要妇人点上灯,打扫屋子,细细的找才能找到。这是神在基督里的基业,是圣灵仔细经营的。

死去的儿子,去了远方,是自己主动硬着心肠,悖逆父亲离开的。

因此,对父亲来讲,这个儿子已经死了。

生命不仅仅是一个状态,更是一个关系。他去了远方另一个国,不是神的国,是撒旦的国。在那里没有任何的恩惠,没有任何的好处是白白给的。在那个国里他也赚不到什么。他在那里任意放荡耗尽一切所有的,最后落到恨不得拿猪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

但是父亲没有到远方的国亲自去寻找他。不是父亲不够爱他,而是就着生命的属性来讲,只有自己回头回家的儿子才是真儿子。神可以去像牧人一样去旷野寻找迷失的羊,圣灵也可以像妇人一样在家里寻找丢失的银钱,但是父神却无法到远方的国去亲自寻找儿子。

儿子需要自己回来。

但是他回来并不是因为他心中忽然找回了对父的爱,彻底悔改,而是他在艰难之中有了一个基本的醒悟。这个醒悟虽然远远够不上一个儿子对父亲该有的认识,但却是一个基本正确的认识,就是他知道父的家中是丰富的,并且父是一位好人,至少不会伤害他,因此他可以因为知道自己已经不配而放弃儿子的名分,只在他家中做一个雇工, 就可以享受到诸多的利益和好处。

这是一个对父何等残缺的认识,但却是一个回头浪子所必须有的起码认识。

于是他回去了。父亲不仅没有责怪他,也没有仅仅像接纳一个陌生人一样接纳他,而是让他回到儿子的位置,给他穿了上好的袍子,戴上戒指,把鞋穿在他脚上,并设筵席全家吃喝快乐庆祝。

上好的袍子是他所佩戴的公义。这个公义就是耶稣基督。神的众子是因为披戴基督的公义才在神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得儿子的名分。

戒指是立约的标志,也是忠诚的标志。这是基督的性情。这是在基督里的保障。

鞋子是分别成圣,是圣洁的行走(品行)。

筵席则是家中的交通(fellowship)。

合起来,这是儿子的全部,身份,地位,生命和交通。

我们只有看见父亲眼中的儿子以及回到父家中儿子所成为的,才能明白为什么父称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的。这儿子不仅仅是平常所说的 “浪子”,他是一个弃绝父,背离父,与父疏远的逆子。生命是一种关系。就着这个关系,这个儿子原是死了的。父亲不会随便说夸张的话,故作伤感的表示。父说的是事实。

相比之下,反倒是那个仆人对大儿子所讲的话是他自己想象的,并不符合生命的事实:“你父亲因为他无灾无病的回来。。。” (15:27)在原文中 “无病无灾”(sound and healthy, uncorrupted),是指人健全无损.。似乎在外表上,这小儿子回来是无病无灾。但是在生命里,他是借着最后一口气回家的。如果没有父所赐的义袍,戒指,鞋子,和筵席,这儿子即使回来也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岂能说是无病无灾呢?

羊是神所怜悯的对象,银钱是圣灵可用的资产,唯有儿子才是父真真的喜乐和满足。

今天,在基督徒中有许多被神亲自找回的羊,也有被圣灵在家中仔细找回的银钱,但都是真正回家的儿子吗?

大儿子

对于小儿子回家,大儿子的态度也是让许多读经的人觉得好奇。

大儿子生气。

他对父亲说:我服事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

父亲对他说:儿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路加福音 15:29-32)

对于这里的大儿子,读经的人常常联系到我们这些在神家中已经信主的人。从一般的行为标准来看,这是一个很合理也有益处的领会,也有很强的普遍使用性。

但是主耶稣所设的比喻,有着更根本更深的含义。

在一个层面上,这大儿子是犹太人的代表。而小儿子则是外邦人的代表。在主的比喻里借大儿子所指的犹太人,是一个完全忠实的犹太人。

这个大儿子对父亲忠实,并没有背离父亲。

主耶稣讲这三个比喻的时候,在场的有两种人,一种是跟随主耶稣的,包括税吏和罪人,他们挨近耶稣要听他讲道。另一种人则是那些法利赛人和文士。这些法利赛人和文士许多都是与主敌对的。然而在这里主讲话并没有把他们放在敌对的位置,而是放在那个没有离开家并对父亲忠实的大儿子的位置。

这些在场的犹太人有哪一个配得上被称为这个大儿子呢?或许他们都不能,但是尽管旧约世代(dispensation)即将过去,神在旧约的选民却永远都是祂的选民,祂眼中的雅各永远是他的儿子。

注意大儿子是因为他父亲杀了肥牛犊庆贺弟弟回家而生气。大儿子原来正在田里,他回来,还没有到家见到他弟弟。他只是从一个仆人那里听到的。这里仆人告诉大儿子的话中没有提到其他的事包括袍子,戒指和鞋(均代表儿子的身份)。而大儿子对父亲说话,他并没有告诉父亲,这样小儿子,把他撵出去,不要承认他是儿子。他只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快乐,给小儿子的超过了给他的。这个大儿子不是该隐。

就是这个大儿子(犹太人),他们对神的恩典延伸到外邦人身上这件事所怀的态度正是如此! 他们生气,直到如今还生气,不愿意进到屋里和父亲弟弟快乐团聚。

但这不会是最后的结局。神的家,最后必是一个全家团圆的喜乐结局。

我们看到父亲劝大儿子的话是何等的美好! 他没有重复对仆人所讲的话,“我的小儿子回来了,从死里复活,” 而是说,“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15:32)。哦,父是何等的心意! 在他的心里不止是两个儿子,而是家中彼此相爱的两个弟兄。

耶稣,大儿子

不仅如此,这大儿子也从反面衬托出主耶稣。

在圣经中,神不仅使用正面直接的预表,也使用带有反差的比喻。正如主耶稣用那个被寡妇不住的恳求,因烦恼才答应的不义的官作为反差(路加福音18),说明父神慈爱的心肠,主耶稣在路加福音第15章这里也用这个符合人之常情但却没有慈爱心肠的大儿子作为反差,从反面来说出主耶稣作为长子对我们众子舍命的爱。

这种带有反差的比喻,不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预表,但却是神说话的一种方式,我们需要在灵里边体会到。

仔细看看这个比喻中的长子,他生气的所有理由,从人之常情来讲都是合理的。

同时,父亲对大儿子说:“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这句话把大儿子放在了所有其他人,包括已经信主的基督徒和对神忠心的犹太人,都不配的位置。

这是真长子的位置, 甚至超过地上一般家庭中长子的位置。

在父神的家中,真正的长子,首生的,是主耶稣。其余众子都是在耶稣基督里得了儿子的名分。

但主耶稣作为长子,对其他回家的儿子,却和那比喻中的大儿子完全相反。

他不仅不生气,而正是他为我们众人舍了自己性命,我们才在他里边得以称为神的儿子!

看见比喻里这个大儿子对小儿子其实是有理由生气的,这让我们更加明白主耶稣作为神家中的长子,对我们众人无比的恩惠! 这恩惠是其他众子完全不配的。然而,父神定意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基督是救我们的元帅,并因此受苦难。因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基督称我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参希伯来书 2:10-11)。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