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自己更大的

我们所处的这世界是越来越 “Paradoxical“ (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的悖论)。 我们每个人也都越来越处在这个并不是自己制造的悖论之中。 一方面,人按照被造的设计,其意义在于侍奉一位比他更大的 (Man is created to serve the One who is greater than him)。而另一方面,今天这个时代的挑战,则是每个人越来越被放在可以为自己做选择的位置,似乎有自主权 (Autonomous)。

但正是在这个越来越多的自由中,人情愿做不为自己的选择才越有价值。 Continue reading “比你自己更大的”

Idolatrous Atheism 偶像化的无神论

多次看到有人转发一篇 “北大最短毕业致辞”。这是一篇被人推崇至极的演讲,但我读后却有些另外的感觉。

我知道许多人可能会被我的想法冒犯。但我还是把我心里真实的感觉写下来了。

不知为何,这些想法出来的时候都是英文的,可能是我直觉里感到中文很难表达得清楚的缘故吧, 我只能忠实源头,并盼望另找时间翻译成中文。

Proud self-centered humanism boosted by cleverness and eloquence. There is something great about the speech. But there’s also something profoundly sad about it.

535 words, more than 28 times “self” appeared, given to the idea of “self-respect”.

That, in itself, is not necessarily bad, because after all, “self-respect” is an important aspect of human values. 

What is sad is that “self-respect” is merely and nakedly supported by “self” itself and nothing else, to an extent to take pride in proclaiming life as a mere physical and biological process obeying the second law in thermodynamics.

“在你所含全部原子再度按热力学第二定律回归自然之前…” (Translation: “Before all atoms contained in you return to the nature according to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Continue reading “Idolatrous Atheism 偶像化的无神论”

穿上全副军装

常为一些弟兄姊妹个人的经历感谢主。也为一些弟兄姊妹为教会的担忧感谢主。

我觉得最终这两件事一定是相互关联的。

新约的使徒们都有极深的个人经历,那是他们被神所用的必要条件。而他们都清楚知道教会是在争战中,并鼓励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0-18)。

在那“全幅军装”中,没有提到个人经历,包括为主受苦 ,也没有提到个人生命。这是因为经历和生命都不是军装。整个的争战本身就是我们的经历和受苦;而争战所保护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生命和在生命里为主所做的见证。

在每个人里面,主先做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靠十字架经历先死后生,因为除了十架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当初对主是这样,今天对我们也是这样。

Continue reading “穿上全副军装”

摇橹甚苦

一个人有可能由于某种属灵的经历而在自己的情结中进入偏执,把主的长期怜悯当成自己的执着和深刻。

在信心之路上,痛苦的经历是必须的。 同时,在痛苦中时,神及时的怜悯和拯救是我们唯一可靠的。这是历代圣徒的经历。

只是要记住,并且时时记住,注目主的自己,不去追求经历本身。

黑暗中摸索之人的盼望,最根本的并不在于他在挣扎中得了应时的帮助(我们都知道这个是必要的,主也顾念我们肉身的软弱),而是因为他心中看到了那渐渐升起的明亮的晨星。

那晚门徒摇橹甚苦,因为风不顺。四更天时主来救他们,他们就心里十分惊奇。

何等美好的经历,但圣灵对门徒的评语是 “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主)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马可 6:48-52)

Continue reading “摇橹甚苦”

守住我们的信 Keep the Faith

一个认真追求的基督徒有时可能会特意寻找甚至纠结于某种属灵光景或感觉。这种感觉虽然在感念上是在属灵的范畴,但对此刻意的追求甚至纠结,却仍然是在自我里面。

生命是实际,是可以感觉到的,这是真的。但新约的使徒们不是像我们今天这样来看生命的。我们太常在自己的感觉里找生命。在神的话中,并不强调从个人的角度 “追求属灵的感觉” 这件事。甚至,除了从“主就是生命,因此追求主就是追求生命”这个大的层面外,在圣经里连要我们“追求个人生命”这样的经文都没有,至少我没有读到过,而且我认为这正是主的意思。

这不是因为生命不重要,而是因为生命是如此重要,又如此本质 ,如此终极,如此永远,圣经里总是把生命当成主的应许来讲的,是我们永生的盼望。

这也不是说我们今天在地上个人生命的体现和彰显不重要,而是因为在本质上,生命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主自己的责任。

Continue reading “守住我们的信 Keep the Faith”

伯大尼

伯大尼是靠近耶路撒冷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一个家,拉撒路,马大和玛利亚。他们和主有一个特别亲爱的关系,他们的故事我们都熟悉。那里成了主耶稣最爱去的地方。主去耶路撒冷时,常常不住在城里,却会到伯大尼。

一个像伯大尼的聚会,是一个合主心意的聚会。

然而当我们刻意想成为伯大尼时,却有可能不小心会落入一种相反的情景。

如果我们一味地强调某种规范,某种样式,某种 “我们之不同”, 甚至几乎是享受地强调 “别人之失落”,我们不是邀请主来,而是把主拒之门外。 Continue reading “伯大尼”

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

“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 (Acts 9:31)。

由于中文不习惯使用从句,把其中一个很宝贵的意思丢了。如果直译的话,就是:

“众人都在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中行走(walking),教会就得平安,被建立,人数就增多了。”

一是“对主的敬畏“, 二是“圣灵的安慰”, 是我们行(walking)在其中的两个基本条件,而 “得平安,被建立,人数就增多” 则是具体蒙福的表现。

感谢主,无论在何处,只要看到 神的儿女表现出对主的敬畏 (知道 神在上,也在他们的历史中,也盼望在他们未来里),并表现出圣灵的安慰(蒙福并感恩的心),都是一个美好光景。

圣灵的安慰是踏实的地面,我们行走在其上,而对 神的敬畏则是路的边界和交通灯。

若失去了这两个我们行走(walking)在其中的基本条件,我们何以能得平安,被建立,让人数增多! 

昨晚祷告聚会,我心里极为枯干。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明白了一些。 因为我在祷告时感觉不到圣灵的安慰(那是我自己的软弱,不怪别的弟兄姊妹)!我脚下那可以踏实的地面如空, 敬畏也变成了疏远。那是一种让人忧愁的感觉。

关键不在我们是否口头上提到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而在于我们是否行走在其中。

若没有对 神的敬畏,则一切表面上的福气都是假的,甚至可能是与偶像关联的。

但如果没有圣灵的安慰,则那个敬畏的对象可能有问题,因为 神不是为了让我们怕祂而要我们敬畏的,而是为了我们借着圣灵在基督里得好处。如果圣灵的安慰被轻视、甚至被压制,我们就无法行走,剩下的就都是一些规条和要求(表面是敬畏,其实不是),忽上忽下,即玄又涩,却没有脚踏的根基。

让我们起步于对主的敬畏, 珍惜圣灵安慰的伴随,祂也必赐给圣灵亲自的安慰来伴随。

“来” 和 “去”

我们在地上的动作,基本可以用两个字概括,一是 “来”, 二是 “去”, 两个都是主的命令。

新约希腊原文中的一个字 “poreuomai“,英文中常被译为“go”(而中文翻译为 “去“)。 但在行传9:31中,英文的翻译一般是 “walking (行走)”, 而中文则因为不好翻译就略去了。 

然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即使是英文的“walking” 也缺一点原意。希腊文中,一般用来表达“walking” 的词是 “peripateo“, 而不是行传9:31这里用的 “poreuomai“。 “peripateo” 强调行走这个动作本身,而, “poreuomai” 则强调遵从一个命令而去。同一个字在行传九章出现三次,另外两次在第11节和15节,都是指着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去”。

愿我们的生活更像 poreuomai (遵行旨意而),而不仅仅是 peripateo (行走)。

“去”,在主眼里是祂教会的动作,但并不是说只有集体活动才是教会动作,关键在于是否是听主命令的 “去”。 腓利曾自己去,彼得也曾自己去,但却被圣灵算为教会的 ”去”。这不是给我们独来独往的理论基础,而是提醒我们 “去” 是出自什么权柄,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里又带出一个 “来”。

“来” 是听见主叫我们,到主那里。和 “去” 一样,无论个人还是团体都是如此。个人的 “来” 必须是真的,而团体的“来”也必须是真的。

人的麻烦是, 如果自己个人没有真正到主面前的“来”,就会倾向于假想只要是团体聚会,就一定是那个真“来”;而反过来,如果对团体聚会不满意,就又会很容易假设我自己的生活一定是那个真“来”。

其实我们是否是真“来”到主面前,我们是知道的,因为里面的恩膏是真的。

但如果都是真的前提下,我相信团体的 “来” 是主最终想要得到的。个人的“来”只是预备的前提。

纯正真理的滋味

吃饭时,饭桌上可用的有两种辣椒。一种实在是辣!一点没有香味,干辣、机械地辣,也不知道哪来的这种辣味。我怀疑里面放的是一种人工“辣素”,并非辣椒原味。另一种则是瓶装的加工成品,很香,也不知道那香味从哪里来,怀疑是人工味精或是别的什麽未知物。

这让我怀念小时候吃的那个天然的辣椒,辣而又香,并且香辣浑然一体,完全来自辣椒本身。

这各样的辣椒真像是这地上各种的真理教导。有的很干很苦,表面是纯,其实也未必,有可能是专门人工製造的”辣素”为了让 “怕不辣族”夸口。有的则是完全照著人的平常喜好加工的,靠的都是 “人工香料”,长期对身体有害。

但从 神来的真理,犹如最好的自然辣椒,香辣可口,纯真无害。

当然,拿辣椒来比方真理,是一个很有限的比喻。人喜不喜欢吃辣,完全是个人爱好;而人喜不喜欢真理,却是关乎生命的事。

我们必须得学会从许多人为和虚假的东西辨别纯正真理的滋味。这是一个基本属灵生存技能。

骄傲,仇敌破坏真道的秘密内应

在属灵真理的追求中,人有可能会犯一个先入之见的错误,即不知不觉把自己放在那写信给教会的使徒的位置,来看别人和教会。结果,当明白一个道理后,就形成一种说法,不知不觉会以为己有,暗中享受那个差异化带来的优越感,到一个地步,会先入地假设别人一定都不明白,他们最好从我的说法里学点什么。

实际上,我们众人的位置今天都是在读信的位置,不是写信的位置。并且主给祂的教会只有一个保罗,藉着主给他的直接启示,作为解释基督的独特器皿。今天我们众人都在圣灵之下,来领受。 Continue reading “骄傲,仇敌破坏真道的秘密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