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第五章读经笔记 – 途中的救主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这里,救主到海那边,到人群中,带着能力和恩典。人对救主各种各样的反应,代表着今天地上人生命各种不同的光景。

主在格拉森从一个人身上赶出污鬼。主一下船就碰见这人,迎面前来。

这里, 注意 “他远远的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他” ,但当他见到耶稣时,开口说话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那污鬼。 不清楚这人是靠自己里面一点的信心主动来找耶稣求救,或是他根本早已无此能力,完全是因为主耶稣的大怜悯,让他在这里遇到主。

但是这人得的释放不小,他显然也明白他得的是大怜悯,出自非常的能力。

可怜的人,看到他,你会觉得即使是那些瞎了眼但还是能够发出自己声音向主呼求的人,生命所处的光景也比他好。

但今天这个时代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已经失去向 神发出一个 “清晰的呼求” 的能力(即用自己语言发表有可辨别含义的呼求)。 但愿这些人心中还有最后一点无声的驱动力, 催促他们到主耶稣面前。要是连这个都不能,愿他们在人生路上直接 “遭遇” 到主耶稣,碰在祂的面前。 没有什么样的黑暗主不可以驱散;没有什么样的污鬼主无法赶出。

但格拉森那地的人,看见拯救的大能不仅仅不荣耀神,而且完全出自私心,心中只有恐惧,生怕丢了自己的资产。他们一定在可惜那些淹死的猪,结果弃绝了能赐人永生的生命之主。

这难道不是今天这个世界的状态吗?

(况且,他们的那个资产,猪,也不是什么好资产。要知道犹太人和大多数在当地的人是不吃猪肉的,因为按照旧约的律例猪是不洁净的,所以有可能那些猪是用来献祭拜偶像的。但无论如何,人弃绝生命的主,总是因为他感觉他的一个宝贝可能要遭受损失,这个宝贝不一定是资产,常常也可能是人里边的一些赖以生机或者引以骄傲的事物和感觉。)

在这之后,主耶稣救了两个人,一个是12岁的闺女,一个是患了血漏病12年的女人。

稀奇的是,患血漏病的女人是在耶稣去救那个闺女的路上得救的。她没有直接求主(她或许碍于面子,或许当时的情景下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主也没有直接对她伸手施行医治。

在路上,许多人簇拥耶稣,这些人其实大多都是看热闹的。但是被夹在人群中的却有一个人,就是这个患血漏症的女人, 她里边却有一样与众不同的东西,就是信心。对她来讲,拥挤群众的存在她可以置之度外,完全不顾,因为他们和她的生命无关。甚至她也不知道主耶稣往前去,是为了什么目的。她的难处,别人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她只知道,眼前这位耶稣,能够救她,也是唯一能够救她的。

她就伸手,去摸主耶稣的衣襟。她就立刻痊愈了。

有一种管道,不是物理的频道,是信心的频道,可以和创造天地的 神的能力直接接通并支取。与此相比,物理的接触和频道都成了肤浅的表象。那日许多人簇拥,不知多少人碰到了主耶稣的外衣,但那些都是物理接触。 唯独这妇人那单纯的信心,竟然靠着伸手一摸,就直接和主耶稣的能力接通。主自己也感觉到,就转眼看她并和她讲话。

在这女人短时间的经历中,她的人格和与主的关系发生了两个飞跃。她从对主的能力单纯的信心开始。她相信只要摸到主的衣裳,主的能力就可以让她得救。她甚至都没有思想主知道了会怎么看她。她其实希望主最好不知道她也不认识她。她的世界是她的世界,她的生命是她的生命,她的生活是她的生活,其中所有的都让那个羞耻的状态覆盖了。按照旧约的规定,漏症不仅仅是一种疾病,也不仅仅是羞于让人知道的一种疾病,而是生命不洁净的象征。

但那时主耶稣转身来问她,她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惧战兢,来俯伏在耶稣跟前,将实情全告诉主(5.33)。主岂是不知道呢!但他要让她自己公开承认,因为不仅她的疾病得了医治,这是她生命改变的机会。

在人面前放下自己的羞耻,见证主在自己身上所做的事,让这女人立时从一个偷偷摸摸的 “沾光者” 变成了主的见证人。她若只是疾病得医治,她在永远里的价值将在哪里呢?

耶稣对他说:“女儿,你的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罢!”  5:34。

哦,主慈爱怜悯,充满爱的心肠!分明是主的能力救了这女人,在主却强调说是那女人的救了她。你几乎可以听见,主在讲这句话的时候,重音在这个字上。主不是在客气谦让。主要这女人知道她在主眼中的价值。这女人有何价值呢?在她里边有一样至宝,就是信。真信心在神眼中何等宝贵。这正是主为什么在人群的簇拥中忽然停下来,要看着这女人向她说话的原因。他要亲口告诉她,她没有窃取他身上的能力。她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她里面宝贵的信心让她配这极宝贵的恩惠,因为主不仅愿意而且乐意给她。

真信心知道是主的能力,不是相信者人心中的能力。那些只以为 “信则灵” 是一个心理活动,但不知道所信的对象是谁的人,不仅没有真信心,而且可能是对神的亵渎。然而,如果没有信,主的能力和主自己就和人没有关系。于是主耶稣要让那蒙福的女人知道是她的信救了她。这不是隐藏主的能力,而是让她与主的能力在信心和爱中产生关系。

为此,主特别称呼这女人“女儿”。这女人必定是一个成人,不是小孩子,但因着她里面宝贵的信所产生的生命关系,主特以父亲慈悲怜悯的眼光看她。

这个关系使人得了平安。这女人从得医治到为主做见证,再到得主的安慰和赐福平安,又是一次生命价值的飞跃。

今天这地上,其实我们的光景正是如此。即使是得救的基督徒,我们大部分人也并不明白主耶稣在地上行走往前的目的,至少一开始不明白,但我们就着自己生命里边自己所知道(别人不一定知道) 的难处和需要,凭信心诚实来到主面前,伸手摸祂,就不仅得医治,并且在他关注的目光和询问之中得救了。

之后我们才明白,主不仅仅能够治愈12年的漏症,而且能够让12岁的闺女死里复活。这是更大的能力和荣耀。这两个神迹合在一起,才是基督徒生命更完整的历程。

一个是12年持续的病患慢慢让人到了尽头;另一个是12年的欢喜,忽然完全失去,到了尽头。主来了,但是他却来晚了。他的宣称,换来的是人的讥笑。但是主的迟到恰恰是他要成就一件更大事的契机。而这样一件大事,他只让彼得、雅各、和约翰同去,不许别人跟随他。

不要以为跟随他是我们的权利。他能让我们继续跟随,是对我们特殊的恩惠。

主耶稣拉着孩子的手,对她说:大利大,古米!翻出来就是说:闺女,我吩咐你起来!5.41。主讲的是那孩子可以听得懂的语言(亚兰语)。那孩子已经死了,不能再听见他父母的话,但是她却还能听得见主的话,因为主向着人的灵魂说话。主无需借其他的力。“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 约翰福音5.25。

途中的救主。他在途中,我们跟随他也在途中。然而如果听不进神儿子的声音,我们跟随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马可福音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