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数的服事

一个姊妹对服事算不算数有些疑问。她的疑问,是因为她过去常听到这样的教导,“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  

一个人的服事算不算数,是主自己说了算,不是我们说了算。有些看起来很属灵的说法,给我们自己作为励志箴言也许是很好的,但如果当成律法加在别人身上,可就有祸了。

但“若不明白神永远的旨意,服事不算数”这个说法本身也很可疑,把“服事 神永远的旨意” 和“明白 神永远的旨意” 混为一谈,就像把 “看见头” 和 “明白头全部意思(获得教会蓝图)” 混为一谈一样。

一个重生得救的人不可能完全不明白一点神的旨意;但反过来,也不会有一个人可以说他完全明白 神的旨意。明白 神的旨意,尤其是 神永远的旨意,是可追求的。至于主让我到底明白多少,是主的事;而至于主让别人明白多少,就更不是我可以管的了 (可以在爱心中关心,但不可以管)。

从使徒行传里可以看到,连使徒们也并不完全明白 神永远的旨意 (The Counsel of God’s Eternal Will)。 否则他们就不会很长时间坚持耶路撒冷教会的中央特权;否则彼得就不会为给外邦人传福音那么踌躇(非要 神给他那么清楚的异象才可以);否则弟兄们就不会对保罗那么长时间持那么重的偏见 (要知道虽然一开始众圣徒对保罗的疑惑只是由于保罗过去迫害教会的历史,但后来不只是那个,因为那个疑惑应该很快就消失了)。

但这些人却都因为看见了基督(看见了头)并顺服,就服事了基督的身体,也就服事了 神永远的旨意。他们在圣灵手中被当做纯净的材料,建在基督的身体里。谁敢说他们的服事不算数呢? 反倒是如果一个人在道理上明白许多有关 神永远旨意的说法,而实际上不服圣灵,也不尊重圣灵在别人身上的工作,那他的知识将算不了数。

论到服事,我们必须看到我们的大祭司。幔子已经裂开,我们的大祭司已经在天上。

我们必须用一个属灵的眼光来看服事。因为我们都是新约的祭司,所以我们所有的服事其实都是由所献的祭定义的。换言之,我们所献的祭就是我们的服事。我们的服事就是我们所献的祭。只要是 神所悦纳的祭,都是算数的服事。但反过来,如果不是 神可以悦纳的祭,则无论表面上多辉煌的事,都不算数。 我无法想象还有别的原则。

那什么是蒙 神悦纳的祭呢?在我们的直觉里,我们感到 神是一个既公义又严厉的 神,觉得祂对我们所献的祭,一定是有极高的标准,所以我所献的祂是肯定看不上。实际上,这种想法恰恰是准确的,是对的,因为 神的确是看不上任何人所献的祭。以色列人献了那么多,那么长时间,神对他们的祭是如何说的,我们都知道 (来10:5-6)。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神只接受一个祭,就是主耶稣基督的祭。主耶稣所献的,是一次的挽回祭,而我们在祂里面,才可以献上许多看上去微小,但却是被 神悦纳的祭。

那我们可以献上被悦纳的祭,可以微小到什么程度呢?

有关献祭,新约中最直接也最系统的,莫过于希伯来书。希伯来书在讲完了我们大祭司所献的祭后,也说到我们的祭:

“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  只是不可忘记行善和捐输的事;因为这样的祭,是神所喜悦的。 “  来13:15-16.

如果我们是靠着耶稣,连我们一个颂赞都是 神可悦纳的祭,也就是我们那可算数的服事。难道有人可以来到你面前,考你一下有关神永远旨意的道理,并乘此宣告你的服事不算数吗?

并非是说我们所献的祭(即我们的服事)不超过在嘴唇的祭上。我是说这是最简单的祭,神即悦纳,何况那些更美好的祭呢,何况那在罗马书12:1中所说的将身体献上当做活祭的完全服事呢!

为什么我们小小的祭被悦纳?是我们比犹太人强吗?当然不是。是因为 神忽然降低了标准吗? 当然不是。是因为我们明白了一些比较高深的属灵道理而超过了别人吗? 也不是。

只是因为我们靠着耶稣,在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里蒙了悦纳。

我们这些基督徒,由于这样的话说的太频繁,我们反倒会忘了这笔账。 可这是一笔严格又严肃的账啊。我们即使什么都忘了,也不能忘记这个。在这笔账上,如果不把主耶稣所献的祭(挽回祭)算上,我们是一个巨大负数,是巨大亏损,谁还敢说让圣洁的 神悦纳呢;但只要把主耶稣的祭算上,我们就马上成了富翁,可以献上,蒙神悦纳。许多时候,我们在感觉里有一个弯子转不过来,但到最后就发现是我们忘了主耶稣为我们牺牲自己生命的那笔账,所以就成了一笔无法核对清楚的糊涂账。

关键是,我们是靠著自己,还是靠著耶稣。希伯来书 13:15-16.那里的“靠着”,原文是“dia“,即“通过耶稣”或“在耶稣里”,是指着在本质上或权力上说的,不是指能力上说的。

有时候我们会有个表面很属灵的误解,觉得当我们做了一件服事,只要那件事务不是靠着我自己的力量做的,就一定是一个好的祭,否则就肯定不是。未必。做了一件事,表面靠着谁的力量,其实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在本质上,哪份力量真正是人自己的呢? 没有。全都是 神的,无论你的感觉如何,都是如此,并没有区别。

真正的关键是,当我来服事(献祭)时,我是通过(靠着)谁的权利,在谁的名里献的。看见宝血的功效,并看见我们在天上的大祭司的服事,又知道我们是在祂里面,靠着祂才能献祭(服事)! 这是人内心里面的事,是灵里的事,不是可以假装的,也不是可以被仇敌夺取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