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

一位亲爱的弟兄生了病。在重症病房 (ICU) 病床上,他思想主的话。 想到自己的各样经历; 想到另一位与他一起得救同蒙天召但现在同时也生了重病的弟兄的经历;想到弟兄姊妹们;也想到自己肉身的家人。

弟兄在病床上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心里关切其他弟兄姊妹们和亲人,怕所爱的人或许因为他和另一位弟兄的经历,会害怕,错以为信主追求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保罗在殉道前写给他灵里所生所爱的儿子提摩太的话,进到弟兄的心里:

“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原文:“被主所囚的” 或 “主的俘虏”)为耻.总要按 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  提摩太后书 1.8。

“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 神的道、却不被捆绑。” (2.9)

这是为父的保罗在监牢中带着锁链所说的话。

弟兄说,他不是自高自以为是保罗或是提摩太。 但他对 “不以福音为耻,不以见证为耻,不以被囚的为耻,” 有了切身的体会。

弟兄在信中交通到,在人眼里,似乎保罗一生为着主,结局却不是人所羡慕的,甚至亚细亚他所竭力奔跑事奉的教会都离弃他了。 他自己也被关在监狱里,即将被杀。

“像犯人一样” 中 “犯人” 一词,在躺在ICU病床上的弟兄眼前突然明亮起来。弟兄在信中解释到,新约圣经中这个词只用了两次,一次用在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犯人,第二次就是用在保罗自己身上。 犯人,malefactor,是因为干了不好的事而被捆绑。 保罗在这里说,在别人眼里,他就如同那个和基督同钉十字架的犯人一样。

由此,弟兄在信中说,“我们在地上的生活不论长短,像一台戏,演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但不要忘记了编剧,制作,导演乃是 神。 见证不仅活在人面前更是活在 神面前。 ”

“但 [那好像犯人的] 保罗却得着了公义,生命,荣耀的冠冕。”

感谢赞美主。

成了一台戏

的确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哥林多前书 4.9)。  众人都在看。

在这台戏里重要的一幕是:得胜的君王正在举行一个夸胜的游行(procession of triumph),游行队中有向大众市民公开展示的那些被俘虏的敌人,作为被征服的标记。俘虏被明明的公示, 在夸胜的队伍中,所有的自尊都被剥夺,所有的骄傲都被击碎了,唯一能显示的就是征服者的荣耀。

街上的人都看见这些俘虏,就说:“看他们这些人,他们原是何等强悍的人,但是今天都做了基督的俘虏。”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 2.14-16(并歌罗西书 2:15)讲到这个夸胜的游行队伍。中文圣经翻译为 “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籍着我们在各处宣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其实圣经原文的意思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都把我们放到他所率领的夸胜的游行队伍里,来显扬认识基督(the knowledge of Christ)的香气。

保罗并不是在讲 “基督让他可以夸胜”(这是常见的理解)。保罗是讲,神在基督里夸胜,而他保罗被放到夸胜的游行队伍中被示众以显扬基督。

保罗的意思在上下文中就更显明。前面一节经文刚刚提到他在特罗亚和马其顿的经历,在特罗亚主为他打开了福音的门,但是他却因为没有遇见弟兄提多,就心里不安,便离开特罗亚到马其顿去了。如果只看他自己手中的工作,他所经历的这个转折是从得胜退到挫折。但保罗却在灵里的眼睛看见,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被 神放在基督夸胜的游行队伍中。基督自己已经得胜,是一个不可变的事实。率领这个夸胜游行队伍的是 神自己,而他保罗能在其中,不是显扬他自己,而是让 神籍着他显扬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

并且他之所以能够显扬基督的香气,不是因为他自己凡事顺利,凡事成功,而是因为他无论在何种情景中总是忠实于 神的话,总是出于诚实,出于 神,在 神面前凭着基督讲话 (哥林多后书 2.17)。

在保罗眼里,他首先看到自己是在那些俘虏的队伍中。他是被基督征服的。

同样的香气,不同的结局

同时保罗又说他像是在夸胜游行中被焚烧发出香气的香料。他自己被烧了,被消耗了,甚至没有人看得见,但是却发出香气。

这香气向着 神是基督的馨香,但是向着人却有两种不同的含义。

古罗马时,在夸胜的游行中所发出的香气中,俘虏的结局被宣告。那些俘虏被分成两队,一队要死,另一队则要活。

同样的香气,对不同的人却意味着不同的结局。

今天,在福音的见证面前,同样的见证,即同样的香气,对观看的人(即看到见证的人)却也显出两种不同的结局,因为虽是同一个见证,但是在不同观众眼中心中却有不同的解释和反应。

保罗说:

“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 这事谁能当得起呢?”  哥林多后书2.16。

这事谁能当得起呢?

的确,这事谁能担当得起呢? 唯有那俘虏,被俘虏的人,无论是不是自己的意愿,无论自己还有没有力量,都得担当。

谁愿意做这样被羞辱的俘虏呢?人人都愿意做得胜的官兵,在荣耀的队列中,即使当不了首领,也愿意是一个骑在马上与首领同行的长官,或再退一步是个护卫也行,就算是一个小小士兵,也是比那被示众的俘虏好得多。

但是,主今天在地上的夸胜游行,并不是最后在天上的庆祝。到了那日,所有得救的人都在主得胜的这边,共同庆祝,同得荣耀,让所有受造包括天使都见证并羡慕。然而今天在地上,在时间中,基督凯旋的队伍,既需要与他一同继续争战的将士,也需要显明基督征服能力的俘虏,也需要让人看不见,但是被焚烧而发出香气的香料。

保罗说他就是那个俘虏,他就是香料。

他没有意思要求哥林多人和他一同都站在俘虏的地位,或与他同样作为香料被焚烧。他只希望他们作为观众成为他所受羞辱的受益者,他只要求他们在他身上看见基督的能力,并且闻到基督的香气。

观看的人

在为生病的弟兄们的祷告中,除了惦记弟兄们,也惦记那些在周边观看的众人,他们多是亲人,肉身的亲人和 神家的亲人。

我听得见仇敌诽谤的声音,甚至其腔调和内容。

和弟兄自己一样,我甚至也害怕其中必有人会中了那诽谤的毒钩。

哦,那些没有信心或者缺乏信心的 “观众” (但愿他们是极少数)多么需要保护,但我的心却没有足够的爱和足够的力量达到他们。。。

不由得更加惊奇在罗马书第9章里的保罗。

愿舍命的使者

在罗马书第7章里边的保罗,可以靠着基督夸口自己的失败软弱;第8章里的保罗可以靠着基督夸口自己的得胜。 但这第9章里的保罗算什么呢?

“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罗马书9.2-3。

常常感到,这第7章第8章里的保罗,虽然我的经历比不上,但我至少明白也认同;但是第9章里的保罗对我却是陌生的,我的情感不与他认同,虽然知道保罗是对的,也是真实的,倒是我的虚假让我摸不着保罗的真实。

但保罗就是保罗,他没有别的办法,也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他是基督的俘虏。

保罗那句话,“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不是在表述一个客观真理,而是在讲他自己的一个主观心情或心态。

保罗为什么要在这里忽然表白这种心态呢?因为他是 神的使者。神派他来,为了和 神所爱的选民即以色列说好话。他是来讲和的。以色列人正在或者已经失去救恩!而她自己却不知道,更是不以为然。主不为此愤怒,祂只为此担忧,于是祂就派保罗来求情。

在基督升天之后,神在地上还能为犹太人找到比保罗更好的 ”求和使者“ 吗?

犹太人不信,也不信任,结果就把他们自己放在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从保罗这边看 (也就是从 神看,因为保罗是代表 神的),他需要以色列人信任他,不是为了他的好处,而是为了以色列人的好处。保罗像哄一群无知但却在悖逆之中把自己即将置于死地的小孩子一样,告诉他们他不是来害他们的,也不是在骗他们,而是来告诉他们事实真相,为拯救他们的。

为了让犹太人相信他是真心的,保罗就做了那个极端的表白。那个表白所指的结果(与基督隔绝)在真理上讲是不可能实际发生的 (保罗自己在第八章刚刚阐明了),但却是保罗的爱心和真心最准确最极端的表达。保罗再找不出更恳切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爱心和真心。

保罗的爱是基督的爱。基督爱我们的爱,在十字架上,那个时刻,实际上曾面对着祂与父神隔绝的痛苦。就那个时刻来讲,那个隔绝是真实的。只是 神的大能否决了死亡的力量。

神的恩典,藉着祂的使者表达出来,我们就看见一点点祂爱之切之深。

神要我们 “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 腓立比书3.16。但人无论到了什么地步,我们与基督的爱都不会分离(罗马书8.39)。

虽非保罗,但同为俘虏

弟兄说的对,我们不是保罗。 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台戏,角色是主所指派的。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基督的俘虏,如果在基督夸胜的队伍中被示众是有福的,被焚烧而发出基督的香气是有福的。

反得坚固

同时,在那些周边观看的人群中,那些看见基督得胜的荣耀,就把赞美归向神的人也有福了。 他们并非没有听到仇敌撒旦借此诽谤 神的恶语。但他们不听信诽谤的谎言,他们不上当,因为他们的心不一样,他们得了一个新心,他们是被拣选的人。

他们反倒因着弟兄所经历的患难得了坚固。他们每个人里边也都有两等人,这等人是旧人,因为闻着基督的香气就死了,那等人却是新人,因为闻着基督的香气就活了。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