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头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论到女人蒙头的事,常常引起争议。 有人说姊妹们在聚会时蒙头是必须的,有人则说蒙头是不对的。当然也有介于这两种极端观点之间的许多看法。

「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原文:各个男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 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或作:说预言;下同),若蒙著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著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女人若不蒙著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著头。 男人本不该蒙著头,因为他是神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 11:3-7 .

「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他作盖头的。」 林前 11:15.

人对林前11章中所提到的女人蒙头,一般都是围绕着 “顺服权柄” 这件事来的。人心中的不平,也是与这个有关。在许多人的心中其实暗藏着一个感觉,好像女人一定是因为有什么“见不得 神的事”,至少是相比男人来讲的某种短缺,才需要蒙头的。 即使出自顺服的态度来接受蒙头的教训,也还是暗藏着这个感觉。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人是非常自义、自我中心的。每当论到 神的话中有关人顺服的要求,尤其是对男人女人有不同要求时,我们会马上自动地甚至毫无知觉地站在自己的位置来看,而不是以 神儿女的身份,从 神的角度来看。

但蒙头,不是一个简单的顺服的问题,而是一个见证和荣耀的问题。

首先,有些解经的人,认为林前十一章中,结合15节和3-7节,是说女人的头发本身就是她蒙头的,并不要求在头发上再一次蒙头。这种解经近乎于强解圣经。中文和合本圣经中,林前11:15节中的 “盖头” 和本章其他地方所提的 “蒙头” 在圣经原文中是两个不同的词。和合本的翻译者一定是留意到这点才刻意使用了两个不同的词。盖头(περιβόλαιον peribolaion)在原文中是 “装饰” 的意思,是一种可夸耀的表示(这里的夸耀没有任何贬义);而 “蒙头” ( κατακαλύπτω, katakaluptō)则是遮蔽的意思,是一种表示谦卑和恭敬的意思,和 “盖头” 几乎是相反的含义。

但是,要看到,女人(夏娃)蒙头,不是因为女人(夏娃)需要掩盖自己的短缺或不光彩。她的头发本是她的荣耀,但这荣耀又是 神藉着女人(夏娃)给男人(亚当)的。 「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他作盖头的。」林前 11:15。

女人蒙头,是在天使面前做一个见证,表明她和男人是合一的,夏娃(女人)是亚当(男人或人)的骨中骨肉中肉,在 神眼里是一个身体,而男人是头。中文中提到 “头”,这个词在世俗语义中有一种变态的歧义,好像是 “头儿”,即 “领导” 或官长。但 神的话中的 “头” 完全是从身体的整体来说的。

女人之所以蒙头,是在天使面前做一个见证,表明她的头(即男人)是不彰显自己荣耀的。而男人不蒙头,也是在天使面前做一个见证,表明他的头(基督)已经彰显荣耀,今天人(男人代表人)既然得了重生,就按照 神原来创造的旨意,来向天使和一切被造表明人是按照神的形像和荣耀造的。

人的这个荣耀,是由男人和女人共享的,因为男人和女人是一体,而到了永世,并没有男女之分。但今天在时间里,男人(弟兄们)和女人 (姊妹们)按照 神的吩咐取了各自职责,来行 神的旨意。我们原本是堕落族类,根本不可能称义,更不可能行 神的旨意,但今天在基督里,却可以。

正因为蒙头是一个向着天使的见证,神的话并没有要求女人时时刻刻蒙头,而只是祷告或是讲道时蒙头,作为一个宣告。

但蒙头不是一个宗教规条。如果人里面没有认知,灵里没有这个宣告,则成天蒙头也没有用;同时如果一个姊妹虽然在蒙头这个外面的表示上因为还没有认识而不在执行,但里面却顺服,生命里有见证,则 神不会定罪她,教会和其他弟兄姊妹更没有权利定罪。

但无论如何,神的话要我们明白这背后的美好见证,是关乎荣耀,不是关乎羞耻。

创世纪 24: 64 -65: 「利百加举目看见以撒,就急忙下了骆驼,问那仆人说:这田间走来迎接我们的是谁?仆人说:是我的主人。利百加就拿帕子蒙上脸。」

这是圣经中最美好的一幕之一。利百加知道马上就要见到她未来的丈夫了,所以她就拿帕子把自己蒙上了。 原文中并没有 “脸”字,中文翻译为 “蒙脸” 只为了好理解,其实原文就是把自己蒙上,主要是把头蒙上。利百加在她未来丈夫面前蒙头。这是何等美好的一幕!利百加知道她就要见到她的丈夫了,她就把自己的头蒙上。不是因为她把自己长相不够美,怕羞耻,而恰恰是利百加知道自己的美丽,她要表示她一切的美丽都是属于以撒,她的丈夫,她要让她丈夫亲手来揭开自己蒙在头上的面纱。 直到今日,西方婚礼上都还有新妇在婚礼上蒙上面纱的传统(然而,今天的习俗中多以为是新娘为了彰显自己美丽的装饰而已,其实原意不是如此。新娘的美在于她的自身,面纱不是装饰,而是为了暂时蒙住自己美丽的)。

聚会时,如果看到姊妹没有蒙头,不可带着批评甚至审判的眼光来看她,因为既然姊妹并没有选择蒙头这个记号来做见证,你就只能假定姊妹有另外的见证方式,这是她和她的主之间的事。但如果看到有姊妹在聚会时蒙头,你就必须被圣灵藉着姊妹的见证来提醒,今天的教会,人不是头,基督是头。而教会整体站在基督新妇的位置,正是当年利百加的位置,她要用帕子蒙上自己,等待见到她的新郎。今天,基督的新妇(教会)在地上等待她新郎回来。

哥林多前书11章同一章中提到主的桌子,擘饼聚会,和姊妹们蒙头,在某种意义上,都关联于着同一件事:教会在地上等主回来。

有什么聚会能比在主设立的桌子前一同纪念主能更多体现这个情景呢?当我们去传福音时我们是主的仆人做主的工。但是在主的桌子前我们纪念主的死,直等到祂回来。

我们知道主已经复活升天,但为什么擘饼聚会不把主复活升天当成主题,而把纪念主的死作为主题?因为这是主自己郑重的叮嘱,要我们纪念他的死,直等到他再显现。主的复活,是我们永远的位置,而纪念主的死,则是今天在地上在主回来之前他的教会表明她和基督之间特殊关系的一个独特表达。 当教会在纪念主的死,姊妹们若站在女人的位置,用蒙头来表达教会在基督面前的位置,是一件美事。 对此,我们不该问 “为什么要蒙头”,而只能反问 “为什么不蒙头”?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