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全副军装

常为一些弟兄姊妹个人的经历感谢主。也为一些弟兄姊妹为教会的担忧感谢主。

我觉得最终这两件事一定是相互关联的。

新约的使徒们都有极深的个人经历,那是他们被神所用的必要条件。而他们都清楚知道教会是在争战中,并鼓励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 (以弗所书 6:10-18)。

在那“全幅军装”中,没有提到个人经历,包括为主受苦 ,也没有提到个人生命。这是因为经历和生命都不是军装。整个的争战本身就是我们的经历和受苦;而争战所保护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生命和在生命里为主所做的见证。

在每个人里面,主先做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靠十字架经历先死后生,因为除了十架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当初对主是这样,今天对我们也是这样。

(more…)

摇橹甚苦

一个人有可能由于某种属灵的经历而在自己的情结中进入偏执,把主的长期怜悯当成自己的执着和深刻。

在信心之路上,痛苦的经历是必须的。 同时,在痛苦中时,神及时的怜悯和拯救是我们唯一可靠的。这是历代圣徒的经历。

只是要记住,并且时时记住,注目主的自己,不去追求经历本身。

黑暗中摸索之人的盼望,最根本的并不在于他在挣扎中得了应时的帮助(我们都知道这个是必要的,主也顾念我们肉身的软弱),而是因为他心中看到了那渐渐升起的明亮的晨星。

那晚门徒摇橹甚苦,因为风不顺。四更天时主来救他们,他们就心里十分惊奇。

何等美好的经历,但圣灵对门徒的评语是 “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主)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马可 6:48-52)

(more…)

守住我们的信 Keep the Faith

一个认真追求的基督徒有时可能会特意寻找甚至纠结于某种属灵光景或感觉。这种感觉虽然在概念上是在属灵的范畴,但对此刻意的追求甚至纠结,却仍然是在自我里面。

生命是实际,是可以感觉到的,这是真的。但我们太常在自己的感觉里找生命。

新约的使徒们不是像我们今天这样来看生命的。在神的话中,并不强调从个人的角度 “追求属灵的感觉” 这件事。甚至,除了从“主就是生命,因此追求主就是追求生命”这个大的层面外,在圣经里连要我们“追求个人生命”这样的经文都没有,至少我没有读到过,而且我认为这正是主的意思。

这不是因为生命不重要,而恰恰是因为生命是如此重要,又如此本质 ,如此终极,如此永远,圣经里总是把生命当成在基督里的应许来讲的,是我们永生的盼望。

这也不是说我们今天在地上个人生命的体现和彰显不重要,而是因为在本质上,生命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主自己的责任

我们不能在自己里面寻找生命,也不能太专注刻意在聚会里寻找生命。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重生的人里面一定有生命,主自己的教会里一定有生命。但主并不要我们成天在我们里面翻来覆去寻找我们以为是生命的事。 我们必须注目主自己。

“我们如今彷佛对著镜子观看,如同猜谜;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林前 13:12-13.

同样, 使徒在林前 13章这段经文里没有提到生命。因为生命在基督里,是一种客观状态。生命不是我们的一个反应或动作。信、望、爱才是。生命出自基督也归于基督,是我们信托给基督的 (祂要保守,也只有祂能保守我们所信托祂的,直到那日), 而 “信 (faith)” 则是主托付给我们看守的。

我今天最害怕的,就是怕我不能持守 神所赐的这个宝贵的 “信”,到最后无法说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提前 4:7那里,“所信的道” 原文就是“信(faith)” 一个字。

我常问自己,神赐我的“信”我守住了吗? 我不能一直地看我自己,看看我里面有没有生命。那不是主的心意。生命关天!如果我没有,神会让我看到,甚至会警告我,但我与主的关系,是一首歌,前面有个旋律,是 “信”, 而背后也有个旋律,是生命。两者缺一不可。

许多年以前,我曾非常喜欢一首无词的歌,叫 “在小村和大山那边”, 那首歌中,有两个旋律,前面是一个悠扬的笛声,而背后则是一直不停的一个弦乐和鼓的节奏。如果只有前者,那首歌就显得太浪漫甚至肤浅,但若只有后者,那首歌则会失去了其呈现的意义(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但没有给别人呈现的意义)。这只是个比方,并不是说那首歌本身有什么属灵含义。

前面是见证,后面是生命。而所见证的,是我们所信的 神和祂的基督,不是我们的光景本身,虽然我们的光景本身可以是这个见证的佐证。

这些日子很受一些弟兄姊妹鼓舞,因为我听到了他们的“歌”,不仅是背后那个生命的节奏,也有在前头“信”的旋律 。

愿主天天提醒我:守住 神所赐给的信!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即使在对自己和别人失望甚至困惑时,我心中仍有喜乐,因为只要我心中对主的信一天没有在仇敌的毁谤中被毁坏,我在地上的日子就有一天的意义。

也因为这个缘故,我从没有后悔到了现在这个地方,进入了现在这个聚会,尽管这里有太大的难处。谁又知道如果我去了另一个聚会,我里面的信就一定不会受损呢?这不是对其它聚会的判断,也不是对某种聚会方式的绝对推崇,而是我对 神的手的顺服。另一个聚会可能会更多帮助另一个弟兄或姊妹守住他的信,但对我却不一定。也许另一个弟兄身上并没有需要被 神对付的某件事,而我则必须在这里靠着弟兄姊妹特殊的忍耐才可得以对付;也许另一个弟兄可以盛装一种的祝福,却是我这个人无法盛装的,反倒会毁了我;但同时,也许同一位弟兄在这个聚会的话就不会有我这样的福气能像我这样体会到弟兄姊妹的可爱。。。

我只知道,这些年来,神保守了我心中的信。虽然离 “打了美好的仗,跑了当跑的路” 还相差很远,但心中的信没有受损,我就因此低头敬拜 神。 我敬拜 神,并愿我的敬拜发生在祂所带领的道路上。

我在爱中说诚实话:今天许多基督徒有可能不知道或忘了,主到了最后在地上所收获的就是那个 “信 (faith)”,即那无伪的信心,而不是我们生活里的福气,甚至也不是属灵的感觉和生命的感觉里的福气。因为信 (信心),才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来 11:1)

“信”,指的不是仅仅对 神在我们生活中的垂顾和所赐的神迹奇事有信心,而更在于相信 神自己,和主的一切话,就是祂的道,并能持守。

“信”,是我们与这个世界有别,与基督有份的大前提,是我们在 神眼里分别为圣的前提,并且我们所存的盼望和爱也离不开这个 “信” (加 5:6, 提前 1:5)。

“信”,是 神的 “信实者”(the faithful) 的根本属性,而基督要再回来,正是为着祂的信实者,因为祂的信实者正是祂心中的宝贝,祂曾为他们舍命。

主自己就是马太13:44里的那个人,为了藏在地里的那个宝贝(祂的“信实者”)而变卖所有的,买了那块地。这不仅是祂的计划,这也是祂的性情,因为“信”(信实)是基督的品行。

祂被称为“那信实者”(The Faithful) 。

其它如我们的经历和感觉,都是媒体而已。在生活和聚会中,我们太容易把心力集中在这些媒体上。有些弟兄姊妹比较简单,就关注 神在地上生活中的祝福;而有些弟兄姊妹则进的很深,努力寻找属灵感觉和生命感觉上的福气。神也好像都悦纳我们。但主的心意却超过这些之上。不是这些不好,而是 神最终所收获的,是超过这些之上。

亚伯拉罕为何被称为信心之父?因为他心中的信心从 神所赐的福气中上升起来,达到了那赐福的 神自己 (He received faith that rose above the blessings to reach the One who blesses)。他也看到了 神所应许的那座城。

我越来越觉得,除非我们藉着真信心看到永远的基督,我们不管多认真追求属灵的事都难免会陷在自我里面。与其那样,还不如就着一点简单的信在地上过此一生。

国家和民族情结中的福音

最近在微信上看了一篇转发的文章,作者为中国人振臂高呼,指出西方社会的不好,和中国社会的优越。我读后心里想了很多。我理解文章作者的心情。我觉得很可能是一个真诚的年轻人写的,不像是被雇的枪手。虽然许多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 (比如文章中说,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其实都是“高干子弟”,暗指他们的成功其实是美国社会腐败的证据,等),但更像是作者道听途说的结果,不太像是故意捏造, 并且其中有些观点我觉得其实是对的。中国人的确太容易崇洋媚外,过于自卑。

但是,我读了那篇文章后,却为我在中国的亲人和朋友担忧,因为大家都仍然落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情结中,而看不见人更根本的需要。

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国家和民族的问题。我们中国人过去太苦了,又受了许多列强的欺负,结果就造成了这种民族和国家的情结,现时代不仅解不开,反倒由于国力的增强变得更加剧烈了。这其实是一种不健全的病状。先害己,如果将来更强大了可能还会害别人。

中国人的问题,和美国人,英国人,任何其它国家的人面临的问题没有任何两样,都是同一个问题: 是人的问题。是每个个人的问题。因为我们和外国人一样,都是亚当的子孙,都是罪人,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

在这一点上,中国人和外国人没有任何两样。和西方人相比,如果中国人的经历和美国人欧洲人的经历有何重要不同的话,就是欧美人比我们中国人更早认识到自己是罪人。这不是因为他们比我们好,或比我们更会反省、更谦卑。

不是的。那只是因为近两千年前耶稣基督的福音从耶路撒冷按照 神的计划传开,首先到了欧洲。 那时候,欧洲虽然有比较发达的希腊文化和强大的罗马帝国,但整体的欧洲基本是一个野蛮社会。大部分人,要是客观的看看历史,都会同意中国文化在两千年前在各个重大领域都比欧洲先进的多,文明的多。

是福音渐渐改变了欧洲。在这里无法讲那么长的一段历史。福音在欧洲先是在生命里传播的300年,随后以系统化的宗教落在黑暗里蕴育1200年, 到16世纪时,符合圣经的信仰才真正在欧洲社会全面开花,导致了欧洲无论是道德还是文化,以及经济都明显进入强势。福音后来又成了美国社会正面品德和强盛的基础。他们的社会蒙了福,福音的福,是真福气。

但是,即使在欧美,所谓的基督教国家,也都是一个混杂体,其中包括有真正信仰的基督徒,也包括许多文化基督徒,也有许多非基督徒。一方面,那些有生命的真基督徒,他们遵照 神的话而行,在地上作光作盐,到了一个程度会对整个社会普遍带来好的变化和福气,这是真的,欧美历史就是见证;但另一方面,无论是完全不信的、将信将疑的、或假装相信的,还是有真正信仰的基督徒,也都是罪人,只是后者蒙了恩典。

而蒙 神恩典,正是人生命的关键,并且是一件每个人和创造主 神之间的事,并非是一个笼统的社会问题。

我们中国人看欧美,遇到的困惑也在此,因为我们看到一个混杂的社会。有些人对西方文化很欣赏,有些人则很提防甚至敌视。但无论如何,不能把西方文化和福音混为一谈,也不能透过任何社会和文化来看福音。

相反,必须通过福音真理来看社会和文化。

用国家、民族和文化的眼光去看福音,是一个错误的眼光。 那样你看到的只是假象,最多只是外表的宗教,并不能领会里面的信仰。

宗教和信仰有着本质的区别。文化和福音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 同样,社会的兴盛和个人的得救更是完全不同的事。

中国人在和西方国家打交道的近代史中,曾经看见过宗教的面孔。宗教冠冕堂皇,但并不能成为公义圣洁的化身,反倒被人性的罪恶当成外衣,成为对良心的贿赂。宗教甚至可以藏在扩张和霸权的背后。

但中国人在和基督徒来往的近代史中,也曾经看见过信仰的内心。信仰是放弃自己所有,到中国传讲福音,爱中国人,爱到一个地步,和他们一起穿长袍、扎辫子、忍羞辱、受饥饿,甚至为他们舍命的戴德生先生(和许多向他那样的基督徒)。

可惜的是,二战以后,欧洲人离开了那爱他们的 神,自高自大,渐渐走向没落。目前,在欧洲真正信仰耶稣的基督徒可能已经不到10%(有些人认为不到5%)。 我个人感觉,按照过去50年欧洲变化的趋向,尤其是这十年的加速,欧洲要不了一百年(可能不到50年)就会把自己过去两千年积累的老本全部吃光,变成腐败没落的社会。

他们忘本了。忘恩负义了。

美国相对来讲要比欧洲好的多,因为信仰的光景要好得多,神的祝福还在美国。但是,美国这个社会也正在以很快的速度离开 神。生活在美国,过去这几十年我就亲眼目睹了这个快速的变化。从个人到社会,每离开 神远一步,生命里的那个福气就少一点。

具体表现: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温柔、节制,这些圣灵所结的果子,越来越少;而 奸淫、污秽、邪荡、 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分争、异端、 嫉妒、醉酒、荒宴,这些肉体的败坏则越来越多。

但就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上,福音被广泛传到中国。今天,在中国,人们对人生的觉悟,对耶稣基督的福音的渴慕,和归向创造天地的真神的愿望,明显超过欧洲,甚至美国。神的怜悯和慈爱终于临到了中国。

但是,神的心从来都是向着每一个个人。祂爱每个美国人,但不是为了美国国家的强大;同样, 神也爱每个中国人,但不是为了中国国家的强大。 国家的强盛可能成为福音的一个副产品,但不是福音的目的。福音是拯救每个个人,让人脱离罪恶、脱离黑暗,归向真神光明的国度。

但愿中国人被福音的爱所征服,不是屈服在西方文化下(福音不是文化,而是 神的救恩), 更不是屈服在美国和西方政治和权势下 (因为美国不代表福音,也不代表基督,只有那些真心相信耶稣的人,不管是哪国人,才代表福音,才代表基督)。

但也愿中国人不是热衷于自己的国家和民主,落入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之中。愿更多中国人就像历史上许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一样,从自己的罪恶中悔改,接受福音,接受耶稣基督的拯救。

讲这么多,就是一个盼望和祷告:愿亲人朋友们更多认识生命真相,认识真神,认识救主耶稣基督。

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传 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