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的道别

使徒行传20章。使徒保罗因圣灵的催促,明知有捆锁和患难将要临到他,但仍然定意要在五旬节之前赶到耶路撒冷。他不以自己性命为念。路上经过亚细亚各地,他与当地圣徒相聚。

其中保罗和以弗所长老们道别的场景,催人泪下,也让人不能不对 神的恩典和智慧低头敬拜。

读这里,常常会只注意保罗的行事为人和榜样 (这无疑是极值得我们注意和学习的),却忽视这里所发生之事的历史性,以及基督的灵深深的用意。

保罗是基督派给外邦人的使徒,某种意义上是外邦人唯一的使徒。不是说其他使徒和外邦人无关,因为实际上使徒们包括彼得和约翰都将他们的心血倾倒给亚细亚的众教会,但是从差派的角度,保罗是基督专门派给外邦人的。从最初教会的出生来讲,教会必须有她的使徒,这使徒是主亲自差遣来的使者,这使者身份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会影响到 (甚至会决定) 教会在基督里身份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从这个意义上,保罗是外邦人教会的使徒。

他是何等样的使徒!我们外邦人岂能不为得了如此的使徒而感谢我们的主呢?

现在他在去耶路撒冷的路上,经过亚细亚,明知他将不再得以见到这些亲爱的圣徒们。保罗自己知道,圣灵则更清楚。

因此圣灵特意通过保罗留下这些话,有着深深的用意。

末了的道

在特罗亚,他们住了七天。七日的第一日,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 “主日”(星期天),他们聚会擘饼,听保罗讲道直到天亮。

这是末了的道。这是主回来之前的道(直到天亮,即主回来的时候)。这里圣灵并没有记录保罗到底讲了什么样的道。 当然并非因为所讲的道不重要,而是表明保罗所讲的并不是新道,而是圣灵藉着使徒们已经表明的道 (最终通过福音书和新约书信表达)。

但我们仍然要听,因为 神的话是生命,渐渐在我们的心中被开启。今天我们来读 神的话,岂不是每次都感到新鲜吗?一方面,是因为 神的话之层面和深度远超过人的想象,圣灵是随着我们生命的进深程度酌量给我们合适的份。 另一方面,即使是我们已经领会的道,神也要我们像每日的粮食一样来吃,来经历。

因此,我们要当每天如最后一天,正当夜黑,愿天亮的时候,我们正活在祂话语的交通中。

但半夜时分,那个少年人犹推古却因困倦沉睡,从三层楼的高处掉下去,只当是已经死了。

但感谢主, “他的灵魂还在身上。” (20.10) 这里的 “灵魂” 原文是 “魂”,但 神的话在这里并不是在强调灵和魂的区别,因为在原文中,“魂” 这个字常常就是指着人里面的生命。 他摔成那样,就肉身来讲,是死了的,没有气息,没有生命迹象。但他里面的生命还没有离开他。

圣灵就藉着保罗的手让他又活了过来。大家得的安慰不小。

在这深而又长的黑夜中,让我们不要成为犹推古。但谁敢说自己一定不会是犹推古呢? 唯有复活的大能是我们可靠的拯救。

传福音让人信主是一件让人喜乐的事,但若在天亮前看到已经当是死了的基督徒又活过来,能让教会大得安慰。

和以弗所弟兄们的道别

保罗决定不去以弗所。因为他知道要是去了,他的心就会留在那里,不能很快离开,他就无法按时到耶路撒冷。因为他太爱他们。

于是他就叫了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到他这里见面。

什么是成熟的爱? 这就是成熟的爱。在保罗眼里,以弗所的弟兄们已经是成熟的兄弟,是同伴,因此他可以卸下像爱护孩子那样的负担,向他们发出直接请求,知道他们不会因此计较,更不会受伤,被冒犯。这是保罗对弟兄们的尊重和高抬。

你是否看到在有些事上,似乎主对你不再像过去那样眷顾了呢? 你或许感到,你也和别人一样盼望主让你歇息在青草地上,享受疼爱,享受 “七天的特会”,并可以夸耀主何等样地特别恩待你;但祂却似乎只顾别人,把你放在一边,也不主动到你那里解决你的难处,只是要你快快到祂所指定的地方,做祂所命令的事呢?

如果是,你是否想过你今天在主眼中已经长大成人?

圣灵没有记下保罗在特罗亚的讲道,却详细记录了保罗与以弗所长老们的道别。

1. 保罗知道他不会再见到他们了。他就向他们直说。保罗向他们讲了他自己的见证,他如何竭尽全力,问心无愧,并且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财物。

保罗为什么要在那个最后的告别中如此着重的讲这个呢? 难道他是为了标榜自己吗?

不。保罗心中惦念基督的教会,而这些长老们将成为教会的牧者,他就向这些长老们立了一个严格的标准,以他自己为榜样。他只为了保护教会,为了圣徒的好处,可以说他是为圣徒们争取最大利益,为了这个,他把长老们的良知曝露开来,并且讲了极重的话 (“你们中谁有罪,都不归在我身上”)。

如果说这是一次在良知里的谈判的话,保罗是把长老们的良知逼到了极限,为着对众圣徒获得最大程度上的保护。

同样,保罗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些长老们已经长大成熟,配听这样的话,这样的嘱咐,这样的警告。

2. 是圣灵立这些弟兄们为教会的监督的。 不是一个组织立的,也不是保罗自己一个人立的。保罗亲自告诉他们 “圣灵立你们做全群的监督。”(20.28a)。圣灵这样做为的是牧养 神的教会。不是这些监督们的教会,是 神自己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买来的。” (20.28b) 在保罗的原话里,他说是 神用自己的血买来的教会。他这里没有提到基督的血,无异他是在说基督和 神是一。

3. 监督(overseers)这个职分是针对于“羊群” (the flock) 而言的 (20.28),就是牧者,其基本职责就是保护。保罗知道羊群将处在危险之中,有来自外面的,也有来自里面的。

牧者的基本心肠就是他看到危险,他要保护羊群,甚至不惜舍了自己生命。没有这个心肠的人,不配做牧者。

4. 教会的责任落在众监督(长老)身上。神并没有安排另一个使徒来接替保罗。这一点极重要,显然不是疏忽,而是圣灵清楚的安排,因为不仅保罗知道这是他的告别,圣灵更清楚,因此这里的安排有着重要含义。

“使徒” 是主耶稣亲自派去给教会的。那是主升天之后教会出生,第一代时期的特别安排。之后每个地方的教会都有独立的责任和管理权,而所有教会和个人都完全在圣灵手中。主信得过圣灵,信得过靠着圣灵重生的新生命。

整个天主教的教皇权威都建立在一个错误的概念上,忘了在使徒时代之后,教会中虽有职责的不同,但却不再有特殊的使徒性权柄 (apostolic authority)。 况且,即使是在使徒时代,使徒们的权柄也不是一种 “组织性政权” ,不是强加于人的,而是属灵的权柄,是有关主的旨意和话语的权威。

5. 保罗把众人交托给 神和祂恩典的道 (20.32)。虽然监督们要对羊群负责,但所有人,尤其是监督们自己,都被交托给 神自己和祂恩典的道。感谢赞美主!这不是一个表面祝福的话,这是教会在基督里的真福气。否则,我们今天身边并没有一个使徒,如何能够立得住呢,甚至如何知道我们所立之地是在主里呢?

6. 保罗说完了,就跪下同众人一起祷告。告别的保罗,没有像升天离开的主那样举手为众人赐福。保罗跪下同众人一起祷告 (prayed with them), 而不是为他们祷告 (prayed for them)。 宝贵的保罗,可爱的保罗,他说了那些严厉的话 (只有使徒才有权柄说的话) 之后,却把自己丢在地上,承认(confessing)自己是弟兄中的一员,一起祷告。

7. “众人痛哭,抱著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他说:「以後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 (20.38)。

哦!弟兄相爱!这是何等样的真情。远超人间亲情。 要知道这些都是一些成熟的弟兄们,他们平时会为了基督的教会流泪祷告,但这里却是为弟兄的分离和为弟兄的牵挂而痛哭。这是人间额外的分离和牵挂。若是没有福音和国度,就不会有这样的分离、牵挂和痛苦;但若是没有福音和国度,他们的生命也就只不过像诺亚时代的人,在地上又吃又喝又嫁又娶,最后归于尘土。

同时,圣灵岂不是在这里以此为一个反面的对照,向我们显明我们与主暂时分离时的特别安慰吗? 离开他们所爱并一直是他们支柱的保罗,弟兄们就要如此伤心痛哭,何况我们的主,如果祂要是离开并不能再见面,我们就不只是伤心痛哭,而是死定了。

保罗向着以弗所的弟兄们说定了,不能再见面;但感谢 神,我们的主说定了,祂很快就要再回来接我们,并且祂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把我们丢下在地上做孤儿,而是派了圣灵来,把我们交托在圣灵稳妥的手里。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