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

基甸是在士师时代一个很重要的士师。他的重要还不仅仅是因为他拯救以色列的作为,更在于士师记里所记载的士师中,基甸是第一个被圣经详细记载了他和 神之间的个人互动。神借着这个互动表明了基甸作为一个神所拣选的士师在耶和华面前的信心。

在士师记第8章27节以前,读经会感觉到基甸几乎是一个完全人。但8章27节那里,基甸得胜以后用大量金子造了一个以弗得,后来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邪淫,就成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

何等可悲。基甸做这事,如此的迅速,毫不犹豫,显得理所当然,顺其自然。你要是注意基遍造以弗得的前因,就更觉得他不仅可悲,而且可惜,因为他是在以色列人准备立他为王,他谦卑拒绝这种倡议之后,决定造以弗得。基甸不仅仅是一个大能的士师,并且是一个谦卑的人,他知道 神不喜悦以色列人搞个人崇拜,把人作为偶像。何等难能可贵。看到基遍,你会不由得想起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他的谦逊给美国政治结构打了一个非常健康的基础。

但基遍用造以弗得来回答以色列人的愚昧。他以为他是用智慧回答愚昧,但岂不知他的行为是更大的愚昧,是属灵的愚昧。

当时以色列人也许会由于基遍的这个无私又显得 “敬虔” 的行为,更加称赞他,但 神的话却没有任何迟延,马上就指出这个以弗得后来在以色列人中带来的罪恶。

造以弗得表明基遍对那显现给他的耶和华神的认识并不在生命深处,而是在肤浅经历里。他把他的得胜全都归功于当时他用各种方法反复求问 神。这正是他为什么后来造以弗得的一个原因。以弗得是耶和华给大祭司穿戴的,在那里显明神的旨意,基甸自己知道这个。基甸以为造一个以弗得,以色列人就可以照此寻求神的意思。也许基甸是这样想:我当时靠着地上的羊毛都可以寻得 神的旨意,现在用这真金造的以弗得,岂不是更灵验吗?

但基甸忽视了,神的旨意是借着大祭司被膏并在神面前侍立,在大祭司的心中显明出来的,绝不是靠着一个物件显明出来的。虽然大祭司要穿戴以弗得并将乌陵和土明放在决断的胸牌里,但这些都只代表大祭司在神面前的位置,而不是这些物件本身占卜的魔力。无论你给那个物件加上多少神圣的含义,它离开神和大祭司都是一个死东西,并且更坏的是会被仇敌利用,成为人心中的偶像,让人行邪淫。在神的眼里,拜偶像是真正的邪淫。

今天,我们不需要任何在外面有样式的宗教。因为我们的大祭司耶稣基督已经升到高天之上。主自己就是智慧,我们不需要用以弗得占卜,我们只需要跟随主自己。

小组读经今天正好和士师记第8章配合读马太福音16章。16章24-25节那里主说的话,是我们的大祭司叮嘱我们的。所有人生的智慧都总结在那里:

“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马太福音16章,24-25节。

我们的主远大于基甸;我们的道路,高过基甸的道路。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