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耶稣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就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於是带著彼得和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同去,就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马太福音 26.36-38。

面对主,我们可能会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对父母显出忧愁和难过,不仅不懂,而且甚至会为之难为情。

主岂能忧愁,难过,忧伤呢?

“心里” 圣经原文 (ψυχή psuchē) 是 “魂” (soul)。

道成肉身的主,取了人的样式。即取了人的样式,就有灵、魂、体三部分。主的魂,即他的思想、意志、情感,是真人子的魂 (The soul of the Son of Man)。

人的魂,不仅是其人性的核心,实际就是一个人的根本身份(identity)。当初,神创造亚当,是先用地上的尘土造亚当(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魂(原文 “魂”)的活人 (a living soul)。

由于亚当族类的堕落,人不仅灵死了,而且魂也堕落了,里面犹如在见到光之前的地,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创世纪 1.2)。在人的魂里,许多重要的事情不仅看不清,而且实际是颠倒的。人以自己的思想、意志、情感为中心,来判断一切,与 神的定规相反。

然而人子主耶稣的魂却是那真人、完全人、圣洁人的魂。主耶稣的忧伤,量出的不是他人性的脆弱,而恰恰是他当时肉身所处、所面对的这个世界之不正常,即这个以堕落的人为核心的世界的不正常。主的心(魂)是一个绝对正确的状态,是检验其他事物的标准;当主忧伤时,表明他所看到、所面对的是一种极端地不正常。

在客西马尼,主面对的是什么,以至于他如此忧伤?

不是因为他知道他即将要上十字架被害。不是。主从变化山上下来,朝着耶路撒冷去,面如坚石,毫无畏惧。不仅如此,主知道他即将完成地上的一切,要回到天上父那里去,他的心对此只有盼望没有忧愁。

但主不仅是要死在十字架上。他要背负亚当子孙所有的罪,在十字架上受审判。而这个审判的直接表现就是父神竟离弃子,掩面不看他,亲手将子压碎! 因为这是罪在公义圣洁的 神手中唯一正确的结局。

岂不知,罪人最大的问题,还不仅是他犯了罪,而是他并不真正知罪。许多人完全不承认自己向着永生的 神犯了罪,更不承认所犯的罪是死罪;并且即使我们这些认罪的人,实际上也并不真正知罪

何以知道我们并不真正知罪?

看到在客西马尼的主耶稣,我们就明白我们为何并不真正知罪。

曾几何时,你我为自己的罪和那罪所带来的后果以及所产生的冲突(conflict)和压制(oppression)而让我们的整个魂 “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 呢?

从来没有。每个罪人所应该感受到(但却并没有感受到、也无法感受到)的忧伤,那日全都压在了主耶稣一人心上(让他的魂放在利刃上,被铁刺过,诗篇 105.17-19)。

平常我们想到主在十字架上的苦难,都只是略略体会到主的身体所受的苦难,而对主的魂由于背负人一切的罪过所经历的苦难,能够领会的就极少。这并非由于我们不愿意与主同情,而是由于我们堕落的魂按照本性是对罪麻木的。因为这个原因,主在客西马尼园和十字架上是何等孤独!

至于主在十字架上那一时刻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所进入的痛苦,其深度就更加超过了我们生命经历的范畴。

为了救我们的魂

然而,主忍受这一切,目的并不是仅仅为了我们不遭受我们该受的惩罚 ,而更是为了救我们的魂。免去惩罚,只是一个中间的结果,一个必要的状态,而拯救我们的魂才是目的。

主来,不仅要救我们的灵,也是为了要救我们每个人的魂,以及将来又要救我们的身体。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主说, 「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得著生命的 (魂)的,将要失丧生命(魂);为我失丧生命(魂)的,将要得著生命(魂)。」 马太福音 10.38-39 ( “生命” 在原文中都是 “魂” )。

主那完全又纯净的魂,为我们的缘故曾在地上,尤其是在客西马尼,最后在十字架上,承受了苦难,但他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我们逃过审判,而更是进一步要我们藉着他在十字架的经历和工作,藉着与主同死 (即为主丧失魂),反而救了自己的魂,从而得着魂的救恩。

我们的问题是,在信主之前,我们不知道自己需要救恩;而信主之后,也只是一方面明白一点在永世里灵的救恩,另一方面只专注从眼前所遇难处中得救拔,却不知道在我们信主之后,圣灵在我们这个人生命中最关心的,是我们魂(思想、意志、情感)的得救

主爱你我的魂!唯独主最认识我们这堕落的魂,知道其黑暗、污秽、骄傲、无知、软弱、可怜、可怕,但这不仅不是他嫌弃我们的理由,却正是他要拯救我们魂生命的原因,因为主知道父神的旨意,父如何照着祂的先见拣选了我们,藉着圣灵成圣,以致顺服耶稣基督,又蒙他血所洒 (彼得前书1.2),为的是我们最后得着信心的果效,即魂的救恩(彼得前书1.9)。

信心的果效,乃是魂的救恩,不是我们今日的祷告蒙垂听,难处得帮助,虽然后者是我们经历 神的大能和信实的必要内容。

当我们开始认识到我们堕落的魂之可怕,明白我们的魂何等需要被拯救,我们才开始愿意背起自己十字架来跟随祂。因为这是唯一的生命之道,唯一能使我们的魂经历十字架的苦难,与主同死又同复活的道路。

同复活,不仅是将来身体复活,也是现今直到主回来我们的魂得救。

得救的魂,是新生命

但当我们开始认识到我们堕落的魂之可怕时候,也需谨慎不落入另一面的错误,即一种虚假的“属灵”,极力地否定人的魂生命,到一个地步把自己和弟兄姊妹的魂生命(思想、意志、情感)当作 “仇敌”,似乎只有时时处处不分新旧统统全盘否定、赶尽杀绝才显得属灵 (但实际上当我们这么来对付别的弟兄姊妹时,正是证明我们活在自己堕落的魂里,未蒙拯救,无论我们的样子是何等“属灵”)。

主来不是为了要消灭我们的魂生命,而是为了我们的魂生命。一切十字架的经历,都为着一个目的,我们的魂生命被炼净,实际是从死里复活。不可藐视、更不可敌视弟兄姊妹那已经过十字架拯救的魂。虽然我们没有一个人在主回来之前就已成为完全,但主的工作在你我身上却是真实的。

谁可以轻视在你我里面那基督的生命呢?

并且要知道, 你我里面那基督的生命,不仅包括得救的灵,也包括得救的魂 (思想、意志、情感) 。

「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 [你们的] 魂争战的。 」 彼得前书 2.11。

主的话没有说 “你们的私欲就是你们的魂,你们的魂就是你们的敌人”。 主的话明明是说,我们的私欲是我们魂的敌人。而我们的魂却是主所要拯救的对象。

罪人的问题是,我们的魂不仅由于犯罪而堕落,并且是被蒙蔽被欺骗的。我们会以为,我的 “欲望” (私欲)真正出自我,是真正属我的,是我的魂的主权和价值之所在,但岂不知,那私欲、恶欲都是撒旦藉着罪种在我们里面的内奸,是来毁坏我们的魂生命的。但主却正是要藉着那看起来让人讨厌的十字架拯救我们的魂。

他爱我们的魂,远超过我们自己善待自己。

愿主拯救我的灵,也拯救我的魂,将来并拯救我的身体,明白祂在客西马尼、在十字架上为我所受的,明白祂那爱我灵魂的心意,并因此愿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祂。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