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基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有份

“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份,” 启示录1.9。

从创世纪联系到启示录,有一个思想贯穿在那里,就是 神在人身上的工作,从亚当开始就不是一个反应的动作,甚至也不仅仅是一个善意的展现,而是一个积极有目的的宣告和见证。

在天上有了撒旦对 神的背叛之后,所有受造,以天使为代表,都在预期 神就着撒旦及其的结局,一定要做出一个宣告,拿出一个方案,最终达到一个结论(solution),但是并不知道这个宣告,方案和结论是什么样的方式和什么样的性质。

天使们一开始一定没有想到神的宣告和方案是 “人“ (亚当)。

但后来才明白,神的宣告并不是旧人 (首先的亚当里面的旧人),而是新人 (末后亚当即耶稣基督里面的新人)。只是人的历史,是从旧人到新人,这是预定的计划,并不是临时的方案。

原来在 神的计划里,人并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工具来对付或解决撒旦这个问题的 (虽然这是事实),而是反过来,撒旦只不过是神手中的一个器皿,为了最后成全万有在基督里的结局。而万有的代表就是人,人作为团体的体现是教会,教会的头是基督,基督的头则是神自己。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 罗马书 8.19。

整个救赎的过程,如果不妨用一个 “救赎经济学“ 的眼光来看,人会觉得有点遗憾,觉得在这个救赎经济里边,神虽然在基督里付了所有人的赎价(约翰一书2.2),但到最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得救。或者说,好像这个宇宙性的争战,最后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局,因为带着惨痛的伤亡 casualty。

而神的眼光却是相反的。祂是借着一人(道成肉身的基督) 救了全家 – 在基督里预定的家 – 没有损失一个,绝非预定要得全部,到最后却不得已丢了大半。这是神在创世之前预定计划的智慧,只有最后在基督里边才完全显明出来。这是神的 “救赎经济“,无损失,无浪费,何等奇妙的高效。

神的旨意,从计划到执行,到完成,绝不打任何折扣。神的眼光从来都是从祂自己的旨意出发,基督是初,也是终,而不是从人的眼光看人自己以为该得的 (其实人所该得的,亚当是初,也是终,即从犯罪到死)。

然而这一切背后,所付的代价,和所 “投资” 并能支付的大能,远超过创造天地的大能,就是基督的患难,国度和忍耐。

使徒约翰在启示中说,我们今天与之有份。

我们竟然与之有份。

使徒保罗说,“。。。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歌罗西书 1.24。

为什么保罗要如此说?难道基督的患难本身还不够吗?

保罗的意思不是这样。

从广义上说,基督的患难,从祂肉身开始一直要延续到祂属灵的身体即教会。因此,我们每个人都与之有份,我们作为基督身体所受的患难,在实质上还是基督的患难。所以从这层意义上说,基督的患难在祂肉身之后,回来之前,仍然在被补满。这正是 神在基督里的旨意,也是我们与基督有份的福气。

但是保罗在这里所特指的,是在他自己个人的肉身上,还有一个缺欠,这缺欠不是别的,正是一种患难,而这个患难不是随便任何一种的患难,正是基督的患难,也就是与基督一同有份的患难。他要在地上的时候把自己身上所缺的这个患难补满。并且他如此做,不是为着自己,而是为着教会的缘故。

当初主耶稣得着使徒保罗,曾专门为他有过这样的叮嘱:「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 使徒行传 9.17。

就是这个所叮嘱的苦难,保罗铭记一生,直到最后仍觉得他身上还欠一点这个患难,还需要补满。保罗说他没有违背那属天的异象 – 那异象不仅在于看见荣耀的主和祂荣耀的身体(教会),也在于主叮嘱他必须为主的名要受的许多苦难。

保罗活在 神的心意里。我们也该学习如此。 今天,我们没有谁的异象和患难可以比得上保罗的,但如果 神看我们配,给了我们一点点的难处,如果称得上患难的话,我们岂可抱怨或逃避?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