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古卷是假的?

最近各种美国主流媒体(以及转发的中文媒体)报道: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是假的。

浏览这些报道的英文源头,几乎所有的标题都带着一种误导,或出自无知甚或故意的误导。

报道背后的真实消息是,前几年所冒出的几件声称是死海古卷的文物,现在基本上被认定是假的。

但这个和原来的死海古卷的真假没有任何实质关系

死海古卷 (Dead Sea Scrolls) 是1946-1947年期间在约旦河西岸地区 Qumran caves 被发现的,包括数千件文字文物,写在一种特别的古卷材料(papyrus)上,被考证是接近两千年以前或更早的文物。

其中最著名的,是一些犹太人圣经旧约的篇章,比如以赛亚书,发现和今天我们所读的圣经之间几乎完全相同,到一种程度,使得考古学家们都觉得不可置信。

这些古卷的真实性从来没有被怀疑过。现在也没有。

假古卷的背景

最近被报道的这些声称是死海古卷的,和当初的发现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这些声称是死海古卷的,现在基本上已被确认是伪造的 “文物”,是最近这些年,大概2010年后,才冒出来冒充死海古卷。

这些伪造品和几年前冒出但很快就被证明是造假的一卷亵渎性的 “文物” 同出一辙,甚至可能就是同一个来源。这些假文物的伪造性相当强,因为所用的材料本身是很老的古卷材料,甚至所使用的墨水也是用古代的材料做成的。其造假最终被揭穿,是基于很深入的起源分析(provenance analysis)以及文字学和语言学一致性的研究。

同时,这些伪造品喜欢声称是死海古卷的一部分,是有原因的。

第一是因为死海古卷的名声和影响力巨大,被称为是历史上所发现的最重要文物之一,因此成为最大的文物造假目标之一。

第二,当初死海古卷被发现之后,由于当时没有引起重视,保管不善,导致许多古卷丢失,或落到民间,一直没有下落。这个历史为后来出现伪造品提供了一个悬念和故事 “源头”,因此就产生了一个极有针对性的赝品市场机会。如果当时所有的古卷都立刻做过登记并妥善保管的话,给赝品留的机会就很小了。

但尽管如此,当时出土的死海古卷并没有全都丢失。许多极重要的书卷有幸被保留下来。平常所说的 “死海古卷” 指的就是这些被妥善保留下来的部分,其真实性从来没有受到过严重的挑战。那些早先丢失,但之后再 “复出” 的,自然是有真有假。但是,即使这一类全部都不加区分被定为赝品,也不会影响那些当初被妥善保留部分本身的价值。

但不幸的是,这些赝品却成了在不求甚解之人心中造成怀疑的有力工具。

需要我们警醒的

这里有几点值得我们思想。

第一,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了虚假信息的时代。谎言之父撒旦知道如何捕捉软弱之人的心思,把他们抛在疑惑之中。面对如波涛一样滚滚而来的信息,包括那些诸多被精心设计来挑动人血气的各种阴谋论,人已经不可能仅仅靠着自己 “眼见” 来判断。

没有圣灵的人,如何能够安全前行! 愿神的儿女谦卑自己,紧紧跟随圣灵的带领。

第二,当这些与圣经有关的造假的文物被揭露以后,媒体的报道或者出于无知,或者是别有用心的。几乎所有大的媒体报道的标题,都类似于:“死海古卷被证明是假的”。 只有极少数的报道标题是 “几件死海古卷文物被发现是假的” 。实际上,即使是 “几件死海古卷文物被发现是假的” 这样的标题,也都有一种误导效应,因为让人感觉到好像是最初1946年时发现的死海古卷有一部分是假的,但实际上这些新的伪造品和原来的发现没有任何实质关系。

写这种标题的人,若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对于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这里边的本质差异显而易见。然而,那被悖逆的灵捆绑的人,他们时刻都在寻找诽谤的机会,他们的心眼被骄傲和贪婪蒙蔽了,如此行都是出自他们真实生命光景的自然表现,并不足为奇。

第三,不幸的是,当初以高价收藏了这些伪造品的,正是出名的 Museum of the Bible (圣经博物馆)。这是一个基督徒所支持的很有影响力的非营利组织。

基督徒在这圣经考古方面可能过度积极和兴奋了,到了一个地步,产生的效果反倒是让基督徒的信心放置在错误的地方,也让 神的仇敌有了许多可趁之机。

内证和外证

我们信,有内证外证两个方面,但其中最重要最根本的是内证。

这是因为,神的创造分旧造和新造,旧造是物质世界,包括我们肉身的人本身,而新造则是在耶稣基督里全新的生命。今天我们所有的信心和盼望,其直接范畴是新造,而不是旧造。所以就新造来讲,内证是其自身的直接证明,而外证则只是借助旧造对新造的间接证明。

内证来自圣灵,是圣灵亲自提供的。没有圣灵,我们今天真正相信是不可能的。而在我们里边亲自做见证,让我们能够相信,是今天在主回来之前圣灵最重要的工作。接受并跟随圣灵内证的人有福了。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约翰福音20.29 )。

外证则来自一切可以眼见的万物,包括科学,历史和生活。外证虽然也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內证更重要。

文物不是内证,而是外证,并且只是外证的一小部分。文物方面的证据,即便是经过严格考证的,也只是外证的一小部分,并且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历代圣徒,基督的见证人,所提供的外证,才是最保贵的外证,因为这是基督身体的见证。这个以见证出现的外证,和圣灵所提供的内证,借着圣灵的恩膏合而为一。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著我们。。。” 希伯来书 12.1 。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