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边的良善

常听到弟兄姊妹引用 “There is no good in me (在我里边,没有良善)“ 。

但这是对罗马书 7.18节的一种不完全的引用。在那里保罗说,”in me, that is, in my flesh, good does not dwell(在我的肉体里边没有良善)“。

基督徒要防止几种不同版本的悲剧:

一种是肉体出头,总以为在自己天然肉体里边能找着一点好的 (something good),可以在救恩和荣耀里有所贡献,结果肉体占先,生命无路。

另一种则是超属灵,实际是假属灵,对弟兄姊妹全部否定,忘了或不顾弟兄姊妹(包括自己)里边有一个新的生命,并非全是肉体,结果处处设防,以为是对付肉体,实际却打压新生命,事事负面悲观,甚至刻薄。

还有一种则是消极,无意中架空新生命,觉得既然新生命是真的,就应该顺其自然,自己不需要负责和努力,努力也没有用,结果人的魂不得救,生命枯干贫穷。

如上都是不正常的。在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里,在新生命里,我们向着罪和肉体死,但也向着义和圣灵活,有盼望,有能力,也有责任。

所有的责任,能力以及盼望,都是因为我们里边有了一个重生的新生命,在那里圣灵可以工作。否则的话,我们要不就总活在罗马书第7章里边出不来,要不就是掉在一个深深的困惑 (confusion)中,一种彻底的宿命论 (fatalism),一种做什么都没有用,也不用做任何事的困惑。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在罗马书第8章里找见。

“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 8.5(或者说,旧生命体贴肉体,新生命体贴圣灵,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义务的事,而是一个生命属性的事。)

“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 8.10 (新生命总是要活着的,而活着不仅仅是一种义务和责任,更是一种生命的属性和能力。)

“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 8.13 (同样,致死恶行是新生命的一个行动,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责任,但却只能靠着圣灵才能完成。)

新生命必须行动

我们最终都会发现,新生命一切的行动都源于神也归于神,不可能是源于我们自己的。但 神给我们在地上日子的使命,并不是为了明白这个道理,而是为了行 神的旨意。我们自己必须顺服并行动。

在实际经历中承认我们软弱是一方面,但我们却不应该认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的旧人(属血气的 natural man)当然什么都做不了(只会捣乱),但在我们里边的新人,神借着耶稣基督重生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照神的旨意,行一切的善事,而成为主所要的,我们有责任对神的话和圣灵的带领积极追求,并有合适的反应。

如果真的在原则上连我们的新人都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整个圣经就变成无用的了,神的话就都白讲了(神岂是愚昧吗?)。比如,读提摩太后书 3.16-17,就知道这种想法和 神的话无法调和。(“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叫属 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用做,那保罗为什么要说 “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哥林多前书9.27) 他为何不说要 “顺其自然” 呢?

失败和软弱,不是不行动的理由

更常见的,我们问题并不是在原则和道理上,而是在实际经历上。

但无论我们如何软弱,如何感觉到无能为力,我们里边那个得救的新人,会越来越认识到 神荣耀呼召的执著。这件事情,让人不能不低头敬拜。

主是那位买卖人,因为看中了地里边藏的宝贝,就把全地都买下了。(马太福音13.44)这是就着教会和全地而言的,但对我们每个个人也适用。

因为无论我们如何软弱(即这块地本身如何没有价值),但在我们里边有一个宝贝。否则他不会把我们整个人买下。

相信主,祂绝不会做亏本生意。祂不仅自己在地上的时候曾经受苦,今天也因着我们肉身的软弱,还继续与我们一同受苦,但祂是为着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我们的前途,都已经和祂绑定。

在我里边原本没有良善,但现在有良善,因为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常常想起史百克弟兄的一句话: for us whose eyes have seen the King, we simply cannot, cannot give up…(我们这些眼睛看见过王的人,我们就是无法放弃,无法放弃。。。)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