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奈山下,和锡安山上

最近这边的弟兄姊妹主日在读出埃及记。我实在感到,不知不觉有些弟兄姊妹显出一种倾向,以为自己来到了西奈山下,在聆听 神的律法。

当然,如果要是挑明这样说,谁都不会承认,但问题是,我们不知不觉把自己放到了西奈山下,人天然的生命不仅没有警觉,反倒觉得很属灵,很神圣,很靠近 神。我们开始讲 “宗教正确”(religious correctness)的话,却不知道自己离开了锡安山, 中了仇敌的诡计。

愿圣灵开启我们,保守我们。我们今天是在锡安山上,不是在西奈山下。旧约是 神的话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认真去读,但是我们今天只能在基督里边去读旧约,也必须从旧约里面读出基督,否则读旧约不仅仅对我们没有益处,而且会有害处。

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

人子

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路加福音4:1-13。

撒旦三次试探主。两次,撒旦用 “你若是 神的儿子。。”, 另一次则用 “你若在我面前下拜”。

但每次主耶稣都把自己放在的位置:

“Man shall not” (不可);

“Thou shall not…” (“你不可”);

“Thou shall…” (“你当…”)。

(因为耶稣直接引用旧约圣经,这里的”你”指着十诫的受众,即人。)

肉身的试探,魂的试探,灵的试探,但主仍然选择站在人的位置,为 “人子”。

“你若是 神的儿子,”  这个试探不是像有些读经的人所说的,是考验耶稣是否坚定自己是 神的儿子。撒旦知道这件事实是不可挑战的。

相反,撒旦用耶稣是 神的儿子这个事实来试探耶稣,为的是让他放弃人子卑微的位置。

“你若在我面前下拜 。。” 这个试探则退了一步 (但在某种意义上却近了一步),在承认耶稣是人子的前提下,来试探他,意思是,既然你站在人的位置,不必走那条艰难舍己的道路,我就可以让你享受人所能想象的最高荣耀。

但耶稣回答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著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

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用属地的荣耀让人子放弃舍己的十架道路,是撒旦抵挡 神救赎计划的策略。这正是为什么当彼得那次说 「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时,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後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马太福音 16:23)。

被否定, 被轻看, 成为无有, 是人子自愿所取的位置,所走的道路。

然而,主耶稣来到地上绝不仅仅是为了给我们树立一个榜样。他来是为了我们亲自做成救恩。

有一个常见的错误,是以为只要我们照着主耶稣的样式认真学习,我们就能成为一个合主心意的人, 但却忘了主不仅仅是一个榜样,他是舍了自己,亲自成为我们的救赎。

愿圣灵让我永远记住这个,让我事事都愿意,但时时都明白一切全是他的恩典。

这是我们在新约中的位置,何等需要我们住在主里,持守此位置。

首先的亚当 “不行”,末后的亚当 “行”

撒旦亲自来试探人子,因为人子若失败了,人就完了。正如首先的亚当失败了,亚当的子孙就完了,如果末后的亚当也失败了,也就没有末后亚当子孙的出路。

但感谢主,主得胜了,我们可以分享他的得胜。

我们都同意,面对撒旦的试探,主是靠着他对 神的顺服得胜的。主的顺服是可称颂可佩服的。

但是更严格地讲,在旷野的试探中,主得胜最根本的条件,是主耶稣作为末后的亚当,不仅不犯罪,并且没有罪。

在那里,与主做直接对比的,不是犯罪后的亚当,而是犯罪前的亚当。

而此对比的结论是:

首先的亚当 “不行”,末后的亚当 “行”。

拿我们犯罪的人和在旷野受试探的主耶稣做对比,严格讲是一个错位的对比。自从亚当犯罪之后,罪人已失去了资格和能力,来再有一次机会通过试验来验证自己 “行” 。罪人唯一所配的位置就是在十字架上的位置。在那里,犯罪的人被钉十字架,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惊人的是,主也在那里。

我们常常有个误解,以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是为了经过最后的试验或考验。但实际上,主耶稣作为人子经过的两次最大试验,一次在旷野,一次在客西马尼园。他两次都完全得胜了,并且在客西马尼园那一次是决定性的。

十字架上的主耶稣,不再是为了证明末后的亚当 “行“,而是那已经被证明 “行” 的末后的亚当,情愿为我们这些罪人舍命 (willingly laid down his life for us sinners),让他的 “行” 也成为我们的 “行”。

于是在十字架上,他和罪人相提并论。

为什么罪人在耶稣基督所受的试探中没有资格与他相提并论,反倒在他胜过撒旦的试探之后,却和他相提并论? 如果连他所受的试探都不配,岂不与他的得胜更加不相配吗?

但这正是福音的奥秘。

在旷野和客西马尼园之后,撒旦已经完全输给了这位 “新人“,即末后的亚当。然而,那时撒旦虽然对主耶稣无能为力 (“他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 – 约 14:30),但借着罪撒旦还掌握着对人(我们所有人)的权势。

是在十字架上,撒旦失去了这个权势。

在十字架之后,新天新地之前,虽然罪还暂时握在撒旦手中,但是有这么一些人,却在新生命里已经脱开了撒旦的手。

如何脱开的?因为末后的亚当得胜后,把他的胜利分给了他们。

这些人凭着什么得了这个战果的分享?借着十字架,凭着信。

安息日

「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出埃及记 31:14。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安息日竟然成为祂和犹太人尤其是法利赛人之间一个极大的冲突来源。并且从福音书中可以看到,那个冲突绝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少数一两次,而是反复出现,明明是主自己刻意把犹太人显露在一个无法逃避的矛盾之中。

在主的眼里,安息日恰恰是一个试金石,可以显出犹太人的真实光景。那些自以为“恪守律法” 的人,其实恰恰是不懂 神的心意,活在死亡之中的人。

稀奇的是,到了今天,这个矛盾仍然存在。当然,今天很少有基督徒会认为我们还应该像犹太人那样,守安息日。从这个角度,这比起法利赛人来讲,是一个进步。但基督徒却还是常常并不明白安息日的正真含义。

最常见的误解,是以为安息日是 神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而加在犹太人身上的,是犹太人的一种 “负担”。 而稍属灵一点的人又会马上补充一点:虽然是负担,但却是神圣的负担,所以对犹太人来讲是应该的,是他们对 神的一个起码责任。而应用到今天,则是这样一种思想:我们虽然不需要严格地守安息日,但我们还是应该对 神就安息日抱同样的态度,好分别成圣。

但岂不知这种理解和当初犹太人(尤其法利赛人)的理解正是同出一辙的!今天有这种想法的人,估计如果放到当时主在地上的场景中,看见主反复在安息日行神迹的时候,所做出的判断可能是和那些犹太人的不会有什么两样。

最近听到就出埃及记31章有关安息日的一些交通,其中很强调一件事:安息日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分别为圣的责任。(当然,这里的意思也并非是我们应该按日子守安息日,而是说在灵意上的安息日。)

然而 神的意思不是这样的。不仅仅就具体日子本身不是这样,而且 神整个有关安息日的心意都不是这样。

正如主耶稣自己说的,安息日是 神赐给犹太人好处,是犹太人的利益,不是 神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加在犹太人身上的责任。

「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马可2:28 。」

「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 出埃及记 31:14b。

也就说,旧约时并不是因为有一个特定日子 神特别感兴趣,就要求犹太人分别出来成为圣。就今天在新约里来说,也并不是说,神为了要得到我们的某一段时间或者我们的某些精力,就要求我们来分别成圣。

不是。 神用安息日来代表祂自己的安息,而神的安息,是一个有关 神的奥秘,绝非人想象的,好像是 神工作累了,就休息了,或者说 神嫌这世界纷乱,就超越一下。安息是 神本性中大能和荣耀的表达。祂拯救我们,就是要让我们与祂的安息有份。

安息,不是让人在路上歇一下的方法,而是最终目的。不是让我们在这地上享受一下,或者暂时超脱一下,而是在永远里面进入祂的安息。

神在安息日里的目的,既不是要让一个日子成圣,也不是要让我们的部分时间和精力成圣,而是要我们整个人成为圣的。

而这个成圣与祂和我们的约之间绝对分不开。这是旧约的本质,也是新约的本质,只是旧约里,神使用一个日子来表达,而在新约里 神在我们整个新生命里面来表达。

按照旧约,犯了安息日诫命的人必被除掉;按照新约,没有主耶稣生命的人,必不得永生。这是两约各自的本质。

在旧约里当耶和华给摩西吩咐了会幕的建造之后,郑重强调了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为永远的约这件事。之后就把法版交给了摩西。

在新约里,当主复活之后,郑重地把平安,即祂自己的平安,特地留给了门徒,然后又把圣灵赐给了祂的教会。

犹太人,由于他们的心刚硬,就错过了救恩。这不是因为他们在有关安息日的事上的观点与主作对,所以受了惩罚而错过了救恩 (这是天然人愚顽天性中很自然的一种理解),而是因为他们的心刚硬,落在死亡之中,与福音自然隔绝。主只是拿安息日作为一个试金石,把人心显露而已。

今天也是这样,一个人不得救并不是因为在福音这件事上抱了一个和基督徒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而受了惩罚,而是因为人的心刚硬,落在死亡之中,自然就与救恩隔绝,而圣灵用基督平安的福音,也像试金石一样把人心显露而已。

但今天还不是最后的审判。有一天时间将到,神要用基督福音的奥秘来最终审判人心。罗马书 2:16。

安息,神自己的安息,是 神要赐给我们的最高利益,是为着我们每个信的人在基督里的好处。

「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 希伯来书 4:11。

建造圣殿的聪明智慧

旧约出埃及记31章,会幕的建立。耶和华不仅对会幕的建立有详尽的指示,并且安排了巧工来实施。

这些巧工所需要的技能其实是以色列人原本没有的。并非因为以色列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用来建造会幕的技能和以色列原本所擅长的完全不同。

以色列人的祖先原本是牧羊的。在埃及四百余年,后来沦落为烧砖的。他们的手是何等样的低贱!他们如何能够有能力有资格来建耶和华的会幕呢。

但是在 神的经济(economy) 里,祂另有供应和安排。祂用祂自己的灵来充满户珥的孙子、乌利的儿子比撒列,使他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能做各样的工,能想出巧工,用金、银、铜制造各物,又能刻宝石,可以镶嵌,能雕刻木头,能做各样的工。神又分派但支派中、亚希撒抹的儿子亚何利亚伯与比撒列同工。

这是旧约,而我们今天生活在新约时代。

今天谁是会幕,谁又是会幕的建造者呢?

神眼中真正的会幕(后来是圣殿),不仅仅不是今天人眼所见的所谓教堂,甚至也不是人眼里所见的基督教组织。基督的身体是会幕(圣殿),而基督的身体正是祂的教会。这个教会并不是肉眼所见的教会组织 (更不是教堂建筑本身),而是在生命属性上属基督,被圣灵亲自所建造的

读旧约常常犯的一个错误,是把旧约的情况当成一个简单的比方应用到新约中。比如,看见摩西,就以为摩西一定是对应着今天的教会领袖(其实不然,旧约中的摩西,就预表的范畴来说,代表的是基督,并不是教会领袖)。 而在出埃及记31章中,则会很容易认为比撒列就代表着基督徒中能干的可以为神工作的人。其实不然。神用祂的灵所充满比撒列来建造旧约的物质的圣殿,并不意味着在新约时 神也是像使用比撒列一样直接使用被圣灵感动的基督徒来建造基督的教会。这种直截了当的比方虽然乍一听非常合理,也非常容易理解,但却是不符合新约的启示的。

「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以弗所书 2:10a。

这句经文中原文的 “工作”,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工作 (job), 而是指一件作品 (a product,  workmanship)。

我们是神的工作。虽然在另一个层面我们也是 神手中的器皿,并且与 神同工,但从最本质的含义上,以及 神的目的来看,我们是 神的工作。

我们不是建筑师。我们是被建造的材料。圣灵自己才是建筑师。圣灵是比撒列。

旧约时的圣殿是物质的,于是 神就指定了一个特定的巧工,并且同时给他指定了一个助手。而新约的会幕(或圣殿)则完全是属灵的,圣灵自己是其建造的巧工。而教会则是被建造的会幕。而就工作来讲,我们只是亚何利亚伯,是助手。

“我们是神的工作,” 这样的话基督徒都很会讲,但实际上我们常常并不以为然。我们常常以为我们是在帮助 神工作,但忘了我们正是祂手中的工作。连旧约中的物质的会幕,人都不可以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做,而必须用圣灵充满的聪明和智慧来做,更何况今天属天的圣殿!

我们唯有顺服圣灵,让祂亲手制作我们,做成基督的身体,满有基督生命的属性。到最后, 神所看的是我们里边基督生命的属性,而不是我们在外面所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