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六章读经笔记

非利士人看见 神的约柜的严厉,就按照他们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向 神赔罪,并把约柜归还以色列。

非利士人的祭司们似乎熟知几百年以前耶和华如何领他的百姓出埃及的历史 (6.6)。这些拜假神的祭司们,想了一些办法,来验证这些灾祸的确都是从耶和华那里降在他们身上的,而不是他们偶然遇见的。虽然这些办法都带着非利士人自己虚妄的想象(金痔疮金老鼠),甚至残忍 (把正在乳养小牛犊的母牛放在天然的亲情和 神旨意的冲突和矛盾之中),但是耶和华就着他们能接受的,的确在非利士人眼里中显明祂的作为。

神的主权。约柜在寻找一个回到 神百姓中的路。

于是约柜到了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伯示麦是犹大地界,这些是以色列人。他们看见 神的约柜回来了,就欢喜。

但即使在以色列中,神也还继续保持祂的威严。随后发生的事证明伯示麦人因着他们的无知,胆大妄为和不敬虔,不配约柜的同在。

他们毕竟是以色列人,不是非利士人,所以他们看见 神的约柜就欢喜。但他们却并不真正认识 神,不认识 神的圣洁,不认识神的尊贵和威严,以为 神就是一个让人好奇的神秘力量,任凭人窥探。

神不再在他们中间实现向他们应许的祝福。祂的约柜因以色列的不忠实而被暴露在不配的非利士人中,现在又落在以色列人肉体好奇之中,遭受不公正对待。

作为 神同在的象征,约柜对那些胆敢窥探里面的人严厉审判,因为他们忘记了这约柜是祂神圣威严的宝座,并 神的见证也放在其中。

何等常见,神的价值只是在祂不在的时候才能被觉察,而祂的同在却被轻视!

伯示麦人不配耶和华的同在和荣耀,并遭受击杀,就哀哭。注意这里的 “哀哭” 就是他们自己为自己伤心,这和下一章以色列人的哀哭是不同的。在那里以色列人开始反省自己的罪,开始转向 神,向 神哀哭祈求。同样是哀哭,但发出的原因完全不同,心不同,所带来的转机也完全不同。

同时也看见,耶和华对祂百姓的不敬虔的处罚比对非利士人的还要严厉。在非利士人那里,约柜只是想回到 神百姓中间,神量给非利士人的处罚,只是到让他们足够惧怕为止。但是在以色列人中,神却要按照真理显明祂是谁,因为祂是圣洁的,祂的百姓也必须圣洁。这是生命属性的要求。其实在最严厉的处罚中,也隐藏着 神和祂百姓之间特殊的关系。他们一切的盼望也都在这个关系里边。

伯示麦人看见自己不配,就询问,“谁能在耶和华这圣洁的 神面前侍立呢?”(6.20)他们毕竟是 神的百姓,不是非利士人。在畏惧面前,非利士人唯一所想的是他们自己的好处和利益,如何能把 神的约柜尽早安全送走,避免更多的灾祸 ;但伯示麦人却意识到他们和 神之间的关系,是他们自己的不配,就希望找到更配的人,侍立在圣洁的 神面前。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