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主义和操练敬虔

最近和一些弟兄姊妹交通到有关“禁欲主义(asceticism)”。

禁欲主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基督徒的负面影响是不一样的。历史上,禁欲主义曾误导一些对救恩认识不清楚的基督徒偏离对主的真信心,而去走禁欲主义的道路。然而在现今这个时代,偏向这条道路的人并不太多。

但撒旦的手段何其诡诈。在当今这个时代,禁欲主义更常见是以欺骗的反面手法影响基督徒的。大部分现时代的基督徒知道禁欲主义是错的,但由于看不透其实质,却反过来丢弃或轻看主所教导的敬虔生活的操练,以为那样做是禁欲主义。

换言之,仇敌先用禁欲主义来引诱那肉体骄傲的人偏离信心,但如果这一招不好使,仇敌又会反过来假装否定禁欲主义,来诽谤敬虔。无论是引诱还是诽谤的手段,仇敌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人不能进入信心和生命中的真敬虔。

许多人分不清禁欲主义和操练虔敬生活的区别。最大的困惑是来自禁欲主义的其中一些表现, 因为那些表现和圣经的教导(如歌罗西书 3.5)很相似。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婪。」 歌罗西书 3.5。

这和禁欲主义有什么区别呢?

这里的混淆和相应的区别是多重的。

1.  动机的不同

首先,不要让 “禁欲主义” 中所禁的对象搞糊涂。禁欲主义所禁的对象是什么,并不是禁欲主义者关心的焦点。这个对象可能有贪婪、邪情等性质(和歌罗西书 3.5 中列举的碰巧类似),但也可能是 神允许人可以享受的正常事物,并非贪婪、邪情之类。

被禁止的事物本身的属性,对禁欲主义者并不是关键;他的人对这个事物的反应和感觉才是关键。禁欲主义者以他自己受苦、受自我否定的严重程度 (severity) 来衡量事情的价值。他受了苦、被自我否定了,他就得了他的“值”, 以为凭此可以炼净自己,可以此换取圣洁。一个事物,只要由于强力禁止它而产生了自我控制、自我否定、苦待自己的果效,这便有所追求的价值,而这件事是什么样性质的事并不是所关心的焦点。这就是禁欲主义者。

相反,神的话教导我们弃绝淫乱、污秽、恶欲、和贪婪等事,有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出发点。这些事要杜绝,不是因为由于强力否定自己欲望而受的苦本身有什么炼净人灵魂的功效,而是因为这些事的本性是污秽、邪恶的,和 神的儿女的生命不配。

在 神的话里,圣洁和虔敬是一个客观的状态,是 神所定规的,不是人主观的感觉。并非所有给人带来愉快和享受的事都是污秽和邪情。许多不是污秽、邪恶的事,人的享用不仅是许可的,也是让 神喜悦的。这对于一个跟随圣灵的基督徒并不难分辨并且行起来也完全自然,而同样的事对于一个禁欲主义者却会成为一个极大的困惑和捆绑。这是其动机的完全不同所致。

2.  信心的不同 

更基本的区别,是信心的对象不同。禁欲主义者的信心放在他自己的行为上,这一点和任何世上其它的宗教和哲学同出一辙。他的信心不在主赦罪的救恩和从死里复活的大能上,而是在自己的行为和感觉上。

事实上,一个禁欲主义者在内心深处根本信不过耶稣的救恩,甚至会藐视救恩。

相反,神的话如何说? 为什么我们要治死犯罪的肉体呢? 是 「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歌罗西 3.3)。

向着罪死。这不是一个豪言壮语,而是一个对自己完全的不信任。信靠主的人说,我不行,我唯一脱离罪的办法就是先死了。只要我的肉体活着,我就受罪的诱惑,即使靠自己的努力克制了,我里面的肉体仍然落在犯罪的激情里,因此仍是不圣洁的。所以我要对自己完全绝望,治死肉体,向着罪死,向着主活。这是基督徒对自己的不信任,即不把信心放在自己身上。

那基督徒的信心放在哪里呢? 在主那里。靠着十字架的功效,我不仅愿意死,也能够死;而且靠着主复活的大能,我向着罪是死了,但却仍然活着,向着公义和圣洁活着。哈利路亚。 这是蒙救赎的人的秘诀。禁欲主义者与此福气无份。

3.  果效的不同

但最有实际意义的区别,是果效的区别。 不管禁欲主义听上去是如何的让人佩服,它事实上并没有果效。 It simply does not work.

「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歌罗西 2.23)。

而那信靠基督的,操练敬虔却是有果效的。他靠的不是他自己的能力,乃是新生命的能力。他 「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 (歌罗西 3.10)。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