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靠律法的罪魁

在耶稣基督的恩典被显明之前,人心靠什么被鉴别? 犹太人靠律法,外邦人靠良心。人的良心里所写的律法,其实是 神的律法一个不完全的影子。

但无论是良心还是律法,没有一个是人可以靠着得救的。

神用保罗来见证此事。就着人凭自己努力守律法,保罗是楷模中的楷模。但那些依靠律法的人,不要说那些根本就没有诚意的假冒伪善者,就是像保罗这样竭力守律法的人,也被福音弃绝了(除非他们像保罗那样悔改)。

当福音从耶路撒冷开始后,整个犹太教系统和其当权阶级很快完全站在了 神的对立面。考虑到犹太教是地上唯一传承 神的律法的宗教,这是何等可悲! 神藉着犹太教对福音的反应,像一个“pH值试剂”一样,显明了 神的福音和犹太教的不匹配和必然的决裂。许多人以为那场决裂是不幸的分裂,但实际上是圣灵特意的工作,为了表明 神在耶稣基督里全新的立场。

福音绝没有一点和犹太教妥协的意思,因为越靠律法,就越贬低基督的恩典。“靠律法”和“行律法”不是一回事。行律法可能是可嘉的努力,只是不会成功;但靠律法则是 神恩典的敌对。 (more…)

算数的服事

一个姊妹对服事算不算数有些疑问。她的疑问,是因为她过去常听到这样的教导,“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  

一个人的服事算不算数,是主自己说了算,不是我们说了算。有些看起来很属灵的说法,给我们自己作为励志箴言也许是很好的,但如果当成律法加在别人身上,可就有祸了。

但“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这个说法本身也很可疑,把“服事 神永远的旨意” 和“明白 神永远的旨意” 混为一谈,就像把 “看见头” 和 “明白头全部意思(获得教会蓝图)” 混为一谈一样。

一个重生得救的人不可能完全不明白一点神的旨意;但反过来,也不会有一个人可以说他完全明白 神的旨意。明白 神的旨意,尤其是 神永远的旨意,是可追求的。至于主让我到底明白多少,是主的事;而至于主让别人明白多少,就更不是我可以管的了 (可以在爱心中关心,但不可以管)。 (more…)

伯大尼

伯大尼是靠近耶路撒冷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一个家,拉撒路,马大和玛利亚。他们和主有一个特别亲爱的关系,他们的故事我们都熟悉。那里成了主耶稣最爱去的地方。主去耶路撒冷时,常常不住在城里,却会到伯大尼。

一个像伯大尼的聚会,是一个合主心意的聚会。

然而当我们刻意想成为伯大尼时,却有可能不小心会落入一种相反的情景。

如果我们一味地强调某种规范,某种样式,某种 “我们之不同”, 甚至几乎是享受地强调 “别人之失落”,我们不是邀请主来,而是把主拒之门外。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