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身体的健康状况

T. Austin Sparks 弟兄曾经讲: To conform is to lose spiritual power。

弟兄指的是神的儿女不可随同今世的风俗,否则就失去了生命的能力。

我们可能会比较容易想到如果随同今世的风俗我们会失去见证,但不常想到会失去生命的能力。

神儿女身上一切的力量,都是来自神的属灵的生命力量,而生命的力量有一个根本特征,就是其 “差异化” 的能力 (或者更准确说就是差异化的客观状态)。

生命,任何生命,包括自然界的生命,总是处在一个与之不同的死亡环境中,如果求同(conform), 那就是选择死亡。这种差异化集中表现在身体的 “免疫” 能力上。

免疫系统是任何一个生命体的基本健康保障。损失免疫能力,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表现: 1, 失去防御能力,让死亡进入并繁殖 (病毒感染、癌症等); 2, 失常的自体攻击(自体免疫失调 ,轻则如关节炎,重则如致命的红斑狼疮)。

教会为身体,正是如此。我们既要小心第一种疾病,也要小心第二种疾病。真理是第一种病的防御,爱则是第二种病的防御, 我们缺一不可。

反过来也是如此,缺乏那使人成圣的真理,是引起第一种病的条件; 缺乏爱,则是引起第二种病的条件。

而人的自义,则是两种疾病都最喜欢进入的共同的门。

今天,教会世俗化是一种常见现象。 但不幸的是, 有些表面上非常绝对地坚持真理的聚会,却也常会有相当严重的问题,有些可能到一个地步已经失去一个健康身体应有的功能,而明显是一个病人,已经不能再只是由弟兄姊妹默默担代,而是需要谦卑求医。

这是免疫系统失调而出现自体攻击的结果。弟兄姊妹长期被放在一个事事被怀疑,处处被轻视的酸性环境中,听到的多是对各种 “假想敌” 的尖刻批评,而不是在爱中连接,被建造。

属灵的骄傲以最属灵的姿态和面孔出现,让众人活在痛苦的矛盾中。

最近读哥林多前书, 看到使徒保罗对患病的哥林多教会的诊断和对症下药,其中这句经文抓住了我:

“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 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  林前 8:2-3。

说实在,我承认过去对这句经文是有些误解的。我以为这句经文的着重点是针对我们对真理认识程度的谦虚态度,也就是说,是一个量的问题。

但我这回看到,使徒原话并不是这个意思。保罗是直接了当地说,在人的思想里的知识并不是真知识。只有在爱中的知识才是真知识。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质的问题,不是量的问题。

由于受中文习惯字义的影响,在读到 “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 时,会误解为是指着人不谦虚的认知态度说的。

认知态度的不谦虚,指的是有时候我们自以为懂了,其实并不懂。这的确是一种常见的错误态度,但保罗这里说的却并不是指着这个问题而言。原文里没有强调 “以为”这个词的负面含义。原文就是指人的思想, 是个中性词,所以这句经文是概括性的。

使徒是说,即使一个人真的在道理上懂了一件事 ,不是由于虚夸而自以为懂了,而是在道理上真的很懂了,这个知识本身也还仍然不是真知识。只有在爱中经历了,才是真知识 (知道神,也被神知道)。

在这个前提下,哥林多前书十三章是格外的宝贵和重要!

在真理和爱中,圣灵注重生命的客观状态和内在能力。生命是真实自然的。爱也是真实自然的。圣徒的爱(对 神的爱以及弟兄相爱)是一个聚会身体健康的自然表现,也是必要条件。而属灵的骄傲,则是对身体极大的破坏。

再一次思想为什么保罗告诉哥林多的教会他暂时还无法给他们讲在基督里更深的奥秘。我过去一直以为,保罗暂时还无法给哥林多的弟兄姊妹们讲在基督里更深的奥秘,是因为讲了也白讲,因为他们还听不懂。但仔细读哥林多前书,保罗并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说,就着他们的身量,讲了对他们无益处,只有害处。因为知识使人自大。哥林多人才只喝了灵奶,就已经如此骄傲,如果掌握了更高更深的知识,岂不更加骄傲!

这是个极大的警告。我们当然都知道“知识使人自大”这个道理。但我过去一直以为,让人自大的知识,本质上都是属世的知识,而属灵的知识不会是这样。我以为,属灵的知识,即使不能自动地保障生命更丰盛,至少也不会有副作用。但哥林多前书中使徒的话没有一点能被打折扣的余地。任何知识,包括属灵知识,都有让人自大的潜力。

不仅如此,越深奥的属灵知识,使人自大的潜力也越大,而相应地,对生命匹配程度的要求也越高。生命越够不上,就越是能让人自大。不是属灵知识本身有问题,而是人生命不匹配的问题。

这就是属灵的骄傲。属灵骄傲还不仅仅是 “感到比别人更属灵”而已。真正的属灵骄傲,是前提性地认定自己比别人更属灵,不再需要证据,也不能接受证据,已经在心里完全确定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属灵骄傲的人回认定,另一个人之所以有不同的看法,唯一可能的原因是那个人还不懂,还没有看见。

一个属灵骄傲的人,他的权威感,甚至安全感,都是建立在这种前提下。

属灵骄傲的人由此会一方面表现出极强的属灵知识辩解能力,但同时却会失去对简单事实的辨别能力,到一个地步会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而拿一个表面上完全真确的属灵原则来掩盖或弯曲一件在众人眼里都是完全明显的事实。 别人若诚实呈现事实,就被带上 “不懂属灵原则” 甚至 “破坏教会” 的帽子,即使被戴帽子的人实际上完全同意所坚持的属灵的原则,也是同样。

属灵骄傲的人会抵制、压制、甚至攻击身体里别的肢体,还真诚地以为是在捍卫真理,保护教会。遇到对自己意思的阻挡,就认定是别人的肉体给属灵的自己所加的逼迫,是别人给他的十架。人变得心态多疑,近乎偏执,别人无法接近。他可以持续看到教会身体由于这种 “自体免疫失调” 所引起的病痛,数月、数年,数十年,却仍然不认错,而认定是别人的错。诸多弟兄姊妹长期的默默担代,他并不为此感恩,反倒会加强他对其他弟兄姊妹的轻视, 而对任何盼望纠正的提议都会激烈反应,认为是教会的路线问题。

渐渐地,聚会在属灵的骄傲中病了,残疾了(disabled),失去生命力,失去属灵的功用,肢体接近瘫痪,只听见一个口的执事。并且口的执事在外地被接受的程度远大于在本地的果效,多因为其它地方的弟兄姊妹并不知道实际状况。

属灵的知识就是这样会害了一个聚会,同时也害了一个弟兄本人。

这种聚会的现实和见证,和当初 Robert Chapman 弟兄在英国 Barnstaple 的见证是何等样的显明对照!

但是,保罗不是说我们属灵知识越少越好。恰恰相反。神的心意是让我们真理和生命都丰满,能从哥林多教会的光景上升到以弗所教会的光景。神希望我们有一天 “真知道”。

但这一切需要相匹配的生命。“真知道” 不是在思想里 “深刻理解” 的那种知道。真知道,是在爱中知道神,也被神知道;“真知道” 是在爱和生命里与神联合也与弟兄姊妹合一的实际。

求主用十字架对付我们,在我们身上除掉自义,增添真理和爱。聚会的属灵健康,最终全都归于圣灵的带领和能力,这是 神的恩典。

至亲的亲属

我们与主的关系,是一种实际的亲情关系。

我们平常喊主啊,主啊,但并不总能感到或记得他是我们至亲的亲属。

他是我们的约瑟。他真的爱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好,而是因为我们是他的弟兄。

地上最好的亲情,也只是天上关系的某一部分的一个影子而已 (并不是本体,甚至不是全部整体的影子,只是某一侧面的影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