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七日,第八日,和永远

列王记上第8章,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旧约里最荣耀的一章。圣殿建成了,所罗门王做了荣耀的祈祷。何等荣耀的殿,何等荣耀的祈祷。

相比所罗门的祈祷,这世上任何不认识 神的人所发出的颂词赞歌都是属地的,是地上血气的回荡,不是向着天的祈祷。

所罗门的祈祷不是华丽词藻。神赐他智慧。就着管理 神百姓的政权(government),所罗门的智慧不仅仅是最高的,而且是最完全的。在他的祷告中,他清楚知道 神的民在 神面前的位置和人所需要的:人因为需要向 神祈祷;因为需要向 神祈祷;外邦人因着 神的名需要向 神祈祷;以色列人与仇敌争战需要向 神祈祷;神的百姓如果犯罪被掳而远离 神的殿,也要向着 神和 神的殿祈祷。

所有人能所处的光景和人所需要面临的,都被覆盖了。所罗门的祈祷面面俱到,代表着 神的大能和恩典的面面俱到。

所罗门王和众百姓在神面前守节七日又七日,共十四日。 这是完全中的完全。

如果旧约在这里结束,就如创世纪如果在第2章第3节那里结束一样,似乎是完美的。“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创世纪 2.1-3。

但是人的故事是从第八日开始的。

“第八日,王遣散众民;他们都为王祝福。因见耶和华向他仆人大卫和他民以色列所施的一切恩惠,就都心中喜乐,各归各家去了。”  列王记上 8.66。

更具体讲,以色列人自己的故事要从这里最后那几个字,“各归各家去了,”  才再开始。

神的荣耀和恩惠已经显明,但人却需要行走在(生活在)这个恩惠的条件中,该条件就是律法。

并且律法是唯一的条件。

被放到圣殿里的约柜里边只有代表律法的法版。亚纶的杖和盛在金罐里的吗哪,已经不在那里。在这里 神的话明确强调在约柜里唯有两块石板并无别物(8.9)。亚纶的杖和金罐里的吗哪是在旷野时 神赐给圣洁祭司的权柄以及 神对人恩典的象征。这两样东西在迦南美地(预表 神在基督里的国度和政权)已经不再需要。

在国度里,祭司和君王合而为一,成为 “君尊的祭司”(彼得前书 2.9,那日体现在所罗门王身上),不再受到挑战;基督的丰富是迦南美地各样的出产,不再仅仅是清晨的吗哪。

在国度里,神和人之间唯一需要陈明并得以成全的,就是 神圣洁的律法。

后面发生的故事证明人不行。因为肉体的软弱,人无法成全律法。

那日(第八日),他们各归各家去时, 都心中喜乐。他们的喜乐是有根有据的,因为看到 神的信实和荣耀。

但他们即将证明他们的器皿是破的,盛装不住这喜乐。

所罗门的圣殿只是一个预表。创造天地的 神岂需要在地上住在人手所造的殿中!

所罗门的祷告中,表明他自己完全清楚:这殿不是人给 神的面子,而是 神给人的恩惠。“神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 (8.27)。

神在天上,但祂让这殿成为祂名的居所(8.29)。所罗门的祷告,藉着这殿(神的名的居所),达到天上。所罗门故此重复祷告说:“求你在天上垂听。” 明明是献殿的祷告,所罗门却没有说 “求你在殿中垂听”,而是 “求你在天上垂听。”

真正的圣殿是主耶稣的身体。他的身体为我们裂开,分给我们,成为我们的生命,而我们的新生命又在圣灵里联合,合而为一。

进入基督身体的新生命不再各归各家,而是一同住在基督里。

我们曾是他的忧患,但今天我们成了他的喜乐,而基督的喜乐装在基督自己里面,在他那里没有一点漏洞。

基督的身体今天暂时在地上,但身体的头,就是基督自己,在天上。到那日,我们都要和基督一同在天上。在那里我们才发现,其实从来就不曾有第八日,只有七日,结束在 神永远的安息中,进入完全。

时间(time),是 神工作的维度,并非 神荣耀的居所。神让我们在时间中显明信(faith)和信实(faithfulness),成为祂手中可做的工作,但让我们的盼望越过时间,进入永远。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