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卷和最后的福音

启示录第10章出现一个小书卷。“[大力的天使] 手里拿着小书卷,是展开的。” 启示录10.2。

“我从天使手中把小书卷接过来,吃尽了,在我口中果然甜如蜜,吃了以后,肚子觉得发苦了。天使对我说:你必指着多民、多国、多方、多王再说预言。” 10:10-11。

读经的人常常会好奇,这个小书卷和前面七印封严的书卷有什么关系?对此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比如说两者其实是同一卷书,也有说小书卷是完全单独的另一卷书,也有说小书卷是书卷的其中一部分。

但是在这种猜测之余,可能更重要的是要注意小书卷本身的特征和属性。

首先要注意到展开的小书卷与旧约的关联。

但以理书12.4 和以西结书 3.1-4。在那里,但以理的书卷是封闭的,而以西结的书卷先知以西结虽然吃了,但是他的使命是讲给以色列家。

到了启示录,这一切是关联的,但是改变了。这里的小书卷是展开的,约翰吃了,并且要指着多民多国多方多王再说预言。 这里这个 “再说“ 是一个关键词,因为这和旧约的先知书关联起来。

其次要注意到小书卷是在第七枝号吹响之前出现的,并且是与第七枝号直接相关的。 启示录10.7 那里中文译文可能会给人一个错觉,好像第七号在那里已经吹响了,但实际上那里是一个预告。第七枝号是在11.15才开始吹响的。

小书卷出现之后所启示的第七号在启示录里占了大量篇幅,实际上从第10章一直到第22章都是第7号的内容。

可以说,在那里,约翰因为接受并奉命吃了小书卷,领了使命,是他写下启示录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启示录第一章,主对约翰说,“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 (1:19)在第4章,天使对约翰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 (4.1)。因此前三章是现在的事,从第四章开始,之后是以后必成的事。

但到了第十章,天使又对约翰说:“你必指着多民、多国、多方、多王再说预言。” (10:11)。

因此,启示录的前三章强调的是现在的事(并非只是约翰在世时的教会,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从第四章开始则是预言,是将来要发生的事。

如果只读启示录前一部分的话,你会觉得启示录完全是写给教会的,但是从第10章开始,就看见启示录也是写给多民、多国、多方、多王的,一方面是警告,但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福音的机会,最后一次悔改的机会。

这最后的福音出现在第七枝号吹响之后和七碗中的第一碗倾倒之前,中间的那段时间。到了七碗(注意不是最后的第七碗,而是整个的七碗)的时候,地上已经完全没有悔改机会了。那是神和羔羊在忿怒中完全的审判。

为了世人最后的悔改,神为他们准备了两个见证人(11.3)。这里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即一个完全的见证,让人无可推诿(“二” 是见证的数字)。

然而, 那时候,悔改的人一定是少之又少。从启示录11章可以看见,那时地上人的心比以西结书第3章里的以色列全家的心还要硬。

在那个时代说预言做见证的人,会深深的明白为什么那小书卷吃到腹中里是苦的。

有人打比方说,福音是良药。但严格来讲,这样的比方并不准确。福音不是良药,福音是十字架。良药是治病的,而十字架是要命的。但十字架是两面性的。

良药是苦口的,但是吃进去在腹中并没有苦的感觉。福音却是两面性的。那位传福音的人(保罗)曾经说,“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哥林多后书4:12)。 对那单单得了福音好处的人,是生在他身上发动,福音对他来讲,也许一开始在口中有点苦涩,但是吃进去却是甜美的,就如良药一般。但是对那传福音的人,他要面对十字架的苦,在里边有一种苦,是对付自己肉体的苦(这苦是十字架治死肉体的工作),向外也有一种苦,即他要面对人心刚硬抵挡福音的苦(这苦是十字架忍耐的工作,但最后只能在神的审判中被了结)。

启示录中,从第10章约翰吃了小书卷之后,到第16章七碗开始,中间的篇幅很长,这里不仅是争战,也是神最后的忍耐。

到了第14章,神让天使最后一次宣告福音:

“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 14.6。

读到这里我们常常会不以为然,觉得神不是一直都在宣告福音么,为什么到了启示录接近末了,还要特别由一个天使出来,煞有其事地再做一个宣告,好像福音是个新鲜事一样。

其实这里发生的事情和人的感觉恰恰相反,因为那里是神最后一次宣告福音。那里不是福音的开始,而是福音的结束。这个事实应该是让人心颤抖的。

因为,七碗即将来到,神的审判,最后的审判,即将开始,那时候人连悔改也没有机会。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