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十五章读经笔记 – 受难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那晚耶稣被卖,落在犹太人的官长手中,经过犹太教的审判。

一到早晨,祭司长和长老、文士、全公会的人大家商议,就把耶稣捆绑,解去交给罗马巡抚彼拉多。

他们要除掉耶稣的心急迫,一刻也不耽误。

耶稣是被捆绑去的。也许这可以满足他们的权力感。祭司的手,应该是用来捆绑祭牲的 (诗篇118.27)。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捆绑 神的羔羊,耶稣基督,宇宙唯一真正的祭牲,一切祭牲的真体。

彼拉多那时正好在耶路撒冷。他是罗马帝国的巡抚,不是犹太人,是外邦人。

于是犹太人把他们的弥赛亚,他们的王,捆绑并亲手交给了外邦人。

在表面,宗教审判了耶稣,但在肉眼不得看见的实际上,神审判了宗教。

面对彼拉多

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

彼拉多是执政掌权的,他所关心的只能是他所明白的。他不关心真理,只在乎人的权力位置。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另一种政权,这宇宙真正的政权,其权威和能力,并非人所眼见,远超过他所想象。

在彼拉多面前,耶稣只给了这一次确定的回答。他这样回答,是出自对真理的见证,因为 神的荣耀要求这样做,是 神的儿子亲口用见证来抵挡仇敌的对立,也是他被杀前在地上还需要履行的一个职责。

对于其余的一切,他什么都没回答。他让他们按他们罪恶的欲望继续罪恶的行为。

在彼拉多面前,祭司长急切的控告耶稣许多事。祭司长如此迫不及待,忘了他作为犹太人的祭司长,应该在外邦人面前保持的起码一点尊严。

但耶稣不再回答祭司长的控告。对于祭司长口中所出的一切话,神的儿子已经再没有任何义务回答。

彼拉多看见耶稣在这么多的控告面前选择沉默,也开始好奇,就催问他,但他还是不回答,这让彼拉多觉得更加稀奇。

彼拉多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他心里知道祭司长是因为嫉妒才要杀害耶稣。他于是让犹太人在耶稣和巴拉巴之间做选择。

巴拉巴是一个作乱的匪徒,杀过人。犹太人清楚地知道这个。彼拉多于是问犹太人: “你们要我释放犹太人的王给你们吗?”  

这是一个何等尖锐的问题。彼拉多把主耶稣和强盗巴拉巴放在一起,让犹太人选择。

犹太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面对反差如此尖锐的一个选择。然而这是必要的,因为最败坏的心需要用最邪恶的问题和选择来显明。

不要以为彼拉多是在为耶稣主张公道。虽然他明知耶稣无罪,但彼拉多心里所盘算的,是要让犹太人自己知道,他们是昧着良心做了一个颠倒黑白的选择,而他还能答应他们的要求,反过来就是犹太人向他欠的人情。

政治的本质就是交易。

犹太人选择了作乱的凶手巴拉巴。

彼拉多听从众人呼声,也为祭司长所怂恿, 将耶稣交去钉十字架。

在表面,政治审判了耶稣,但在肉眼不得看见的实际上,神审判了政治。

面对人性

主将自己屈身于士兵的侮辱和戏弄。士兵将他们特有的傲慢无礼与刽子手的狠毒集于一体。这是何等可悲的一类人。

眼前,来拯救人的基督却落在人的暴力之下。 基督不使用自己的能力拯救自己,他只用他的能力拯救他人,然而他因此就必须成为被侮辱和嘲笑的对象。

在表面,人审判了耶稣,但在肉眼不得看见的实际上,神审判了人性。

然而,在主耶稣去各各他山的路上,圣灵在这里没有提到其他的围观群众,只提到一个古利奈人西门,他是鲁孚的父亲。他只是经过那地方,却被勉强同去,来背负耶稣的十字架。我们无法确定后来发生在西门身上的事,只知道他的儿子鲁孚后来信了耶稣。保罗在罗马书里提到鲁孚(罗马书16.13)。

与基督的苦难有分的人有福了。

被钉十字架

最后,他们带他到了各各他,将他钉在十字架上。

在那里,他们给他一种可以解痛的用沒药调和的酒,但他拒绝了。 他要用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去充分量出他对亚当子孙的爱,换取给所有人全备的礼物,他因此不愿意用人的办法降低一点他所愿意付上的代价。

但人哪里知道,他肉身的痛苦,相比他将要在十字架上背负罪被父神压碎并掩面不看的痛苦,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他的罪状是,”犹太人的王”,写在一个牌子上,钉在他头顶上面。

换言之,他的罪状就是:他是他自己所是(He is who he is)。不是因为他的所为,而是因为他的所是。

因为这个原因,他既然道成肉身,来到这个地上,就注定要上十字架。他不能不上十字架,因为他不能不是他自己。

我们也因此必靠着他得救,因为这也是在基督里命定的。

他们把两个强盗和他同钉十字架,一个在他的右边,另一个在他的左边,从而完成了旧约时先知有关弥赛亚的预言。

这是犹太人和祭司们得势的时候。 他们的欲望得了满足。

但他们不知道,正是在十架上,耶稣的荣耀和完美被彰显。 这 神的殿,若不被这样摧毁就无法再次升起。 他们亲手所做的恶,却反过来帮助 神来见证:他们用来定罪主耶稣的那句话 (摧毁这殿,三日之内我将重新建起)将成为事实,并且恰恰是通过他被定罪而成为事实。

而他们所讥笑的,也正是基督来实行拯救的必要方式:他拯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基督正是为了救万人的缘故,才不能救自己。如果基督救了自己,则别人(他们和我们)都将永远无望,永不得救。

罪恶的人性在圣洁的神性面前的极端反差,在十字架上就这样用无比扎心的方式凸显出来。

从中午到下午三点,遍地都黑暗了。作为一个外面的记号,全地的黑暗标记着他那时与外在世界的分离。然而,他必须完成的工作所包含的,远远超出那些外在的事物。这是全宇宙分量最沉重的工作,无以可比。但整个工作都在他和 神之间,完全按照父的完美旨意和计划完成。 一切都在他与他的父神之间经过,别人无法知晓。

黑暗笼罩了地,见证受造对其创造之主正在经历之无比黑暗的反应,也见证父对子所遭受苦难的神圣同情。

背负罪的痛苦

但更大的黑暗笼罩耶稣的灵魂,因为他为着罪的缘故而被 神离弃。

然而这时刻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示出他的绝对完美。

“申初的时候,耶稣大声喊着说: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 (15.35)

有谁能够,有谁有资格,来测量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这声呼喊背后的深度和维度呢?

又有谁能够在这里分担或减轻一点主耶稣的痛苦呢?

没有。不仅没有,并且在那最后的时刻,人还要跑上前去,在主耶稣身上添加最后的一份嘲笑和侮辱:

“有一个人跑去,把海绒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不来把他取下。 ” (15.36)

到最后,人没有忘记照着自己的本相在 “人” 的罪恶画像上再填上代表性的一笔,在自己的罪恶重量上再加上重重的一码。

神却许可如此,为了确保不仅仅所有人的罪,而且人所有的罪,一点都不漏,一点都不打折扣,全都如实加在受难的救世主的身上,好让最后的账全部算清。

但是 神要算这笔账,不为报仇,只为赎罪和拯救的彻底完全。

耶稣大声喊叫,气就断了。

工作完成

作为仆人,先知,君王,人子,神子,他在地上肉身的工作已经完成。他于是就咽了气,把一切在世的负担都放下了。

我们这些人,出生来到地上是 神赐给我们的一个礼物,因此我们在地上有许多可留恋,可享受的。但他来到地上,却是放弃尊荣,降卑自己,只为了一件事,就是通过他十字架的苦难拯救罪人。他只是为完成 神的旨意才降卑来到这个世界,因此,在这个世界中,他的肉身的生命还要留下做什么呢? 没有。因为一切都完成了。

离开,对他来讲是唯一正确的事。

他死,是为了另一个世界的开始。这新世界是 神的新造,新生命,在永远里,那里不再受罪恶侵袭。

因为,在十字架上,他把罪恶能进入新造的门全关上了。

他死,表明他的顺服也被完美实现了。他的顺服就是直到死。他的顺服是对天上当初从魔鬼撒旦那里所生出来的逆性背叛的回应。他的顺服在死中已成定局。一个只为着完美的顺服而被预备的生命,在已经不需要更多顺服时, 就已经完成使命了。

他死了。 不是因为无力活着,而是因为一切都已经完成了。

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15.38)。人和 神之间隔断的墙被拆了,一条又新又活,通向 神的永生之路被打开了。

外邦人罗马百夫长看见耶稣的死,就公开承认他是 神的儿子。 在那之前,弥赛亚和犹太教一直排外性地连在一起,与外邦人无关。 主耶稣死后,犹太教拒绝了他,但耶稣却成为全世界的救主。罗马百夫长代表外邦人对这个事实做了清楚的表白 (confession)。

彼拉多也惊讶他已经死了。 他只有在百夫长证明后才相信耶稣已经死了。 对他来讲,这只是一笔交易结束。至于对 神儿子的 ‘信(faith )’ ,这位远离恩典,远离真理,甚至远离人类正义的彼拉多一点都没有兴趣,也不会为之烦恼。

但耶稣的死并没有把主耶稣从那些爱他的微小的人心中撕开。那些人虽然在这场决定宇宙命运的战争中没有功劳(因为仗是主耶稣独自一人打的),但是现在恩典把他们从退缩中带出来,重新弱弱的抬起头来,顺着爱的亮光悲痛前行。

这些人的代表就是那些虔诚的妇女。 她们过去一直跟随耶稣,并且常常服事。此时她们成了地上最低微、最无望、最伤心的人,但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她们却是在人类中与永生的 神最亲近的人。她们在真爱里与 神联接。

然而耶稣基督也得着了另一种人,那些良心清洁,行为正直,藉着见证看见真理亮光的人。尊贵的议员约瑟是这类人的代表。他过去虽然服从良心,但并没有跟随耶稣,因为对主的不确定和对逼迫的担心,成为他双重的阻拦。然而,主耶稣上十字架的悲剧却成了他的良心被证明的时机。这是真良知必须面临的考验。在议员约瑟眼中,被钉十字架恰恰是耶稣的恩典和完美的见证而不是失败的结局,他因此反倒得了坚定。议员的正直,让他在这种情况下,看见的不是恐惧的时刻,反倒是促使他公开自己信仰的理由。

此时,这些妇女和议员约瑟的心都共同惦念一件事:耶稣的身体。 这身体是 神儿子的帐幕。他现已离开,但还是得到从人应得的服事。神的旨意以及祂在他们心中的运作,也已经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

耶稣的身体被安葬在坟墓中,他们都在等待安息日结束,以履行对耶稣身体的服事。 妇女们特别留意了安葬主身体的地方。

所有这些,他们都是在真诚的爱中做的。但他们心里此时并没有盼望。耶稣死了。主死了,他们的心也死了。这时候没有盼望,唯一所存的就是爱。

但他们要被他们即将看见的彻底改变(马可福音第16章 – 复活)。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