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

和传道书一样,雅歌也是所罗门写的。这卷书在圣经中的位置也是完全独特的,初读的人可能会不理解这本书为什么会包含在圣经里。

如果这本书只是关于人间男女情爱的话,这是一组极美的爱情诗,有极大的文学价值。但是从旧约圣徒到新约的圣徒,从来没有把雅歌当成简单的人间爱情故事。无论我们能领会多少,进入多少,圣灵在雅歌书里边的启示是在完全不同的层面,是以人间最美好的爱情做为比喻,来表达神和祂的选民,以及基督和教会的关系。

这是全宇宙与人有关的最神圣的情感。

任何一个比喻,都是针对于一个本体和一个表象(影儿,shadow)。我们必须要清楚在雅歌比喻里边哪个是本体哪个是影子。基督和教会的关系是本体,而人间最美好最纯洁的男女爱情,只是这个关系的一个影儿。

本质上,神之所以让人间有这样美好的男女爱情,目的是为了作为一个比喻来表达神和祂选民的关系,以及基督和教会的关系。因此,在人间男女爱情中如果有任何的不纯洁,或者人对此的意念中有任何的不纯洁,都只是表明其中掺杂了人肉体的污秽和不洁,是影子的缺陷,不是本体的缺陷,我们必须完全将其切除,不要反过来投射到本体上,反而影响了我们对本体的认识。

因为这个原因,在犹太人早期的习惯里,一个人不到30岁是不可以读雅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本书里边有不好的内容,怕会败坏年轻人,实际上恰恰相反,是怕人心由于在年少血气中的不洁,反过来污秽了这卷圣洁的书。

但是旧约圣徒是在律法之下,而我们今天则在恩典之下。如果在律法之下的圣徒的心尚能够来靠近这爱情,我们在恩典之下的岂不更加容易贴近吗?

实际上,雅歌虽然很美,但如果从今天基督的教会在客观上所处的位置来讲,雅歌所讲的只是一个追求和经历的过程,并不完全够得上今天教会的客观位置。今天的教会是许配给基督的。她心中没有疑惑,只有渴慕。她在地上虽经过艰难旅程,但她和基督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任何误会和波折。因此,在这种意义上说,即使是雅歌里面最美的情感,也只能够表达圣徒个人对基督的渴慕和追求的主观经历,实际上还够不上今天教会整体作为已经许配基督的新妇所在的位置。这个位置是完全确定的,绝对的,这个绝对性不仅仅是新妇自己所得的好处,更是她对新郎的专一(devotion)。这是新妇对新郎爱的服侍(service in love),是新郎所配得的,也是新妇的价值之所在 。任何比这低的位置实际都是新妇的亏欠。愿基督的教会绝不在此位置之下。

然而,就着每个人的主观经历,我们和主爱的关系没有比雅歌所描述的更美、更深的。

这是书拉密女和所罗门王之间的爱情,出自所罗门自己的口。他所写的是 “心在爱中的状态”(the state of the hearts in love),其中新郎和新妇的对话交织在一起,如溪水流淌。他们的爱情故事尽管发生在一个环境里面,但这一对新人的心超越环境,进入自在。

雅歌并不是刻意讲给别人听的故事,而是爱情自己的私语,其中并不指明说话的是新郎还是新娘。译者和读者可以根据上下文的理解尽可能区分是谁在说话,以帮助理解雅歌中的对话,但我们要知道,这爱情中的新郎和新妇并不需要旁边的观察者听明白他们的对话。

作为读者,人会自然假设自己有一个作为旁观者的特权来判断,但这是天然人肉体的想法,在其中并没有和恩典连接的福分。然而一旦你的心和恩典连接,你马上就意识到你并没有这个特权。这里是圣地,你只有靠着恩典才来靠近,你不仅要除去自己的鞋子,并且要祈求主从天上降下火来,烧在祭坛上,完全弃绝人的凡火。

圣灵的心意不是要我们做旁观者,而是让我们以书拉密女的心和身份进入这爱情,认识我们的救主,爱他,也明白他对我们的爱,并反省我们是否配得上他的爱。

我们读雅歌的时候,因此不要掺杂人的疑惑和猜想在里面,比如所罗门有那么可爱吗?他对爱情有那么忠贞吗?他不是有许多妻妾吗?等等。如果我们这么想,我们就抗拒了圣灵的意念,错过了神在爱情这个宝贵的层面向我们的启示。

并且只有当圣灵带我们进入灵意,我们才能开始明白这个启示。雅歌是一个比喻。神虽然籍着人能看得懂的字句带我们进入,但我们不能按照人意停留在字句上,因为字句让人死,唯有圣灵让人活(The letter kills, but the Spirit gives life)。哥林多后书 3.6。

再一次强调:神不是借着基督向我们启示爱情,而是借着爱情向我们启示基督。圣灵既然知道基督的丰富,也知道我们与主关系的丰富,认为有必要从雅歌这个独特角度启示此丰富,因此我们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渴慕。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