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稣和门徒吃的筵席是逾越节的筵席吗?

在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那个夜晚, 他和门徒一起吃了逾越节的筵席。

有关这个筵席,一些愿意细究的人提出疑问:主和门徒一起吃的最后的晚餐,算不算是逾越节的筵席?

这个问题之所以有一定意义,是其代表的属灵意义,但也和圣经的一致性有关,因为这里存在一个表观的困难。

一方面,福音书明明说主耶稣和门徒们一起是吃逾越节的晚餐:”除酵节的第一天,门徒来问耶稣说:「你吃逾越节的筵席,要我们在哪里给你预备?」” (马太福音 26:17)。 马可福音 14:12-16 以及路加福音 22:8-15 也都如此明说。

但另一方面,逾越节的筵席按照传统应该是在预备日结束之后的晚上才吃。既然主是在预备日那天被钉十字架,他那时已经死了,不可能和门徒们一起按照传统时间吃逾越节的筵席。

换言之,主耶稣和门徒吃的逾越节筵席,比犹太人当时官方的逾越节筵席提前了一天,所以严格来讲,不符合旧约有关逾越节的规定。

这个困难,无论主上十字架是在周五还是周四(见 “主耶稣复活前的最后七日”),都存在。

然而,福音书对此并没有含糊其辞,而是直截了当地清楚显明,是主耶稣自己刻意如此安排的。 因为主自己明知,按照当时犹太人圣殿的月历,当晚一直到第二天日落是预备日,第二天日落之后正式进入逾越节,那时一般犹太人家庭才会吃逾越节的筵席。比如约翰福音 18:28 节那里,明确说那些解送耶稣的犹太人,包括祭司和文士等,都在准备那天(即耶稣被解送到彼拉多府上,随后被钉十架的那天)要吃逾越节筵席。但耶稣和门徒们在前一天已经吃了逾越节的筵席。

所以,这里绝不是福音书的作者们有任何的疏忽,而是主自己明确的选择。 我们必须接受这是主的心意,无论背后的实际原因是什么,都不会影响我们对福音书准确性的信心,更不会影响我们对主上十字架为我们死而后又复活这件事本身的认识和感恩。

只有在如上基本的前提性理解下,才可以来思想这背后可能的原因。

可能的解释

当时的以色列人在确定每年节期所用的年历(calendar)有不同派别,大体可分为 “被虏前历” (preexilic calendar)和 “被虏后历” (postexilic calendar)。当时犹太人官方使用 “被虏后历” (postexilic calendar),但有些以色列人却坚持使用 “被虏前历” (preexilic calendar)。 这两种年历对每年初(正月一日)的确定会略有不同(比如是用月亮完全消失的日子还是或新月首次可见的日子为准),其间相差一天是常见的。根据旧约的规定,逾越日(Passover)是正月十四日。但如果每年正月的开始之日不同,则逾越日以及宰杀羔羊此预约筵席的日子也就不同。

比如,当时主耶稣和门徒们在耶路撒冷吃最后晚餐的那个家,可能是虔诚的 Essene 以色列人, 他们逾越节的时间和犹太人官方就不同。Essenes 使用的是“被虏前历” (preexilic calendar)。 当时的耶路撒冷西南有一个Essene区。除了约翰福音,其他三卷福音书中都记载主耶稣在指示他们在何地吃逾越节的筵席时,特别告诉门徒们,“你们进城去,必有一个男人拿着一瓶水迎面而来,你们就跟着他。” (马太福音26:17-18;马可福音 14:12-13;路加福音 20:9-10)。 原文均明确说是一个 “男人” 拿着一瓶水。当时,犹太人中的一般风俗,只有女人拿水瓶,因为用水瓶取家用水是女人的事,只有 Essene 人是例外。

因此,很可能主耶稣和门徒们平常是按照 “被虏前历” (preexilic calendar)日期过节的,而那年按照“被虏前历”的逾越日和犹太官方的日子早一天。或者,虽然他们平常也是按照当时犹太人官方日期过节的,但主最后那次却特别选了在一个更忠实于被虏前的律例的家庭过逾越节,表明其时间有其特定含义。

这种解释也可以在经文中找到依据。在福音书中,当提到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当日是预备日 (马太福音 27:62, 路加 23:45, 马可福音15:42;约翰福音19:14, 31, 42), 明显是按照犹太人遵从的圣殿日期说的,尤其约翰福音更是明确强调那天是 “犹太人的预备日” (约翰笔下,犹太人特指在犹大地的 Judeans, 并不是指所有的犹太人 Jews,也不是指所有 神的选民以色列人,是明明与从加利利来的耶稣和门徒们相对而言的), 但是在提到耶稣和门徒们吃最后的筵席时 (前一天) 却并没有这种特指,因为那天是属于耶稣和门徒的,逼迫耶稣的犹太人并不出现在那里的场景。

然而,也可能主耶稣不仅承认犹太人官方月历,并且他和门徒们平常也是在犹太人官方的预备日结束后的晚上才吃逾越节的筵席,只是最后那一次特别,因为主知道他第二天要被钉十字架,不可能与他们一起吃,因此就提前一天吃逾越节的筵席。这一切都不一定要和遵从哪种年历和习俗有关系,而只是主耶稣自己那天的特别心意。如果主自己是这个意思,我们只能为主在爱中周密细致的安排感激不尽,就没有什么可疑惑的。

但无论是上面那种可能,或其他想不到的可能,我们必须回到灵意上。

主的意思

从属灵意义上,主耶稣作为 神的羔羊被杀的时间带着根本的重要性。因为这是主耶稣在永远意义上对旧约通过律法预表基督的一次性应验,因此不仅本身内涵重要,而且其发生的时间也极重要,需要和旧约预表的时间配合。

相比之下,逾越节的筵席,其重要性则只在于其内在的实质意义,而其时间却是附属于逾越节的羔羊本身的。这里,并非说逾越节筵席的时间不重要,而是说这个时间是附属于逾越节的羔羊本身的,并不是独立和绝对的。

逾越节的筵席的实质意义在于:他们所吃的是逾越节的羔羊。平时,他们自然是等到羊羔被杀之后才吃。但那一次却完全不同。之前, 以色列人吃逾越节的羊羔已经一千多年了,但那次却不同。因为那天主耶稣要告诉他们,他自己才是真正的逾越节羔羊。

实际上,在最后的晚餐中,主的确把饼掰开,告诉门徒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

“耶稣对他们说:「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们吃这逾越节的筵席。」(路加福音22:15)

主知道自己是 神的羔羊,如果按照外面的样子,只有羔羊被杀(耶稣受害)之后才有逾越节的筵席。但主要给门徒和我们一个真正的属灵实际,其中满了他的爱。他愿意(原文是的意思是 “极想”)在受害以先和门徒吃这逾越节的筵席。主知道自己即将受害,要进入死亡三日三夜,以完成救赎;主也知道门徒在地上需要纪念他的死(不忘记并且明白其含义)才能被绑在这个爱的联结中。

他死后将复活。复活后有复活后的工作,但有关他的死,这筵席(主的桌子)却是他在受害前必须为门徒做,也极想和门徒做的。

为了表达这个属灵实际,那个特别逾越节的筵席之最佳时间,当然是主耶稣临死之前。早一天会削弱之间的关联并破坏这里时间的关键性(the criticality of time); 晚一天则变成不可能,因为主耶稣要亲自上十架,而这恰恰是这个筵席所代表的实质意义所在,同时主又定意要在受害之前亲自和门徒吃这逾越节的筵席。

还能有比这更美好、更完全让旧约逾越节羔羊所预表的成为现实,被应验的吗?

为了这个,主在他死前设立逾越节的筵席,表面是比旧约规定的日子提前了一天,但在新约的意义上,却是更完全,也是能够完美体现的方式。

同时, 按前面所提的,如果主那天是特定选了“被虏前历” (preexilic calendar)所守的时间吃逾越节的筵席的话,这里就有两个逾越节的时间,相差一天。第一天(周三)是主自己选的时间,更符合旧约原初的定规,但第二天则是犹太教官方日子。主在灵意里忠实于原本的日子,但在身体上却按照当时圣殿的礼仪,这岂不美好吗?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真正的羔羊。

如果我们看到这个属灵的实际,难道还能疑惑那晚的筵席是否算是“逾越节的筵席” 吗?

实体总是比影子更重要。我们要用实体去度量影子,而不是拿影子来度量甚至限制实体。而不明白这个属灵实际,正是当时那些犹太人借着遗传和规条(比如安息日的规定)而反对耶稣的主要原因。今天,许多人 “读经”,还是带着类似于当时犹太人的骄傲和偏见来审视主,甚至蔑视主,却看不到背后救恩的真实属灵实质。愿主怜悯。

主是逾越节筵席的主, 主是安息日的主,主也是复活的主。认识他,就有了安息日、逾越节筵席和复活的实际;不认识他则所有都是空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