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全副军装

常为一些弟兄姊妹个人的经历感谢主。也为一些弟兄姊妹为教会的担忧感谢主。

我觉得最终这两件事一定是相互关联的。

新约的使徒们都有极深的个人经历,那是他们被神所用的必要条件。而他们都清楚知道教会是在争战中,并鼓励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0-18)。

在那“全幅军装”中,没有提到个人经历,包括为主受苦 ,也没有提到个人生命。这是因为经历和生命都不是军装。整个的争战本身就是我们的经历和受苦;而争战所保护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生命和在生命里为主所做的见证。

在每个人里面,主先做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靠十字架经历先死后生,因为除了十架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当初对主是这样,今天对我们也是这样。

(more…)

摇橹甚苦

一个人有可能由于某种属灵的经历而在自己的情结中进入偏执,把主的长期怜悯当成自己的执着和深刻。

在信心之路上,痛苦的经历是必须的。 同时,在痛苦中时,神及时的怜悯和拯救是我们唯一可靠的。这是历代圣徒的经历。

只是要记住,并且时时记住,注目主的自己,不去追求经历本身。

黑暗中摸索之人的盼望,最根本的并不在于他在挣扎中得了应时的帮助(我们都知道这个是必要的,主也顾念我们肉身的软弱),而是因为他心中看到了那渐渐升起的明亮的晨星。

那晚门徒摇橹甚苦,因为风不顺。四更天时主来救他们,他们就心里十分惊奇。

何等美好的经历,但圣灵对门徒的评语是 “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主)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马可 6:48-52)

(more…)

守住我们的信 Keep the Faith

一个认真追求的基督徒有时可能会特意寻找甚至纠结于某种属灵光景或感觉。这种感觉虽然在概念上是在属灵的范畴,但对此刻意的追求甚至纠结,却仍然是在自我里面。

生命是实际,是可以感觉到的,这是真的。但新约的使徒们不是像我们今天这样来看生命的。我们太常在自己的感觉里找生命。在神的话中,并不强调从个人的角度 “追求属灵的感觉” 这件事。甚至,除了从“主就是生命,因此追求主就是追求生命”这个大的层面外,在圣经里连要我们“追求个人生命”这样的经文都没有,至少我没有读到过,而且我认为这正是主的意思。

这不是因为生命不重要,而是因为生命是如此重要,又如此本质 ,如此终极,如此永远,圣经里总是把生命当成主的应许来讲的,是我们永生的盼望。

这也不是说我们今天在地上个人生命的体现和彰显不重要,而是因为在本质上,生命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主自己的责任。

(more…)

国家和民族情结中的福音

最近在微信上看了一篇转发的文章,作者为中国人振臂高呼,指出西方社会的不好,和中国社会的优越。我读后心里想了很多。我理解文章作者的心情。我觉得很可能是一个真诚的年轻人写的,不像是被雇的枪手。虽然许多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 (比如文章中说,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其实都是“高干子弟”,暗指他们的成功其实是美国社会腐败的证据,等),但更像是作者道听途说的结果,不太像是故意捏造, 并且其中有些观点我觉得其实是对的。中国人的确太容易崇洋媚外,过于自卑。

但是,我读了那篇文章后,却为我在中国的亲人和朋友担忧,因为大家都仍然落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情结中,而看不见人更根本的需要。

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国家和民族的问题。我们中国人过去太苦了,又受了许多列强的欺负,结果就造成了这种民族和国家的情结,现时代不仅解不开,反倒由于国力的增强变得更加剧烈了。这其实是一种不健全的病状。先害己,如果将来更强大了可能还会害别人。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