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

“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 (Acts 9:31)。

由于中文不习惯使用从句,把其中一个很宝贵的意思丢了。如果直译的话,就是:

“众人都在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中行走(walking),教会就得平安,被建立,人数就增多了。”

一是“对主的敬畏“, 二是“圣灵的安慰”, 是我们行(walking)在其中的两个基本条件,而 “得平安,被建立,人数就增多” 则是具体蒙福的表现。

感谢主,无论在何处,只要看到 神的儿女表现出对主的敬畏 (知道 神在上,也在他们的历史中,也盼望在他们未来里),并表现出圣灵的安慰(蒙福并感恩的心),都是一个美好光景。

圣灵的安慰是踏实的地面,我们行走在其上,而对 神的敬畏则是路的边界和交通灯。

若失去了这两个我们行走(walking)在其中的基本条件,我们何以能得平安,被建立,让人数增多! 

昨晚祷告聚会,我心里极为枯干。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明白了一些。 因为我在祷告时感觉不到圣灵的安慰(那是我自己的软弱,不怪别的弟兄姊妹)!我脚下那可以踏实的地面如空, 敬畏也变成了疏远。那是一种让人忧愁的感觉。

关键不在我们是否口头上提到对主的敬畏和圣灵的安慰,而在于我们是否行走在其中。

若没有对 神的敬畏,则一切表面上的福气都是假的,甚至可能是与偶像关联的。

但如果没有圣灵的安慰,则那个敬畏的对象可能有问题,因为 神不是为了让我们怕祂而要我们敬畏的,而是为了我们借着圣灵在基督里得好处。如果圣灵的安慰被轻视、甚至被压制,我们就无法行走,剩下的就都是一些规条和要求(表面是敬畏,其实不是),忽上忽下,即玄又涩,却没有脚踏的根基。

让我们起步于对主的敬畏, 珍惜圣灵安慰的伴随,祂也必赐给圣灵亲自的安慰来伴随。

道理和实际

这些年学到一件事,就是道理的开启虽然是必要,但却和属灵的实际不仅不是一回事,而且不小心反倒会直接带来超乎寻常的攻击和破坏。

神所要的是属灵的实际。仇敌的诡诈,恰恰在於,他可以通过人暗藏的骄傲,把最属灵的道理当成他可用的工具。

比如,殊不知,有些最强调反对 “尼哥拉党” 的聚会,最后不仅不能脱开尼哥拉党的行为,反倒成为 “超级尼哥拉党” ! (尼哥拉党就是在别人之上,居特别地位的“上品基督徒阶级”,启2:6, 15。) Continue reading “道理和实际”

那曾搭救我的 神

我在二十多岁时才认识主耶稣基督。 想起从小的日子,我禁不住在心里问主说,主啊,回想我这一生,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身边那为父的栽培呢? 好像我所得的都要费比别人大很多的努力,得全靠自己,还要绕更多的弯,才能获得。

我小时候是自己在野地里到处乱跑长大的。这不怨父母,因为那个时候的生长环境就是如此,好像安全无忧,自由自在,充满童趣。

在那个不认识 神的时代和社会,父母除了给孩子们提供生活基本所需,并没有太多可以再给的。所以我从小没有领受过太多智慧的栽培。

在学校里,从小学到研究生,也不觉得曾遇到一位让我很敬仰的老师,给我很多豁然开朗的启迪。似乎一切都是我用力自己琢磨。

信主之后,刚刚有些被开启,开始从年长弟兄们身上尝到些父辈似的供应,就由于学业而离开了最初聚会的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后来又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又到另一个地方,就是现在这里。一路上虽然主恩满溢,弟兄姊妹恩爱无比,但却总觉得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身边没有父辈的爱护和指引。

但圣灵提醒,告诉我 父神从来都在关切我,保护我,搭救我。在我还根本不认识 神的时候,神就一直那样。

再想想我幼小时的经历,我就必须承认这是事实。

Continue reading “那曾搭救我的 神”

“来” 和 “去”

我们在地上的动作,基本可以用两个字概括,一是 “来”, 二是 “去”, 两个都是主的命令。

新约希腊原文中的一个字 “poreuomai“,英文中常被译为“go”(而中文翻译为 “去“)。 但在行传9:31中,英文的翻译一般是 “walking (行走)”, 而中文则因为不好翻译就略去了。 

然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即使是英文的“walking” 也缺一点原意。希腊文中,一般用来表达“walking” 的词是 “peripateo“, 而不是行传9:31这里用的 “poreuomai“。 “peripateo” 强调行走这个动作本身,而, “poreuomai” 则强调遵从一个命令而去。同一个字在行传九章出现三次,另外两次在第11节和15节,都是指着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去”。

愿我们的生活更像 poreuomai (遵行旨意而),而不仅仅是 peripateo (行走)。

“去”,在主眼里是祂教会的动作,但并不是说只有集体活动才是教会动作,关键在于是否是听主命令的 “去”。 腓利曾自己去,彼得也曾自己去,但却被圣灵算为教会的 ”去”。这不是给我们独来独往的理论基础,而是提醒我们 “去” 是出自什么权柄,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里又带出一个 “来”。

“来” 是听见主叫我们,到主那里。和 “去” 一样,无论个人还是团体都是如此。个人的 “来” 必须是真的,而团体的“来”也必须是真的。

人的麻烦是, 如果自己个人没有真正到主面前的“来”,就会倾向于假想只要是团体聚会,就一定是那个真“来”;而反过来,如果对团体聚会不满意,就又会很容易假设我自己的生活一定是那个真“来”。

其实我们是否是真“来”到主面前,我们是知道的,因为里面的恩膏是真的。

但如果都是真的前提下,我相信团体的 “来” 是主最终想要得到的。个人的“来”只是预备的前提。

纯正真理的滋味

吃饭时,饭桌上可用的有两种辣椒。一种实在是辣!一点没有香味,干辣、机械地辣,也不知道哪来的这种辣味。我怀疑里面放的是一种人工“辣素”,并非辣椒原味。另一种则是瓶装的加工成品,很香,也不知道那香味从哪里来,怀疑是人工味精或是别的什麽未知物。

这让我怀念小时候吃的那个天然的辣椒,辣而又香,并且香辣浑然一体,完全来自辣椒本身。

这各样的辣椒真像是这地上各种的真理教导。有的很干很苦,表面是纯,其实也未必,有可能是专门人工製造的”辣素”为了让 “怕不辣族”夸口。有的则是完全照著人的平常喜好加工的,靠的都是 “人工香料”,长期对身体有害。

但从 神来的真理,犹如最好的自然辣椒,香辣可口,纯真无害。

当然,拿辣椒来比方真理,是一个很有限的比喻。人喜不喜欢吃辣,完全是个人爱好;而人喜不喜欢真理,却是关乎生命的事。

我们必须得学会从许多人为和虚假的东西辨别纯正真理的滋味。这是一个基本属灵生存技能。

基督的俘虏

加拉太书在基督的教会早期脱离犹太教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在属灵的含义上可以说是一部圣灵亲自发表的 “独立宣言”。 我们今天得享在基督里的自由,要感谢圣灵藉著使徒保罗所写给祂教会的这封信。

但这次再读加拉太书,我看到的不是那个大图,而是稍稍有点身临其境的感觉。

一是我被放在了加拉太人的位置,我有一种劫后余生, “好险哪!” 的感觉。而我过去总暗暗觉得加拉太人实在太笨。

二是我也被放在了那些来搅扰加拉太人的犹太基督徒的位置,我有一种害怕“那就是我”的感觉。而我过去总觉得这些人太坏。 

无论是被搅扰的,还是搅扰人的,他们心中被引发的主要机关,并非无知,而是人肉体的骄傲。 Continue reading “基督的俘虏”

骄傲,仇敌破坏真道的秘密内应

在属灵真理的追求中,人有可能会犯一个先入之见的错误,即不知不觉把自己放在那写信给教会的使徒的位置,来看别人和教会。结果,当明白一个道理后,就形成一种说法,不知不觉会以为己有,暗中享受那个差异化带来的优越感,到一个地步,会先入地假设别人一定都不明白,他们最好从我的说法里学点什么。

实际上,我们众人的位置今天都是在读信的位置,不是写信的位置。并且主给祂的教会只有一个保罗,藉着主给他的直接启示,作为解释基督的独特器皿。今天我们众人都在圣灵之下,来领受。 Continue reading “骄傲,仇敌破坏真道的秘密内应”

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

“原来在基督耶稣里,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功效,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直译)加5:6。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藉著你们的肉体夸口。”  加6:13。

加拉太的弟兄姊妹们所遇到的,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有从耶路撒冷来的有权威的人(很可能是称由雅各那里来的),对他们的救恩和属灵光景显出极大的关心,要让他们行犹太人的规矩(以割礼为首)。他们就动了心。

我们今天也许觉得加拉太人很笨,竟然看不出那个要求的错误。但实际上,想想他们所经历的,对照我们今天的经历,我们也不要夸口。来到他们中间的,是从耶路撒冷来的“超级信徒”,显得极为敬虔,又有属灵权威。并且他们来,所表现的目的并不是要让加拉太的弟兄姊妹门在属灵的追求上放松,而是要更上一层。 Continue reading “唯有信心,藉着爱发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