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称义 – 罗马书和雅各书矛盾吗?

使徒保罗在新约圣经中对 “因信称义” (justification by faith) 的阐述,尤其在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中,是最重要的基要真理之一,在大部分基督徒中,并没有本质性的争议。

“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罗马书 3.28。

“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 加拉太书 2.16。

“没有一个人靠著律法在神面前称义,这是明显的;因为经上说,「义人必因信得生。」” 加拉太书 3.11。

然而,在许多基督徒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存着一个疑问,关乎雅各书中的话:

“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著行为,不是单因著信。“ 雅各 2.24 。

雅各书和罗马书以及加拉太书相互矛盾吗?

这是一个明显的问题,不仅当初让马丁路德困惑,今天也时常在基督徒中引起困惑。

这里的问题,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来源于文字被断章取义后失去语境,也由于对当时这几封圣经书信写作的目的和时间的误解。

首先,“行为” 这个词,常常被片面化和绝对化,被不加思考地、不分上下文地指着人在外面的动作即所作所为。

但实际上,与 “行为” 这个词相对应的,在圣经原文中的希腊语 ἔργον (ergon,英文 “work”)是一个广义的词,如果没有上下文的话,是指着广义的 “工作” 或 “功效”,  甚至其主语并非一定是 “人”,而可以是任何一个实体,比如系统或规范。

因此,其具体含义,必须从作者的用意和上下文来看。

雅各所说的 “行为” 和保罗所说的 “行为” 并不是同一回事

在罗马书(除第二章外,见下注)和加拉太书中,保罗用到 “ergon” (work, 工作,功效) 这个词,是针对律法而言的,意思是 “人靠着遵从律法所实现的功效”,而保罗实际上也习惯用 “works of the law” (直译:“律法的功效”),并且常由于上下文的默认而简单用 “works” (工作)来代表。

中文圣经中, “works of the law” 被译为 “遵行律法” (如罗马书 3.28)或 “行律法” (如罗马书 3.20,加拉太书 2.16)),而 “works” 则被译为 “行为”。严格来讲这个翻译并不是很准确,但因为读中文圣经的人已经习惯了 “行为” 这个词的翻译,我们还是继续沿用这个词,但是需要意识到,圣经里原文的含义其实是 “功效”,即实际效果,而不是人的具体行为动作。

在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中,这个 “行为”(功效)是指着 “律法的行为 (功效)” (works of the law),或更确切是 “人靠着遵从律法所实现的功效” 而言。如果就着保罗对没有旧约律法的外邦人所说的,他们的良知即他们的律法,则这里的律法可以是广义的,但从保罗的出发点来讲,仍然是 “律法的行为 (功效)”。

注:  罗马书第二章是一个例外,因为在那里,保罗为了开始在下面的章节完整论述因信称义而做铺垫,所使用的是同一个词,其上下文却不同,意思也就不同。在第二章那里不是特指律法的功效,而是指人一生为人的功效,所以保罗才会在罗马书第2章说 “祂(神)必照各人的行为 (功效) 报应各人。” – 罗 2.6。这是一个大前提,因为 神要的就是有实际的功效,但罗马书的结论是:这个功效无法靠着律法来实现,只能靠着信心来实现。若不清楚这点,可能会觉得保罗自己就不一致。

相比之下,雅各书中所说的 “行为”(功效)是指着 “信心的行为(功效)” (works of faith),或更确切是 “人因着信心所实现的功效” 而言。

雅各书里从没提到  “works of the law” 即 “律法的行为 (功效)”  。 无论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还是雅各书本身的上下文,以及雅各所举的例子,都很清楚,雅各提到 “行为 (功效)”,所指的不是 “律法的行为 (功效)” (works of the law),而是 “信心的行为 (功效)” (works of faith)。

如果你感到 “信心的行为” 这个说法不成立,那恰恰是因为你误解了 “行为 (功效)” 这个词在原文中含义,尤其是不同语境中的含义,错以为 “信心” 和 “行为” 两者是绝对对立的。

从历史背景来看,雅各在写雅各书的背景,是当时教会中出现一种错误倾向,有人认为人不需要任何实际行动,只要表个白,说 “我信”,或 “我有信心”,就能称义。

这种思想恰恰是出自对保罗在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中所说的话的误解。(雅各书的写作日期并不是完全确定,但有理由相信至少加拉太书是在雅各书之前写的。)

保罗明明是说,人无法靠着 “律法的行为 (功效)” 称义,只能靠在基督里的信心称义,但有人却将其误解或曲解成:人只要表白一个所谓的 “信”,则无论那个 “信” 的实质是什么,其实际功效和生命状态是什么,都可以称义。

这是对因信称义的曲解和滥用,将 “信心(faith)” 贬低为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虚假符号。

于是雅各明确指出,人只能 “靠着有实际行为 (功效) 的信心” 称义。注意这里的主语还是 “信心”,而 “行为(功效)” 则是修饰词。

我们必须看到,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中,所针对的是一个划时代的根基性真理(即人到底是靠行律法称义还是因信心称义)。而至于什么样的信心才是有果效的信心,并不是保罗在那些相关章节里所着重的要点 (但是保罗在其它章节和书信里对此问题是有回答的)。

感谢主,神藉着雅各对这个问题有一个针对性的回答。为了纠正当时出现的错误,雅各论到 “信心的行为”,并行为和信心的关系。

重要的是,雅各所说的 “行为” 和保罗所说的 “行为” 并不完全是同一回事。是同一个词但不同的语境、不同的针对性。

保罗那里,“行为” 代表律法,是站在 “信心” 的对立面的 (因此受到保罗的反驳),而雅各那里,“行为” 代表着真实的信心,是站在信心的前面,作为信心的证据和见证 (因此受到雅各的推举)。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雅各如此说:

“ 必有人说:「你有信心,我有行为;你将你没有行为的信心指给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为,将我的信心指给你看。」”  雅各书 2.18。

这句话需要认真仔细的读。 要注意,雅各并没有说:“「你有信心,我有行为;你将你没有行为的信心指给我看,我便将我没有信心的行为指给你看。」”   如果雅各所指的 “行为” 是和 “信心” 对立的话,恰恰是这样讲才符合逻辑,但雅各却没有这样讲。

雅各说,你有信心,但你的信心如果没有行为(功效)做见证可能是假的,但我要给你看我有行为(功效)做见证的真信心。

保罗和雅各都指向信心

因此,保罗和雅各都是指向信心,只是保罗以 “律法的行为(功效)” 作为信心的反面,来说明信心在客观真理上的绝对性,好堵住律法主义的口;而雅各则以 “信心的行为(功效)” 作为信心的辅助,来说明信心在主观经历上的条件性,好堵住 “伪信心论” 的口。

神的话就是这样,周密无缺口,以保护我们行的正,不偏离。

如果对雅各书还是有疑问,则需要记住,雅各是使用 “信心的行为(功效)” 来堵住伪信心的危险借口,而不是用 “律法的行为(功效)” 来削弱信心的地位。

同时,即使是把 “行为(原文 ergon)” 狭义理解成是人之所为(acts ),“信心的行为” 和 “律法的行为” 还是在本质上不同。 前者是出自圣灵,出自生命的,是在恩典之下,在恩膏的带领中,而后者则是出自肉体的,是在律法之下,在人的骄傲和情欲的支配中。

有生命经历的弟兄姊妹应该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因为,「这恩膏是真的。」(约翰一书 2.27)。

如果有人觉得这样太过理论,希望拉回到实际,那就让我们简单记住:我们是因信称义的,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但求 神赐给我们的真信心(faith),能生出好行为(功效)。

真信心一定会有行为做见证,这是雅各所强调的,也是保罗所同意的。

行为并不是信心的发源地 (即信心并非从行为而来),但行为却是信心的见证。

同时,必须看到行为虽是见证,但却不是对信心的判断者(judge)。唯有 神自己是判断者。一个人在一时或一事上行为的偏差,可能会影响这个人作为基督徒的见证,但这属于在主观经历的层面,并不能由此对人里面的信心断然下结论,以为他或她没有真信心,或其信心被毁了,或其信心是假的,等。我们无权做此判断。这对别人是如此,并且对我们每个人自己也是如此。

我们的确无权做此判断,因为那人的信心来自他的主(也是我们众人的主),他或站立或跌倒,都在他的主手里。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