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第四十一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1 study notes

约瑟被高升

约瑟在监牢中又过了两年。酒政和膳长去后毫无音信。那是何等样的煎熬。这时约瑟已经三十岁了。他被卖到埃及已经十三年了。不知他在监里一共呆了多久。

给酒政和膳长解梦时,约瑟一定是从 神那里得到过某种形式的启示 (否则他不会知道如何解梦,更不会对自己解梦的能力那么确信无疑)。或许他是得了 神的直接指示,或至少有 神的暗示。如果那样,等待想必是尤其煎熬,因为每多等一天,不仅多受一天苦,并且更重要的是对 神的信心就会受一天的挑战。仇敌其实对我们受苦并不是那么的感兴趣。撒旦在人身上工作的中心目的,都是藉着苦难和不公来攻击我们对 神的信心。

但是约瑟仍然在耐心中等待。“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應驗,並不虛謊。雖然遲延,還要等候;因為必然臨到,不再遲延。” 哈巴谷书 2:3.

时间终于到了。 Continue reading “创世纪第四十一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1 study notes”

创世纪第四十章读经笔记 Genesis 40 study notes

约瑟在监里

约瑟被下在护卫长波提乏府内的监牢。家里的监牢。 这到底是私法还是公法,好像不那么清楚。但对波提乏来讲,无论公法还是私法,都是他泄私愤的工具。

许多人拒绝福音,所用的理由亦是如此。有时是表面冠冕堂皇的 “公理”,如这种推理,那种思想等。有时又是很个人的 “私理”,如没有时间,没有兴趣等。但在背后,其实都是一个罪人对 神的愤怒或不满而已。

波提乏在为自己谋方便,岂不知他在害自己,因为这样做阻止了他和约瑟的和好,让他失去约瑟这位原本可以使他得极大福气的人。实际上,从他又把重要的看护任务交给还是个囚犯的约瑟来看,他其实在良心上知道约瑟是无辜的。但他的个人利益和家里的私事使得他没有作他该作的。

波提乏,埃及法老的护卫长,由于自己的既得利益,用骄傲和自私为自己做了个监牢,和从约瑟来的祝福隔绝了。(今天,人与福音的关系也是如此。人以为有理由,有自己思想,但实际上是他的罪为自己做了个监牢,和从主耶稣来的祝福隔绝了。)

约瑟还在坐牢时,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长因得罪了埃及王, 被法老在恼怒中下在约瑟被囚的地方。 这世界的王,就是这么样随心所欲,喜怒无常。将来约瑟也会服侍法老。但他一定因为这些事看清了这个道理。他可以对法老忠心做事,但只是因为 神的安排才如此。 他知道他若把他的生命押宝在服侍法老上,他的结局也像法老的酒政和膳长一般。他只侍奉一个主,就是耶和华他的 神。耶和华是公正又加上怜悯的 神。

护卫长波提乏把酒政和膳长两个交给了还是个犯人约瑟看管。 约瑟再次显明他的正直良善。在监狱中,一般都是采用老囚犯来管理新囚犯。这是一种制约的手段。而老囚犯常常就借机苦待新囚犯。但是约瑟不是这样。他善待他们。看到两人有愁容,就询问他们。于是就有了为酒政和膳长解梦的事。他们的梦,不是偶然的, 也是 神的安排。如果那些梦不是出自 神的话,约瑟如何会知道怎么解呢。但是约瑟做这些事,并不一定知道这正是 神暗中为他安排的机会。他只是凭着良心和 神赐的智慧做正确的事。

常常听到有人抱怨 神不给他机会,命运对他不公,说他被困如囚犯等,但就是看不到他先当好一个模范 “囚犯”,并躬身去询问比他还不幸的 “酒政”和 “膳长”, 并为他们排忧解难。神为他安排的机会也因他的懒惰和自私而无法实施。

神的安排是何等奇妙。在监中遇到酒政和膳长,其实是约瑟后来被引见给法老的最佳机会。如果当初不出麻烦,约瑟继续为波提乏的家奴的话,他是不会见到法老,后又成为埃及宰相的。并且他也必须是在监中见到酒政和膳长才行,因为如果不是在监中的话,埃及的两位大臣如何会来找一个希伯来人解梦呢。

神实在帮助约瑟,甚至为他安排细节。试想,如果第一个先告诉约瑟梦的人是膳长的话,很可能当酒政听到那梦是凶兆后,就不会让约瑟继续解他的梦了。同时,如果两个人后来的结局都是一样的话,日后他们反倒会以为是约瑟碰的运气,就不会在意。然而恰好是这样,一吉一凶,一前一后,这样在应验之后就让人无可推诿。

即使如此,那酒政得了意后,竟还是忘了约瑟。只是他没有彻底忘。但这也要感谢 神。人虽不义, 神却化咒诅为祝福。酒政要是当时记得约瑟,那时就向法老求情的话,也许结果就反倒不是 神所安排的这么好了。法老或许不听酒政的话 (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听一个刚刚被恢复的酒政的话而得罪自己常年的护卫长呢?);即或听了,最多也就释放约瑟。对一个无功劳的希伯来人,放了就已经是法老极大的仁慈了。

但要是那样,约瑟岂不白白下了埃及?神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展开。

创世纪第三十九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9 study notes

约瑟的经历

约瑟被卖到埃及后的经历从这里开始。这是何等样的经历呢!必须承认我虽然从来都很喜欢约瑟的故事,但并不真正体会到约瑟所经历的苦难。这个美丽的故事,并其中深刻的属灵含义,还有约瑟让人惊叹的智慧,非同寻常的气节和穿插在故事中处处涌现的戏剧化的“幸运”(在这里况且许可这个词),都让人感动。然而在这一切之中,约瑟对我却仍是一个遥远的角色和历史人物。即使把 “幸运”换成 “神恩典的安排”,那种遥远的感觉仍然在那里。

但约瑟在 神眼中如何呢?圣灵是如何感觉呢?

“在他們 (以色列人)以先打發一個人去,約瑟被賣為奴僕。人用腳鐐傷他的腳;他被鐵鍊捆拘。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他所說的應驗了。” 诗篇 105:17-19。

这句经文中,“他被铁链捆拘”的中文翻译不是很准确。 原文如果直译的话,是“他的魂被丢到铁(刃)上“, 或“他的魂被铁穿过”的意思。

约瑟的魂曾被丢到铁上,让其穿过。这就是约瑟的经历。人以为他是一个极幸运的生存者,得了好报应的好人,或让人佩服的正直人,但约瑟远远超过那些。他是旧约中第一个在肉身上最完整经历主耶稣基督的苦难的人。

他被亲人彻底背叛。基督也是如此。“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约翰 1:11。今天,我们如果稍微被亲人误解了一点,都觉得伤心的很,谁曾经历约瑟那样的背叛呢,谁又能受到如此背叛却不怀恶念?

他从穿彩衣的忽然沦为奴隶,生死不定, 如同从天上到了地下。基督也是如此,他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象,腓立比 2:7。 今天,我们如果稍稍损失一点自己该得的,都会含冤屈。谁愿意被降卑到坑里而不抱怨呢?

他被丢到坑中,又被提升;随后又被无辜陷害,完全没有伸冤的机会,再次被丢入更深的坑中,虽得了伸冤的机会却再次被人负; 直到最后被高升。

约瑟的魂真是次次被丢到铁刃上,让其刺过。

这一切的经历中,约瑟之所以过来,最重要的并不是由于约瑟性格上的大度, 而是由于约瑟在信心里看见那别人看不见的。他知道是 神在做事,才默不出声。他知道是耶和华在实验他,为了验证 神所说的,为了 神的计划通过他的患难在以色列全家身上得以实现。他的一生都受这个使命的控制。

这正是基督在肉身的经历。 不同的是,约瑟是被迫的 (但却在经历中认识 神的旨意),而基督则是事先就知道 神的旨意,并按照此旨意主动来经历必要的患难。每次对约瑟的剥夺,都在实验他,好让他成为对基督的说明,并成为他众兄弟的帮助;而每次对基督在肉身的剥夺,却都在实验人 (这包括我们所有人,对他进行剥夺的人,和观看他受剥夺的人),好让罪人回心转意,让世人得拯救。

约瑟的见证

约瑟被带到埃及后,作为奴隶卖了。那时候一个奴隶的价钱是三十块银子。以实玛利人当初是花了二十块银子把约瑟从他的兄弟手中买下的,所以他们从中有50%的利润。而约瑟的兄弟们却是无本买卖,在自己的不义上盈利。出卖义人的事总是有人干的,因为有利润。今天,基督被当做有利可图的宗教被买卖的事,也是常有的。

但是那个买了约瑟的人却有福了。埃及人波提乏原本只是打算买个奴隶出力干活的,但这个奴隶带来的好处却大大超过他原本成交的买卖。耶和华与约瑟同在,所以他就百事顺利。

福音也是这样。我们许多的人接受耶稣时,一开始其实常常带着一个功利思想,指望这个选择给生活带来一些实际好处或顺利。但没想到耶稣进到了人的生命中,却完全改变了人生。这人处处得了平安, 犹如 “波提乏將一切所有的都交在約瑟的手中,除了自己所吃的飯,別的事一概不知”! 

但不幸的是,埃及人波提乏家里有个不良善的妻子,一个坏女人。这看来是约瑟的不幸,但实在是埃及人波提乏的不幸。他上了他妻子的当,结果就失去了约瑟, 失去了 神的祝福。

今天也有许多人,本来已经尝到了福音的甜头,但却由于仇敌藉着人生活中的一个利益或关系来挑拨,结果人就听信谎言,反以为信了主却吃了亏受了损,就因此生气,并弃绝福音。

人都不愿承认自己会上当,觉得自己是足够聪明,不会上当。但其实人上不上当,和智力关系不大,而是一方面取决于人有无合 神心意的智慧,另一方面取决于这人客观上所处的利害关系。 但愿我们不要上埃及人波提乏所上的当,吃那样的亏。首先要小心我们生活中的利益圈和关系。在我们生活中的利害关系中,有一个像波提乏的妻子那样的环节吗?要警醒,因为此环节既败坏虚假又能直接利害地影响我们做决定! 愿我们活在 神面前,免得我们会因着自己生活中某一点的败坏和虚假而全面受损,并且我们受了损还以为做了保护自己的事。

至于约瑟自己,由于耶和华与他同在,他虽被下到监牢里,狱司和其他囚犯也都跟着沾光。福音也是如此。神的祝福不在乎环境,只在乎 神的同在。

创世纪第三十八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8 study notes

犹大和他玛

在开始约瑟在埃及的故事之前,圣灵先记录了犹大的事。雅各儿子们的故事是以约瑟为核心的。其他十一个儿子的事迹除了与约瑟有关之外,基本没有记录,唯一的例外是犹大。三十八章是专门给犹大的。

虽然约瑟是主耶稣和救恩的预表,但 神选了犹大作为应许中的那条一直延续到主耶稣到来的生命线。这条线也称为 “王权线脉” (royal line), 因为犹大支派是在以色列掌王权的。大卫、所罗门均出于犹大支派;或者称为 “银线” (silver line),因为这是救赎的线。

为什么选犹大?这也许不是留给我们的问题。除了约瑟,雅各儿子中的确并没有一个行为正真配得上承接这份祝福的。犹大自己也同样。他在诸多事上犯了罪。

圣经不是后人为某些人和家庭歌功颂德,填脂涂粉而写的历史。圣灵所默示的,凡圣灵认为有必要说的,无论多羞耻都会说出来。在人眼里的羞耻,胜过在 神眼里的定罪 (better to be shamed before man than be damned before God)。

以色列王族支派的父亲犹大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犹大的故事开始于有一天他离开他弟兄们下去,到一个亚杜兰人名叫希拉的家里去。那地方离他家西北方接近二十公里。他一个人跑到这个外邦人的地方做什么?或许他在牧羊时结识了这么个人。他极可能是由于希拉告诉他那里有个女子,让他去相亲的。看不到他和父亲雅各问过这事。从圣经的口气看,他去是有目的,并且他以为这是他自己的事,满了自信。总归, 他在那里碰到一个迦南女子,并非偶然。

他娶了在亚杜兰那里看到的迦南女子。圣经连这个女子的名字都没有记,说明整个这件事,在犹大心中是何等轻浮,没有价值。

他从所娶的迦南女子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叫珥 (“小心”),是犹大自己给起的名字;次子叫俄南 (“强壮”),是迦南女子起的。或许犹大直觉里觉得自己走的不是一条平安之道,所以想要 “小心”些,但他娶的迦南女子显然不以为然,争着把次子叫了一个她自己觉得满意的名字,“强壮”。

事实证明,这两个儿子,不管是 “小心”还是 “强壮”,在耶和华眼中都看为恶。 需要注意到,说 “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不是随便说的。并非一个人犯了血气甚至肉体而做了错事,这个人整个在耶和华眼中就为恶。要是那样,世上岂还能有人站立,神的工作还能进行吗?但这里两个由迦南女子生的儿子,在 神眼中实在是为恶,到一个地步 神即刻执行了惩罚,先后击杀了他们。他们是亚伯拉罕家中第一个被 神击杀的人。任何好奇而追问 神击杀的理由都不会有太大意义。我们必须敬畏 神。

按照当时的习俗,哥哥死后,兄弟有义务娶遗孀为哥哥传宗接代。俄南死后,这时应该让三儿子续娶他玛。 三儿子名叫示拉 (“恳求”)。好像在生示拉时,犹大有些醒悟,就有心求告 神。但由于珥和俄南两人都是在先后做他玛的丈夫时被 神击杀的,犹大就猜疑他玛是个专门 “克夫”的女人,恐怕示拉要是娶了她也会死,就因此借口示拉还没有长大,把他玛送回她家去守寡了。

很长时间后,犹大妻子迦南女子死了。 犹大竟然感到得了安慰,说明那迦南女子给犹大带来的是何等样的烦恼。犹大就去看望他的朋友希拉 (好像每次犹大出事都和他这个亚杜兰人朋友有点关系),并去剪羊毛。

在去的路上,犹大碰到一个像是妓女的女人,就主动上前要求,和她同寝。

和妓女行淫, 并且主动。这就是犹大已经堕落到的地步。或许他在前面那个不幸的婚姻中得出一个苦毒的想法,觉得与其和一个坏女人结婚长期受苦,还不如不结婚,和妓女同寝。这本身就是一个上了仇敌的当,失败的意念,并且即使是那样一个想法算的了一个借口的话,也看到犹大过的是一个不敬虔的生活,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到那曾为亚伯拉罕、以撒、甚至雅各身上特征的活的信心。他活的是一个属肉体的生活。

但他随后才发现,他所做的,比和妓女行淫还要罪恶。因为那位他以为是妓女的女人,其实不是什么妓女,而是他的儿媳妇他玛。她遮了自己的头,所以犹大没认出她来。(其实在那个时候,妓女遮头是一般的习俗,否则犹大不会视为正常而接受。即使是卖身的,也知道羞耻,所以遮脸。当今的时代也许已经很不同了。)

并且他玛是有意的,精心设计的。她就是想要得一个儿子。她认为犹大对她是不公平的 (她是对的)。并且她认为犹大偿还这个不公的最好方法是给她一个儿子。同时,与犹大同寝,也是对犹大那个不公平的迷信想法 (认为她 “克夫”)最直接的的回击,让犹大亲自把欠的帐还上。

从他玛和犹大事发之后的对话,可以看到连犹大也承认他玛没有别的动机,他也尊重他玛求公平的理由,承认他玛比他更公义 (创 38:26)。其实, 倒不是他玛真的是公义的,而是犹大看到他自己的行为要比他玛的还要不公义的多。

他玛想要儿子,这是一个已经嫁人的女人合理的要求。或许她在犹大家中,清楚知道犹大的父亲雅各和他祖先是耶和华 神应许祝福的一个特殊的家庭,所以就更加愿意得一个从这个家出来的儿子,好和这个有福的生命线有关。无论如何,他玛却的确是从一个羞耻的事上反得了祝福。从她和犹大的那次结合生了两个儿子 (双胞胎)。正是从那个线上,后来主耶稣诞生。

犹大在此事上醒悟,从此没有再和他玛同寝。不管犹大之前多错,你必须为他的此举而赞同。已经犯的错,在宝血的遮盖底下。但他既然无法体面娶他玛为妻,就从此一刀两断,以实际行动表示悔过。

这是一件羞耻的事。但他玛不仅在儿子身上蒙了永远的福,并且她自己的名字也没有被抹去。在马太福音主耶稣的家谱中 (马太 1:3),他玛的名字特别被提出来。在家谱中,一般妻子的名字是不提的,这不是因为歧视女性,而是因为在 神眼中丈夫和妻子为一体,提到丈夫就包括了妻子,在 神那里一同全是算数的。但他玛和犹大比较特别。因为按照人的想法,他们算不算夫妻,是个问题。然而圣灵特地把他玛的名字和犹大并在一起,其用意再清楚不过。在神眼中,犹大和他玛实际为夫妻。

这是何等的恩典! 不是 神在迁就人的过犯。只有看到恩典,才能明白这点。就像当初雅各以欺骗的方法得了以撒的祝福一样,神是在恩典中越过了雅各的过犯而接受了雅各心中对 神的祝福的宝贵和珍惜,而不是任凭雅各利用过犯而抢夺一个本来不属于他的祝福。他玛也是同样。她蒙了同样的恩典。神越过了她的过犯而接受了她心中对 神祝福的渴慕。她的行为受责备,但她的心却蒙悦纳。这里说出的,不是一个如何靠自己的手法获利的可游戏的规则,而是一个恩典的彰显。

双子蒙福

犹大和他玛所生的双子,法勒斯和谢拉,也是极特别的。两人在出生时各自抢先。谢拉先伸手出来,从收生婆那里接受了红线拴在他指头上,但随后先出世的却是法拉斯。由于这个缘故,就着家谱来讲,法拉斯成了主耶稣生命线上的祖先。但奇妙的是,在主耶稣的家谱上,却同时也提到谢拉。这不是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就必然给他的待遇。比如在家谱上只提到雅各,并没有提到以扫。区别在于,谢拉和以扫是两种不同的人。以扫对 神的祝福是不感兴趣的,而谢拉却和法拉斯一样都想要祝福,并且两人争先恐后。“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马太11:12)。法拉斯和谢拉都因为努力而得着了,只是好像有个次序的不同。

从另一个角度,谢拉和法拉斯也象征着犹太人和外邦人与福音的关系。谢拉恰如犹太人,本来已先得了救恩的标记 (红线),但在关键时候却由于犹豫 (暂时的不信)而让法拉斯 (外邦人)得了先。但谢拉最终还是要蒙恩。

创世纪第三十七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7 study notes

约瑟被卖到埃及

从三十七章开始一直到创世纪末,是以约瑟为核心的故事,从约瑟十七岁开始,被卖到埃及,后来以色列全家到埃及,最后约瑟死,创世纪结束。

这是一个可以打动每个人心的故事。从小孩子到每一个心还没有变成石头的成人,不管是否明白其中的美丽的属灵含义和预表,都喜欢约瑟的故事。这是因为这个故事有符合人伦常识的内在美丽。

但认识主耶稣的人看到更深的,远远超过其平常的美丽故事的层面, 因为约瑟是一个代表主耶稣的美好表征 (type)。

以撒死后,雅各住在迦南地。他的儿子都渐渐成人了。约瑟是雅各第十一个儿子,现在也已经十七岁了。

在约瑟眼里,他的哥哥们有诸多恶性。从后来发生的事上,约瑟看的没错。

约瑟在他父亲雅各眼中很特别。雅各爱约瑟超过爱他众子。约瑟是雅各爱妻拉结生的第一个儿子。他聪明伶俐,容貌俊美,品行正直, 又体贴父亲,这样一个孩子,哪个父母会不爱呢。但雅各明明地在众子中显出对约瑟偏爱,这不免引起嫉妒。

更要命的是,约瑟做了一些奇特的梦。 神在梦中启示给约瑟,表明约瑟将是雅各家荣耀的继承人,并众子中为大的。并且 神用了不止一个梦,用不同的方式表明这个预言。

重要的是,梦中所启示的是真的。只有信心本身 (faith, not confidence)才能够配拥有这样一个启示。约瑟正是一个有这个信心 (faith)的人。

但这些梦差点要了他的命, 因为他告诉了他哥哥们这些梦里表示的情景。不需要明说,他们也都立即知道这梦的意思是什么。他们就打算杀了他。

他哥哥们在示剑放羊。那地离他们家大概有六七十公里,在北边,所以是相当遥远的。他们在那里一定时间很长了没有回家。牧羊人赶着羊群放牧,一般都是最少一个季节不回家的,并非如在城市长大的年轻人想象的,好像牧羊人是在家门口,白天做点放牧的事,晚上就回家了。

雅各就派约瑟去看他们是否平安。约瑟一路寻找他们,终于在多坍找到了他们。他们远远看见他,就同谋要害死他。他们彼此說:「你看!那做夢的來了。  來吧!我們將他殺了。。。我們且看他的夢將來怎麼樣。」

他们就是痛恨约瑟那个梦。他们要断了那个梦,“看他的梦将来如何”。他们把他丢在坑里,本来要亲手杀他,但看到一队米甸的以实玛利人从吉列来去埃及做买卖,这时候犹大出主意说,与其我们杀了他还不如把他卖给米甸的商人让他们带他到埃及去。于是就如此行。

约瑟就这样被他兄弟们卖到埃及为奴了。

雅各众子卖了约瑟,并欺诈父亲

约瑟的哥哥们回来,骗雅各说约瑟被野兽撕碎吃了。约瑟的父亲的心也被撕碎了。是他的儿子们亲手撕碎的。这并不是他们的原意,但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这是他们唯一掩盖自己罪过的方法。

罪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独的事件。罪是一个圈套,罗网。罪生罪,又生死。

罪是无法用人的方法掩盖的。唯一能让罪过被赦免、遮盖过去的,是恩典,而恩典不是廉价的,是由施恩者付了极大代价。约瑟的哥哥们从此生活在罪恶的控告之中,直到在多年之后的埃及,在 “复活”的约瑟面前,他们才发现他们的罪被赦免了,因为约瑟亲自付了代价,并亲口告诉他们,他们的罪被赦免了。

约瑟 – 主耶稣的表征 (type)

约瑟的兄弟们痛恨约瑟那个梦。他们要断了那个梦,“看他的梦将来如何”。 他们的声音,和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犹太人所讥嘲的 “他不是 神的儿子吗,看他的父亲如何救他!”是同一个声音。

他们把他卖到埃及去,意在让他死在外邦人手里。这和犹太人把主耶稣交到外邦人比拉多手中所怀的意念是一个意念。

实际上,就着他哥哥们的意思,约瑟是已经被杀了的。但他竟然还活着是因为 神特别的计划和安排。这犹如主耶稣靠着复活的大能从死里复活一般。

约瑟被他的同族同脉 (亲兄弟)判了死罪, 他唯一的罪名即他按照 神所赐的梦中的启示,宣告了他的身份。

主耶稣的唯一罪名,也是他按照真理实实在在宣告了犹太人他是谁。他们再查不出他有别的罪。

约瑟被亲兄弟卖了,却在埃及被高升。因此, 约瑟是基督的美好的代表,因为耶稣就是那位被犹太人弃绝而受难但却在外邦人中得荣耀的。

看到这个故事,谁都会为约瑟哥哥们的残忍和无亲情吃惊。但事实上,造成他们这个罪恶的真正前提是:他们不知道也不相信约瑟所声称的全都是真的 (即 神已经定意要高抬约瑟)。如果知道并相信的话,他们就不会那么做了。同样,犹太人并不是明明知道并相信主耶稣是 神的儿子,结果还是决定把他钉死的。

他们不知道,也不相信。但这正是他们罪的核心。正是这个无知和不信,恰恰是他们的罪之所在,并不是他们脱罪的理由。

“不信”是罪的根源。这件事,只有认识救主耶稣蒙恩得救的人才能认识、明白并承认。不信的人听了这个道理或不明白,或被冒犯而生气。 然而这是明白并且接受救恩的一个关键点。因为 神的目的不是要我们明白这个道理而被定罪,而是要我们明白后就赶快回转相信,并即刻明白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所蒙的赦罪的恩典是何等浩大。

有一天,所有人都要按照在耶稣基督里的秘密被审判。那时,拼命喊“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是救主!”绝对构不成辩护理由。相信的就得救,不相信的就不得救。人可以有一万种理由为什么没有信,但那时都不是辩护的理由。因为归根结底,所有的罪都在于这个 “不信”。这是从亚当夏娃开始的。什么都不信,自然是归 “不信”;但若信错了,还是归到 “不信”,因为一切都是在耶稣基督的秘密里被审判的。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人可以靠着得救的。

诺亚方舟所说的,正是这件事。大水来了,在方舟里的就得救,不在方舟里的就不得救。那时声辩说当初不知道要来洪水,或事先不知道有个方舟可以拯救,或自己搞错了,造了些其它防水用具结果不好使等,都没有用。因为那时没有谁在被淹没的大地上听到那个申辩的声音,因为审判是在耶稣基督的秘密里发生的。

我们必须在良心上认识并承认罪,我们的罪才可能得以赦免。“恩典使我畏惧,恩典又挪去畏惧”,约翰牛顿的那首 “奇异恩典”说的就是这件事。

约瑟 – 余数 (remnant)和得胜者的代表

约瑟也代表旧约中的余数 (remnant)和新约中得胜者的原则。余数是那些当以色列被虏巴比伦时,遵从主的旨意归回到应许之地重修圣殿的犹太人。回来的是少数,但成全的却是所有犹太人在 神面前的地位。得胜者是新约时代那些被主从各教会呼召出来在患难中对主和主的道持守忠诚的人。得胜的人是少数,但成全的却是整个教会在地上催促主回来的心和行为。

在雅各的众子中,只有约瑟一个儿子是一个符合 神心意的人。其他的儿子们都以他们的“恶行”被人所知。但藉着约瑟,以色列全家都得以保全。他们虽然有恶行,但却在 神的恩典中被称为以色列的众子,并成为被建立在永世中的十二个支派。雅各没有也不能因为他们的恶行就否认他们儿子的名分。但同样重要的是,约瑟也没有因为他自己的义和其他兄弟的不义就认为唯有他自己才配的上儿子的名分。相反,约瑟心里完全明白,他的遭遇和被提升,不是为着他自己,而是为着保全他的众兄弟。这不仅仅是一个谦卑的态度,而更是他真知道的一个事实。这是 “认识 神”和 “明白道理”的区别。

今天,如果我要是在认识和行为上还是属约瑟的其他兄弟一类,愿 神开我眼,让我悔改,并感谢为我舍命的主,也感激那些替我出头作受苦先锋的约瑟 (即那些走在前面为教会受苦并得胜的众弟兄);但如果你是一个得胜者,也千万不要藐视甚至弃绝你的众弟兄,因为你是为他们才得胜的。没有他们,主也不会让你得胜。若不是为着他们,你也不会得胜。你的弟兄今天还没有坏到把你卖了让你去受苦甚至受死的地步,更何况即使他们那样做了,你若是真得胜者也该像约瑟那样赦免他们。

创世纪第三十六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6 study notes

以扫 – 以东人和亚玛力人的父

在进入以色列全家从雅各和十二个儿子开始的历史之前,圣灵特意对以扫和他的后裔先做了交代。

在旧约中,神眼中这个世界分为两种人,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本来只有一种人,即世人。但 神拣选了雅各,他成为以色列,他的子孙就成为 神的选民。其他所有人都是外邦人。

然而在所有的外邦人中,有一个族的人,是非常特殊的。这就是以东人。他们在严格意义上是外邦人,因为他们不是雅各的子孙。但他们和以色列有着特别的关系,因为他们是以扫的子孙,而以扫是雅各唯一的兄弟,并且是孪生兄弟。

神拣选了雅各,没有拣选以扫。在他们没出母腹之前,神就做了这个拣选。或许我们会好奇,觉得要是当初 神让以撒和利百加只生一个儿子,岂不简单得多。但拣选是 神的智慧。有一日我们一定会比今天更明白。事实是,神造了雅各和以扫两个孪生兄弟,拣选了雅各,并让雅各的后代和以扫的后代世代相邻,是命定的,不是偶然的。

以扫的后代几乎从头到末都和以色列人做对。雅各自己已经尝到许多以扫的苦头。在以色列后来出埃及回到应许地时,以东人不肯容以色列人从他们的境界过去。但以色列遵从 神的话,没有和以东人争战。

以扫的后代中,除了以东人,还有一个特别的族,就是亚玛力人,他们是以扫庶生孙子亚玛力的子孙 (创 36:12)。这是一个被 神彻底憎恶的族类。以色列后来出埃及回应许地途中遇到的第一个凶恶的敌人就是亚玛力人。

以东人是原本的以扫。而亚玛力人则是后来完全在罪恶中堕落的以扫。

区分以东人和亚玛力人

如果说以东人是一种不友好的抵挡的话,亚玛力人则是最恶毒的攻击。以东人不让以色列过他们的地,亚玛力人则是根本不想让以色列人活。

以东人是不属灵而属血气的 (unspiritual natural man), 而亚玛力人是败坏的肉体 (corrupted flesh)。

用今天的话来讲,以东人对属灵的事毫无兴趣,他有他自己的兴趣。他也有自己的魅力和潇洒。他坚持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对雅各的态度并不是绝对敌对。他就是不喜欢雅各,他更不理解雅各,也不信任他。

亚玛力人则谈不上对属灵的事感不感兴趣,他是对雅各恨之入骨,嫉妒到牙根里。他绝不容雅各在地上有立足之地。

在实际生活中,如果我的属灵生活是消极怠惰无目的,以东人和亚玛力人对我来讲就是很难区分的,因为他们带来的都是死,实际上并无区别。但对一个属灵生活积极有目标的人,以东人和亚玛力人却是很好区分的,就像区分一个冷漠自私的邻居和一个凶恶残忍的敌人一样。

就着个人生命来讲,以东人并不是仇敌,而是亲属(兄弟,但不是属灵的有生命交通的弟兄)。我们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个属血气的以东人。神要以色列人记住以东人是他们的兄弟,不可憎恶以东人 (申命记 2:4; 23:7)。不可憎恶,不是因为以东人好,而是因为他们是兄弟 (甚至他就是我里面那个属血气的自己)。不可憎恶,也不是要随和以东人,与其同流合污。相反,我们在生命的道路上要和以东人划清界限,不可对以东人(无论是别人里面的,还是自己里面的以东人)抱任何志同道合的幻想。

但是,在个人生命的层面不能把以东人当成仇敌去追杀。要向以色列人那样,先去试着说服那个 “以东人”,让他让道给你过去,你好在天路上可以继续前行。如果人家不让,你就得多费点力气绕道走。你不能憎恶他,与之争战,结果误了路程。在基督徒生活中常有的一个难处,是不知如何对付属血气的以东人,常常要不是与之同道,同住,忘了走天路,就是反过来憎恶以东人,非要与之挑战不可,不仅伤害一个不必要受伤害的人,自己也误了走天路。

就着 神的国度来讲,以东人却是需要被征服的。因着这个缘故,在以色列建立国度后,从扫罗开始,尤其是到大卫,就开始和以东人争战,让他们能归服以色列的王。既然是争战,击杀也会是不可避免的。历代志上 18:12-13。但是,对以东人的争战,是出自国度战略需要的征服,不是出自憎恶的追杀。在教会生活和福音生活上,能征服属血气的以东人而又不出于憎恶,需要相当程度的属灵的老练和成熟。必须承认我们大部分人都缺乏这个度量。

亚玛力人则不同。亚玛力人代表的是肉体。 肉体是与灵相争的。无论是对于个人的属灵生命还是 神的国度,肉体都是仇敌。神的儿女和肉体是绝对没有妥协余地的。你面前的亚玛力人,并非站着地不让道的以东人,而是时时想要你命的亚玛力人。肉体就是不想让属灵的活下去。你必须置肉体于死地,否则他就要置你于死地。

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扫罗不明白这个属灵的道理,不听 神的命令,放了亚玛力王,给其生路,就此断了自己的生路。

以色列的三个对手,埃及、非利士人和亚玛力人,分别代表世界、撒旦黑暗权势和肉体。世界(埃及)爱不得,黑暗权势 (非利士人)惧怕不得,肉体 (亚玛力人)体贴不得。

以扫的兴旺称霸,雅各的寄居生涯

除了以东人和亚玛力人的教训,在这一章里不能不让人反思的一件事,是以扫的兴旺,和雅各的寄居生涯。 这里是一副背信之人兴旺掌权的图画,而其背后,反差出信心之子艰辛孤独的寄居生涯。

就地上的家族、联盟来讲,那时的以扫比雅各成功的多。当雅各带着一家十几口回来时,以扫竟然可以找到四百人去迎。他在以东之地已经掌权作王!他的家谱就是他后来更加兴旺的描绘。就在以扫飞黄腾达时,雅各却在寄居之地开始了普通的牧人的生活。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和不同的性情。雅各是牧人,代表信心之子,血液中流的是和平,手中做的是培植养育的工作。以扫是猎人,代表的则是血气 (以东人)和肉体 (亚玛力人),血液中流的是暴力,手中做的猎取抢夺的营生。(当然这里不是拿职业就事论事。但愿明白寓意的人明白其中属灵的道理。)

但有一天, 时候到了,雅各的 神建立了以色列雅各的家,却毁坏了以扫。 今天,以扫的后代在哪里呢?

从属灵上讲,今天的光景仍是如此,或更加如此。亚玛力人猖獗挑衅,以东人消极弥漫。但是主作王之时,亚玛力人被消灭,以东人被征服。有一天主要来,要显明祂的家,那里只有信心之子,没有属血气和属肉体的。

求主让我今天成为正确的人,宁愿艰辛如雅各,也不兴旺如以扫。

创世纪第三十五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5 study notes

伯特利,信心的起点和终点

就是在那样一个惊恐、阴暗的背景下,神向雅各显现。这次不是梦中,也不是在夜里以一个人的样式来和他摔跤。这次是 神亲口对雅各讲话,发出没有遮蔽、没有条件的命令。

“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 创 35:1。

雅各的心忽然醒了过来。他的 神是伯特利的 神。就着他的生命光景来讲,今日祂的 神还不是 “以色列的 神”。从 神的角度(客观真理)来讲,神无疑是雅各的 神,以色列的 神; 但从雅各的生命光景(主观经历)来讲,他还没有真正认识这位 神,还不知道祂的名字,也不认识祂荣耀的身份和圣洁的性情。

神必须先是伯特利的 神,才是以色列的 神。雅各被光照,忽然看到自己的污秽。他之前已经看到自己的软弱,但却还从没有看到自己的污秽。他现在看到了。看到他的家其实是一个拜偶像的家!他需要即刻洁净自己和他的全家。

“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也要自潔,更換衣裳。 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裡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 他們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們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创 35:2-4。

这是雅各属灵生命的一大转捩点。在惊恐和患难中,他真正开始认识这位荣耀圣洁的 神,也开始认识他自己。他正在从祝福的好处里升上去,够到那给祝福的 神自己 (rising above the blessings to reach the One who blesses)。任何时候,这是一个跟随主的人最大最重要的一步。从受益于主恩惠的群众中出来,变成一个跟随主的人 (disciple),这是关键转变。没有这个,雅各将永远都是一条属地的虫, 无论他接受多少祝福都是如此。

他们刚刚成了示剑的征服者,但现在要马上离开那里。恩典的 神,使那周围城邑的人都甚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

他们于是平安来到伯特利。从示剑到伯特利,他们要往南走二三十公里的路。到了后,雅各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叫那地为伊勒伯特利(就是伯特利之 神的意思)。

在那里, 神再次向他显现。神再次叫他的名字“以色列”,确定当初在毗努伊勒时赐给他的名字。在毗努伊勒,神没有告诉雅各祂自己的名。这里,在伯特利,神不仅赐福与以色列,再次确认给以色列的应许, 而且首次告诉他祂的名字:“我是全能的 神”(El Shaddai)。这里,中文由于文字的局限无法直接表达这个启示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不注意的话,会以为 “全能的 神”就是在 “神”前面加了个表示尊重的形容词而已。不是的。“全能的 神”, 是 神当初在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时才启示给亚伯拉罕的祂自己的名字 (创 17:1)。祂是全有、全足、全丰的 神。得了这个启示的人,开始认识 神是谁,祂的名绝不是一个没有启示的人眼中那几个字所能表达的。

雅各的信心归途到了伯特利,已完成一个过程。这里圣经再一次用概括的眼光回顾,就说  “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明明是刚刚从示剑转来的,为什么要强调 “从巴旦亚兰回来”,好像中间发生的事被忽略了。神的工作,从来都以目的地为核心的。不是说过程不重要,而是在 神的心中,如果没到目的地,过程就失去了意义。但对那些达到目的地的人,他们在基督里的经历是何等的丰富!

然后 神就从和与雅各说话的地方升上去了。

许多人读经时,模模糊糊地以为 神的显现在旧约里到处都是,好像以色列人需要的时候,神就显现了。不是的。神的同在和 神的显现不是一回事。神总是以祂的同在保护以色列,这是祂的应许。但 神亲自的显现,却有着特别的重要性,并非以色列的列祖随便即得的经历,更不是不信的人所想的那样,好像写圣经的作者需要 神出现即可写一段显现。

对雅各来讲,在伯特利这次 神的显现是最后一次直接眼见的显现。后来 神在异象里又向雅各显现过 (创 46:2),但那是在异象里,在灵里,不是直接显现在眼见里。他此后活在那全能的 神翅膀的荫下,活在信心里,再也没有 神直接眼见的显现。神向以色列再次显现,是四百多年之后了,那时 神向摩西显现,把以色列带出埃及地。(注意到后来,从旧约里 神给以色列最后一次通过先知说话,直到新约起始主耶稣降世为人,也有四百多年的时间 神没有说话和显现。)

神要给谁讲话,何时讲话,都是 神的权利,人岂能藐视,或视之为平常事。

以色列在地上的生活之旅

雅各全家并没有留在伯特利。神升上去后,他们从伯特利起行,要再往南到雅各的父亲以撒那里去。这和雅各的信心之旅并不矛盾。

雅各当初的信心之旅是在伯特利开始的。但他实际所走的路却是先在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伦)的幔利他父家那里开始的。当初雅各不是带着异象离开家的。他是跑到了伯特利后,那晚才在梦中得了异象。伯特利是他信心的开始,也是信心的终了,所以雅各的信心之旅是从伯特利到伯特利,是一个完整的圈。然而雅各的生活是在基列亚巴的幔利开始的,那是他的父家。以撒还活着。雅各就在信心中离开伯特利,再往南,要去他父家。

就在途中,拉结临产,在产难中死了。但是她的儿子,便雅悯却活着出生了。雅各于是共得了十二个儿子,后为以色列的十二支派。

拉结没有到雅各在地上的家就去世了。死在路途,就葬在以法他;以法他就是伯利恒,那里是后来主耶稣出身的地方。便雅悯出生在那里。就着他母亲拉结来说,便雅悯是她的忧患 (便俄尼);但就着他父亲雅各来说,他是他的右手 (便雅悯)。创 35:18。这正是主耶稣的一个代表。拉结代表着以色列旧的地位 (standing)。说明以色列旧的地位必将先过去,主耶稣才降临,然而主的降临和以色列直接相关。从肉身上,拉结在地上必被以色列记念,直到主耶稣再来。

以色列从以法他起行继续前往。在以得台 (羊群的高台)那里,发生一件羞耻的事 (雅各的长子流便与雅各的妾辟拉同寝)。雅各也听见了,但他沉默。但在这沉默的背后,实际上却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流便失去了长子的祝福。于此相关的以色列的国权后来落在了犹大身上。弥迦书后来提到以得台,说,“你這羊群的高臺、錫安女子的山哪,從前的權柄,就是耶路撒冷女子的國權必歸與你。”(弥迦书 4:8)。

这在伯利恒和以得台发生的,不仅在字义上预言后来以色列的历史,也在灵意上预言新约发生的事。

雅各到了他父亲以撒那里,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之地,就是希伯伦。随后以撒就离世了。以色列全家在地上的日子从这里是一个新的开始。

创世纪第三十四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4 study notes

以色列的肉体碰到世界

雅各和他的全家住在示剑。那里不是 神带他们回来的目的地。神必要带他离开那地。但是他们住下来了,就和世界发生关系。经过 神一路的管教,雅各自己的生命有极大长进。但他这时发现他的孩子们已经长大,要开始有自己的生活。既然生活,就要碰到这个世界。

问题是,这些儿女们都是属肉体的。这肉体一碰到世界,就会出问题。并且不是小问题。

雅各的女儿底拿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底拿是雅各唯一的女儿,是利亚生的。可以想象她为什么要出去见那地的女子。底拿生活在没有姐妹的一个大家庭。十一个兄弟,唯有她一个女儿。所以她就想出去找本地的女子玩。不想她被当地的主哈抹的儿子示剑看中,被玷辱了。

底拿或许太天真,毫无防备无经验。但是这事的发生是在一个背景前提下:即以色列全家在一个错的地方。是他们不该在的地方。虽然许多事情的发生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也要看到仇敌的工作。撒旦总是让错中生错,罪中生罪 (evil begets evil),以至于死。这里,撒旦的目的就是想藉着底拿这件事,挑起雅各儿子们的血气,让他们在和那地的人的冲突中被置于死地,并同时让雅各落个恶名,使以色列失去见证,让以色列的 神蒙羞。

属血气的人,是何等容易上当。雅各的儿子们的反应,比一般血气的反应还要罪恶、卑鄙。他们不仅以血腥的暴力报复了示剑人,而且他们所用的方法,是人能够想象的最能破坏见证,最能诋毁 神的名的方法。他们如果光明磊落地报复示剑人的话,所留的恶名多半只是他们自己的;但他们不仅使用了诡计,并且是利用耶和华给亚伯拉罕、以撒到雅各的神圣的立约标记,即以色列全家男丁的割礼,作为诱饵。这是以色列与 神立约的记号,他们却用来行此恶事,让 神的名成为最直接、最容易的靶心。他们真的是撒旦手中得力的箭!

这不是一般的软弱。这是赤裸裸的不信。他们显然并不相信那割礼是那位名为耶和华的活 神给他们祖先的。他们以为那只是一个人为的,死的宗教手法和标示而已,需要时正好方便使用,即可加在人身上作为制约人的诱饵。

历来,那些生命里并不认识 神,但却窃取 神的名,打着宗教的旗号去满足自己贪婪私欲的人,正是撒旦手中的箭。他们用宗教的教条制约人,给人灌输他们自己并不相信的,只为着让无知的人落在他们的手中,任他们宰割,满足自己的私欲。因为他们的缘故,神的名在世人眼里被亵渎。不要以为只有我们想象的那种“极坏极坏的人”才会做这样的事。不是的。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中了撒旦的诡计;而他们之所以中计,是因为他们心中的不信。不信让他们瞎了眼,看不见永生 神手中神圣的工作,只看见人手中玩弄的操纵。

这就是人的肉体。听听雅各儿子们的理由,哪条不是振振有词呢?肉体从来都是有道理的。但肉体从来都是上当受骗的。因为 “被骗”, 不是肉体的偶然事故,而是肉体的内在属性。亚当是一个被骗的族类 (Man is a deceived species)。

那少年人示剑也并非无辜。首先,他落在情欲之中,并伤害了无辜的女子。同时,从他劝说本城的人接受雅各儿子们的要求时所说的话,也看出他不仅出自急于要得到底拿的欲望,同时也在自己的私心里有一个算盘。他认为只要让雅各全家在那地方住下来,到最后他们的一切财产都会归他这个本地的王(创 34:23)。

但是示剑人的罪并不是开脱雅各儿子们的罪的理由。雅各儿子们所作的,完全不是出自 神的。并非耶和华不恨恶罪恶。报复的权利只在于 神自己。神若命令去除罪恶,人若不听,连那出自血气的同情也是罪;但人若出自血气自行报复,连那看上去最该应的报复,也是不法的。愿人不落在自己的血气和自以为是的理由中,因为凡落在自己血气中的人,都是落到 神的旨意之外。

这就是血气在世界中的故事。如果我们是个旁观者,并且还不知道以色列后来全部的故事的话,我们这时一定会得出结论:神在以色列身上的工作是绝无可能完成的。雅各才只是一个人。当初他还没有到杀人抢劫的地步,就已经如此艰难,二十年才看到一点起来走义路的迹象,而现在这十一个人,个个奸诈邪恶,充满血气,如何能够承受应许和见证呢?他们的子孙岂不是更加败坏?

但我们现在知道这个故事。一是耶和华 神在以色列身上的忍耐才刚刚开始。他要如此忍耐他们的罪恶几千年之久。二是 神的应许没有落空,最后在耶稣基督身上全都做成了。

大哉,神的忍耐和怜悯。祂不是单单傍观忍耐而已。是 神自己背负以色列的罪恶。雅各抱怨说他的儿子们让他在那地背了臭名 (创 34:30)。他错了,是他和他的儿女们让耶和华 神背了恶名。神却宁愿背负这个恶名,也要拯救祂所爱的以色列。在示剑发生的事,正是如此。

雅各不是给他在示剑的地起名叫 “以利益罗伊以色列”(就是 “神、以色列的 神”的意思)吗? 他不惜用一个长长的地名,特将自己的名字和 神的名连在一起,原意可能是为 神的名做见证。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即刻表明,不是他雅各能为 神做什么见证。而是 神背负着他,一路拯救他,还要继续拯救他。

这岂不是每一个蒙拯救,跟随主的人刻骨铭心的生命经历吗?我们得救了,以为 神的那份已经在我们身上完成了,我们已经得着了,现在可以为 神发热心了。向 神说,“看我的吧!”;向世界说,“来看我的 神!”。 血气中的人无法为 神做见证。唯有经过十字架的死,又复活的新生命才可以,并且他知道在他自己的肉体里面一无良善 (罗马书 7:18),全是 神的怜悯。

救恩原来不是靠着人的义,而是完全靠着 神的义,藉着众人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得以实现。

创世纪第三十三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3 study notes

蹒跚归途

雅各清晨起来,瘸腿往前走去,已不是昨日单独留在后面没有渡过河的雅各。他举目望去,看见以扫来了,后头带着四百人。他把孩子们交给了利亚、拉结和两个使女,他自己在他们前头走过去,见他哥哥以扫。

他自己单独走在最前面,只身去会以扫和他的四百人。雅各开始站起来行走了。虽然瘸着腿,但开始走了,不再爬行了,有点像以色列,神的王子了。

随后发生的,是动人的。雅各没有遇见战争和杀戮,连争吵和口角都没有,而是兄弟两人团圆。两人抱在一起,都哭了。

很难参透发生在以扫身上的事。或许以扫在这二十年之后已经不计较当初雅各所作的。但是如果他本来就是带着友善之心来迎接雅各的,为什么要带四百人,往北一百公里前来呢?如果他原本是有恶意的话,那一定是 神改变了他的心。

但无论如何,雅各躲过了一场浩劫。神把他从以扫的手中释放了,就如把他从拉班手中释放一样。

以扫推托不接受雅各给他预备的礼物,但雅各再三的求他,他才收下了。雅各在这事上未存任何的侥幸心理。或许他是为了赔罪并补偿当初以扫的损失(但他应该知道,其实他并没有从以扫手中夺取任何原本属于以扫的东西)。无论如何,为了日后的平安,雅各所作的是明智的。以身外之物换取日后的平安和可以跟随主的自由,是聪明的选择。轮到我们时,也该如此。

他不再把自己交付于人的手中。即使他相信以扫,也不能;况且他并不完全相信以扫。当初拉班不也是认他为骨肉吗?并且拉班未必不是真心的。今日以扫认骨肉兄弟,也未必是假意的。尤其是以扫,他并没有多少心眼,为人其实很直率,很得人缘。然而人的事,乃是如此:人本身是个问题,不是真不真心的问题。人之真情,若落在 神的旨意里面,符合 神的带领,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但人之情,即使是真情为始,也并不一定总在 神的旨意里;当人离开 神后,真心的也会变质。两者矛盾之时,是考验我们优先次序的时候。雅各的选择是聪明的。

但雅各的行为却并不是完全坦诚的。以扫的意思,是要雅各和他一起到西珥以扫的家。雅各让以扫先行,并谎称他要随后跟随以扫去,实际却在以扫走后就往疏割去了。雅各仍然有雅各的软弱。他当然不能跟以扫去西珥,因为去西珥不是 神带他回来的目的。雅各知道这个,也知道他不去西珥是对的。但他却没有勇气告诉以扫正确的事。即使在兄弟两人拥抱之时,他仍然没有这样的勇气。于是他就用谎言敷衍了以扫。雅各不去西珥是对的,但他却由于不讲实话而丧失了一个见证,让以扫对他更加有口实。以东人(以扫的后代)后来不喜欢以色列人,与以色列为敌,这里雅各在见证上的失败或许也有一份的原因。

疏割离毗努伊勒很近,就在西边十公里左右,靠近约旦河东岸。以扫往南到西珥去了。雅各却往西到了疏割,并在那里盖造了房子,好像要长期住下来的样子。

但稀奇的是,圣经紧接着说,雅各到了示剑城,在那里支搭帐篷。雅各忽然过了约旦河,到了约旦河西边的示剑。没有提及雅各如何离开疏割,为何离开,何时离开。不仅如此,圣经说 “雅各從巴但亞蘭回來的時候,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劍城”(创 33:18),语气就像雅各曾在疏割停留的事没有发生一样,倒像是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后,直接就到了示剑,并且强调是平平安安到的。

神的目的是把雅各带回应许之地,迦南地,就是他父亲以撒当年寄居的地方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伦)的幔利居住 (但在信心上,神要先带雅各回到伯特利,即他信心的起点,在那里 神第一次向他显现,也从那里暂时升上去,离开他)。雅各在这条回来的路上实在是步履蹒跚,跌跌撞撞。以扫走后,他几乎在疏割住下来。疏割在约旦河的东边,完全不能算回到了应许之地。

但感谢 神,他没有停下来,而是很快过了约旦河,到了离约旦河西岸大概二十公里的示剑。这中间发生的事,圣经没有提到一个字,一定是因为没有价值,既没有好的见证,也没有可以警示人的教训和功课。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有价值的,即他的确过了约旦河,到了示剑。

我们今天在地上的生活,也许常常有这样的片段,日子好像过的毫无色彩,只是活过来了而已。但仍然感谢主,靠着主的恩典,我们没有留在疏割半途而废,这就是价值。只要按照 神的旨意到了该到的地方,就是有价值。许多人说,人生的意义并不在目的,而在于过程。这是因为人不知道人生的真正目的,才讲这些表面听上去有哲理的话自我安慰。跟随主的人生,第一重要的是目的地是否正确,第二重要的才是过程是否精彩。

然而示剑也不是 神要雅各最终来的地方。神要带雅各继续走。雅各似乎在这件事上很迟钝。从他的所作所为,明明是要打算长期住在示剑的。或许他看到那里的草场好,可以牧羊(实际上,后来雅各终于到了希伯伦后,他的儿子们还是得到这个在北边距离大概六七十公里的示剑来放牧)。或许是别的原因。雅各花了一百块银子在示剑买了一块地,并且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起名叫以利益罗伊以色列(就是 “神、以色列的 神”的意思)。

信心和软弱交织并存!信心是真的,软弱也是真的。

但 神必要带他离开那地。并且这次由于雅各与那地已经建立了太深的关系,神不得不在一种奇怪的,既危险又羞辱的境遇中带他们离开示剑。

蹒跚归途。雅各的确是在瘸着腿走路,从实际身体上和象征意义上都是如此。

创世纪第三十二章读经笔记 Genesis 32 study notes

雅各归回之途

拉班走后,雅各继续往前行走。他已经完全摆脱拉班的困扰了。如果要把过去的二十年做个总结的话,雅各是完全可以心满意足的。他是一根拐杖、一个褡裢去的巴旦亚兰,现在却是妻妾儿女,牛羊成群,大队回来。那用奸诈压榨他的拉班现在已经无影无踪,甩在他背后了。再也不会追来,他也不用回头。

但是雅各要面对以扫。这是他真正的过去。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哥哥以扫会杀了他。雅各知道怎么对付拉班,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对付以扫。但他仍然往前,并非因为他有对付以扫的信心,或对以扫抱有幻想,而是因为一件藏在他心中的事实:

他是雅各,他是得了耶和华所应许的产业的人,他是在伯特利枕石入梦遇见耶和华和那奇妙天梯的人,他是立了石柱并浇油向 神许过愿的人。就是这个人,他是命里注定必须回到应许地的。他现在既胆怯怕死,但同时又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就是如此地矛盾。因为他的生命正在经历极痛苦又复杂的由毛毛虫向蝴蝶转变的过程。

但他此时还不知道,在他一心准备去对付以扫的同时,神却必须既要帮助他,又要对付他。就着 神的工作来讲,此时的雅各并不简单是一个器皿,他是一个宝贝(因为 神爱他),也是一个问题(同样因为 神爱他)。

雅各对 神来讲的确是个问题。因为在他过去的一生中,他虽然享受了 神的同在和祝福,对 神也算信实,但他的生命却还是那条未经过对付的虫。他低头看见了 神的祝福,却还没有抬头看见 神的自己。这蒙 神祝福的人,何时升起来到达(rise to) 那祝福他的 神呢?

神的目的不只是把雅各安全带回应许之地,并且要让雅各回去时已经是耶和华 神的王子,不再是那个老旧的雅各。为着这个目的,神既要帮助他对付以扫,更要亲手对付他的自己。

神的使者在路上遇到雅各。雅各看见使者,就看见是 神军队在与他的大队同行,犹如两队军兵。雅各就把那地方叫玛哈念(即两队军兵的意思)。

即使如此,当雅各听到以扫带了四百人来迎时,他还是让惧怕淹没了。以扫带四百多人上来。雅各的全家不过十几口人。雅各当时刚到雅博渡口的北边,而以扫住在死海南边的西珥,相距大概有一百公里左右。以扫为何如此大动干戈带四百多人北上来迎呢?雅各心中没有别的解释。他虽然已经打发人先去进贡求和,但这时已做好了以牺牲一半保全另一半逃跑的准备。如此可怕可悲的期待。

但就在这样的情景下,雅各作了一个他过去从没有作过的祷告。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啊,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   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但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 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  你曾說:『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多得不可勝數。』创 32:9-12。

这个祷告虽然还不是一个完全无己的,生命变化的祷告 (transforming prayer),也不完全是一个灵提起来朝向天的祷告 (heaven-ward prayer),但却真是一个出自信心的祷告,因为雅各不仅明白了 神的应许,而且看到了他和 神之间的那个特殊的历史和关系,就诉诸于 神的信实。这个祷告中,雅各已经和二十年前那个小心眼的讨价还价者大不一样。他现在知道他蒙了何等大的恩典,也知道自己的完全不配(不是谦虚姿态的那种声称自己不配,而是从骨头里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真的不配),但同时也知道 神是信实的,即便不是因为爱他而救他,也会因为 神自己的应许而救他。

然而,神军队的显现,再加上向着 神恳切呼求和祷告,并不能完全除去雅各的惧怕。这时的雅各,才刚要开始与 神同行。生命的变化不是一个异象和一个祷告后就在一夜之间发生的。神的工作要继续。

在恐惧中,雅各继续按着自己软弱的感觉面对以扫, 而不是照着信心行走。一个接一个求和的礼物和先行的信使,然后才下决心把两个妻子、两个使女、并十一个儿子送过渡口。

其实,雅各如此的安排,本身算得上是明智的,无可非议的,也是他降卑自己对以扫表示诚意。但是雅各的信心却不在里面,也没有平安,这是问题的核心。

虽然如此,雅各这时候的打算已经不是原先那个牺牲一半让另一半逃生的悲哀打算。本章23节中那句“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的中文翻译不是很准确。原文的意思是说 “他打發他們過河,把他所有的都打發過河了。”这里是重复的强调语气,说出雅各当时在挣扎和焦虑中最后的决定。他在探问得胜的道,在摸索保全的路。他在试着信靠 神,试着站起来与 神同行。雅各没有白看见 神的使者,也没有白做那个真心的祷告。

雅各和 神摔跤

这是雅博渡口 (“倾倒出来 pouring out“)。所有人都过河了,只剩下雅各。雅各觉得把自己所有的都已经倾倒出来了。但还有他的自己,还留下,必须交在 神的手中被对付。不知他为什么独自没有过河。难道他胆小和自私到一个地步想牺牲所有的亲人,只保全自己吗?或是他单独留下来,心里预知他和 神还有没有办的交涉,在他见到以扫之前必须办?无论雅各在想什么,那晚 神要亲自对付他,改变他。那晚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这是 神亲自和雅各办交涉,对付他的魂,他的肉体。在此之前,耶和华 神还从来没有直接给雅各显现过,都是在梦中显现。但这次,虽然是晚上,但并不是梦中。雅各后来称那晚他面对面见了 神。那里是雅各的毗努伊勒。

但他没有和 神像亚伯拉罕那样在平安中交通如友。这是雅各,他还无法上升到天上,进入那属天的交通。于是 神就降卑祂的自己,以人的形状出现,和他摔跤。雅各何时能够放下自己呢? 或许就是他的大腿窝被那人摸了一把而瘸腿之后?

这是何等让人感动并深思的一幅图。神不愿,也不会,把雅各交付到以扫手中。祂宁愿让雅各先经过祂的手。然而这手是何等仔细量过的手!是按照雅各的生命身量而量的。这不是一双来征服的手,更不是一双要毁坏的手。这是陶匠细腻而持着的手。这是道成肉身在地上面对人的顶撞但长久忍耐的 神的手。这是 神如何亲自对付一个不愿也暂时还不能与祂同行的人(魂)的手。这是面对面的交涉,然而却不是在宁静中的交通。

神何等盼望以色列,祂的王子,与他交通如亚伯拉罕与 神交通一般。亚伯拉罕和 神唯一的“摔跤”是他谨慎地为着别人代求时,不是为着自己的利益和面子。见创世纪 18:22-33 那段美妙的对话。神必不失望。有一天雅各将为地上大君王祝福。

可是那晚那凌晨,雅各还没有预备好。因此 神无法向他启示自己的名像祂对亚伯拉罕启示一样。雅各想知道祂的名,但他必须等待那天的到来。

神的名是何等尊贵和宝贵!今日祂的儿女在主耶稣基督里都知道祂的名,不只在字面上,而且在生命里。愿我们对照雅各,检查我们是否让 神的名亏损?

但是 神在雅各身上的工作却在如期进展。那夜紧张疲惫的摔跤,虽然比不上与亚伯拉罕的交通,但对 神来讲却是祂在雅各身上工作的一个突破点,因为这毕竟是面对面,远比在梦中的显现完全的多。神喜悦,就在那天首次赐给了雅各他的真名字:以色列。这不是 神临时产生的主意。这是 神早为雅各预备,一直等待这个日子到来,就给他的。

雅各从此瘸了腿。但他却成了以色列, 神的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