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新郎、新布和新酒

马太福音第9章14~17节。

约翰的门徒问主耶稣,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常常禁食,耶稣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马太福音第9章那里约翰的门徒所问的问题,因为里面涉及到两种人都禁食,即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所以主的回答也分两个层面,一个是针对约翰的门徒,另一个则是针对法利赛人。

就着约翰的门徒,他们都明白主耶稣说 “新郎” 的意义,因为施洗约翰自己说主耶稣是新郎,他是新郎的朋友(约翰福音3:29)。主这样回答他们,也是为了让他们想起他们的老师所说的话,也侧面表达他对施洗约翰的肯定。

主的回答把禁食和哀恸关联起来,这首先是肯定约翰的门徒的禁食是真心的,不是在人面前假装禁食的样子以显得敬虔(见马太福音6章16-18节)。禁食的基本动机是通过刻苦己身对肉体和罪的否定。这种刻苦己身不一定是针对禁食者自己的罪和肉体,而往往是为别人代求;也不一定是为了一个具体的罪行而忏悔,而是表明和肉体与罪概括性的在地位和原则上分别。主耶稣在旷野40天禁食,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主耶稣说他在地上的时候,他的门徒们就不用禁食,因为新郎在地上的时间是暂时的,短暂的,他的门徒们要伴随新郎,要注目在新郎自己身上,而不哀恸禁食,这不仅仅是许可的,而且是合宜的。因为凡事都有时间和季节(传道书3:1-4),并非所有的事在任何的时候做都是好的。

等到有一天新郎离开了,他的门徒就要禁食。

主在这里说的并不是消极的,好像那时候他的门徒们就没有好日子了,而是积极的,意思是说新郎不在的时候,这世上会有一种新的敬虔之责任,唯有属他的人才能够承担得起,那时候不要说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就是约翰的门徒,也没有资格和能力承担了。

之后主耶稣的话锋就转向了法利赛人,说新布不能补到旧衣服上,新酒不可以装到旧皮袋里。在这里主并没有指出法利赛人的禁食可能是假装的,而是以法利赛人的禁食也是真心的为前提说的(这是对他们最有利的假设)。但即使如此,他们的禁食是在犹太教的传统和规范里,是旧衣服上的旧布,也是装在旧皮袋里的陈酒,他们习以为常,自以为是,觉得自己穿的很华丽,自己的酒是好酒。

主耶稣却说,现在有一种新布,要用来做一件新衣服;现在有一种新酒,要装在新皮袋里。

从这里说的旧衣服不是那种本来不错的旧衣服,只是不小心出一个破口,而是那种破旧到已经到处开了窟窿的衣服,这种衣服新布是无法补上去的,因为反倒会把开的窟窿扯得更大。 同时,主也暗示,新布决不匮乏,足够做成新衣服,所以也不需要靠补旧衣服来将就。

主所说的新酒则是全新的酒,并非同一种酒,只不过是今年新产的,而是全新的不同属性的一种酒。这样的酒是不能装到旧皮袋里面的,装进去以后由于属性不配,不仅会把旧皮袋弄坏了,而且新酒也装不住就撒掉糟蹋了。

这是新约,是靠着耶稣基督音信称义得新生命,和犹太教的传统全然不同。主在这里所说的是极其尖锐的。不仅是主耶稣在福音书里边所说的,而且我们继续读使徒行传就会清楚的看见,圣灵是何等样的仔细又坚决的把新酒和旧皮袋分开了。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