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真理的冷漠,对谎言的激情

Bob Dylan (美国歌曲作者和歌手)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涌现出许多中文报道并被转发。像许多中文美国报道(即美国的人和事,但用中文写的)一样,这些报道很多都是假的。

最新的一个例子是一篇报道关于 Bob Dylan 对获诺奖的反应。 写的倒是很有意思,但可惜完全是假的。事实是,Bob Dylan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他获奖的事做过任何的正式反应,这倒和他的风格一致;并且报道中的那些话,过去并没有任何报道 Dylan 曾经讲过,所以就算是转移时间的话,也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这并非孤立事件,让人不得不思想,为什么这么多假的或严重夸张和渲染的中文美国报道? 在中国,许多写手在制造所谓的新闻报道,尤其是有关国外的事,到了一个地步许多人已经对“新闻”的概念都模糊了。 Journalism (新闻业)作为一个严肃的职业在中国从来就没有成型过。大家都怨是政府不给新闻自由的缘故,这的确是事实,但反过来又如何解释中国现在是 “假新闻“ 大国这个事实呢? 或许,越缺乏真理的地方,谎言就越多,所以假新闻泛滥其实也是新闻业不自由导致的综合症的另一面?

但上面说的是有关一般新闻。与 Bob Dylan 有关的,还有一个让人深思的现象,即许多中国基督徒在热心传 Bob Dylan 是一个基督徒这个消息。这并没有错。事实是,Bob Dylan 年轻时的确有过信耶稣得救的经历。那是70年代末,他在一段认真的属灵寻求的时间里受到朋友中几个基督徒的帮助,认识了耶稣,并且受了洗。(这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 Bob Dylan 当时已经非常出名,而他是以桀骜不驯不尊重任何传统著称的,并且他是犹太人!)之后,他写过好几首歌词,都有信仰表达,其中最真实明确说出基督信仰的,莫过于1980年的一首“Saved (得救了)”

I was blinded by the devil,

Born already ruined,

Stone-cold dead

As I stepped out of the womb.

By His grace I have been touched,

By His word I have been healed,

By His hand I’ve been delivered,

By His spirit I’ve been sealed.

I’ve been saved

By the blood of the lamb,….

可惜像这样的歌,Bob Dylan 只写过这一首。 后来几十年,他的许多歌都是唱出人在这个世界的迷茫或困惑,但并不是从正面传福音。有人把他比喻成是当代的“传道者(Ecclesiastes)”(读圣经的人都知道,这是指着所罗门王说的),并非没有道理。

但是,几年前 (2012年),Rolling Stone 记者 Mikal Gilmore 问 Bob Dylan 有关他信仰的事,Bob Dylan 说(原话):“Who’s to say that I even have any faith or what kind? I see God’s hand in everything. Every person, place and thing, every situation. I mean, we can have faith in just about anything.”

可以看出,在受洗归入基督近四十年之后,Bob Dylan 还挣扎在 “泛神论” 和 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恩(道路真理生命)之间。愿 神赐给他真信心。

Bob Dylan 和我们这许多蒙恩得救的人一样,就是一个蒙恩的罪人,而 神的慈爱和怜悯在他身上显明,并不是因为他的虔诚,而恰恰是:尽管他并不是一个虔诚基督徒的见证,然而 神还在恩典中怜悯他。基督徒从 Bob Dylan 身上看到的,应该是 神的大爱和怜悯,不应该觉得好像这个人因为有名有才就给了 神一个面子。神不需要这个。真 神不需要。

人信 神并信祂所差来的基督,自然是荣耀 神。但是,这是因为信,而不是因为名; 一个名人信 神,如果没有别的,这件事本身还远比不上一个普通的人谦卑在 神面前认罪悔改,活出基督的一点样式更荣耀神。人眼中和  神眼中的可能会很不一样。

当然,这里没有意思暗示名人的信仰就一定没有真正的认罪悔改。这是因人而异的事,和贫富贵贱没有直接关系。我只是说,我们不可把名人信仰的属灵价值自动放大许多倍来渲染,否则反倒可能中了撒旦的诡计。真 神只接受真理的见证,不需要人为祂捧场。

但是,我一方面为中国基督徒对 Bob Dylan 的信仰过热反应感到不妥,但同时也为美国媒体中对 Bob Dylan 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只字不提感到吃惊。我有这样一个感觉: 许多中国基督徒以为一个名人信耶稣基督是给 神面子,而另一个极端的美国媒体却把一个“自由派名人” 信耶稣基督几乎当做是一个让此名人丢面子的事。前者是属灵的幼稚,而后者则是骄傲的刚硬。

我为美国媒体对真理的冷漠感到吃惊,但也为中国媒体对谎言的激情同样感到吃惊。 但愿 神的儿女不跟着媒体走,而是在真理和爱的光中,行走在中间那条窄窄的正路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