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园中的凤仙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这是雅歌中的新娘所用的许多比喻之一,来表达她的良人在她眼中的宝贵价值。新娘是如此爱她的新郎,他在她心里是如此宝贵,她找世上最美好的来比喻也还嫌不够。

新娘先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 (歌1:13)  又紧跟著说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无论是怀中的没药,还是葡萄园中的凤仙,都说出新娘和新郎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新郎在新娘心中的特殊价值。没药强调的是其贴近胸怀的气息和专一(devotion);而凤仙(Kopher)强调的是其独特价值。原文 “Kopher” 同时是 cover,atonement (遮盖、赎罪)的意思 (因为凤仙常用来做染料覆盖其它不好的颜色,又有医治的功能,故此得名)。

雅歌的意思并非把 “凤仙” 拟人化,因其美丽而成为让人“依依恋恋” 的对象。 其实雅歌里甚至并没有 “美丽的凤仙” 这样的表达,只是 “一棵凤仙“。 凤仙当然是美丽,但单单美丽无法说出为何这棵在葡萄园中的凤仙如此特殊。 雅歌中新娘心中所怀的是一个更高更美好的意念。

在雅歌同一章(第1章)里,新娘说,“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  (歌1:6)  

新娘自己的葡萄园!这和新郎交给看守的葡萄园有所不同。后者代表著仆人的事奉和责任,而前者则完全是新娘自己要献给新郎的礼物。

“所罗门在巴力哈们有一葡萄园;他将这葡萄园交给看守的人,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银子。 我自己的葡萄园在我面前。所罗门哪,一千舍客勒归你,二百舍客勒归看守果子的人。” (歌8:11-12)

新郎从新娘自己的葡萄园中所得的,恰如他从他自己的葡萄园所得一样多,正如新娘所有的全属新郎一样。这是何等完全的爱的奉献和联合!

如果我和主没有亲密关系,则我眼中虽然也会有一个葡萄园,但我心中却只是把葡萄园当成一个责任,甚至自己兴趣和利益的工场。而在那爱主的人(新娘)心中,她的葡萄园是她自己自发的心,并且只有一个目的,要献给新郎。新娘也看见那棵遮盖、赎罪、医治的凤仙,位於葡萄园中,时时提醒,不忘记她看守葡萄园的真正目的。“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葡萄园中。”

“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   他们的葡萄园是为满足他们自己的好处,是宗教,而新娘的葡萄园,却只为著新郎,是爱情(歌8:12)。

但新娘心中何等地为没有看好自己的葡萄园而懊悔甚至自卑!不是律法的要求,不是情面上的勉强,这是深深的爱中的懊悔,唯恐自己配不上良人的爱而有的懊悔。

这就是新娘的心肠。 自从主升天后,凡爱主,不仅与世界分别,也与宗教分别的人,都是这个心肠。

求主赐给我一点新娘的心。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