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中的得胜之线 The Line of Overcoming in Revelation

启示录是耶稣基督指示他的仆人使徒约翰写给基督教会的信,关乎现在的事和将来必成的事(启示录1:19),从地上最后的日子直到永远。

启示录中,有关得胜和得胜者 (Overcoming and Overcomers),是一个引人注目但却被争议的题目。

在争议中存在一些偏差。一种是不承认甚至反感关于得胜者的说法,感觉这种说法有功利,不公平之嫌,尤其是联系到得胜者灾前被提的说法的时候。另一种则是另一个极端,极力标榜得胜者,要把基督徒分成两个不同的阶级,得胜者和未得胜者。

然而,启示录所给我们的启示乃是:

1,得胜是一个呼召也是一个响应,并非一个特定的 “阶级”。到了最后 神的工作完成的时候,所有得救的人都是得胜者,也必须是得胜者。

2,  但同时,虽然我们得救的人最后都要得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在同一个阶段得胜。庄稼会有初熟的和最后成熟收割的区别。

启示录给我们启示了一个得胜之线 (The Line of Overcoming):

羔羊得胜为前提 >> 首先的得胜者(初熟的果子,被提到天上,在天上得胜) >> 众圣徒在地上的得胜(成熟的庄稼)>> 羔羊得胜为总结。

得胜之线

启示录以使徒约翰在地上看见的一个异象开始(第一章),之后约翰被圣灵带到天上,在那里又看见一系列的异象(第四章到启示录结束)。给七个教会使者的信则被放在两个异象(地上所看见的异象和天上的异象)中间(第二章和第三章)。

这七封给教会使者的信并不是基督给教会的信的全部,而是一个引言。整个启示录都是信的内容,而不是外加的。

但是这个引言中有一个让我们明白整个启示录的关键线索:主耶稣给他七个教会使者的信中,圣灵向众教会说话,呼召得胜者(overcomers),每个教会都如此 (启示录二、三章)。

圣灵如此呼召,并且是着重呼召(并非许多种类的呼召之一),一定是具有核心的重要性,因此读经的人需要关注在启示录中得胜者的彰显和结局。

圣灵向对教会呼召之后,约翰被提到天上,一系列天上的异象向他展现。

天上异象的第一部分是第四章和第五章,那是天上异象的轮廓和预备,是在七印被揭开之前。那里,得胜者首次出现:

“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  启示录5:5。

基督就是得胜者。基督的得胜是一切得胜的前提也是结局。基督若不得胜,七印就不能揭开,神的计划就不能完成,就没有在永远里荣耀的结局,也就不会有圣徒的得胜(见被七印所封的书卷)。

但是,当七印被揭开之后,我们先看到却不是圣徒的得胜,而是撒旦邪恶势力的得胜。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启示录 6:2。(见骑白马的是谁?

“他们作完见證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 11:7。

但到了第十二章,天上出现大异象,在那里,圣徒中的得胜者首次出现

“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證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12:11。

这是首先的得胜者,这是初熟的果子,被提到宝座前归给 神和羔羊(14:4)。

然而这个首先的得胜发生在天上。撒旦从此被摔到地上,地上的争战进入最后的阶段,极其凶险,撒旦仍旧得势。有兽从海中上来,“又任凭牠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他,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 13:7。

眼看这样的情景,地上圣徒还有得胜的希望和机会吗?

然而在第十五章,约翰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大而且奇。就在那个异象里,出现了一个在13:7那里看似乎不可能的结果:在地上的圣徒胜了兽和兽的像并他牠名字数目!

“我看见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象并他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 15:2。

这是地上圣徒的得胜(因为他们是在地上胜了兽),和首次在天上得胜的弟兄们不同(那里弟兄们在天上胜了龙)。

但这两个得胜是紧密相关的。没有天上的得胜,就不会有地上的得胜。但如果不是为了地上的得胜,天上的得胜也没有意义。弟兄们首先在天上得胜,是为了地上圣徒的得胜。

同时,在天上首先得胜的弟兄们,他们得胜的基础是他们自己在地上曾经得胜的经历:“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證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12:11。这不是他们被提到天上以后才发出的力量,而是他们在地上所有跟随羔羊的经历。

感谢主,这是天和地的呼应(在地上所捆绑的,天上也要捆绑,在地上所释放的,天上也要释放,马太福音18:18)。

更稀奇的是,在15:2那里,在地上得胜的圣徒那时也被提到了天上,因为他们站在玻璃海上。这是在七碗(七灾)之前。(我们知道这些得胜者是地上的得胜者,因为他们是那些胜了兽和兽的象并他名字数目的人,和那些在天上胜过龙的首先得胜者不同,见上。)

七碗是 神在千禧年之前对撒旦的国度(包括地上一切在黑暗权势之下的政权和体系)最后的审判,但是在第七碗(七碗的最后一碗)之中,又包含一个特别的审判,就是神自己烈怒的酒杯要递给巴比伦大城(16:19)。神给巴比伦大淫妇所留的是一个特别的审判。她的份是杯,不是碗。和碗不同,杯代表着极强的针对性和个人的报仇(the cup is personal), 是那曾 “喝醉了圣徒的血” 的大淫妇独自该得的。

但和 神在前面的其它审判一样,对巴比伦这个最后的审判也是以邪恶势力的顽抗开始的。 “[十王] 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他们与羔羊争战。” 17:12-13。

但哈利路亚,“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 17:14a。

那在前面第五章中因着得胜能配走出来揭开七印的羔羊,在这里以最后的得胜者出场,不是仅在名义上宣告他得胜的资格,而是亲自来到战场胜过仇敌。这实际上也正是表明为什么羔羊当初有资格揭开七印。

然而就在同一节经文中,同时向我们表明羔羊的得胜是为着圣徒的得胜:

“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17:14b。

这是圣徒总结性的得胜,不仅是首先得胜的弟兄们,而是所有得胜者,他们所得的结果,在启示录 21:7 那里,都由那做宝座的亲口宣告:

“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  21:7。

这就是启示录中所启示的得胜之线。

有关得胜的进一步学习和思想

即使是看见了上面的得胜之线,启示录中的许多启示还是会仍然引起争议和困惑。比如第十二章中的妇人和男孩子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小子在下面分享自己一些读经的笔记,如果不对,请读经的弟兄姊妹纠正。

(一)

如果我们把启示录仅仅当成一个技术上可以破译的谜,我们就会永远落在争议和困惑之中。

但在有关得胜和得胜者的寻求中,求主让我注重看两件事:

第一:在灵意里圣灵到底是什么意思和目的?

第二:在经文的解释上哪些点是确定无疑的,而哪些点上允许读经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二)

就着上面的第一条,即圣灵的意思和目的,有两点需要关注。

第1点是启示录第四章之后的章节与第二、三章里写给教会的信之间的连贯性,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基督在呼召得胜者;

第2点则是从第四章开始,所有的启示都是有关“将来必发生的事”(4:1)。(注:有关第四章之后,约翰所用的过去式时态,是他在写下启示录的时间相对于他看到的异象的时间而言的,这是一个实事记录的正常语气,并不表明异象里所启示的事件本身是过去发生的,因为否则的话就和第四章第1节相矛盾。)

(三)

第十二章那里被提的男孩子,无论我们的解释是基督还是得胜者,都和启示录第二、三章中的得胜者呼应。这是圣灵在启示录中的心意。

这是因为,主在前头的七封信中给得胜者的应许,“他必用铁杖辖管列国”(2:27),“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般”(3:21),这些都和第十二章中的男孩子所得的是一样的(12:5)。

虽然这单独并不能确定证明男孩子就是前面信中的得胜者,但是却毫无疑问表明这些得胜者所得的赏赐和权柄与男孩子的是相同的。

这是何等的恩典和荣耀。无论我自己如何地不敢想象,觉得自己不可能是在这些首先的得胜者之中,神的话也还是确定无疑启示一个真理:基督在呼召得胜者,并且的确会有一些弟兄姊妹会成为首先的得胜者,先被提到天上,和基督一起同坐宝座,并将来用铁杖管辖列国(这无疑是指千禧年,而不是永世,因为在永世里列国是被新耶路撒冷城的光所管辖的,而不是靠铁杖,21:24)。

并且,因为首先的得胜者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而得胜,而是为了基督的教会,所以我只能为了 神在这些得胜者身上的工作而感恩。

(四)

有关得胜者,感到在许多读经的人中间不知不觉形成了一个过分局限的 ”得胜者“ 的概念,似乎在教会中最后进入永世的时候会分成 “得胜者” 和 “未得胜者”。但是通观启示录,尤其是关注二十一章 7~8节,到了最后 神的工作完成的时候,所有得救的人都是得胜者,也必须是得胜者,否则的话我们就和 21:7 那里的福没有关系,就落在了 21:8 的咒诅里边。这绝不是神的心意。

然而,虽然我们得救的人最后都要得胜,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在同一个阶段得胜的。庄稼会有初熟的和最后成熟收割的区别。

具体,初熟的庄稼在启示录前12章里边,略有隐藏,而最后成熟的庄稼则是14:15-16节。

我的理解是,被提的男孩子就是初熟的庄稼,但圣灵把他们当作一个单一的团体描写,强调表明他们在身体属性上是和基督的团体身体 corporate body 合一,他们不是为了个人的目的得胜的,而是为了教会首先得胜(初熟)。

被提的男孩子是初熟的庄稼,这个理解并不仅仅是一个说法,因为如果这个理解是对的话,下面这个结论就是必然的:这些为了教会首先得胜的,要在那场天上的争战之前,撒旦被摔到地上之前,也就是地上大灾难开始之前,就被提到天上。

支持这个理解的还有其他几点:

第一,如前面说的,基督自己的升天是在启示录之前已经完成的事,并且也是约翰和他写信的对象即众教会和众圣徒所清楚知道的事实。因此,第十二章作为一个重要的启示,即使是在属灵的原则上同时包含基督自己的升天的话,圣灵在这里启示也一定还有新的内容。那就是初熟的庄稼。

第二,第十二章里边 “被提” 这个词在原文中是一个很激烈的动作,就像从一个强者手中被猛然抢走,这和基督的升天不符合。

第三,在第七章那里第七印还没有揭开之前,约翰就看见宝座前和羔羊面前有身穿白衣的圣徒。天使告诉约翰说他们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在第七印还没有揭开之前,大患难还没有开始,所以那时约翰所看见的是预先被提,免去大患难试炼的首先得胜者,这也和第3:10 对得胜者的应许相呼应。

最后,也许是更重要的,是 12:11 那里强烈暗示那些首先得胜的弟兄们那时已经在天上。“弟兄胜过牠”!我的领会是,首先得胜的弟兄们那时就已经在天上,直接参与了天上那场争战。即或不是,那场争战的得胜被圣灵明确称为是“弟兄的得胜”,表明他们从此再也不受到撒旦权势的影响。很难想象那时他们如果还在地上的话,圣灵会宣告他们有这样的位置优势。

同时,12:17 那里说龙被摔到地上以后去和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显然,12:11 那里提到的胜过撒旦的“弟兄们” 和这里说的“其余的儿女” 是不同的,因为那些首先得胜的弟兄们既然已经胜过了撒旦,撒旦就不可能与他们再去争战。这表明胜过撒旦的弟兄们那时已经在天上了。这是大灾难之前。因此,他们被包括在被提的男孩子中,是最合理的解释。

(五)

“龙向妇人发怒,去与他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證的。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 12:17。

“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守耶稣真道的。” 14:12。

这两节经文所指的有些区别。首先,12:17 原文里面并不是 “为耶稣做见证”( Testify for Jesus),而是 “守耶稣的见证” (Keep the testimony of Jesus),意思略有差异。而 14:12 “守耶稣真道” 中的“真道” 指的并不是福音真理,而是相信耶稣的 “信心”(faith)。

因为这个缘故,14:12 那里所指的只能是基督徒,因为只有相信耶稣的人才有“耶稣的信心”,但是12:17那里却既可能是基督徒,也可能是在末世虔诚的以色列人。

或许人会觉得奇怪,犹太人不信主耶稣,怎么能够守耶稣的见证呢?但这是一个误解甚至偏见。整个旧约都是耶稣的见证。所有预言中的灵意,包括旧约的预言,都是耶稣的见证(启示录19:10,彼得前书1:10)。真正忠心持守旧约先知预言的犹太人,事实上是在守耶稣的见证,尽管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也没有承认耶稣的名。虽然由于他们的狭窄和自私,在他们的弥赛亚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认出他而拒绝了他,但是主第二次回来的时候,他们会在猛然之间意识到他们大错了,以色列全家都要悔改得救(罗马书11:26)。

明白这里这个区别,对明白启示录有着重要意义,因为今天基督徒常常会完全以外邦基督徒的眼光和心态去读启示录,而忘了在末世的时候,主对以色列全家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安排。可以说最后的七年大灾难期间,以色列会成为地上一切行动的核心。所有关于启示录中一次被提或多次被提、灾前被提或灾后被提的等各种解释,都和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关。

(六)

在启示录 11:15 那里,第七号已经吹响了(注:10章7节那里只是第七号的预告,不是实际吹响)。第七号就是末次的号筒。按照保罗在哥林多前书 15:52 以及帖撒罗尼迦前书 4:16-17 那里说的,末次号筒吹响的时候,有复活。并且根据帖撒罗尼迦前书 4:17,这里复活和被提是同一件事。这一点应该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但是,启示录 12:5 那里被“提到宝座那里” 和贴撒罗尼迦前书 4:17 那里说被提是“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明显是不同的。这个事实支持下面这种解释:前者是首先的得胜者(初熟的庄稼)被提,后者则是大灾难之后,主已经到了云端,整个教会被提(最后的收割)。也就是说,首先的得胜者是在帖撒罗尼迦前书 4:17 那里说的被提之前就已经被提。

对这个解释其中一个质疑是,既然在第十一章那里末次的号筒已经吹响,并且复活和被提是眨眼之间,岂不是表明贴撒罗尼迦前书那里的被提发生在启示录第十二章的被提之前吗?(因为在第十一章那里末次号筒已经吹响了,而第十一章是在第十二章之前。)

但实际上这个困难并不存在,因为第12、13、14章是一个单独的异象,所呈现的是一个天上的视角,是一个和第11章不同的维度,而启示录并没有说第12-14章所发生的一定是在第11章所发生的事件之后。

同时,贴撒罗尼迦前书那里,虽然说复活和被提本身是一瞬间就发生的,但并没有说是号筒吹响后紧跟着的一瞬间发生的。整个第七号占了很长篇幅,其间有许多的事发生,在贴前书那里并没有说,而这些事正是启示录所启示的。

但因为12、13、14章是连续的,构成同一个异象,所以在第14章那里最后被收割的庄稼,却很可能是经过了第13章那里的大患难之后才成熟的。这无疑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因为如果这个解释是对的话,则除非作为初熟的庄稼在大灾难之前被提,就可能会经历大患难。 但感谢主,无论如何,庄家最后还是成熟了!并且,最后庄家的收割即使真的要经历大患难,但却一定是在七碗(七灾,15-18章)之前就已经成熟被收割了。在七碗里,再也没有试炼,再也谈不上成熟,而是 神完全的审判。然而在那之前,所有属基督的人都已经被提(被收割)了。

(七)

总之, 神的心意是用启示录激励我们每个人都愿意成为首先的得胜者,既能成为初熟的果子献给 神,也成为在最后那场争战里边的 “先头部队”。愿我们每个 神的儿女对此都有一个正确的反应。

然而,如果因着我自己的软弱和不够资格,结果不能灾前被提,不能参与天上争战,甚至可能在最后的大患难中还被留在地上(这是对被提时间的其中一种解释),也要感谢 神,因为主已经为凡信祂的人都做了预备:

“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 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启示录 14:12。这是在第十四章里边,基督即将回来拿着镰刀收割庄稼之前。即或我不是初熟的庄稼,也求主保守我在基督里边,他就保证我最后在他来的时候和其他成熟的庄稼一起被收割。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