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

传道书是在圣经中一卷非常奇特的书。有些比较敏感的基督徒读传道书甚至会感觉有点别扭。引起这种感觉的原因,常常是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神的启示有历史的次序,有层次以及结构。如果错把整本圣经当成平面并排的一系列书,以为这些书卷呈现的是独立的、平行的没有层次和结构的教训,就会感到传道书里边的消极世界观和人生观似乎和新约格格不入,从而产生困惑,甚至反感。

但传道书是对人的问题的一种 “诊断”,而不是“药方”。

因此在传道书里边并没有明显的拯救和福音。传道书启示的是亚当的子孙在这个被罪玷污的世界中所面临的人生困惑和问题。这些困惑和问题,就着一般人的生活经历来讲,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但如果是从随便一个人的经验里边写出来,别人如何能够信服呢?我们会认为,那人的经验是他个人特殊的经历,他对世界人生消极的认识是因为他的态度不对,或者就是因为他自己无能才会这样悲观。

然而神知道人需要这个“诊断”,免得人对他所面临的真实光景有任何的错觉和幻想。

传道者的资格

为了让这个 “诊断” 具有其绝对性和普遍性,神选了一个特别的人,此人在所有人中是独特的,有唯一的资格。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令人信服的写出传道书,就必非此人莫属。

这个人就是所罗门,以色列鼎盛时期的君王。他的资格包括:

1,唯一从神那里直接领受了智慧的人(不是他出生的时候就有的天赋,而是神特别专门直接赐给他的特殊智慧)。

2,在一个王国最昌盛时期作伟大君王,不在一人之下。

3,人能够拥有和享受的,从权势、财富、智慧、能力、尊荣、名誉、智力、知识、美貌、情爱、享乐,应有尽有。

于是,当这样的一个人最后说:“虚空,一切都是虚空” 时,世上所有的人都应该停下来认真想想。

传道书和智慧

从某种意义上说,传道书是神在一个特别预定的人身上所做的试验,为了显明这世界和人的真实光景。传道书不是神要人就其生命本质和与神的关系得出的最后结论,而是要让人看见,如果没有在基督里救赎的福音(这福音在传道书里是隐藏的),人在世上的经历一切都是虚空的。一个人如果对世界和人生有不同的结论,只不过是因为他并没有经历和看到其背后的实质。

传道书在一定程度上是箴言的反面,尽管两卷书的作者是同一个人,即所罗门。 然而这两卷书都是神用来向人的启示。箴言中启示的是一位君王的儿子,其身处在一个由各种关系所定义的环境里,向神、向国、向父母、向家庭、向邻舍、向众人,向自己都负责。在那里,“生命的意义” 不是这位儿子需要深入探索思考的命题。他的身份和关系已经前提性的赋予了意义。他必须有智慧行走在神量给他的环境中,这是他的义务,也是他生命价值之所在。然而在传道书中,是一位独立的人,一个单独思考和探索的人。神还在那里,这人知道,也并没有背离神,但这个人却在神所量给他的疆界里对生命的意义做了一次没有其它假设前提之约束的彻底询问。

有些人认为箴言是所罗门在还有智慧的时候所写的,而传道书则是他在年老失去了智慧时写的。这是对神的话的误解,也是对神在所罗门身上所做的工作的误解。

神并没有掩盖所罗门在晚年所犯的错误,但是神却把那些错误和传道书分开了。所以我们不要因为所罗门晚年所犯的错误就轻看传道书。

写传道书的所罗门恰恰正是那位保留并使用了智慧的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2.9)。正是他的智慧,使他能够判断他一生在地上所见的万事。这是神所赐的智慧,在基督里的福音还未被启示之前,智慧透过这人的眼光(而不是神自己的眼光)来看世界和人,所得出的结论。

传道书写的是这智慧人在地上诚实的经验,他尝试了在日光下的万物,试验了一切一般被认为应该能够使人满足和喜乐的万物,以及一切靠人的能力可以从中享乐的手段。

试验的结果,他发现一切都是虚空,让人烦恼的虚空。人为了使自己高兴而竭力拥有地上事物所做的一切努力,无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以及无论到达什么样的程度,结局都是虚空。 人生犹如一棵坏了的树,其根部有使其腐烂败坏的虫。

人肉体和眼目(包括身体和魂)的愉悦并不能使人满足。甚至,就连一个希望通过非同寻常的正义来确保这个世上幸福的理想(就人自己而言,还能有比这个更美好的理想吗?)也无法实现。 邪恶在那里。在这样一个世界上,神的政权并未被实施以确保人在这里的幸福。 并非说神完全不以善恶报应管理这个世界。实际上无论从箴言还是人在地上的实际经历都告诉我们,神会保守那些遵循祂的命令的人。但是当人所追求的幸福是从“下面的事” (属地的事)中生出来的,神并没有承诺在地上对这样一种盼望和努力做完全保障,因为神并没有向这样一个属地的价值体系投资。神所有确保的投资,最终都是向着天上的事,即那上面的事,永远的事。

传道书和福音

传道书没有暗示我们死在罪恶之中这个事实,也没有启示福音。 虽然传道者指出,就我们周围的事物来讲,没有什么比享受神赐给我们的事物更好的,但这不是福音,也不是神最高的生命法则。 他诉说了人生的虚空之后,承认对耶和华的敬畏是人的全部意义,是人在世上行走的基本法则。许多人看到传道书里作者这一点相对正面的结论,就以为这是传道书里所传的福音,觉得这些话给传道书留了一个“属灵的面子”。然而这不是福音。认识耶稣基督救赎福音的人知道传道书里说的不是福音。

和律法一样,传道书中对神的认识仅仅是羊圈,神用来把羊(人)圈住,暂时保护羊的安全,只等到牧人来到。那时牧人还没有来。

于是,关于人在地上的快乐,神在所罗门身上所做的试验得出的结论是确切的:亚当的子孙,人,已经无法获得真正的、永久的快乐。 即使有一点欢乐,也无法保留,凭他自己的能力不会使他真正心满意足。

神赐给人传道书,并不是为了让好奇的人了解所罗门这个特殊人身上发生的有趣故事,而是以所罗门这个让人不得不佩服的 “样本” 来说出所有人的真实故事。

因为,既然这是王的经历,“在王以后而来的人还能做甚么呢?也不过行早先所行的就是了。” (传道书2:12)。

如果我们明白神在传道书里通过所罗门所得出这个结论,我们就更加感恩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所得的救恩。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传道书1.9),这是真的。。。

直到有一天,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 (约翰福音1.29)。

羔羊是全新的。但这新的不是从地上生出来的,而是从上面(天上)来的(约翰福音8.23),并且虽然对地来讲是新的,但却是天上永远就有的(约翰福音8.58)。这全新的虽然来到地上,但却不属于日光之下的事务,因为祂才是真光。人并不是凭着日光看见祂,而是凭着祂看见一切。

和所罗门相比,羔羊才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示录 5.13)。所罗门曾在地上得了尽人所能得的所有这一切,并且就着神赐给他的身份和恩赐,他所得的并非不合法。然而他的生命最后却暂停在传道书里,以虚空为标题。事实证明亚当的子孙并不配得这些。这不是一个主观的定罪,而是客观的结论,是以这世上最好的样本做实验所得的结论。是所罗门的智慧,才看到人生虚空之真相。

但今天,如果我们看懂了传道书,我们就不会停在那里,而是要跟随羔羊,进入福音,走在新约的启示中,直走到最后荣耀。那里没有虚空,惟有神在耶稣基督里的丰富。

“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  以弗所书1:18。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