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里的城和列国

启示录21章和22章中出现新耶路撒冷城和列国。这是永世,一般对新耶路撒冷城没有疑问,但我们会问:

为什么在永世里还有列国呢?

“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启示录21:4。

“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列国(原文 “列国”,和合本译为 “万民”)。启示录 22.2。

‭‭读经的人对这里的‬列国和君王有问题: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区别?

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小问题,有许多不同的解释,并且因为关乎到永世的形态,有相当的重要性。

对这一类有分歧的问题,最好不要一下子沉入其中一种理解。愿 神给我们启示到什么地步,我们就跟随到什么地步。如果暂时没有明确的亮光,也不必苛求。

有关这永世里的列国,的确是个谜。尤其是,列国的国民具体是哪些人,启示录并没有解释。然而有几点却是确定的。

几个比较确切的点

1,列国并不在新耶路撒冷城内

在城内只有服事神的人,他们得见 神的面(22章3-4)。在这一点上有常见的误解,因为有许多读经的人以为列国就在城里,在地位上并没有区分。这种理解在中文和合本对启示录 22.2的翻译中也体现出来,那里把 “列国” 翻译成 “万民”,很容易造成这种错觉。但实际上,那里生命树的果子是给城里的居民,而树上的叶子则是为医治列国的。并且城中的居民是主神的光亲自照他们(22.5),而列国则是在城的光中行走。

今天,神用基督的教会在地上,在列国之中,所预表的正是这个永远的结局,只是我们现今生活在一个被罪玷污的世界,而我们的见证也是残缺不全。但我们知道将来的要比现今的更荣耀。

启示录是使徒约翰写的,而使徒们对于 “列国” 这个概念有着一种非常清晰的定义和理解,而不是一个用来泛指地上人的通用词。“列国” 在旧约中指的是外邦人,而在新约中意思有扩展,但列国总是针对于一个作为反差的,而万民则是针对于一个选民作为反差的。今天,地上的列国眼睛所看的是那座巴比伦大城。列国以为自己是独立的,但实际上他们是在巴比伦大城的统帅和影响之下被迷惑。巴比伦大城使得列国喝了邪淫、大怒之酒,落在 神的审判之中(启示录14.8)。而在永世里,列国的拯救也正在于他们被放在了新耶路撒冷城的统帅和影响之下(光中),被引导。

这两个城是两个女人,完全不同的女人。不同的生命,不同的性情,不同的结局,跟随她们的人(列国)结局也是完全不同。

然而,列国最后归属基督并不是在爱中的主动顺服(只有教会,基督的新妇,有这个品性),而是在权柄之下被制服。

“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服列国。” 启示录 2.26。

“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列国的;” 启示录12.5。

这是两种不同的动机,也是两种不同的结局。但是如果我们以永远的眼光看就会同意:即使是被制服也比在叛逆之中被打碎毁灭强无数倍。

2,但启示录21章22章是永世,这里列国并不是没有得救、罪不得赦的罪人,因为那些人都已经和撒旦一起,被丢在了火湖里(20章),不在永世的列国之中。

3,并且,这里列国和新耶路撒冷城有关联,并不是分裂的,更不是对立的。这是永世和今世的一个很大差别。列国行在新耶路撒冷城的光中。地上的君王则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一个很难避免的结论

因此,在坚信圣经本身的高度内在一致性的前提下,很难不得出如下结论:

在地上的国度虽然被称为千年国,但最后却是进入永远的,并不在白色大宝座审判(启示录20章)的时候消失。这国就成为启示录21章和22章所说的列国。

并且,从对启示录比较直接的理解,那些君王应该就是在千禧年与基督一同作过王的人。在永世里他们继续做王。君王是生命的属性,并且要经过必要的训练和学习,因此不会随便在这里冒出一种君王,在那里又忽然冒出另一种君王。在永世里,君王是可以直接进入城里的,他们是城中的居民,既被称为神的仆人,也要永远做王(22:3-5)。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列国的荣耀、尊贵都被带来归与那城。这是在永世里的政权和行政的一个表现。

对于永世的这个形态,我们不得不承认是有些困惑的。这个困惑也和启示录21:27有关。那里说,“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纔得进去。” 这一句经文的翻译在字面上有局限,有可能让人望文生义,以为意思是那 “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 就围在城外,伺机要进去(但同时又意识到这个图画和永世似乎不太符合);也有人会因此以为这些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人就是列国中的民。

但是这两种理解显然是和启示录本身冲突的。因为在21章那里,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已经结束,名字没有写在生命册上的人,都已经被丢在火湖里,不可能还在城外寻找机会进去。沉沦的人在火湖里,他们不仅不能进到城中,他们也无法来到列国之中,在城门口城墙外伺机,因为在永远里有一个绝对的间隔。罪无法侵蚀,不再是一个主观的愿望和道德的要求,而是一个绝对客观的现实。

如此,21:27的含义是什么呢?

首先,21.27那里所描述的,并不是一个特定的动作和场景,而是一个永远的状态和属性,是从正面强调那城的安全纯洁之特征,而不是在负面指出外面的腐坏和污秽。

其次,这里并没有特指 “人”(原文中并没有 “名字” 这个词)。这节经文更准确的语气应该是: “在城里只有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凡带来污秽,做出可憎与虚谎的,都不可能进入那城。”  原文中 “污秽” 本身是一个动词,而 “可憎与虚谎” 前面的动词的意思是 “做出”,但都没有明确以 “人” 为主语,而是泛指不在城内的一切事物。

而 “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因此能进入城内的),除了本身已经在城内的,在这里只能指 “列国的荣耀和尊贵” ,与前面26节相呼应(“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于那城”)。列国能够产生这些符合生命册上所写的要求的荣耀和尊贵,也说出在永世里列国的属性和今天在地上列国的属性是不同的。

争议

对于启示录这些经文的解释很容易引起争议。尤其是,如果列国并不在城内的话,永世中就必然有两种等次的人,城内的居民和列国万民。在当今这个已经习惯了平权思想的社会,这样一个结局会使得许多人不高兴。

但是关键不在于这个结局是否符合人的思想和理念,而在于 神的意思是什么,神的旨意是什么。

首先,在区分城内的居民和列国万民之前,我们必须注意到启示录最后21章和22章那里的中心并不是这些人,而是那座城。这城是 神的居所,是羔羊的妻,是基督的教会。这城是蒙召的圣徒属基督的生命中所提取的特质构成的(这里不是圣徒的各格,在这一点上常常有误解)。这是 神在地上建造的核心工程。这工程发生在圣徒生命的经历里,凡属基督的生命特质都被建到圣城上。这并不是今天我们肉眼所看见的教会(人群、聚会或组织)。

这是 神的奥秘计划和工程秘密。历代圣徒已经被建造在城上的就从此永远属于基督,谁都挪不走。有人常常感叹在教会历史上每次美好的属灵复兴,最后都以衰败告终,以至于当前在地上的教会外面的光景如此败落,似乎神的旨意不可能实现。但是,在人肉眼看不见的背后,圣灵的工作不仅一直在持续,而且在天上是完全按照 神的计划被完成的,并没有失败和耽延。今天,那天上的工程即将告成,时间的终了已经是多么靠近,也许是超乎我们预料的。

就着这座城,凡把盼望放在基督里的人都有福了。

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才能看每个个人的各格在永世里的结局。这就涉及到城里的居民和列国的差别和关系。

有一点应该是清楚的:在永世里,在 神永远的国里,的确会有大小之分。这在主耶稣自己的话里边也曾指出。但是我们不要对此过度猜测,更不能在血气里争竞(如当初门徒的愚昧行为),这样做并非主的旨意,对我们也并没有好处。神国中大小之分既不会有这世界所常见的以偏见为基础的歧视,也不会按照人肉眼所看得见的所谓能力大小以及身份贵贱之分。

属天的荣光是按照基督生命的实际身量区分的。

的确会有不同的荣光。“这星和那星的荣光也有分别。” (哥林多前书15.41)。但荣光的区分将是生命属性和身量的客观区分。神不会把本来是同样的生命拿来,无理由或者以不正确的理由生硬的划分成不同的 “阶级”。 神做事的方式从来都是从里边做、在本质上做、在生命里做,不是在外表上和形式上。

除非圣灵亲自启示,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即使认真读经也不能完全把永世里的这些结局看得清楚。然而我们不能就着我们的先入之见,不顾圣经本身的高度内在一致性,轻易接受一种我们自己认为顺耳舒服的解释。

愿 神继续开启我这迟钝的人。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