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园中的凤仙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这是雅歌中的新娘所用的许多比喻之一,来表达她的良人在她眼中的宝贵价值。新娘是如此爱她的新郎,他在她心里是如此宝贵,她找世上最美好的来比喻也还嫌不够。

新娘先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 (歌1:13)  又紧跟著说 “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歌1:14)

无论是怀中的没药,还是葡萄园中的凤仙,都说出新娘和新郎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新郎在新娘心中的特殊价值。没药强调的是其贴近胸怀的气息和专一(devotion);而凤仙(Kopher)强调的是其独特价值。原文 “Kopher” 同时是 cover,atonement (遮盖、赎罪)的意思 (因为凤仙常用来做染料覆盖其它不好的颜色,又有医治的功能,故此得名)。 (more…)

The Holy Spirit will not work with our hypocrisy and self-righteousness

Thanks to a brother’s sharing of the earlier history and experiences of the local assembly, I had a glimpse of the “first love” (Rev 2:4) which the assembly had in the beginning about 20 years ago.

Tragically, the assembly gradually left the first love.

A great treasure has been lost — a treasure in the Lord’s eyes, and a treasure to those who love the Lord.

The assembly came under attacks by the enemy through flesh.  It was spiritual ignorance, but also hypocrisy, self-righteousness and spiritual pride.

The assembly developed invisible rules to maintain a spiritual condition, but failed to allow the Holy Spirit to act on His own prerogative.  They failed to trust the Holy Spirit and His power in the body of Christ.

The Holy Spirit always demands absolute authority and Christ’s headship so that we may experience true death and true resurrection.  The Holy Spirit insists on this because this is the only way the body of Christ works.

But tragically, (more…)

圣灵的主权 The Prerogative of the Holy Spirit

圣灵按照祂的主权(The Prerogative) 在基督身体里运行。

使徒行传就是圣灵工作的记录和印证。行传6章是一个例子。那里教会先出现需求,然后就设立职事,而具备所需恩赐合适担当职事的人,早已被圣灵预备好。众人按着圣灵的带领往前,基督的身体得以建造。何等样的见证,显明圣灵的大能。

但由此却会有这样的争论:恩赐、职事、功用的关系到底什么?实际上发生又是什么顺序?是先有恩赐,就按照恩赐设立职事,然后从职事里产生功用(功效)呢,还是先从需要的功用出发,设立职事,再按照职事的要求来寻找合适的恩赐?

我们这样问,常常是希望找出一个公式来。但这是我们人的思维!

就着恩赐、职事、功用之间的关系,保罗的书信多处提到。 林前12:4-6是一个例子。那里说到恩赐、职事、功用之间的关系。具体,恩赐 (gift, charisma) 以圣灵为首,是为了配合职事(ministry, diakonia);  职事以基督为首,是为了实现身体里的功用;而功用(workings, energema) 更准确是“功效”,则以 神自己为首,是 神工作的目的。

职事是恩赐的判断标准,功效是职事的判断标准。恩赐若是不为着以基督为首的职事,不是真恩赐;职事若没有实际属灵功效,不是好职事。

但圣灵的工作却不是拘泥于一种形式和一个公式。我们是何等容易落入教条,不知不觉的限制圣灵。

圣灵降下来,今天在地上工作,在基督的身体里运作,有祂自己完全的主权(prerogative,这是圣灵对内的主权,和 sovereignty 即对外的主权相应)。

让我们伏在 神大能的手下,让圣灵做事。

我们在行传6章中那里看到的,是圣灵大能和主权见证,而不是所谓的规矩和规条。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规条的话,那司提反和腓利随即就犯了规条,因为他们是被按立服侍饭食的,却不仅当了那个职事,还同时被圣灵充满,行神迹,传道,先知讲道。

但使徒们没有因此觉得他们使徒的权威被冒犯了。 他们甚至连猜疑、争议的迹象都没有。

并且实际上司提反和腓利所做的,还不仅仅是被圣灵许可,而恰恰是圣灵刻意要做的工作。尤其是司提反,圣灵藉着他,将 神的目的和工作向着犹太人做了致命性的称述。 他绝非是为自己辩解,而是将 神的意思向着犹太人全然摊牌,让其抉择,为基督刚刚出生的教会即将和犹太教完全脱离铺垫了基石,开通了道路。

司提反殉道,保罗(那时还是扫罗)在一旁看着,圣灵向着保罗的心做见证,一直不停地见证,直到他在去大马色路上被光照,成为基督特派给外邦人的使徒。

这一切,圣灵不仅没有咨询使徒,后来连保罗自己也没有咨询使徒。

这里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可以不顾别人,只要按我们以为是圣灵的带领做事就行。绝对不是!主在保罗身上的工作有其特殊性。谁像使徒保罗那样接到主自己那么直接、那么强烈、那么明确的启示,以至于可以对所领受的完全有把握呢?

这里是说出在基督身体里圣灵的主权 (prerogative)的原则,不仅不容人为规条的局限,就连主自己亲自所设立的,也是为着他荣耀的旨意尽功用,不是为着成为一个用来限制 神工作的规矩。

难道使徒们不是主亲自设立的吗? 但主越过当时设立的使徒们而行动,不是对使徒的一种否定(这又是人的天然想法,我们的自我是何等容易被冒犯)。圣灵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着建立基督身体,不是为着照顾某种次序。明白 神心意的人,也都是如此行。

那时众人全都伏在圣灵手下,不顾自己,不拘泥于形式规矩,全然为主所用。圣灵在基督身体里自由运行,没有猜疑,没有争议。

圣灵的主权 (prerogative)是基督身体运作和被建立的绝对前提。任何时候,人试图用任何道理、讲论、规矩来局限圣灵(表面上是为了局限人,但实际上是局限圣灵),都会导致对基督身体的伤害。有时候这些道理、讲论、规矩会带着极大的迷惑性(不一定是倡导的人故意要迷惑人),因为听上去非常属灵,并且名义上是“只为建立基督身体”。

没有圣灵的大能,就没有基督身体的健康。正如一个人的身体是靠着头的中枢以及肢体的服从配合,不是靠着某些肢体充当或扮演头的角色。基督的身体也是如此。

爱、恩赐、果子

“紧紧追随爱,并切慕属灵的恩赐,” 林前14:1 (原文直译)。

使徒保罗在林前13章写完了爱的道,紧跟着说,“紧紧追随爱,并切慕属灵的恩赐。”   

爱是我们必须紧紧追随的。希腊语“dioko”这个词,不仅仅是我们要“爱慕,想得到”的意思,而是绝对地紧紧追随不放,生怕分离的意思。爱,不是一个得不到就让人遗憾的“锦上添花”, 而是失去后就损失一切的绝对性前提。恩赐则不同。恩赐是好上加好,但不是绝对必须的。

爱在基督里是终极目的。恩赐只是用来建立基督身体的工具。而爱则是基督身体的一个根本属性,也就是建立基督身体的最终目的。这正是为什么“诫命在爱中同归于一“ (罗13:9,直译),而“万物在基督里同归于一“ (弗 1:10,原文和罗 13:9同一个词),因为基督不只是方法,基督是终极目的。

如果失去了爱,属灵的恩赐不会建立基督的身体。在紧紧追随爱不失去爱的前提下,人才可以羡慕属灵的恩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