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明主的死

在主的桌子前,我们纪念主,是为了表明主的死。

今天,除了基督的教会,谁能够表明主的死呢?

在旧约时,整个会幕和祭司体制,都在表明主的死,但那个表明只是在预表上,是隐藏的,并不在人普遍的生活和情感里。在以色列万众中,唯有大卫代表以色列的余数最清楚表明了主的死。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麽离弃我?” 诗篇 22.1

“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他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融化。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犬类围著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 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著眼看我。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 诗篇 22.11-18。

今天,唯有主的新妇能看得懂大卫在诗篇所表达的经历。因为这是她的主的死;也唯有与头联合的肢体能够体会大卫在诗篇中所表达的感觉,因为这是主身体的感觉。

将来在天上,不再需要表明主的死,因为在那里只有主的复活和 神的荣耀。羔羊的婚筵,羔羊的宝座,都将在复活和荣耀里。

启示录中,最后一次提到被杀的羔羊,是13.8,之后羔羊出现都是复活的羔羊。启示录13.8 那里说,“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兽)”。

那是地上争战最残酷的关头,人面对兽是否要拜在兽的名下,只有最后一条防线,或者区分线,就是他的名字是否记在被杀羔羊生命册上。

因为,主的死(被杀的羔羊)是争战得胜的根基,而表明主的死则与争战直接相关。

我们今天为什么要来纪念主,以表明他的死?不仅是我们对他的感激和爱,也是因为我们在地上的日子是在争战之中。表明主的死,是我们在这场争战中能得胜最根本的原因、力量和依据。

我们都愿意称颂主的复活,我们也必须称颂主的复活,并且要活在主的复活之中,但爱主的人常常来到主的桌子前,遵照主的命令,来纪念他,来表明他的死,今天在地上是何等珍贵而同时又是何等关键的事。

因为我们知道,没有主的死,就没有主的复活,也就没有我们的一切。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