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六章读经笔记 — 迎接约柜

大卫迎接 神的约柜回以色列。大卫知道,神的约柜回到以色列,这是以色列和耶和华修复关系,让耶和华的荣耀重新回到以色列中的根本条件。

大卫对着约柜心的真诚和急切,在诗篇132篇中,可以看到。

耶和华要赐福给他的百姓,但同时祂也必须让大卫和以色列百姓知道祂是耶和华,是 神,不是人手所制造的偶像。这并非 神在人面前故意摆架子,而是能够保障赐福的基本条件。神能够赐福,正是因为祂是 神,不是人手中可以摆布的偶像。

人何时能够明白这个呢?

乌撒伸手触摸 神的约柜立即被击杀,这件事不仅仅发生在以色列人眼前,而且重重的打击了大卫。这个打击之所以很重,恰恰是因为大卫知道自己向着耶和华的心是真诚的(诗篇132),他或许因此感到 神不领他的情。他不仅仅是吃惊和烦愁(6.8),实际上圣经的原文是说他生气。这是大卫血气的天然反应。

但正是在这种被打击的过程中,你看到一个心真正向着 神的人,如何进一步寻求 神的旨意,更多认识 神,也认识自己。在受打击后转离 神的人,就失去了进一步真正认识 神的福气。这是信心真正的试炼。

感谢主,大卫是心真正向着 神的人。

约柜终于被迎接回来。那一日,大卫在约柜面前和在百姓面前的行为举止,意味深长。大卫是君王,但那日他也是祭司。神既然要和百姓和好,就必须有祭司在中间。然而大卫并没有取亚伦等次的大祭司位置,他取的是利未人在 神面前做仆人的位置。

这是一个全新的光景。因为在以色列人过去的系统里,一直保持着一种特殊的体面和秩序,其中祭司有祭司的职分,而以色列的君王(扫罗) 虽然在 神面前需要谦卑顺服,但在百姓面前却保持一个王的尊容。

但是那天,神的约柜却不是照着原来的那个样子和以色列恢复关系的。如果我们意识到曾经发生的事,我们就必定意识到在那种情况下 神无法和祂的民随便恢复关系。祂无法简单地回来,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即使是人间两个朋友,之间发生严重的关系破裂,并且完全是由于其中一位的不忠,都需要那过错之人的心有一个真心的悔过和道歉才是合理的。如果这两人是主人和仆人,并且完全是仆人的不忠,则更是如此。更何况是 神和祂的百姓之间!

然而,神没有讨债,也不要他们披麻蒙灰来认罪。神唯一要的,是以色列认识到 神约柜的回来是他们的万幸,是 神的恩典,他们因此要欢喜雀跃。就此,约柜回来,在 神的前面必须有一位,来代表以色列百姓,来卑微自己,迎接耶和华,来真实反映以色列是背约者,是恩典的对象, 这个地位和身份,并因此表现出接受恩惠的欢喜。

大卫就自愿作了这个代表。实际上也只有他,以色列的君王,才能做这个代表。

神的荣耀回来,以色列百姓欣喜若狂,岂不是以色列百姓感到万幸的真实身份和心情吗?大卫就取了这个角色,在众人面前跳舞庆贺,完全不顾自己君王的尊容,只是表达发自内心的喜乐。 这个欢喜是真正的谦卑,在那个场合比俯伏敬拜还要深刻,还要合适。 就如一个人,有一天发现 神不嫌弃他竟然愿意进入他的生命,和他重新和好,就在感恩中大喜乐一样,这喜乐是真正的敬拜,绝不亚于人俯伏在地的敬拜。常常,在刚信主的人身上自然显出这样的喜乐欢庆光景,有些自以为认识 神的人反倒轻视以为肤浅,但岂不知那蒙恩得救之人由衷的喜乐欢庆是对 神真实的敬拜。

以色列的君王,卑微自己,把自己看为轻贱,在百姓面前,毫不顾自己的体面,因为这时的大卫知道,请约柜回来不是为他自己,是为着以色列百姓。为了以色列百姓的平安和福气,他宁愿这样卑微自己,让人轻看。

于是平安和福气才再次回到以色列,神和人的关系就恢复了。

扫罗的女儿米甲看在眼里,就在心里深深的鄙视大卫。她是扫罗王的女儿,代表着前面的体系。她能够明白宗教的严肃和君王的尊严,但是却无法明白 神在恩典里边的新秩序:

仆人君王。

大卫只是一个预表。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真正的大卫。

后来直到今日,挡在以色列心头上,阻止他们接受主耶稣基督的,正是米甲的骄傲。

正如当初以色列人背约在先的事实需要他们的君王站在卑微的位置来迎接 神的约柜回来,一千年之后,由于全世界人的罪恶光景,需要 神的儿子道成肉身,降卑自己,受难受害,带入 神的恩典,让人与 神和好。

正如当初米甲鄙视大卫,一千年后直至今日,以色列家照样鄙视耶稣。他们在等弥赛亚,但他们认为一个受苦受难的弥赛亚、一个受辱受死的弥赛亚,不能满足他们的骄傲,反倒让他们感到不体面,脸上没有容光,因此就拒绝接受。

今天,你要是去读犹太拉比们的著作,阐述他们为什么认为以赛亚书53章里边所描述的那位受难的仆人,不是指着弥赛亚,而是指着犹太人民族和国家整体,你就看见他们所有的理由其实都发自一个核心:一位受难受辱受死的弥赛亚不能满足他们心中作为犹太人的骄傲,所以他们无法接受。

这样的心肠,虽然在犹太人身上是十分的突出,但是在所有外邦人的身上,也都体现出来。许多人,听到一位大能创造的神,都会很高兴,但只要一听到要接受一位受苦受难受死的主作为他个人救主,他就无法接受。他自己说不出他内心里真正的理由,但实质上,就是因为他心中的骄傲,认为这样的一位主不能满足他心中的骄傲。

愿神怜悯。

人在罪中的问题,神绝对不能假装看不见,也不能视之为另一种不同性质的问题。什么样的问题,神就提供什么样的答案。什么样的疾病医生就给出什么样的医治方案。人岂能按照自己的感觉预先规定这个答案呢?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