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为何那么喜爱去并住在伯大尼?

离耶路撒冷往东步行大概不到一小时有个村子叫伯大尼。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常去那里。他去耶路撒冷时,也常并不住在那里,而是住在伯大尼,白天才去耶路撒冷。主耶稣离开地升天时,最后特意出了耶路撒冷,到了伯大尼的对面,在那里和门徒和众人告别。

主耶稣为何那么喜爱去并住在伯大尼?

因为,伯大尼有个死而复活并敢和主一起坐席见证复活的拉撒路,有个全心服侍并且不再抱怨的马大,以及那个听主话并明白主心意的马利亚,还有个麻风病得医治并且愿意在家为主摆设筵席的西门。

不仅如此,主若是去了伯大尼,他直接就见到了这四个(或四类)弟兄姊妹,没有居间的。主素来爱他们,他们也爱主。

你能否想象,主若是到了伯大尼后,虽然拉撒路,马大,玛利亚和西门们都在那里,但却有人已经在那里主持,霸道,不给主让位?  或者,已经有一个系统,那里有祭司和长老们保持尊位,又有文士和法利赛人竭力维护解经权威,而拉撒路,马大,马利亚和西门们都被挡在外面。。。

旧约时,祭司、长老、文士和法利赛人讲的可能都是旧约的律法规条,如果今天按照新约原则就比较容易识别,但今天的问题是,教会中的 “祭司、长老、文士和法利赛人们” 可能讲的正是有关如何做 “模范基督徒” 的道理,本身无可非议,只是实际的拉撒路,马大,马利亚和西门们却可能都被压制,边缘化,不得靠近主自己。

但主会转身离开,直接去找他所爱也爱他的拉撒路,马大,马利亚和西门们。

有居间的阶级,就是对圣灵权威的否定,主就不愿去那里。

所以,有拉撒路,马大,马利亚和西门,并不一定是伯大尼。必须只有拉撒路,马大,马利亚和西门,和主之间没有居间的阶级。

愿被杀的羔羊得着祂所受患难配得的回报

“May the Lamb that was slain receive the reward of His suffering” (愿被杀的羔羊得着祂所受患难配得的回报)。

这是两位摩拉维亚弟兄们(Moravian brothers) 为了耶稣基督的国把自己卖身为奴, 在离别时候最后所说的话,时间是1732年。

今天听 A. T. Sparks 弟兄的一篇信息时,听到这句话,心被深深的摸到。

弟兄是在讲到 “教会是什么” 时提及摩拉维亚弟兄们的见证的。

教会不是一个高深的理论,好让我们讲的时候显得自己明白属灵的奥秘。教会是最后的晚餐,是客西马尼,是各各他,是十字架;教会是,主为什么愿意做他所做的一切。

神最深的启示以及教会最美好的见证,不是为了证明别人是错的,而是为了证明基督是对的,也是配的。如果一个人打着 神的奥秘为旗号,实际却专注于证明别人是错的,到最后 神会显明,这人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不是为了证明基督是对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是配的,不是为了证明基督是配的。

唯有看见那被杀的羔羊,配得一切,人才愿意把自己放下,不为自己,只愿被杀羔羊得到他该得的回报。

在圣经里,更多提到我们从主那里所得的回报,叫 “奖赏”,却不常直接提到主受患难所得的回报 (说实在我们连一个能表达这个的合适的词汇都没有)。但是主耶稣基督最后在永远里所得的,是宇宙大结局的核心,是父 神永远旨意的核心。为了成全父 神的心意,羔羊在创世之前就被杀,又道成肉身,在时间中填满了患难。

这一切的患难,都为着成全父神的旨意,而父神的旨意,就是祂的独生爱子得到匹配的妻,并得着一切荣耀。

“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  启示录 21:9。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启示录 5:12。

Beauty of the Bride

I’ve got a river of life flowing within me;
It makes the lame to walk and the blind to see.
It opens prison doors, sets the captives free.
I’ve got a river of life flowing within me.

Spring up, O well, within my spirit!
Rise up and tell, so all can hear it!
Spring up, O well, so I experience
That life abundantly.

今天聚会最后所唱的诗歌。这首诗歌把整个会众带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喜乐里面。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曾经历过一个聚会被一首喜乐的诗歌提到了如此属天的地步。(很可能我对喜乐的诗歌有偏见。)

不仅仅是被神的爱感动,而是教会与主同在天上。

I’ve got a river of life flowing within me;
It started gushing up when God set me free.
That I keep the flow is my only plea.
I’ve got a river of life springing within me.

Spring up, O well, within my spirit!
Rise up and tell, so all can hear it!
Spring up, O well, so I experience
That life abundantly.

Once I call His name there’s a flow within;
It turns me from my day, makes Him Lord again.
As my spirit burns, Satan cannot win.
Calling, “Oh Lord Jesus,” keeps the flow within.

Spring up, O well, within my spirit!
Rise up and tell, so all can hear it!
Spring up, O well, so I experience
That life abundantly.

None of the recordings I found on the web could come near how the song was rendered by brothers and sisters this past Sunday.

English-speaking brothers and sisters here have a rich spiritual heritage.

Not just the inheritance in Christ in eternity, but also a historical and experiential heritage that is a peculiar treasure of the people of the Lord.

An embattled church, having faced and still facing so much devastating attack from enemy’s headquarters, still manifests that unique heavenly aspect which most congregations lack. This is the true beauty of the bride in the eyes of the Lord.

If the Lord thinks it is worth it, I must agree with Him.

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3章末了的那个祷告,如果用我们为自己向父神祷告的话,就是:

「父啊,我们在你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全家都是从你得名), 求你按著你丰盛的荣耀,藉著你的灵,叫我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  使基督因我们的信,住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在爱中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真正得着基督的爱,明白这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并知道这爱是过於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我们。神能照著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 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著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这个祷告是一个超越人的自我中心,真正达到父神在基督里永远旨意的祷告。保罗的祷告不是美丽的词句,而是一个有明确目的的祷告,即我们在地上一切的努力,都是为着一个目的: “能以和众圣徒一同真正得着基督的爱,明白这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为什么?因为正是如此,神才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著荣耀,这是 神永远的旨意。

一切都围绕着这个目的,我们在地上所做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也都可以让这个目的来鉴别。
(more…)

纪念小波

第一次见到小波,他就如一条被人欺负,时时惊恐的狗。由于童年时的一次意外事故惊吓,他出现智障,从此生长在惊恐和歧视中,除了最亲的几个亲人的忍耐,没有关爱和抚育。

但他眼里却有一种单纯。

这世界在罪恶的喧嚣中,里外都污秽了。人污秽自己,也污秽别人,但这个人因着成为被世界所抛弃的,反倒少了一层的污染。他的肉身也不能完全逃脱罪的侵害,染上了酒瘾,并且在诚实地挣扎在那个捆绑里,但他没有掩饰和虚伪,所有的挣扎都赤裸敞开,被人看见,岂不比那些在世上表面冠冕堂皇,实际上被罪恶侵蚀到血液和骨头里的人,好得多!

后来再一次见到小波,他说,“我信主耶稣,主耶稣救我。。。”  

我稍稍有些诧异。必须承认我那一瞬间有一个怀疑:”小波真的明白他口里所说的吗?“ 

但我凭着信心说,”是的,主耶稣爱我们,爱你,他能救你,也愿意救你。“ 

我忘不了那时刻他眼里面射出的亮光!他原本显得混浊灰暗的眼神里所射出的是一束在世上那些最春风得意的人眼里没有的亮光。

在那一瞬间,我知道他得救了。他的命,总归是一个好命,因为他被放在救主耶稣基督里面,得了一份世上的人无法靠自己拼命努力挣来的福分:

永生。

无价之宝。

到那一天,谁能够夸口呢? 凡求告你名的人,必不至羞愧,这是主的应许。

以后又见到他,每次他都给我一个无言的确据:主耶稣救了他,我第一次所看见的,不是错觉。

然而我也不免担心,他以后如何生活呢?

他姐姐在暗中计划,要给他一个将来能够度过余生的安排。我心里没有确据,也少不了感到那也许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但主却做了一个不同的安排,更好的安排。祂不要小波再继续靠人度日了。他在地上的日子满了,他可以回天家歇息了。

小波,我尽管不是这这世上最爱你的 (神是,还有你的母亲,姐姐,以及其他亲人),但我仍然后悔我没曾有一次握住你的手,认真告诉你,我爱你。

唯一让我心得安慰的,是我曾确定地看着你的眼睛,给你说了这几个字:“主耶稣爱我们,爱你。”  

因为到最后,那是唯一真正要紧的事。

小波,今日你在天上,在主那里,在真光中,你所明白的,远超过我们任何还在地上的人现在所能明白的。我们对生命和单纯的怀念,反照回来,交还给我们这些还活着的,因为我们比现在的你更加需要这束光的照亮和帮助。

比你自己更大的

我们所处的这世界是越来越 “Paradoxical“ (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的悖论)。 我们每个人也都越来越处在这个并不是自己制造的悖论之中。 一方面,人按照被造的设计,其意义在于侍奉一位比他更大的 (Man is created to serve the One who is greater than him)。而另一方面,今天这个时代的挑战,则是每个人越来越被放在可以为自己做选择的位置,似乎有自主权 (Autonomous)。

但正是在这个越来越多的自由中,一个人若情愿做不为自己的选择,才越有价值。 (more…)

Idolatrous Atheism 偶像化的无神论

多次看到有人转发一篇 “北大最短毕业致辞”。这是一篇被人推崇至极的演讲,但我读后却有些另外的感觉。

我知道许多人可能会被我的想法冒犯。但我还是把我心里真实的感觉写下来了。

不知为何,这些想法出来的时候都是英文的,可能是我直觉里感到中文很难表达得清楚的缘故吧, 我只能忠实源头,并盼望另找时间翻译成中文。

Proud self-centered humanism boosted by cleverness and eloquence. There is something great about the speech. But there’s also something profoundly sad about it.

535 words, more than 28 times “self” appeared, given to the idea of “self-respect”.

That, in itself, is not necessarily bad, because after all, “self-respect” is an important aspect of human values. 

What is sad is that “self-respect” is merely and nakedly supported by “self” itself and nothing else, to an extent to take pride in proclaiming life as a mere physical and biological process obeying the second law in thermodynamics.

“在你所含全部原子再度按热力学第二定律回归自然之前…” (Translation: “Before all atoms contained in you return to the nature according to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more…)

穿上全副军装

常为一些弟兄姊妹个人的经历感谢主。也为一些弟兄姊妹为教会的担忧感谢主。

我觉得最终这两件事一定是相互关联的。

新约的使徒们都有极深的个人经历,那是他们被神所用的必要条件。而他们都清楚知道教会是在争战中,并鼓励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0-18)。

在那“全幅军装”中,没有提到个人经历,包括为主受苦 ,也没有提到个人生命。这是因为经历和生命都不是军装。整个的争战本身就是我们的经历和受苦;而争战所保护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生命和在生命里为主所做的见证。

在每个人里面,主先做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靠十字架经历先死后生,因为除了十架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当初对主是这样,今天对我们也是这样。

(more…)

摇橹甚苦

一个人有可能由于某种属灵的经历而在自己的情结中进入偏执,把主的长期怜悯当成自己的执着和深刻。

在信心之路上,痛苦的经历是必须的。 同时,在痛苦中时,神及时的怜悯和拯救是我们唯一可靠的。这是历代圣徒的经历。

只是要记住,并且时时记住,注目主的自己,不去追求经历本身。

黑暗中摸索之人的盼望,最根本的并不在于他在挣扎中得了应时的帮助(我们都知道这个是必要的,主也顾念我们肉身的软弱),而是因为他心中看到了那渐渐升起的明亮的晨星。

那晚门徒摇橹甚苦,因为风不顺。四更天时主来救他们,他们就心里十分惊奇。

何等美好的经历,但圣灵对门徒的评语是 “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主)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马可 6:48-52)

(more…)

守住我们的信 Keep the Faith

一个认真追求的基督徒有时可能会特意寻找甚至纠结于某种属灵光景或感觉。这种感觉虽然在概念上是在属灵的范畴,但对此刻意的追求甚至纠结,却仍然是在自我里面。

生命是实际,是可以感觉到的,这是真的。但我们太常在自己的感觉里找生命。

新约的使徒们不是像我们今天这样来看生命的。在神的话中,并不强调从个人的角度 “追求属灵的感觉” 这件事。甚至,除了从“主就是生命,因此追求主就是追求生命”这个大的层面外,在圣经里连要我们“追求个人生命”这样的经文都没有,至少我没有读到过,而且我认为这正是主的意思。

这不是因为生命不重要,而恰恰是因为生命是如此重要,又如此本质 ,如此终极,如此永远,圣经里总是把生命当成在基督里的应许来讲的,是我们永生的盼望。

这也不是说我们今天在地上个人生命的体现和彰显不重要,而是因为在本质上,生命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主自己的责任

我们不能在自己里面寻找生命,也不能太专注刻意在聚会里寻找生命。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重生的人里面一定有生命,主自己的教会里一定有生命。但主并不要我们成天在我们里面翻来覆去寻找我们以为是生命的事。 我们必须注目主自己。

“我们如今彷佛对著镜子观看,如同猜谜;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林前 13:12-13.

同样, 使徒在林前 13章这段经文里没有提到生命。因为生命在基督里,是一种客观状态。生命不是我们的一个反应或动作。信、望、爱才是。生命出自基督也归于基督,是我们信托给基督的 (祂要保守,也只有祂能保守我们所信托祂的,直到那日), 而 “信 (faith)” 则是主托付给我们看守的。

我今天最害怕的,就是怕我不能持守 神所赐的这个宝贵的 “信”,到最后无法说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提前 4:7那里,“所信的道” 原文就是“信(faith)” 一个字。

我常问自己,神赐我的“信”我守住了吗? 我不能一直地看我自己,看看我里面有没有生命。那不是主的心意。生命关天!如果我没有,神会让我看到,甚至会警告我,但我与主的关系,是一首歌,前面有个旋律,是 “信”, 而背后也有个旋律,是生命。两者缺一不可。

许多年以前,我曾非常喜欢一首无词的歌,叫 “在小村和大山那边”, 那首歌中,有两个旋律,前面是一个悠扬的笛声,而背后则是一直不停的一个弦乐和鼓的节奏。如果只有前者,那首歌就显得太浪漫甚至肤浅,但若只有后者,那首歌则会失去了其呈现的意义(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但没有给别人呈现的意义)。这只是个比方,并不是说那首歌本身有什么属灵含义。

前面是见证,后面是生命。而所见证的,是我们所信的 神和祂的基督,不是我们的光景本身,虽然我们的光景本身可以是这个见证的佐证。

这些日子很受一些弟兄姊妹鼓舞,因为我听到了他们的“歌”,不仅是背后那个生命的节奏,也有在前头“信”的旋律 。

愿主天天提醒我:守住 神所赐给的信!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即使在对自己和别人失望甚至困惑时,我心中仍有喜乐,因为只要我心中对主的信一天没有在仇敌的毁谤中被毁坏,我在地上的日子就有一天的意义。

也因为这个缘故,我从没有后悔到了现在这个地方,进入了现在这个聚会,尽管这里有太大的难处。谁又知道如果我去了另一个聚会,我里面的信就一定不会受损呢?这不是对其它聚会的判断,也不是对某种聚会方式的绝对推崇,而是我对 神的手的顺服。另一个聚会可能会更多帮助另一个弟兄或姊妹守住他的信,但对我却不一定。也许另一个弟兄身上并没有需要被 神对付的某件事,而我则必须在这里靠着弟兄姊妹特殊的忍耐才可得以对付;也许另一个弟兄可以盛装一种的祝福,却是我这个人无法盛装的,反倒会毁了我;但同时,也许同一位弟兄在这个聚会的话就不会有我这样的福气能像我这样体会到弟兄姊妹的可爱。。。

我只知道,这些年来,神保守了我心中的信。虽然离 “打了美好的仗,跑了当跑的路” 还相差很远,但心中的信没有受损,我就因此低头敬拜 神。 我敬拜 神,并愿我的敬拜发生在祂所带领的道路上。

我在爱中说诚实话:今天许多基督徒有可能不知道或忘了,主到了最后在地上所收获的就是那个 “信 (faith)”,即那无伪的信心,而不是我们生活里的福气,甚至也不是属灵的感觉和生命的感觉里的福气。因为信 (信心),才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来 11:1)

“信”,指的不是仅仅对 神在我们生活中的垂顾和所赐的神迹奇事有信心,而更在于相信 神自己,和主的一切话,就是祂的道,并能持守。

“信”,是我们与这个世界有别,与基督有份的大前提,是我们在 神眼里分别为圣的前提,并且我们所存的盼望和爱也离不开这个 “信” (加 5:6, 提前 1:5)。

“信”,是 神的 “信实者”(the faithful) 的根本属性,而基督要再回来,正是为着祂的信实者,因为祂的信实者正是祂心中的宝贝,祂曾为他们舍命。

主自己就是马太13:44里的那个人,为了藏在地里的那个宝贝(祂的“信实者”)而变卖所有的,买了那块地。这不仅是祂的计划,这也是祂的性情,因为“信”(信实)是基督的品行。

祂被称为“那信实者”(The Faithful) 。

其它如我们的经历和感觉,都是媒体而已。在生活和聚会中,我们太容易把心力集中在这些媒体上。有些弟兄姊妹比较简单,就关注 神在地上生活中的祝福;而有些弟兄姊妹则进的很深,努力寻找属灵感觉和生命感觉上的福气。神也好像都悦纳我们。但主的心意却超过这些之上。不是这些不好,而是 神最终所收获的,是超过这些之上。

亚伯拉罕为何被称为信心之父?因为他心中的信心从 神所赐的福气中上升起来,达到了那赐福的 神自己 (He received faith that rose above the blessings to reach the One who blesses)。他也看到了 神所应许的那座城。

我越来越觉得,除非我们藉着真信心看到永远的基督,我们不管多认真追求属灵的事都难免会陷在自我里面。与其那样,还不如就着一点简单的信在地上过此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