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十四章读经笔记(上) — 告别门徒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本章是主在地上被卖并钉十字架之前,与门徒在一起的最后一段时间。这一章是整个马可福音里最长的,共72节。

这里记载了两个筵席,先是除酵节两天前在伯大尼的西门家的筵席,然后就是在除酵节的第一天,在耶路撒冷城里最后的晚餐。

第一个筵席表达了圣徒对主耶稣的爱,第二个筵席 (最后的晚餐),则表达了主对圣徒的爱。

在第一个筵席中,马利亚打破盛着至贵的真哪哒香膏的玉瓶,把香膏浇在耶稣的头上。

在最后的晚餐中,犹大做了他要做的事,就是出卖主耶稣。

香膏是马利亚一生的积蓄,她在爱中全部倾倒在主身上。

犹大也把他一生的积蓄,就是他的 “不信”,泼到了主身上。

圣灵在这里把马利亚和犹大放在同一章里做对照,是何等意味深长。

马利亚膏了万王之王,做了一件在地上人能够做的最美的事。马利亚是认识主并爱主之心的浓缩、代表和象征。我们可以做许多善事,包括帮助穷人,但是认识主、爱主,是一切价值的前提和根基。

马利亚的爱,表达在一个特别时间。正当黑暗聚集在主的路径前时,真爱却在黑暗中找到光,并跟随光,在最合适的时间发表。圣经中没有说马利亚是否有先知的恩赐,是否确切知道将要发生在主身上的事,但这个不是关键。这里圣灵所显示的,是真正的属灵智慧(true spiritual Intelligence),单纯而真诚,以爱为根基。马利亚看得见在主往前的路径上所聚集的乌云。犹太人的仇恨和恶毒正在凝聚并升级,在马利亚眼里是显而易见的。但那正在升起的危险,在她心中所激起的,却是对主更深的爱。这是圣徒对主的真情爱慕的特质。爱就是爱,不需伪装也无法伪装。 (相反,同样升起的危险,在犹大心中所激发的却是失望和鄙视,以及致命的自私和邪恶)。

无论当时马利亚是否意识到,她这一举动实际是当时在地上为即将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表达爱最后的机会。她一定没有想到她所做的会成为地上历代圣徒对主爱的一个象征并在福音中被广传。

这就是真正的属灵智慧(true spiritual intelligence),她所做的不仅仅本身是美好的,而且是在最合适的时机,以最合适最美好的方式表达出来,勿需任何理论,无需任何刻意筹划。

蒙福的马利亚。愿我们每个人,愿基督的教会,都像马利亚,进入这种真正的属灵智慧。一切神学理论、属灵知识,在这种单纯生长在爱中,又从爱中发出的真正属灵智慧面前,都黯淡无光。

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福音,都要诉说马利亚所做的,作为记念 (14.9)。这里的 “记念” 和 “纪念主的死” 那里的 “纪念” 在原文中是两个不同的词,前者是 μνημόσυνον (memorial),后者是 ἀνάμνησις (remembrance)。前者的目的是为着被记念的人(即不要让过去的人和事迹被忘记了),而后者的目的则是为着纪念者自己(即让纪念者不忘记这件事里边的意义)。今天我们记念马利亚所做的,是让马利亚所代表的圣徒对基督的爱不被忘记(留在福音中,留在天上,留在 神的记忆中);而我们来纪念主的死,则是让我们因着想起主为我们所做的,不忘记我们(圣徒)为何爱基督(因为基督先爱了我们,并且是如此爱我们)。

犹大则出卖了万王之王。他出卖主耶稣,最根本的并不是因为他贪财 (虽然他的确是贪财),而是他不信。他当初跟随耶稣,就是因为他觉得耶稣身上有政治价值和能力,是一个值得跟随的领袖。但到了最后,他的不信使他对耶稣彻底失望。前面马利亚那倾倒一生积蓄的爱的举动,可能在犹大心中点燃了长期积累的嫉妒甚至愤怒。他本是一个贪财的人,而主在他眼里现在已经并没有大的价值 (主自己亲口告诉门徒,他上耶路撒冷要受害)。

人心唯一所能聚焦的就是他的心能够认识的价值。犹大正是这样。真哪哒香膏在他眼里就等价于银子,而银子被浪费在一个他认为不值得的人(耶稣)身上,于是他觉得他如果出卖了耶稣能够得回一些银价,也算他没有白白的跟随这个人。

“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箴言4.23)

逾越节的羔羊

犹太人的逾越节马上就到了。许多人包括在外地的犹太人在期间都会去耶路撒冷过节。

祭司长和文士已经在想法子怎么用诡计捉拿耶稣杀害他。但他们因为怕在节期的日子做的话,会因为人太多而生出乱子。

然而一切都是按照神的计划发生的。撒旦以及他的随从按照他们的本性和计谋竭尽全力阻挡 神,但到最后,他们只是无意中做了 神用来完成祂计划的器具和手段。

按照 神的计划和启示,主耶稣要成为真正的逾越节被杀的羔羊。之前一千多年,犹太人每年在逾越节所杀的羔羊,只不过是一个影儿。其真正的实体,却是人子主耶稣,神的羔羊。尽管犹太人自己想选一个其它日子来杀害耶稣,但主耶稣却注定了要在逾越节被杀。因为他是 神的羔羊,因为这是 神的旨意。

犹大那晚决定出卖耶稣,正是促成犹太人决定提前处死耶稣的原因。他们原本害怕在白天抓人会让百姓生乱,但现在有犹大来出卖耶稣,他们就可以在耶稣和门徒私下所聚集的地方找见耶稣,在没有人群的地方和时间来完成这事。

除非是 神的旨意或神的许可,没有任何事情在地上会发生。而 神计划要做的,没有一件不被完成的。在主耶稣身上被显明是这样,在圣徒身上也会是同样。这对我们是何等量的安慰。

最后的晚餐

于是主让门徒安排最后的晚餐。那晚,主和他的门徒同坐,与他们交谈,并且在肉身最后一次见证他对这些成为他同伴的人的爱。

在晚餐上,主的心经过很深的痛苦,这不仅包括他要最正式的告诉他们将要发生的事,并且要指明,他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出卖他。

除了那要出卖主耶稣的犹大,门徒们听了这话心里充满忧伤。听到主严肃而又确定的口气,他们对自己不敢完全相信,而是谨慎的来询问主。他们一个一个的问主说,”主,是我吗?”

今天我们何尝不是同样。在有些重大的事上,如背叛主,亵渎圣灵(马太福音3.29)和 “故意犯罪” (希伯来书10.26),这种致命并且没有挽回余地的事上,一个人心中即使生出不自信和疑问,忧愁地来询问主,这反倒表明这人并不是犹大。犹大的心中对这个问题是没有疑问的。他知道他要做的事。在马太福音26.21-25 那里有更详细的描述。门徒们听到后就甚忧愁,一个一个的问主说,”主,是我吗?”,只有犹大最后一直到耶稣点破之后才回答,”拉比,是我吗” (马太福音 26.25,原文是 “回答”,不是询问)。耶稣就说,“你已经说了。” 这里,注意犹大对耶稣的称呼和其他门徒不同。

门徒们虽然在灵里还没有清晰的认识,但他们对主的爱是真实的。他们对主的爱,实际是主爱的反照,可以掩盖他们的亏欠。

然而,那天主所面对的,包括犹大的背叛,以及主的心那晚所处的忧伤,这些都没有阻止基督对门徒爱的流露。

“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爱心就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24.12)但是感谢主,对我们是这样,对主却不是。在最邪恶的不法蹿起之时,最神圣的爱被最完全的显明出来。

那晚的晚餐不仅仅是主爱的流露,也是主在爱中的再一次承诺和保障。主为的是,让他们从中记住的不是一个暂时的情感,而是他的自己和他将要为他们所做的牺牲。

之后,主通过所设立的杯,铺垫了用他血所立新约的根基,传给他们,分给他们,成为他们与他的死有分的标记。他们都喝了之后,他就向他们宣告这是新约的戳记(seal )。这种严肃的立约方式是犹太人所熟知的,然而这里所立的约,即靠着耶稣基督的血所立的约,其实质,却完全是新的,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门徒们当时并不是很明白。然而他们的心却是真诚的。他们也知道主的严肃和真诚。

同时,主明确的说这血不是为他们这些人单独流的,而是为多人所流的(14.24)。他们因此知道,他们的主不仅仅是门徒的救主,而是万人的救主。

然而,为了这个约能够成立,一切都不是停留在这些标志上,而是主真的要死,且要死在十字架上。由于主的死,门徒和主之间当时已有的肉身关系即将要被切断,无论这个关系有多亲密,有多少的爱,都要被切断。这是肉身范畴的律。门徒们当时并不真正相信耶稣要复活,因此对他们来讲,这的确是最后的告别。

无论门徒当时明白多少,主还是郑重的说,他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在 神的国里喝新的。主的话里边,一方面再确认这次分离的绝对性,但同时,他的后半句话却告诉他们,在这个范畴结束之后,将有另一个范畴被打开。在 神的国里会有喝新的那日子。不久门徒将要明白,他们一切的希望都在主的这个应许里边。

然而在眼下,他们紧迫面临的,却是他们即将分离这个现实。主再一次向他们确认,他们要分开不是因为他离弃了他们,而是为了他们和其他众人的缘故,他必须要完成父神的旨意。

主并直接指明,倒是他们要离弃他。他如此告诉他们,不是责怪和埋怨他们,而是让他们事先有准备,在他们被绊倒,离弃主之后,他们不至于自责到如此程度,以至于羞愧不敢在来见主。

主并且明确告诉他们,他要复活,并且复活以后要在他们之前往加利利去。那里是他们在地上的关系开始的地方。那里是福音之光开始照亮的地方。他要在那里与他们更新关系,他们从此要进入一个更美好的关系。

正如经上记着说,神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过去的牧人和羊只是比喻。现在是真牧人。打击也将是真打击,就是死。对人来讲,死亡是终极性的。有谁能够经得住死亡这样的打击呢?

只有一位能,就是主自己。

彼得,代表着最有信心的门徒,真心感觉到他对主的爱如此之深,以至于他不可能离弃主。彼得的感觉是真心的,真诚的,并没有虚假。但他并不认识两个范畴之间的区别,肉身的范畴,属灵的范畴。前者与死亡连接,后者则与永生连接。他肉身的情感无论有多真实,多真诚,并不能带他走多远。他马上就会知道。

彼得并不知道死亡的深渊有多深。他以为他能够跟随他所爱的主,然而他的主往前要去的地方与他之间的鸿沟是如此之深之宽,他完全没有能力跨越。他不懂什么是死,更不懂主的死。同时他也更不懂主的复活。主的死把人带到光中而面见真实,籍着死,让人吃一副苦药;然而籍着主的复活,让人进入新生命。

犹如经过约旦河的约柜,是约柜先进到约旦河的水中,也只有约柜进到了约旦河的水中,之后约旦河的水因此被停止,百姓才走过约旦河床。

在这之后,耶稣走进了他必须面临的最后试探,客西马尼。

(待续)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