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全副军装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 6.10-18那里,要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抵挡仇敌的攻击。

但有时候,我们所穿戴的不是军装,而是 “属灵的彩衣”,轻则彰显自己,重则抵挡弟兄姊妹。

新约的使徒们都有极深的个人经历,那是他们被 神所用的必要条件。但他们也同时都清楚知道教会是在争战中,并鼓励圣徒穿上为争战所需的全副军装 。

在那 “全幅军装” 中的各样装备中,真理,公义,平安,信心,救恩, 神的道,并没有一样是特指个人属灵经历,也没有一样是特指个人的属灵生命。

这是因为,生命和经历都不是外面的军装,而是藏在军装里面的那人。整个的争战本身就是我们的经历和受苦;而争战所保护的对象,就是我们的生命,以及在生命里为主所做的见证。

在每个人里面,主先做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靠十字架经历先死后生,因为除了十架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当初对主是这样,今天对我们也是这样。

然而这和我们同时需要努力争战不仅不矛盾,而且是相互配合的。

最里面是生命,是十字架和复活,在那里只有主和我。“我” 本身就是问题的焦点。但主却同时把我们放在和仇敌的争战中,这是一个不同的层面。在这个争战中,主自己已经得胜了(我们只有在里面经历了与主同死并同复活,我们才真正相信并接受这个事实),但我们自己也必须争战,好让祂的得胜成为我们的。

这就是以弗所书 6.10-18 所说的。

但我们的问题是,常常我们听懂了一点十字架工作的道理,就开始非常地强调 “人什么都不能做“,显得很属灵,但却不知不觉把所明白的道理当成外衣,不屑穿上 神给我们预备的军装进入争战。

在客观真理上,我们靠肉体的确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到最后我们发现一切都是在基督里完成的。

但在主观经历上,我们却必须做,不仅必须做,并且必须努力,因为基督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让我们的身体顺服,作义的奴仆。

谁能说以弗所书 6.10-18 那里描绘的基督徒不需要努力呢?在那个层面上的争战中,他必须努力,因为那是他在地上的责任,也是主让他继续活在地上的目的和原因。

但他用来争战的军装和兵器,却没有一样是自己打造的,而全都是从 神那里来的:真理、公义、平安的福音、信 (faith)、救恩、神的话 (rhema)。

这些年,感到弟兄姊妹在“全幅军装”的配备上极其缺乏,也缺在爱中连接,而是被拉到一个 “属灵展览馆” 里,参观那里所成列的经历。都是别人的经历,而介绍 “展览品“ 的人,却不知不觉有一种隐藏的骄傲,觉得自己是代表那个经历的,以极大的优越感讲给听众,却忘了在 神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听众。

同时,聚会中有意无意把生命当成一种固定化的模式,披在身上成为外衣,并以此作为每个人是否属灵的鉴别标准。

圣灵的工作却被阻挡了。

这里不是说圣灵没有标准,而是说在我们中间出现一种现象,那原本要被保守的生命(生命在军装里面),由于被模式化,却变成了一种在外面阻隔(fend off) 的外套,但所挡住的不是仇敌的火箭,而是弟兄姊妹之间的相爱和相交。

近年来常为自己祷告:求主把我从我自己的骄傲甚至偏执中拯救出来,否则的话我的骄傲和偏执就是我家里人的苦,也是凡碰到我的弟兄姊妹的苦。求主让我谦卑,听使徒的吩咐,穿上我自己所需的全副军装,和同伴们一起抵挡仇敌,免得我在笑话弟兄头盔戴的不太规整的时候,自己却是丢盔弃甲。

请分享:(如果下面的图标不顺畅的话,可直接点浏览器内置的分享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