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拿尼亚夫妇和基督的身体(教会)

使徒行传第五章,发生在亚拿尼亚和他妻子身上的事情(他们因欺哄圣灵而丧命),是令人震惊的。

首先必须要清楚,这是圣灵做的,不是人做的。当时教会并没有一个人为的规定说,卖地奉献的人必须全部奉献。一切都是自愿的。更不是彼得下令让人处死亚拿尼亚夫妇。是圣灵的所为(虽然圣经并没有说圣灵击杀他们,但是因为当时并没有任何人动手攻击他们,他们的死明显是一种对审判的反应)。

根据犹太历史记载,当时耶路撒冷城的人口最少有50万, 而在大节期中,加上外地人口可能达到100万。在使徒行传所记载的五旬节期间,当时相信了主耶稣复活的见证,并且在圣灵感动下形成教会的人数,大概只有1万,也就是人口的1%左右。圣灵为什么没有击杀另外的99%,而要击杀在相信的人里边这一对夫夫呢? 难道信了一半的罪,比完全不信的罪更大吗?况且在不信的人里边,还有人不仅仅不信,而且是积极公开反对迫害基督徒的,神为什么反倒不去击杀那些人呢?

这是因为,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不是一场政治革命,也不是一个宗教运动,而是全宇宙最重要的 “生命体” (living organism),基督的身体,教会的诞生。外面的世界,包括不信的和极力反对的,都不在这个“生命体” 之中,因此不在圣灵的关注之中。 圣灵在荫庇并全力保护着这个刚刚诞生的生命体(教会)。 这里要联想到当初主耶稣肉身来到这个世界,诞生在马槽里的情景。当时 神可以容忍马槽的一切肮脏和不利环境,但祂绝不会允许有任何有害的病毒进入那婴孩的身体。

亚拿尼亚和他妻子所犯的罪,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全部奉献,而是因为他们欺哄圣灵。

然而,圣灵只是在那个特定期间,即教会刚刚诞生的时间,做了这种显著的让人震惊的保护。从使徒行传中以及以后的教会历史看见,那一次的执行和示众是一次性的,以后再也没有以那样的方式发生。使徒们也并没有因为那次的事件就指定一个规矩,说将来也要如此。感谢主,他们看到圣灵的作为,他们跟随圣灵,俯在 神大能的手下,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发展一套宗教规条。

那是一个特别时期。教会刚刚诞生,正在成型。那时,在圣灵眼中的教会的属灵实际和外面眼睛看到的教会,有一种高度的一致性。换言之,那时在圣灵眼里的教会,和在圣徒眼里的教会,甚至在外面世界的眼里的教会,有着极其高度的一致性。这是圣灵为什么要在人眼前击杀亚拿尼亚夫妇的根本原因,因为圣灵不仅仅要在本质上保护刚刚诞生的教会这个生命体,而且要在每个人的眼里,为这个生命体的纯洁性做一个绝对性、原则性的宣告。当时众人心中因此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畏惧,连不信的人也敬重教会,正是这个宣告的效果。

神是轻慢不得的。

教会的属灵实质

从那之后到今天,圣灵是不是把标准放低了呢?

绝对没有。教会在本质上是属灵的。在圣灵眼中的教会永远都是一个属灵的生命实际,并不是人肉眼看到的作为一个团体和组织的所谓教会。 外面的标准,包括人什么时候可以算为基督徒,人能不能成为教会成员等等,都是人眼看得见的,但却只是人的做为,未必是神的作为。圣灵在人眼所不能见的属灵实际里亲手建造教会,从一开始到今日,都是如此。对此,圣灵一如既往,不允许任何虚假和污染进去。

在基督的身体里永远都没有亚拿尼亚所代表的欺哄圣灵的成分。到了永远里,当教会的实际在光中显明的时候,你就会看见,圣灵从来没有犯过一次错误,没有打过一次折扣。

对此我们岂能不敬畏?

可怕的是,今天甚至在许多基督徒的眼里,教会就是一个肉眼所看到的组织。于是就有人要在教会里边提倡 “公平” 并且要争取 “人权”,甚至连世界也要大胆宣判基督教会组织的不合理,要替一些人争取 “公平” 和 “人权”,或者要满足民众和当权者的政治要求等。

如果教会就是人肉眼看得见的人间组织的话,这一切都可以归为人间戏剧,虽有闹剧成分但也会有其合理成分。但是如果人里面的眼睛被打开看见教会的属灵实质,就会意识到,这里的可笑程度是宇宙级的(the cosmic irony)。

神在亲手创造这宇宙最高的生命体(基督的教会),但一个低等的生命体(即人,亚当子孙,不仅本来就低,而且是犯罪堕落之后降的更低),来指手画脚告诉 神说,这样做的不对。你可以想象当初耶和华创造亚当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一只爬行动物跑过来,指点神说你这样造的不对,因为从我的角度看不合理,那会是何等的荒唐可笑。但今天在地上有关教会政治的情景,如果从神的眼光看(教会属灵的实质),比这个还更荒唐可笑。

看见这幅图画,才能够稍稍明白一点诗篇第二篇那里,神为何发笑。

“外邦为甚么争闹?万民为甚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诗篇 2.1-4。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