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始于立约

美国始于立约(covenant)。 今年的感恩节有特殊意义,因为 2020年11月是 “五月花之约” 签署400周年。五月花之约是一项自愿且具有约束力的约(covenant),承认并宣告顺服于神的自治原则,对整个社会具有深远的信仰、政治、法律和经济影响。 1620年在普罗温斯敦海港所开始的立约精神,树立起了一个在人类历史中的先例,即自由人立约,一个民自愿立约,以维持顺服于神的 “民间政治” 的自治。那在400年前开始的,后来在1780年费城的立宪大厅,当美国宪法被制定时,达到高潮。

并非 “神统治下的政府”

首先要看见,这是自愿 “顺服于神的自治”,不是 “神统治下的政府” (即不是“神权统治”)。

基督徒都知道,有一天,全地将由基督统治,那才是真正美好意义上的神权统治,没有腐败,没有滥用,没有任何负面意义。但是在基督回来之前,神并不计划在地上实行神权统治。

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恩典时代”,神要求一个人对神的信仰必须建立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否则神将不尊重也不接受这样的信仰。

神赋予了清教徒们如此的属灵智慧,能够看到这一要点。正是这一原则导致了美国宪法的制定,因为开国元勋们想要的正是 “顺服于神的自治”。结果,美国成为一个独特的国家,因为类似这样的政府在地球和人类历史上过去从未存在过。 就其社会秩序和政府形态而言,美国是神赐给人类的礼物。

美国的立国者几乎都是基督徒,但他们却主动决定要竭力确保对神的信仰应来自一个人的自由意志,而不是政府的强迫。他们知道,自治的人民有可能,甚至很可能,背离神。但是,如果一个民这样做了,那是他们为自己所选择的命运,他们最后只能面临神的审判。这将是一个生命的结局,不是,也不能是,一个政治结局。

当人们自愿抛弃一位恩典而慈爱的真神的祝福而执意随从谎言时,没有人能够强行阻止他们。在恩典时代结束之前,神也不阻止他们。

也不是没有神的纯粹 “自治”

但同时,五月花之约和后来的美国宪法是 “顺服于神的自治”,并不是没有神的纯粹 “自治”。对这一点的误解,是今天不相信神的美国人的错谬。他们随从人肉体的激情,想要 “没有神的自治” 。但岂不知, “没有神的自治” 不仅只是幻想,而且是谎言,在人类历史上从未被树立过,以后也永远不会。每当人们想要纯粹的自治时,他们最终总是会落到别人的统治之下,实际是神的仇敌魔鬼撒旦的权势之下。这是罪和罪人的天性所至,亚当子孙绝无可能靠自己逃脱的悲剧。

美国宪法旨在防止政府建立信仰,而不是防止信仰进入政府。 这是一个被悲剧性误解的原则和历史,到了一种程度,今天越来越多的基督徒为公开宣布信仰感到尴尬,尤其是在与政府有关的环境中。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不再懂得美国的独特性和所蒙的福。他们想要没有真理的自由,没有对错的公义,没有神的正义政府。他们将很快发现他们想要的其真实本质是什么。

罪败坏的实质和现实与重力一样真实和无法逃脱。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