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许多基督徒选了特朗普?

本次大选中,以福音派为代表的基督徒群体领袖们,在很深的犹豫中,基本在2016年夏天的时候已经做了决定,要支持特朗普 (Trump)。

主流基督徒,作为个人,大多数在最后的选举中也感到不得不选择特朗普。这个事实的确是这次大选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不是唯一重要的。

但是,敬虔的基督徒,都是在痛苦中投的这张票。

我之所以用了 “痛苦“ 这个字,是因为这是敬虔基督徒在为特朗普投票的时候真实的感觉。

They had to choose an ungodly man to do Godly things. (他们不得不选一个不敬虔的人来做敬虔的事。)

这就是他们的痛苦。

许多有关这次选举的评论中,提到基督徒选择的时候,说基督徒是本着 “基督徒价值观“ 投票的。这是真的,但是许多人可能会错以为 “基督徒价值观“ 是基督徒所相信的最深层的观念。

实际上,在敬虔的基督徒心里,人所在的最根本最基础的位置,并不是一般所说的 “基督徒价值观“,而是纯正的信仰本身,而这两样是有区别的。

具体来讲,在相信圣经的基督徒眼里,人的位置的第一层 (即最根本的位置),是纯真的信仰,第二层才是道德,第三层则是价值观,而第四层才是社会秩序。

这里面的顺序有着实质的含义。有了最底层即最根本的信仰,就有第二层的道德,也就会有第三层的价值观,然后也就会有第四层的社会秩序。这是一种最自然并且最有生命力的结构。

并且从根基到上面各层,有一个放大效应。全社会即使只有20%的人有纯正信仰,就可以在50%的人中产生基督徒道德,在80%的人中产生基督徒价值观,并且在整体社会实现接近完全的秩序。

在这种结构下,虽然这个社会并不一定是完美的 (因为社会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并且每个人在神面前都是罪人,包括基督徒),但是它里边有一个最基本的结构,是非常稳定的。

为什么?因为这样,秩序不是靠法律强制出来的,而是从价值观生出来的;而价值观并不是靠宣传来的,而是从内在道德来的:而道德并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从真实的信仰生出来的。

从美国初期创立到国家独立,直到二战结束那段历史,不管美国社会有多少问题,背后的那个结构是一直非常明显的。

但是自从二战结束以后,尤其是七十年代后,美国开始走下坡路。这是从美国人开始渐渐离开 神(上帝),离开纯正信仰开始的。

信仰影响到道德,道德又影响到价值观,甚至渐渐的价值观也影响到秩序了。

美国人忘本变质了。

原本他们所拥有的是一个有生命的体系 (从中延伸出一个合理的政治体系),但现在却越来越只成了一个政治体系。

生命体系的特点是有机生长,但政治体系的特点则是交易。

生命体系像一棵树,从根到干到枝子到叶到果,是长出来的。而政治体系则必须权衡和交易,以牺牲这个来换取那个。

于是就发生了这些交易。

第一个交易,美国人先是以牺牲纯正信仰来交换道德:

“信不信没关系,只要在道德上像个基督徒就行。”

第二个交易,以牺牲道德来交换价值观: 

“道不道德无所谓,只要在价值观上符合基督徒的价值观就行。”

第三个交易,以放弃价值观来换取秩序:

“价值观是什么样无所谓,只要还能保持秩序就行。”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说,上面这三种交易在同时发生,在不同的人群中,在不同的层面上。

大体上来讲,自由主义者 ( liberals)基本上已经彻底进入了第三个交易;而不考虑信仰的保守派 ( secular conservatives)还挣扎在第二个交易中。主流的基督徒则挣扎在第一个交易上。

只有少数信仰纯正的敬虔基督徒,还在持守,不愿妥协。

但即使这种持守,也只限于在个人或者是亲密群体的范围内。

大选,却把一切都赤裸裸的揭开,强迫人做一个选择,哪怕是非常痛苦的选择。

没有任何一次大选,像这次这样,如此明显的反应这个痛苦。

并非说过去的美国总统都是完美的。但过去的确曾经有许多信仰纯正的美国总统。
即使在信仰方面相对比较弱的总统,在道德上也多属于传统的基督教道德。

而即使在一些道德上不是很受人尊重的,至少在价值观上属于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

尤其重要的是,尽管美国人并不是在选完人当总统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在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在竞选的时候,其不敬虔的人格和道德就已经完全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并不引以为耻,反以为自豪。

过去都是在竞选的时候表现的还不错,但后来暴露出实质问题的。

但这就是特朗普为什么如此特别的原因。神似乎特意把美国人所做的这个政治交易,藉着大选在每个人的眼中、心里都完全显明,将其实质曝露在众人眼前,让每个人的选择,即使痛苦也无法含糊其辞。

这个被暴露的事实乃是: 既然信仰已经被排除在秩序之外,你们现在只能以牺牲道德来换取价值观。

神并不是在称许人的选择,而是让美国人明白这个国家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光景。

对自由派的人来讲,他们并不面临这个痛苦选择,因为他们已经放弃了基督徒价值观。他们只要自由,只要民主,也就是说只要上面所说的结构中第四层的那个结果,即秩序。

他们忘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因为美国人比别人聪明的功劳,而是在信仰这棵树上所结的果子。

他们离开了信仰,却为他们的民主制度(即秩序 order)骄傲。

但是保守派却必须做一个痛苦的选择。而对大部分人来讲,他们并没有别的选择。

这就是特朗普当选的道德背景和价值观背景。这虽不是本次大选结果唯一的决定性因素 (因为经济问题和国家安全问题,都同时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却是一个重要因素。

这就是为什么小子在去年6月份曾说,”特朗普现象是美国的悲剧”。

就着特朗普的政策以及价值观来讲,由于他比较倾向于基督徒价值观,所以只从眼前的局面来讲,是一件好事。但是特朗普当选这件事本身,尤其是只有特朗普这样的 “保守派“ 才能当选这件事,其背后的原因,的确是美国悲剧。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