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宇宙和人类命运的夜晚

起初 神创造天地又创造人,从始祖亚当夏娃开始。人犯罪堕落远离神,陷在罪中,落入死亡桎梏,完全丧失原本 神赋予人的荣耀和盼望。

神的计划

但是在创立世界之前,神就早已对一切有先见,做了拯救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神的儿子要道成肉身,亲自来到地上,取人的样式,替人的罪,并且为了人的命运而战胜死亡。

2000多年前,耶稣来到地上,用各样神迹证明他就是那原本被应许的救主,道成肉身的 神子,并接受魔鬼撒但的试探也接受人的检验,被证明是完全无罪无瑕疵的。

之后他就来到了那个夜晚,客西马尼园的夜晚。就是耶稣上十字架之前的那个夜晚。

在那里他接受撒旦最后的试探。

试探的结局将一次性永远决定宇宙和人类的命运。

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

死之苦杯

死就在前面,主耶稣必须经过它,这是建立 神和人之间新关系的必经之路。

面对死,主所经过的试探,绝对不是我们平常所想象的死亡的考验。这世上无数人死了,许多人甚至在死亡面前表现出无畏的精神。但这都是表面现象。事实是,过去所有的死,都是见证一件事:即人最终落在死亡的权势之下,没有一个人曾胜过死。死了的人只不过是屈服在死的权势之下,根本谈不上和 “死” 面对面,更谈不上和死全部的权势交战。

人所知道的死亡只不过是一种现象,背后的权势,却是 “死” 本身。

主耶稣所经过的试探,则是 “死” 全部势力不遗余力的总攻击,因为撒但知道,就死在人身上的权势来讲,耶稣这次受试探的结果具有绝对性和终结性。 撒但曾经在旷野试探耶稣,失败之后,就暂时离开耶稣(路加福音4.13)。现在撒但要再来。

死的力量从何而来?从罪来。罪是死的毒钩 (哥林多前书15.56)。

主耶稣没有犯罪,但他却要背负亚当子孙所有的罪。 因此,那可以勾得住所有亚当子孙的毒勾,现在都合为一个,要来勾住主耶稣。

这是死的苦在全部意义上的总结和汇聚,主耶稣独自经过。

面对死,主耶稣不是像使徒彼得那样觉得可以大胆轻率的一跃而入。祂清楚知道里面一切的份量。祂正如那出去迎敌的王,先坐下酌量,确定他要胜过那来攻击的仇敌所需要的兵力(路加福音14.31)。

父的旨意

但是,主耶稣这一切的酌量都是在父神的同在和旨意之中,不靠着自己,也不为自己。

父的旨意,是基督受死的苦,胜过死,就得尊贵荣耀和冠冕, 在他里面释放所有罪和死的奴仆。“他因着 神的恩,为人人尝死味;基督因受此苦难而得以完全,。。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希伯来书2.9-10, 15)。

耶稣于是来到客西马尼,在那里他不是独自备战迎敌,而是进入与父最深的交通之中。这父与子的交通,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点。他来到地上就是为着完成父神的旨意,而现在他更是把自己完全放在父神的旨意之中。

在客西马尼,以罪为根源的死之苦,被全然摆在他眼前。他把这一切都带到了他父的心意前,询问祈求:

阿爸!父阿!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将这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 (14.36)。

他求父,若有可能,把这个苦杯挪去,但不是为了他,而是按照父的旨意。如若不能,他就情愿看见这苦杯是父自己亲手递给他的。子爱父,为了父的旨意,他愿意承受一切。

整个宇宙及其永远的结局,都取决于主耶稣这个完全的顺服。

守望时刻

就 神子来讲,这个交通是祂和父之间独一的,和别人无份。但是在客西马尼,主耶稣俯伏在地上,同时也完全以人子的身份,祈求 神。他愿意让他的门徒在这个苦难里与他一起有份;他也愿意让门徒们看见,他以 “祷告之人” 的形体,处在对 神全然依赖、离开 神则完全无助的位置!

他请门徒们与他一起警醒祷告,守望那一时刻。主愿意看见在他最紧要的患难之中,他的门徒们是与他在一起守望。主的姿态,几乎像是他觉得如果他还需要一点点附加的力量让他经过这个苦难的话,那就是他所爱的门徒与他一起警醒,祷告守望。 他没有求父派天使来助力 (虽然天使的确来服侍他),他只要了他的门徒。

这是自从创造天地以来宇宙中最关键的时刻,最关键的守望时刻 (hour of watch)。但就连与主最亲近的门徒都无法与他一同守望。主三次起来提醒他们,他们还都不能。

在那个时刻,那位曾经说愿意为主死的彼得,甚至无法保持醒着,更谈不上与他一起守望! 其他的门徒也同样。他们都经不住试探,肉体软弱,睡着了。

只有一个例外。就是那出卖耶稣的犹大。这个时候唯独他没有睡着。他正在路上,在出卖耶稣的路上。

噢,让我们宁愿在善事上软弱睡着,也不要在恶事上醒着奔跑。

主独自经过了这一切。但严格讲,那时刻是主耶稣和祂的父一通度过,一同守望。

最后,主在顺服中把一切都交给了父,让父的旨意成全。

时候到了

时候到了,要发生的即将发生,但是主已经从他一生最大的试探里出来了,是完全的得胜者。于是他可以告诉门徒们,现在你们可以睡觉安息,因为已经够了 (虽然门徒们全都睡着了,人子自己所经历的,在守望中所持守的,到最后并不缺乏丝毫,足够了)。

“够了” 是在终极和永远的意义上够了, 主知道他已经得胜了。 主即将被抓,第二天要被钉在十字架上 。在人眼中是主肉身被羞辱,但实际上,主在十字架上要踩碎蛇的头:“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歌罗西书2.15)。

从那一时刻起,整个在地上、在时间中的历史进到另外一幕里。新的行动要开始。

主说,“起来,我们走吧。”

主自己 “起来”,是要走向十字架。

门徒们 “起来”,是要离开主,逃走。

作为门徒的代表,彼得对自己何等失望! 并且他所失望的,在他自己生命里边再也找不回来,因为在他里边原本就没有那个他自己以为有的。

然而,彼得即将发现,虽然他的自己比他想象的要差无数倍,但他的主却比他想象的要强无数倍。

那晚主耶稣起来,走向了十字架,在那里把自己的生命舍了,为了将这世界和世间的人都赎回来,回到创造的 神原本荣耀的计划之中人该有的位置。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