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和他的朋友们

圣经中所有的书,都不是因为先发生了一些事,神觉得有点意思就记录下来,并且放到圣经里。

所有的都是按照 神的计划完成的。神的计划就是要让这暂时比天使微小一点的人在耶稣基督里得着 神儿子的名分,让 神自己的荣耀得到称赞。

所以圣经里每一本书都是 神在巧妙的启示祂的这个计划以及祂和人之间的关系。

在约伯记里边,我们看到约伯如何在一个非同寻常的遭遇之中最后更多认识 神。而约伯的经历和启示并非只是关乎约伯自己,而是关乎 神对全人类即亚当子孙的计划。(见 约伯和天国人)

因此,约伯的故事以及其中的启示与我们今天每一个人都有关。这个关系的深度和高度远远超过平常人所想的。如果今天我们读约伯记只是看到一个教人如何面对苦难的“励志”故事,却看不到人和神之间关系的最根本处,以及 神在耶稣基督里拯救人的计划,我们就错过了这本书中的启示。

同时,约伯的故事也并非只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本身。

约伯记中,约伯和他的朋友们之间的对话占了极大篇幅。他们是约伯的 “环境”,是约伯的自我以及良知的回声(echo)和镜子。从某种意义上说,约伯的朋友们实际上是约伯所遭遇的考验中最难最高的顶峰,因此带着其独特的启示。

一个人独自在 “人际真空” 中能过得去的遭遇,在朋友面前却未必过得去。虽然在平时的生活事务上,我们都知道朋友是我们的帮助,这是真的,但是由于人的自尊和骄傲,人最难过得去的,实际上是他在朋友们面前的“审判”。对于约伯来讲,这个审判不仅仅是社会审判(social judgment)也是良知中的审判。

这里说的意思,不是平常人所说的被朋友离弃,而是相反,正是那些忠心的朋友,最正直也对你最尊重,你平时也最尊重的人,如果 神把你的实际遭遇和光景透露在他们眼前,那才是人一生祸患中最难扛得住的考验。因为你要是像约伯那样的话,你可以受得了遭受个人损失,但却受不了正直朋友的审判。

约伯不仅仅经历了丧失财物儿女的祸患,他最大的难关是当他这一切遭遇都被全然曝露在他亲爱朋友面前,并且被正直的朋友审判的时候。

人对 神公义的无知前提

我们要看到约伯和他那几个正直的朋友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承认 神是公义的,并且 神有权利在地上在人身上施行公义。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是对的。

但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对下面这个根本问题的认识不同: 神的公义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地上在人身上体现出来的?

约伯的三个朋友代表着人在良知和经验里边对 神的认识。他们对在天上的 神并没有直接知识,所以他们就由自己对公义的理解在心里形成了一个前提。这种前提在地上所有在人自己里边寻求公义和真理的人心中是共同的,但却是错误的。

这个错误前提是:既然 神是公义的,那么在地上人肉眼里边所能看见的一切因果和报应,就一定是 神用以施行所有公义的整个政权(government) 的全部体现。也就说,他们以为在这两者之间一定有一个一一对应的完全等同关系。

从这个错误前提,他们于是就得出一个简单又必然的错误结论:既然神一定奖赏义人,惩罚恶人,因此当一个人得福气的时候一定是因为他的公义所得的奖赏,反过来当一个人遭受灾祸的时候,一定是因为他里边有不义所得的报应。

这只是这个错误前提的正面命题。撒但可以让人从这个前提下堕落的更远。人在地上生活的经历中,会越来越发现这个命题和他们的实际生活经历是矛盾的。但人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心中还有残余良知的人会竭力抓住一点点这个前提,无论心里感觉到有多大的冲突都尽力坚持。但很多人却会放弃这个前提的正面命题而进入其反命题,就得出一个相反的结论:既然在地上看不出明显的“赏善惩恶”,所以根本就没有神。

这正是撒但所要的。人在这个更加堕落层面的故事是撒旦得逞的故事,是人已经落在罪的辖制之中,成为罪的受害者,又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情景。

但是,这并不是约伯记所涉及到的层面。在约伯记中,人的底线是约伯的朋友们。

约伯的朋友们虽然并不真正的认识 神,但他们代表着人的灵魂向着 神的起码位置:即在直觉和良知中尚在坚持抓住 神。他们的话语和思想,虽然有对 神的误解,但却是一个人能对人生意义按照尚存的良知来探索、思考和考验的极高境界,人类历代那些不认识 神的哲学家思想家,实际上并不能超过约伯朋友们的范畴。

约伯的朋友不仅仅敬重约伯,而且非常爱他。但是当他们看到约伯所遭遇的,他们就无法不得出一个结论:约伯一定是因为他里边的不义而遭了报应。

但我们今天读经,从约伯故事的起头,就知道这种认识是不对的。

对约伯来讲,他故事的起头恰好相反,是因为他在地上显出对 神的敬畏,才引起了天上 神与撒但之间的一段对质。撒但认为约伯的公义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利益,是经不起考验的,所以就大胆在 神面前挑战约伯。撒但实际是挑战 神,因为就亚当和他的子孙来讲,撒但的目的是要 神不得不接受一个不幸的事实,即撒但已经成功让罪进入亚当和他的子孙,人已经彻底败坏,人心中已经再也不会有真正属于 神的位置。

但是 神对约伯早已有祂自己的观点和结论。约伯是 神计划和启示中的一部分。神既然许可撒但把灾祸带给约伯,神心中一定是有数的。(见 约伯和天国人)

约伯自己在祸患中反省他自己的行为,他最后认定他自己并没有像他朋友所指的那种不义。

他对自己所下的这个结论,既是对的也是错的。他在外面的行为上也许是无可指摘的,但他却并不真正认识自己,更不认识神。如果他些许认识这一点,他就会立刻知道他在生命的本质上是一个罪人,而 神是何等的伟大圣洁和奥秘。

但是约伯对自己反省,就对他朋友对他的指责愤怒反驳。他的愤怒并不是无理的,更不是犯罪,因为他有事实根据,他知道他朋友对他的无端怀疑是不对的。

事实上,他和他的朋友都不知道,约伯朋友们的态度,是无意中站到了撒但控告的位置上来控告约伯,只是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

然而,除非他们认识 神在基督里的恩典,他们作为正直人良心的代表,却并没有别的位置可站。这就是地上一切人被掳的良知所处的困境。

真相

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都没有明白事实的真相,就是: 虽然 神一定要奖赏公义惩罚罪恶,并且这是 神计划的一贯思路,但 神的计划却不是以人所想象的方式完成的。

这地 (this earth) 只是在时间中 神执行祂永远旨意的一个阶段场所。

在地上所发生的,包括所有的经历、遭遇和报应,并不是 神公义政权的完全体现。完全的体现将来要在天上时间终了的时候,即时间满足的时候,才会显明出来。

今天的地上,在时间中,只是 神的智慧渐渐被启示在人心中的一个过程。这背后是 神工作的奥秘法则,绝对不是人所想象的那种表面的因果报应。

今天,天国,神的国的政权是从那在耶稣基督里得了新生命的人里边,一点一点一个人一个人显明出来的。

约伯不是终极答案

我们读经要意识到,约伯不是 神对人的一个终极答案。约伯是 神那时即将要借着亚伯拉罕开始的一项救赎行动的预备。神对人的终极答案最后是在基督里边才可以找得见。

约伯是在基督来到地上之前,并且 神在以色列身上开始工作之前,一个正直人在 神面前位置的代表。

对于这个人,神给他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神承认他的正直(他心中的良知和行为),但 神要他认识到他自己的无知,并且意识到 神的无限和奥秘。

约伯被 神所承认的正直,并不是体现在他生命的完美(即无罪)上,而是体现在他里边对神的一个基本良知和信心以及他真心的遵循上。

因着这个原因,我们就看见约伯的三个朋友,尽管他们都是很正直的人,但他们对 神的认识却是错的,而 神出现的时候就指责他们。

以利户,神的 “翻译”

而同时,我们看到在约伯的朋友中,最后所出现的第四个人,即以利户,神没有指责他。

以利户与约伯其他三个朋友的区别,在他出来讲话之前,就已经显明。在约伯记32章2~3节那里说,以利户向约伯发怒,因约伯自以为义,不以 神为义。他又向约伯的三个朋友发怒,因为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只是无端定罪约伯。

以利户眼里清楚看见约伯和他三个朋友各自的错误。他们的错误虽然结论不同,但是根源都是因为对 神的无知,或对 神的误解。约伯一方面知道自己的行为清洁又敬畏神,不可能直接控告 神不义,但是由于他对 神的神性和计划的无知,导致他无路可走,面对自己遭遇无法解释,就自然进入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自义里边。但他的自义逃不过他的三个朋友的眼目,更逃不过以利户的。同样,由于对 神的无知,约伯这三个朋友就对约伯定罪。中文和合本圣经这里翻译为 “以约伯为有罪”,可能会让人产生疑惑,因为既然约伯自义,他的三个朋友以他为有罪,有什么错呢?但是这里所说的定罪不是针对约伯的自义,而是更深的定罪,并不符合约伯在 神面前已经呈现的事实,实际是和撒旦的控告站在一起,尽管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是如此。

所有这些都在以利户的眼里,看得清楚。

以利户在原文中被称为是 “翻译“,也就是说他是 神和约伯之间对话的 “翻译”。

在祸患熬炼中的约伯,虽然对 神还存有最后一点点的信心,也对自己的良知存有最后一点点的防守(即没有完全被击垮),但由于他对 神的无知,他和 神之间却无法对话和沟通,就像他们彼此讲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一样。

于是以利户就来做 “翻译”。

今天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与 神有任何一点点的沟通,首先靠的是圣灵在背后的 “翻译”,同时 神也借着基督的身体即教会,用多方多面为我们 “翻译”,好让我们听得懂祂的意思。

然而,这种能做好“翻译”的使者是何其稀少。“一千使者中,若有一个作传话的与 神同在,指示人所当行的事, ” 约伯记 33.23。

以利户讲话之后,神才亲自出现。

神向约伯显现,但祂的计划仍然隐藏

神出现后所告诉约伯的,并不是祂全部的计划。神只是显明祂是谁,让约伯知道,祂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让约伯在灰尘中承认自己的无知和罪,俯伏在 神面前。

神最后对约伯的赐福,是 神对一个在 神面前被称义的人的奖赏。那里在物质上的赐福,仅仅是生命和属灵赐福的一个表征。这些都是在预表意义上的,那时基督还没有显现,人在 神面前称义只不过是一个表征。

唯有在基督里我们才因信称义。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意识到约伯记最后几章中 神亲自向约伯所说的话,虽然是至高 神的启示,但并不是 神最高的启示。这里的启示必须放到整个圣经的框架下,在 神永远的旨意里来看。这旨意是在新约里,靠着耶稣基督才启示出来的。

义人的位置

同时,在约伯所有的遭遇之中,我们要注意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即虽然他原来所有的儿女都死了,但是他的妻子却还活着。当然他自己也还活着。

这里的结果,有着非常基本的属灵含义:

在旧约中,妻子代表着人的位置(position)。丈夫和妻子是合为一体的,代表着同一个利益,同一个见证和同一个位置。这在后来的亚伯拉罕身上,以及以撒身上,也都是同样的原则。而儿女则代表着人的工作、见证以及奖赏。

今天,在基督里边的人也是这样。我们的工作、见证以及奖赏可能是不完全的,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有可能会遭受摧毁性的打击和毁坏,但你的人,即你里边的生命,以及你在基督里可以站在 神面前的位置,却永远在 神的保守之下(见罗马书 8.33~39)。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