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柔和谦卑”

「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为聪明。」 罗马书 12:16。

这里“俯就卑微的人” 其实也可以直译为 “在卑微中失去自己”,或 “把自己降低到卑微里”,因为原文中并没有 “人” 字,而“俯就”则是“降低”的意思。

其中,“卑微” 这个词,和马太福音 11:29 中主耶稣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里的 “谦卑” 是同一个词。

人都能讲“谦卑”。基督徒甚至喜欢讲谦卑。但我们可能还是会常常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只是要努力“俯就”下来,将就一下那些比自己卑微的人,觉得这是基督徒该有的谦卑姿态。说实在,按照世人的标准,能够俯就别人,已经真的是很谦卑了。

然而主说, 「 “我心里柔和谦卑(卑微)。。。」

主在地上时,真的曾经是卑微(lowly)。祂柔和(meek)又卑微(lowly)。祂的卑微,不是一种俯就的姿态,而是一个客观实际的状态,因为「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因为, 腓立比书 2:6-8 所说的,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不是神学,更不是虚构的劝勉。

回到罗马书第12章。 这一章丰富的内容,涉及到基督徒在地上如何生活,是 神的话对 神的儿女实际的教导,包括个人行为,更包括基督身体(教会)的生活。

但这些教导的大前提,是我们得救了,并且得救是全靠主的恩典。而我们的得救, 是宇宙最戏剧化的故事:原本沦落为罪的奴仆的人,本来已毫无指望,却由于耶稣基督的惊人(也惊天)一举,被救拔出来,成了义的奴仆。

耶稣基督那惊人(也惊天)一举 是什么呢? 就是祂「 。。。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

罪是一剂毒药,其毒素来自天使长那骄傲诡诈的心。

义(耶稣基督里的公义)则是一剂解药,其功效来自 神的儿子全然顺服和完全真实。

天上地下,没有一样事物其价值的宝贵超过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向着父神的全然顺服而真实。这是主生命的属性和特征。

因此,我们读罗马书12章,得先进入角色,记得在这一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在其中是什么身份,即在我们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我们就和这里的话失去了关系,你即使把罗马书整章背下来,可能也不一定进到你生命里。

从罪的奴仆,成了义的奴仆。 仍然是奴仆,但却是天壤之别,因为罪的奴仆结局就是死,义的奴仆结局却是永生。(注:这是在时间里我们的身份,因为在永世里我们既是仆人也是儿子,而“仆人” (servant)和 “奴仆” (slave)有所区别。)

由此,我们难道会觉得罗马书12章的要求,是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宗教约束吗? 难道我们不认为我们这些得救的人学习耶稣基督向着父神的全然顺服和真实,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们即得救,就是义的奴仆,又是 神的众子,基督的弟兄们,我们若不学基督,学谁呢?

罗马书12章所描绘的,是主耶稣生命的特质,是属祂的人生命的特质。

祂是柔和卑微,我们岂可刚硬傲慢?

“负我的轭”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 11:29-30

很多年前,刚信主的时候,心里常常被主耶稣说的这句话深深打动。当时完全是在直觉里的一种感动,并非明白主的话。

过了些年,一次在听一位年长弟兄交通的录音,圣灵忽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弟兄以非常低调的语气分享,完全不是讲道,他讲到他当初和主对话。他像是一个不懂事,认真但却小信的牛犊,到了他该负轭的时候了,他既愿意也担心,他来到轭前,主吩咐他该负轭了。他看到主自己像是一头成熟的牛,已经负了轭,看着他,用柔和又鼓励的眼光看着他,期待他。。。他虽担心又犹豫,但想到主舍命的爱,又看到主那么期待的眼光,他就闭上眼睛对自己说,我就是死了也是情愿的,我就这样豁出去了,那顶艰难的,来就来吧。。。

他就如此负了轭。那一时刻他是准备要死的。

但他发现那轭其实是轻省的,虽有分量但却完全合适他的身量。

并且他往前走,才注意到,不是那轭本身轻省,而是因为那轭负在主自己身上。主自己承担了轭的分量,同时分放在他这个小牛身上的,是恰恰对他有益处的度量。

弟兄的这段交通,我是在录音中听到的。我当时在停车场,在车里独自听录音。那一时刻,圣灵藉着弟兄的交通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我竟忍不住独自在车里失声痛哭。我过去从来没有在听信息时被感动到如此流泪 (虽然曾常常眼睛湿润),更不用说失声痛哭。

刺到我心的,不只是主的爱。

刺到我心的,是主的爱,和我对祂的误解,两者之间的反差

我忽然明白一点当主说 “负我的轭” 是什么意思。我过去一直模模糊糊觉得,是主为我(为每个人)做了一个轭,因为是主自己做的,所以主说是 “我(主)的轭”。我虽在名义上同意,也接受这个道理,但我的心里其实是默认这轭只是我的轭。责任全是我自己的;负担全是我自己的;痛苦也全是我自己的。主当然会鼓励我,甚至在必要时会帮助我,但这是我的轭。

我心虽然真诚,但并不懂那轭的分量。。。

那天,我才忽然明白那轭真的是主的轭。从主自愿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主在地上所有的行走,从马槽、年幼时对父母顺服、成年后所有为人子为兄长的责任、出来传天国福音时的艰辛、人的顶撞和逼迫,然后就到了客西马尼,最后到十字架上。主是「 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 2:6-8)。

为了满足父神的心愿和要求,为了拯救罪人的缘故,这宇宙最重的轭落在主耶稣身上,祂一直背负到各各他山上。

今天,则是藉着教会,主的身体,继续负轭,直到世界的末了。正是在后面这层意义上,我们和主共轭。

然而这轭实际上是主自己的。我们能负主的轭,是祂对我们的爱,因为基督要带众子一同进到荣耀,与主共轭是我们必要的经历。

于是我们才明白献在祭坛上的祭正是基督自己,全宇宙在父神眼里最有价值的,乃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对父神的专一(devotion)和顺服。人所有的价值都不在基督的价值之外。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才能进入罗马书12章的灵意, 明白我们在地上一切的致力奉献(devotion)和顺服,不是主在我们身上的索取,而是理所当然的,是聪明的,是主对我们爱的深层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