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魂的(The Soulish)

史百可 (T. Austin-Sparks) 弟兄在《人是什么?》一书中交通到,宗教化的东西是人的魂为了满足自己而做的发明(其实是从撒旦那里来的),是属魂的,不仅不是属灵的,而且是属灵生命的敌人。

弟兄强调一个极重要的真理,即人所发明的宗教,有些感觉起来很厉害(如禁欲主义 Asceticism),有些显得很美 (如宗教仪文环境等),但无论用什么样的属灵装饰,都不是属灵的。

但是,弟兄并没有讲凡是在人的魂里能找得到的,都是属魂的(soulish)。 (more…)

Faith and religion

Brother T. Austin-Sparks once said: “…’The Christian Faith’ embraced as a religion, a philosophy, or as a system of truth and a moral or ethical doctrine, may carry the temporary stimulus of a great ideal; but this will not result in the regeneration of the life, or the new birth of the spirit.”

Brother describes religion as soul’s self-satisfaction, either in the form of asceticism or aestheticism, but Satan’s best deception.

In this world which has abundant religion but rarely has true faith, the words of our brother demand us to take heed.

What I’ve learned is that distinguishing true faith and religion is necessary (as brother Sparks did here), but a mere theoretical distinction itself doesn’t solve the problem. (more…)

追求见证的危险

过去这个主日的擘饼聚会,对我很特别。我觉得主实在是借着擘饼聚会服事了我。我几乎感到主是专门给我说话。从一位亲爱姊妹点了“愿你为大” 那首诗歌起,连续几位弟兄姊妹的祷告和几首诗歌,顺序和内容都和往常有极大不同。我很长时间没有在这里的聚会中这么强烈感到我们擘饼聚会与主同坐席的实际了。弟兄姊妹真的在爱主!并且知道他们为什么爱祂。这是在地上最宝贵的时刻!

同时,在随后的聚会中,主也让我再一次看到了一点是什么在抵挡圣灵在这里聚会的工作。

我们常年来慢慢地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体系,在阻挡圣灵的能量 (the energy of the Holy Spirit)。我们形成了某种规范,并借此先入性地把圣灵在众弟兄姊妹心里的感动都戴上一个 “肉体”、“不属灵”、“不成熟不老练” 的帽子,为著维护一种我们想象的 “属灵的秩序“。 结果,圣灵的能量被人的体系排挤在外。 或者更准确,圣灵选择不停留在人的体系上。

何等具有讽刺意味,因为这种状态正是我们常年来最努力要避免的,不惜频繁尖刻批评其他聚会而努力想避免的。

我们在追求一个属灵的见证。结果,见证在属灵意义上的美丽本身变成了追求的目标,不知不觉那个追求却变成了圣灵工作的抵挡。

我开始明白一点为什么当时有一位年长弟兄在这里聚会时说“这个聚会死气沉沉!” 弟兄当时盼望在这里聚会看到的,当然不是那种满了血气的热闹活动。如果我们对我们的年长弟兄稍稍有点尊敬,就不会这样误解他的意思。他说的,正是我们缺乏圣灵的能量。圣灵的能量被排挤到如此地步,怎能不死气沉沉!

圣灵的能量 (the energy of the Holy Spirit) 是达秘弟兄和史百可弟兄常用的一个词,可惜在我们中文用语的习惯中,这个概念被淡化了。我们常说 “圣灵的能力”(the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但在我们的概念中,圣灵的能力或被抽象化,当做一个一般性的属灵概念,或被完全具体化,成为某个非常单独的事件中能力的具体彰显。但圣灵的能量 (the energy of the Holy Spirit) 是介于其中间的一个活泼状态,是一个动态的能量,是圣灵自己的能量。虽然这个能量常常会被进一步具体化为一个彰显能力的事件,但在一个充满圣灵能量的聚会中,圣灵的能量即使没有具体明显的事件,大家也都感觉得到。

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一个理论。神像一个做试验的科学家一样(求神原谅我使用这么一个比方),在许多事上其实是在用一个清楚的属灵的实际来作为“试剂”(如化学上的石蕊试剂一样)来检验所处环境的 “属灵酸碱度”。 神是常常这样做实验证明给我们,但我们或者由于不敏感,或者由于缺乏可以清楚作为可靠“试剂”的属灵实际,就无法辨别。现在想起来,那位年长弟兄在的时候,神其实是一直在使用他来做这个试剂来测验这里聚会 的属灵光景的。有好几次明显到了不能再明显的地步。到最后弟兄被主接去,也都是。我没有意思说弟兄本人是完美的。绝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们对圣灵的意念太麻木了。我们这里所修建的隔断的墙太坚固了。

这个主日的信息,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感觉。从弟兄的信息里,好像过去这些年这里聚会是一个享受了属灵的自由 (spiritual liberty) 的教会 (和加拉太教会起初那九年做类比),而现在则开始面临外面宗教势力的攻击。而弟兄自己,就是在打这个仗,来对付这些宗教的攻击。

从理论上讲,这是一个美好的主题。 但问题是,这和这个教会属灵的现实恰恰相反。弟兄像是在很真心的打仗,但摸到的却不是身体的实际疼痛和需要,而是通常的 “假想敌” 和所一直要维护的那个“属灵秩序”。 从这个意义上,这个信息并不特殊,而是这里一个持续做法的延续。

正确的属灵秩序,是基督生命的一个自然表现,不是可以靠人维护的。

我愈发觉得主耶稣说的大家都熟悉的话,“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些都要加给你们,” 以及“寻找自己生命的,倒要失丧生命。。。(马太福音10:39,直译)” 所指的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有关信心的事,而是一个属灵的法则(law),即任何不是主自己的事,无论是多好的事,人不可以刻意追求,因为那些事本是追求神自己的一个自然结果。

这个原则,不仅包括我们生活所需,也包括属灵的秩序,也进一步包括我们所追求的见证,无论是个人的见证还是团体的见证。

我越来越相信,如果我们跟随圣灵的恩膏追求主自己,主会给我们一个见证;但如果我们刻意追求我们所理解的那个见证本身,我们将丧失见证,结果什么都没有。无论我们所理解所领受的那个见证是如何属灵,如何地正确,如何地美丽,都有这个危险。

多年前读 The Torch of Testimony (by brother Kennedy), 对弟兄在那里所说的一些话不是很懂,觉得弟兄是否有些太悲观。现在我开始有些明白了。

我绝没有意思说我们只需要照着主的几个简单吩咐做,其它属灵的事都可忘记,不必追求。不是。主的话那么丰富。如果我们以为坚持几个简单原则就到头了,那不仅是幼稚,而且是对主的不恭敬(试想,如果几条简单原则就够了的话,主何必要劳苦,借着先知和使徒们写下丰富无穷的圣经呢? 难道主是那么地愚昧,会给我们一些我们根本不需要的多余的话吗!)。

但神的话,只能靠圣灵自己解释,开启,这不仅是因为如果我们没有圣灵就不会明白,更重要的是,即使我们已经明白,也只有圣灵知道如何使用神的话。

神的话有两种不同的功能,相互配合平衡。一是 “建造” ,二是 “争战” (那些归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犹太人一遍打仗一遍建殿的经历,正是这幅图画)。 如果顺着圣灵的带领,一定是根据当时教会的实际需要,随时调整这里的平衡,最终为著基督的身体在基督里得永远的益处 (也让基督在祂的身体里得永远的益处)。因为神给祂的教会说话,没有别的目的。

但在这里的聚会没有这个平衡。在我们的教导、牧养和交通中,我们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是在打仗,不在建造。

但我们更严重的问题,还不只是打仗和建造这两个行动的不平衡,而是所打的仗本身,其目标和动机,都很可疑。

读新约,常感动我的,除了经文内容本身外,是背后的一个见证,就是使徒们是何等样地全心为著基督的身体,这不是一个口头上的理论。这是圣灵自己实际施行中的细致。当使徒在讲论正面的事时,他们是在建造,是喂养,是牧者的心肠。当使徒在讲论负面的事时,他们是在打仗,而打仗者的心肠,也是牧者的心肠,就是为著出手保护他们眼前手中的羊!好牧人要出击,一定是因为真真切切看到羊在受攻击,要受害,需要被保护,而不是为著证明自己一个看见和立场。

好牧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喊 “狼来了!”

可悲的是,我们这里尽管道理是很好的(就像 “狼会吃羊” 这个道理是对的一样),信息却成为 “狼来了”。

真正的问题当然并非“狼来了”这种说法本身, 而是信息所针对的是一个主观虚设的情况,和这里聚会实际所遇的问题恰恰相反。实际上,这里这群羊所处的真实状况不是羊群里有狼, 而是羊群长期没草吃,并且从内部受压受伤。

最近离开这个聚会的弟兄姊妹们,大多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虽然不一定知道背后的原因 (说实在,可能到现在也并没有谁正真知道背后的原因,我们只是在艰难中寻问而已),但他们知道 “饥饿”,“压抑”,“疼痛” 这些感觉是真的。

然而在领头的弟兄们的眼中,这些离开的弟兄姊妹们是“漏症”(民数记5:2) 的表现,是外边宗教世界对纯正教会的攻击。因此,领头的弟兄们就把心都继续用在和假想敌的争战上。一切都以“追求见证”为名来合理化。

难怪我们没有属灵能量,死气沉沉。如果我们跟随圣灵的恩膏追求主自己,主会给我们一个见证;但如果我们刻意追求我们所理解的那个见证本身,我们将丧失见证,结果什么都没有。Focus on the Lord, we will have a testimony; Focus on our own testimony, we will have nothing.

那靠律法的罪魁

在耶稣基督的恩典被显明之前,人心靠什么被鉴别? 犹太人靠律法,外邦人靠良心。人的良心里所写的律法,其实是 神的律法一个不完全的影子。

但无论是良心还是律法,没有一个是人可以靠着得救的。

神用保罗来见证此事。就着人凭自己努力守律法,保罗是楷模中的楷模。但那些依靠律法的人,不要说那些根本就没有诚意的假冒伪善者,就是像保罗这样竭力守律法的人,也被福音弃绝了(除非他们像保罗那样悔改)。

当福音从耶路撒冷开始后,整个犹太教系统和其当权阶级很快完全站在了 神的对立面。考虑到犹太教是地上唯一传承 神的律法的宗教,这是何等可悲! 神藉着犹太教对福音的反应,像一个“pH值试剂”一样,显明了 神的福音和犹太教的不匹配和必然的决裂。许多人以为那场决裂是不幸的分裂,但实际上是圣灵特意的工作,为了表明 神在耶稣基督里全新的立场。

福音绝没有一点和犹太教妥协的意思,因为越靠律法,就越贬低基督的恩典。“靠律法”和“行律法”不是一回事。行律法可能是可嘉的努力,只是不会成功;但靠律法则是 神恩典的敌对。 (more…)

算数的服事

一个姊妹对服事算不算数有些疑问。她的疑问,是因为她过去常听到这样的教导,“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  

一个人的服事算不算数,是主自己说了算,不是我们说了算。有些看起来很属灵的说法,给我们自己作为励志箴言也许是很好的,但如果当成律法加在别人身上,可就有祸了。

但“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这个说法本身也很可疑,把“服事 神永远的旨意” 和“明白 神永远的旨意” 混为一谈,就像把 “看见头” 和 “明白头全部意思(获得教会蓝图)” 混为一谈一样。

一个重生得救的人不可能完全不明白一点神的旨意;但反过来,也不会有一个人可以说他完全明白 神的旨意。明白 神的旨意,尤其是 神永远的旨意,是可追求的。至于主让我到底明白多少,是主的事;而至于主让别人明白多少,就更不是我可以管的了 (可以在爱心中关心,但不可以管)。 (more…)

伯大尼

伯大尼是靠近耶路撒冷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一个家,拉撒路,马大和玛利亚。他们和主有一个特别亲爱的关系,他们的故事我们都熟悉。那里成了主耶稣最爱去的地方。主去耶路撒冷时,常常不住在城里,却会到伯大尼。

一个像伯大尼的聚会,是一个合主心意的聚会。

然而当我们刻意想成为伯大尼时,却有可能不小心会落入一种相反的情景。

如果我们一味地强调某种规范,某种样式,某种 “我们之不同”, 甚至几乎是享受地强调 “别人之失落”,我们不是邀请主来,而是把主拒之门外。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