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书,神和选民的对话

在读旧约时我们要注意到一个基本的特征,就是所有这些不同的书卷都描绘出耶和华和祂的选民以色列之间的一个对话和关系。即使是在历史书中,表面上是在讲以色列的事,实际上也是一个对话和关系。

到了先知书,这个对话关系就更加直接明显。

这个对话和关系是多方、多面、多层次表达的。神并没有选择直接和人说话,并且当时圣灵也没有降下来(旧约中,圣灵并没有普遍降下充满人是有原因的,但我们至少要明白这是 神的计划,并不是神的不周到),神就用了地上人所明白的许多人际关系做比方,用先知的口讲述出来。

这些用来比方 神和祂的选民之间的关系中,最重要的几个层面是:父亲与儿女之间的关系,丈夫和妻子的关系,主人和仆人的关系(包括君王和子民的关系)。

在所有这些关系上,以色列都失败了,伤 神的心。他们是不孝的子女,不忠的妻子,和不听话的仆人。

于是,当 神籍着祂的先知说话的时候,我们要看到两个非常不同的方面。

先知书所表达的两个不同方面

一方面,先知要诚实的讲出以色列的实际光景。这是为着人的好处。但这是何等样的苦言! 神的痛苦体现在先知心中的痛苦中,然而那些听到先知信息的人,不明白,不悔改,麻木不仁,更有甚者会被激怒,在愤怒之中弃绝先知,迫害先知。没有先知在以色列人中是未遭迫害的。

在新约,使徒行传第七章中,神用司提反的口总结了以色列的历史: “哪一个先知不是你们祖宗逼迫呢?他们也把预先传说那义者要来的人杀了;如今你们又把那义者卖了,杀了。” 使徒行传 7:52。

另一方面,先知来的目的,却不是向着以色列人申讨。先知来,告诉以色列人,虽然他们全然悖逆全然不忠,但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所保留给他们的是一个永远的盼望,这盼望存留在那被应许的将来要来的受膏者弥赛亚身上。

以色列人明白这个,但又不完全明白。明白是因为他们的确把他们的盼望都放到了要来的弥赛亚身上。不完全明白是因为他们并不认真听先知有关这位要来的弥赛亚的预言,就误解 神的计划。

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这位弥赛亚要以受难者来(第一次来)。他们不愿意听,就把自己的耳朵用手捂上了,拒绝听。即使听了也听不懂,并且先知的话会让他们极度愤怒。

新约,对话的继续

到了新约,神与以色列的对话不再以先知讲话的方式发生,而是以祂的儿子亲自行走在他们中间的方式发生。主耶稣与他们对话三年之久。我们都知道那个对话的最后结局。

主耶稣复活之后,神并没有来找杀害祂儿子的凶手算账。祂继续通过主耶稣的使徒和门徒们与以色列人对话。

这个对话中最激烈的交锋莫过于司提反向他们说的话。当他们听到司提反的话,他们更加愤怒,于是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们是对的,司提反是错的。用什么样的实际行动证明呢?他们亲手杀害了司提反。你也许问这是什么颠倒的逻辑呢?但问题是,这里并不是逻辑,这是人性,人性在关乎自己的本质,即罪,这件事上是完全没有理性的。人是在何等悲惨无望并且是该死的光景中。

这个对话的结局是何等样的罪证,再一次把以色列放到了该被定罪的位置。司提反自己很清楚这个后果的严重性,因此他在临死前,尽最后的力气做了那个祷告:他跪下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说了这话,就睡(死)了。使徒行传7.60。

但是 神却在以色列中留了余数,他们接受那位受难的弥赛亚,明白也相信他正是他们的救主。

不仅如此,这福音,要从以色列溢出去临到外邦人。

使徒行转第八章中那位埃提阿伯(埃塞俄比亚)的太监,就是蒙恩外邦人的一个先驱,也是一个过渡。他不是犹太人,但却皈依了犹太教。这让他有机会来接近 神的话。但是他拿着旧约却完全读不懂。那天,天使派腓利去给他解释他所读的圣经。他明白了就信了,并且受了浸。

何等稀奇,使得这太监的眼睛打开看见 神的救恩的,恰恰是旧约先知最冒犯以色列人的那些话,及有关受难的弥赛亚的预言。那天太监正在读的是以赛亚书53章: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象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以赛亚书 53.7。

蒙恩的人! 不被 神的受膏者所受的羞辱绊倒(冒犯),反而心被 神的爱打动并折服。

人的骄傲和自私是挡在 神和人之间最大的障碍,这从反面在这太监身上突出表现出来。神既把救恩藏在了祂儿子的降卑中,这把救恩的钥匙所能打开的心的形状,也必然与主耶稣的降卑相配。

“虚心(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马太福音5.3。

因为圣灵在地上终于造出这样的灵魂,他们听懂了 神和祂选民的对话,接受了 神所应许的救主耶稣基督,成了神国的民。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